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爱博诺德上会前夜更正会计差错 产销率61%仍募资扩产

2020-05-20 06:59:10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5月22日,爱博诺德(北京)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博诺德”)首发申请将上会。就在上会前一个多月,爱博诺德进行了一次会计差错更正。

2020年4月16日,爱博诺德召开董事会,通过《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议案》及《关于公司最近三年审计报告的议案》,同意公司调整一项会计差错及更新后的2017年-2019年度财务报告对外报出。本次会计差错更正的具体情况为:

2017年2月爱博有限(爱博诺德由爱博有限于2019年6月19日整体变更设立)实施了股权激励,其中实际控制人解江冰通过博健创智持有爱博有限6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份支付费用为37.86万元。

对此,爱博有限2017年度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8.11万元,2018年度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9.75万元。

但鉴于解江冰为爱博诺德实际控制人,未签署股权激励协议,无服务期约定,爱博诺德对博健创智全体合伙人均按照服务期计算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1号—股份支付》的相关规定,解江冰所受股权激励应一次性计入股权激励当期费用。

爱博诺德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28号—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和差错更正》第十二条对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将2018年度确认的股份支付费用19.75万元调整至2017年度。

上述调整导致爱博诺德于2019年12月10日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和2020年5月13日披露招股书(上会稿)2版招股书中财务数据并不能完全对上。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爱博诺德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91.04万元、2011.06万元。

招股书(上会稿)显示,爱博诺德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410.79万元、2030.82万元,分别与首版数据相差-19.75万元、19.76万元。

爱博诺德本次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629万股新股,拟募集资金8亿元,将分别用于“眼科透镜和配套产品的产能扩大及自动化提升项目”、“高端眼科医疗器械设备及高值耗材的研发实验项目”、“爱博诺德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各项目拟投入募资额分别为2.62亿元、2.16亿元、1.52亿元、1.70亿元。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招商证券(600999,股吧)。

爱博诺德营收91%以上来自眼科手术领域人工晶状体产品的销售。爱博诺德拟上市募资中最大的项目为扩产。募投项目设计的人工晶状体产能为150万片/年。这意味着,募投项目建成后,爱博诺德人工晶状体的产能将扩大近2倍。

然而,爱博诺德人工晶状体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已经连续下滑2年,特别是产销率在2019年已经降至61%。2017年-2019年,爱博诺德人工晶状体产能分别为20.25万片、53.44万片、77万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2.02%、90.52%、87.91%,产销率分别为84.37%、63.57%、61.38%。

爱博诺德另一款产品角膜塑形镜于2019年3月取得产品注册证,角膜塑形镜2019年的产能为11万片,产能利用率为78.12%,产销率为27.04%。本次募投项目角膜塑形镜的设计产能为50万片/年,产能将扩大4.5倍。

2018年爱博诺德才实现盈利,2016年、2017年均在亏损状态。2016年-2019年,爱博诺德营业收入分别为4352.91万元、7481.11万元、12697.28万元、19519.75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41.45万元、7036.86万元、13761.51万元、20668.67万元。销售收现比率分别为0.79、0.94、1.08、1.06。

同期爱博诺德净利润分别为-148.95万元、-410.79万元、2030.82万元以及6575.7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36.74万元、415.03万元、3182.00万元、5049.36万元。盈利现金比率分别为2.26%、-1.01、1.57 、0.77。

2016年-2019年,爱博诺德研发投入分别为1641.81万元、1636.43万元、1969.54万元、2866.18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72%、21.87%、15.51%和14.68%。4年研发投入合计8113.96万元。

同期,爱博诺德销售费用分别为2055.55万元、2100.12万元、2910.99万元、5041.37万元。4年销售费用合计1.21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爱博诺德,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人工晶状体企业拟科创板募资8亿元

爱博诺德专注于眼科医疗器械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目前爱博诺德营业收入主要依赖于人工晶状体。人工晶状体是一种用聚合物材料制成的能植入眼内的人工透镜,通常由一个圆形光学部和周边的支撑襻组成,用以取代白内障手术中被摘除的天然晶状体。

2017至2019年,人工晶状体产品的收入分别占爱博诺德主营业务收入的92.99%、94.45%、91.84%,分别占爱博诺德营业收入比例的92.90%、94.36%和91.74%。爱博诺德的另一核心产品角膜塑形镜产品于2019年3月取得产品注册证,该产品应对国内日益严重的青少年近视问题,2019年角膜塑形镜产品实现营收711.8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65%。目前爱博诺德的角膜塑形镜上市时间较短,仍然处于市场推广和销售渠道建设的前期阶段。

爱博诺德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解江冰。爱博诺德股东毛立平、白莹、博健和创、博健创智和喜天游投资为解江冰之一致行动人。解江冰现任爱博诺德控董事长、总经理、首席科学家。

