我已授权

注册

达达集团计划登陆纳斯达克:Q1收入同比增加109%,或成即时零售第一股

2020-05-13 09:05:03 和讯名家 

  中国最大本地即时配送平台、本地即时零售平台。

  本文为IPO早知道原创

  作者|Stone Jin

  微信公众号|ipozaozhidao

  关键信息

  1、京东到家的活跃消费者平均GMV已从2017年340元增加至2019年的1168元,用户的黏性和单位付费能力都在增强;

  2、达达快送采取算法驱动的自动定价机制,优化骑手响应能力和盈利能力的定价;

  3、京东到家为商家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提高后者的坪效与人效;

  4、达达集团收入近三年持续高速增长,2020年一季度收入增速进一步提升至109%;

  5、IPO前,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持有8.3%的股份,京东集团持有47.4%的股份。

  据IPO早知道消息,本地即时零售和配送平台达达集团于美东时间5月12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F-1招股文件,计划以“DADA”为交易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或将成为“即时零售第一股”。

  达达集团用作“占位符”的暂定募资规模为1亿美元,高盛亚洲、美银证券和杰富瑞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达达集团由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于2016年合并而来。招股书援引艾瑞咨询的报告称,达达快送是2019年国内订单量最多的本地即时配送平台,而京东到家同样也是2019年国内GMV排名第一的本地即时零售平台。

  核心业务互补,零售、物流双轮驱动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的整体趋势,供需两端对于即时配送和本地零售的需求陡增。

  其中,前者即指用户希望下单后数小时内,快递员能将特定的商品配送至目的地;而后者则更多在于传统零售商和品牌侧,其寄希望获得更多线上线下融合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成立于2014年的达达快送通过采取众包模式,为即时配送中订单的频繁波动合理匹配运力,从而满足日益增长的供需两端的需求。此外,达达快送还基于骑手和众包能力,为选定的商户提供定制解决方案。

  这里不妨介绍一下众包模式的最大好处——当额外需求增加时,其可在高峰时期应用额外资源,而在需求降低时同样可以减少闲置资源产生的固定成本。

  截至2020年3月31日,达达快送的同城配送业务已覆盖全国700多个县区市、“最后一公里”的业务则覆盖全国超过2400个县区市。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达达快送平台的超过634000名骑手总计交付8.22亿份订单。

  在物流配送的基础上,达达集团在2016年完成了与京东到家的合并,逐步开始向零售业务布局。目前,京东到家为消费者提供超市便利、生鲜果蔬、医药健康、鲜花蛋糕、烘焙茶点、家居时尚等商品1小时配送到家的服务。

  相较于纯粹的to C服务,京东到家还为商家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旨在提高后者的坪效与人效,包括全场景全客群用户画像智能分析、商品结构的优化、京东App独立入口与搜索打通等服务。

  综上而言,基于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两大业务,交易过程中的各个参与者都能在达达平台上获得更为优化的体验。这方面无疑是其他单一的配送企业或零售公司无法比拟的。

  零售端,商家可以获得以流量赋能、履约赋能、用户赋能、商品赋能、门店赋能为核心的解决方案;用户端,消费者可以享受更加多样化的产品和更快的配送服务;供应端,骑手可以通过更加灵活的工作时间来获取更多收入。

  而品牌端则往往是相对较容易忽视的一点:其可以通过数字化的销售渠道获得更为精准的用户画像,从而覆盖更多的消费群体,从而减少对于分销商的依赖,尤其在低线城市表现得尤为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技术能力同样是达达集团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之于达达快送而言,如何打造更为高效的订单推荐系统和调度系统往往是决定配送效率的关键。为此,达达快送采取算法驱动的自动定价机制,该算法可检测需求和骑手供应的变化,并生成可优化骑手响应能力和盈利能力的定价。

  截至2020年3月,达达快送同城配送服务订单中的85%均在1分钟内完成匹配,平均配送市场约为30分钟。交付效率的提高在改善收件人服务体验的同时,亦能增加骑手的黏性,从而良性循环。

  而之于京东到家而言,零售赋能无疑需要更多的技术支持,涉及全渠道的在线零售操作系统、全渠道的CRM工具、自动结账解决方案等;并向消费者提供更加个性化以及基于LBS的SKU推荐。

  达达集团在招股书中提及,其接下来计划把自动驾驶技术应用于配送和零售业务,并进一步应用AI技术提高平台效率。

  亏损持续收窄,收入结构不断优化

  2017年至2019年,达达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12.18亿元、19.22亿元和30.99亿元(人民币,下同);2020年第一季度,达达集团的净收入为10.99亿元,同比增长108.9%。

  其中,达达快送业务的收入主要来自向物流公司、连锁商家、SME商家及个人提供的最后一公里和同城配送服务;而京东到家的收入来源则主要为平台向商家收取的佣金及配送服务、向品牌方提供的在线营销服务等。

  值得注意的是,达达集团的净亏损呈明显收窄趋势,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3.39亿元减少至2020年第一季度2.92亿元;调整后的净亏损则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2.76亿元减少至1.93亿元;而相较2019年第四季度5.58亿元的净亏损,下降幅度更是逾90%。

  用户规模方面,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和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中,达达快送平均每天配送150万和220万份订单,同比增长46.7%。

  这也意味着,在用户基础和订单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达达快送的骑手将拥有更大的订单密度,从而进一步提升收入,同时也将为达达快送业务带来更高的毛利,并优化收入结构。

  而对于京东到家而言,GMV的变化是最为直观的表现。2018年和2019年,京东到家的GMV分别为73.34亿元和122.05亿元,同比增加66.4%,2020年第一季度持续加速,GMV为55.62亿元,同比去年增加172.3%;平台活跃消费者的数量同期从1470万增加至2440万,Q1增加至2760万。

  有意思的一个数据是,纵观2017年首次在京东到家下单的活跃消费者,其平均GMV已从2017年340元增加至2019年的1168元,这表明京东到家平台上用户的黏性和单位付费能力都在增强。

  此外,与股东之间的协同效应同样是达达集团、尤其是京东到家的长期“护城河”之一,即京东网站、App和微信小程序都给京东到家带来了天然的流量导入。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京东到家对京东有着过多的依赖性。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向京东集团提供服务所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6.7%, 49.1%, 50.5%以及37.8%。

  换言之,京东到家业务的独立创新助其产生更多收入,这也为达达集团后续的收入增长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况且,国内本地零售的市场规模仍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19年至2023年,国内本地零售市场的线上线下渗透率将从0.6%增加至3.5%,而超市恰恰是国内本地零售市场的最大组成部分,在2019年的占比为23%。

  因此,对于已与永辉、华润万家等国内一线连锁超市建立深度合作关系、而沃尔玛又是重要股东的京东到家而言,其GMV的增量空间依然不小。

  相应地,京东到家业务的继续增加也将反哺对于达达快送业务的需求,进而形成愈发良性的业务闭环和规模效应。

  IPO前,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持有8.3%的股份,联合创始人兼CTO杨骏持股1.7%;而京东集团则持有47.4%的股份,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沃尔玛和DST分别持有10.5%、9.9%和8.7%的股份(完全摊销后)。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任董事会主席兼CEO。(后台回复“达达集团”获取该公司最新招股书)

  本文由公众号IPO早知道(ID:ipozaozhidao)整理撰写,如需转载请联系C叔↓↓↓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PO早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