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控股股东股权结构“巨变” 能否助云南城投走出困境?

2020-05-15 04:32:44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魏文艺

5 月 14 日早间,云南城投(600239,股吧)(600239,SH,收盘价3.20元)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的股权结构有所变动。

公告显示,调整后的云南城投集团股权结构为:云南省国资委持股40%;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投控集团)持股50.59%,成为云南城投间接控股股东;云南省财政厅持股5.62%;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79%。云南省国资委持有云南投控集团90%股权,仍是云南城投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自2009年云南城投集团剥离云南投控集团后,时隔10年后重新归入云南投控集团。《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云南城投股价5月14日开盘即逐渐拉升,涨幅一度达9.67%。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报3.20元,涨幅为6.67%。

重回云南投控集团

公告显示,云南省国资委将云南城投集团50.59%股权划转注入云南投控集团,云南省国资委直接持有云南城投集团40%股权。

股权变更后,云南投控集团在云南城投集团的权力包括50.59%股权对应的财产权、处置权的股东权利,以及包括股东提案权/召集权、董事/监事提名/表决权、股东会表决权等均授权委托云南省国资委行使。

事实上,2009年前,云南城投集团本就是云南投控集团控股的企业。

公司官网显示,成立于1997年的云南投控集团,现注册资本241.7亿元,是云南省目前资产规模最大的综合投资控股企业,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铁路投资有限公司、云南云投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均为其控股企业。

此外,云南投控集团还培育了云南城投集团,后者于2009年被剥离。而这一切都与云南城投集团前董事长许雷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当时的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即后来的云南投控集团)和云南建工集团(已重组)出资组建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城投集团前身),许雷自这一年便开始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

2007年,云南城投借壳S红河上市,许雷是主操盘手,并开始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2009年,一大笔优质资产从云南投控集团剥离,成立云南城投集团。此后,许雷卸任云南投控集团副总裁,担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并执掌这家国企达10年之久。

10年间,云南城投集团资产和经营规模发展迅猛。数据显示,2009~2019年,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由234.44亿元增长至2838.45亿元,10年间增长了11.1倍;但在资产快速增长的同时,其盈利能力提升并不明显。2009年,云南城投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0.89亿元,2018年这一数据为1.44亿元,直到2019年暴增1457%至22.43亿元。对应期内,其负债总额也由160.1亿元增长至2267亿元,增长了13.16倍。

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云南投控集团合并资产规模达3746亿元,合并收入达1285亿元;总负债2466.8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284.5亿元,同比增长12.7%。

尽管云南投控集团重新成为云南城投集团第一大股东,但截至目前,云南投控集团明确暂不向云南城投集团委派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云南城投集团原管理方式不发生变化,仍作为云南省直属骨干企业由云南省国资委直接管理。

在外界看来,这一次云南城投集团股权结构的变化,也意味着保利在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计划几无可能。

保利或将退出混改

就在一周前,云南城投发布了一则董事长及总裁变更公告。仅在云南城投集团任职7个月的卫飚被免去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改由原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敏担任。

2019年7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拟参与云南省城投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当年10月14日,经保利集团推荐,云南省省委决定,保利集团副总工程师、协同发展部部长卫飚被任命为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然而,这场一开始便备受关注的混改,保利集团除了派驻人员和个别项目的合作外,关于云南城投集团层面的混改方案,包括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一直迟迟未有披露,期间还不时有保利退出云南城投集团混改的消息传出。

直到今年4月16日,保利2019年度线上业绩说明会上,保利发展副经理潘志华称,“保利目前未参与云南城投的重组,与云南城投有项目层面的合作。”也在同一天,云南省委、省政府对云南城投集团有了最新战略定位——打造成为云南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万亿级产业的龙头企业。据4月26日《云南日报》报道,在新的战略定位下,云南城投集团随即获得首期30亿元现金注入。

而此次卫飚的退出,进一步证实了保利或将退出云南城投集团混改的消息。

虽然二者的混改之路可能已画上句号,但保利与云南城投集团的合作有望继续。在4月30日云南城投集团召开的干部大会上,卫飚表示:“保利集团与云南省委、省政府、城投集团的合作还将持续,而且合作模式会越来越丰富,合作之路会越走越宽。”

云南城投最新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解决经营困境和业绩泥潭是云南城投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房地产开发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8.81%至38.47亿元;实现营业收入62.48亿元,同比下降34.52%;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27.78亿元,同比下降665.35%。

除首期已获30亿元现金注入,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在4月30日的干部大会上也表示,云南省委、省政府将对云南城投集团打出现金注资、优质资产注入、低效资产剥离等一系列组合拳。“城投集团要通过这次深化改革,彻底理顺公司治理机制、激活干事创业的动力,要彻底瘦身健体、聚焦主业提升核心竞争力。”

针对本次控股股东股权结构变化对企业的影响以及保利参与混改的相关情况,云南城投方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卖卖卖”还在继续

梳理和出售旗下资产成为云南城投自救的一个重要方式。

5月7日,云南产权交易所发布的企业股权转让预披露信息显示,云南城投将转让其所持有的西双版纳云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版纳云城置业)90%股权。版纳云城置业开发项目为位于西双版纳度假区二期曼弄枫片区的雨林澜山,项目占地面积845.92亩,整体定位为高端住宅小区。截至目前,版纳云城置业拥有项目住宅及商服用地合计56.39万平方米,其中尚余30.31万平方米尚未开发建设。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云南城投就与保利发展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受让包括版纳云城置业在内的4宗股权交易,并收了22亿元诚意金。截至目前,系列交易中的两项交易已经完成,尽管保利可能将退出云南城投集团混改,但保利大概率将继续受让版纳云城置业的90%股权。

5月6日,云南城投还发布公告,拟作价50.9亿元向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出售旗下包括天津银润100%股权,北京房开90%股权,苍南银泰、杭州海威、平阳银泰、杭州云泰、宁波银泰、黑龙江银泰、淄博银泰、哈尔滨银旗、台州商业、台州置业、杭州西溪、杭州银云各70%股权;云泰商管43%股权,以及奉化银泰、成都银城、宁波泰悦各19%股权等18家子公司股权。云南城投方面表示,出售资产的回款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以降低资产及有息负债规模、优化资产结构、节约资金利息支出、减轻经营压力,增强公司市场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云南城投出售资产多属于商业板块。年报显示,2019年云南城投商管实现收入10.45亿元,同比增长28.25%,营收占比上升至16.72%,这也是2019年云南城投年报各项业绩中为数不多的亮眼之处。

根据转让协议,交易价款将由云南城投集团以现金方式支付给云南城投。而如果此项交易成功,云南城投将得以回流现金超过146亿元。

在确立了向康养地产和旅游地产转型后,云南城投在年报中表示,未来不排除通过资产处置、债权清收等措施继续回收资金。

对于出售资产,云南城投方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主要是为了优化资产结构,瘦身健体。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