实际控制人解江冰直接持有爱博诺德1359.48万股,直接持股比例为17.24%,其控制的博健和创持有607.02万股、占比7.70%,其控制的博健创智持有430万股、占比5.45%,其控制的喜天游投资持有168.07万股、占比2.13%,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合计为15.28%。一致行动人毛立平和白莹为夫妻关系,合计持有爱博诺德987.43万股,持股比例为12.52%。实际控制人解江冰与一致行动人毛立平、白莹合计控制爱博诺德2346.1万股,比例为45.05%。

解江冰: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72年出生,东华大学化学纤维工程硕士,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农业与环境化学博士,担任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及多项国家和北京市重大科研课题负责人,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眼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人大代表。历任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美国眼力健公司SeniorScientist,美国雅培公司PrincipalScientist。2010年4月创立爱博有限,2010年4月至2019年6月担任爱博有限董事长、总经理;2019年6月至今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首席科学家,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2014年获得北京市留学人员创新创业特别贡献奖,2015年获得北京市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爱博诺德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629万股(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8亿元,其中2.62亿元用于“眼科透镜和配套产品的产能扩大及自动化提升项目”、2.16亿元用于“高端眼科医疗器械设备及高值耗材的研发实验项目”、1.52亿元用于“爱博诺德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建设项目”、1.7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招商证券。

爱博诺德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的规定:“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募资大扩产背后:产销率连降2年至61%

爱博诺德拟募资大扩产。爱博诺德拟上市募资中最大的项目为2.62亿元用于“眼科透镜和配套产品的产能扩大及自动化提升项目”,本项目设计的人工晶状体产能为150万片/年,角膜塑形镜的设计产能为50万片/年。这意味着,募投项目建成后,爱博诺德人工晶状体产能的将扩大近2倍、角膜塑形镜的产能将扩大4.5倍。

然而,爱博诺德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已经连续下滑2年,特别是营收的主要产品人工晶状体产销率在2019年已经降至61%。2017年-2019年,爱博诺德人工晶状体产能分别为20.25万片、53.44万片、77万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2.02%、90.52%、87.91%,产销率分别为84.37%、63.57%、61.38%。

作为爱博诺德2019年3月取得产品注册证的新品,角膜塑形镜2019年的产能为11万片,产能利用率为78.12%,产销率为27.04%。

爱博诺德招股书为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人工晶状体产销率下降列举了4方面原因:

1、规格型号增多,备库压力较大。公司人工晶状体产品具有多品类、多规格的特点。2017年初,公司人工晶状体有190个规格;2018年起,公司AQBH、AQBHL等新产品投入市场,产品型号不断增多,2019年末公司人工晶状体规格型号已达1,193种。以A1-UV为例,光焦度分布为-10.00~36.00D,以0.5D为一个度数间隔,A1-UV产品共计有93个规格;而Toric晶状体的6种型号共计378个规格。公司产品多规格的特点,使得不同规格的人工晶状体均需保证一定量的安全库存。医生需要根据患者的光学测量结果选择合适的型号和参数,如果医院出现备货不全、特殊参数产品无货的情况,则将影响手术进程及术后患者视觉体验。与竞争对手相比,公司人工晶状体具有品类多样、规格齐全、备货充足、交货期短等竞争优势,保证了公司产品的市场占有率的不断提升。

2、客户数量不断增多,销量不断增大。公司2018年、2019年客户数量分别达到378家、503家,销售人工晶状体分别为30.75万片、41.55万片,客户和销量均不断增加。为保证对现有客户的稳定供货及潜在客户的订单需求,公司须保有一定量的人工晶状体库存。

3、产能扩张需要较长周期。公司人工晶状体属于精密医疗器械,其加工所用数控精密机床和检测设备等采购周期一般在6个月以上,车间工人操作培训周期需要3-6个月乃至更长时间,公司产能扩张一般需要提前一年左右布局。若未来公司产品获得更多的大型眼科集团医院和国外客户的订单,销量可能较大幅度增加,但受医疗器械监管的限制,拓展生产场地获批时间周期较长,公司需依据对自身业务发展情况的预判,提前布局人工晶状体的产能以便及时抓住市场机遇。同时为了保证生产人员的收入稳定性,避免人员流失,公司维持连续生产任务。

4、国家医保政策整合调整、各地医保调整优化使得公司价格较低的A2-UV型号产品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的销量不及预期。尽管国内眼科市场仍有较大的需求空间,但自2018年下半年起,受国家实施城镇居民与农村合作医疗的医保政策整合调整过渡,以及部分省区医保优化调整支出结构影响,低端白内障手术量增长率出现阶段性放缓。公司主要用于低价扶贫手术的A2-UV型人工晶状体产品,2017年-2019年的销量分别为8.65万片、16.25万片和17.51万片,占公司人工晶状体销量的比例分别为49.02%、52.86%和42.52%。自2018年下半年起A2-UV销量增速明显放缓,远低于年初预期。由于公司对医保政策走向无法预判,生产计划未能及时做相应调整,导致一定程度上库存加大。截止2019年末,公司A2-UV库存量为17.16万片,占当期人工晶状体库存总数的36.50%,与2018年末的36.97%持平,人工晶状体产品保质期较长(5年),在公司减少A2-UV的生产安排后,公司A2-UV产品的存货可在未来逐步消化。

爱博诺德表示,综上,公司报告期内人工晶状体产品产销率不断下降、库存总量不断提升,但尚处于合理范围内。公司未来将进一步做好政策和市场预判,合理安排生产计划,不断提升经营效率。

上会前1个月进行会计差错更正

爱博诺德分别于2019年12月10日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并于2020年5月13日披露招股书(上会稿)。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爱博诺德披露时间仅相隔半年的2版招股书,财务数据并不能完全对上。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爱博诺德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91.04万元、2011.06万元。

招股书(上会稿)显示,爱博诺德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410.79万元、2030.82万元,分别与首版数据相差-19.75?万元、19.76?万元。

原来,5月22日将首发上会的爱博诺德在临上会前一个多月进行了一次会计差错更正。

2020年4月16日,公司召开董事会,通过《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议案》及《关于公司最近三年审计报告的议案》,同意公司调整一项会计差错及更新后的2017年-2019年度财务报告对外报出。

本次会计差错更正的具体情况为:

2017年2月爱博有限实施了股权激励,其中实际控制人解江冰通过博健创智持有爱博有限6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份支付费用为37.86万元。

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对上述股份支付费用参照博健创智有限合伙人的服务期进行了分期确认,其中2017年度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8.11万元,2018年度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9.75万元。鉴于解江冰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未签署股权激励协议,无服务期约定,公司对博健创智全体合伙人均按照服务期计算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1号—股份支付》的相关规定,解江冰所受股权激励应一次性计入股权激励当期费用。

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28号—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和差错更正》第十二条对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将2018年度确认的股份支付费用19.75万元调整至2017年度。

上述调整导致公司2017年净利润减少19.75万元,影响比例5.05%;2018年净利润增加19.75万元,影响比例0.98%。

2016年、2017年连亏2年 2018年开始盈利

2018年爱博诺德才实现盈利。2016年、2017年均在亏损。2016年-2019年,爱博诺德营业收入分别为4352.91万元、7481.11万元、12697.28万元、19519.75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41.45万元、7036.86万元、13761.51万元、20668.67万元。销售收现比率分别为0.79、0.94、1.08、1.06。

同期爱博诺德净利润分别为-148.95万元、-410.79万元、2030.82万元以及6575.7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36.74万元、415.03万元、3182.00万元、5049.36万元。盈利现金比率分别为2.26%、-1.01、1.57 、0.77。

2020年1-3月,爱博诺德营业收入为2621.31万元,同比下降39.15%;净利润为303.82万元,同比下降82.3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6万元,去年同期为29.91万元。

爱博诺德招股书称,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及春节假期影响,2020年1月下旬至1季度末,终端医疗机构的白内障手术量、角膜塑形镜验配量等业务大幅减少,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9.15%。2020年1季度人工晶状体销量同比下降44.96%,导致人工晶状体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6.28%,2020年1季度角膜塑形镜实现收入291.88万元(角膜塑形镜2019年3月获得注册证,上年同期尚未实现销售)。公司2020年1季度管理与研发工作正常开展,公司员工队伍稳定,人工、折旧摊销等各项固定成本较高。综合上述因素,2020年1季度归属公司股东净利润下降80.10%,归属于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下降82.08%。

爱博诺德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9000万元至9500万元,同比下降4.96%至增0.3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84.65万元至3273.30万元,同比下降18.66%至10.8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96.9万元至3185.55万元,同比下降17.65%至9.45%。

背对赌协议冲关科创板

此前媒体报道显示,爱博诺德共经历了六轮融资。爱博诺德在引入投资人时,签署了对赌协议。在临上会前夕,爱博诺德及投资人对这些协议进行了调整,但仍约定如公司在2022年12月31日前因未能完成首次公开发行而触发回购权条款,将导致回购权人有权要求解江冰、毛立平、白莹对其所持爱博诺德股份(600110,股吧)进行回购。

爱博诺德、爱博诺德的实际控制人解江冰及其一致行动人与其他投资人股东签署的投资协议中存在部分特殊权利条款。

2020年3月4日,爱博诺德及其全体股东签订《投资协议补充协议》,除各方重新约定了投资协议中的回购权条款外,投资协议中的其他投资人特殊条款均已全部终止。

各方确认,除A轮投资协议、B轮投资协议、C轮投资协议、D轮投资协议外,各方未签订过其他包含影响IPO条款在内的协议,如存在该等条款,自《投资协议补充协议》生效之日起,该等条款全部终止并不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

各方确认,就投资人回购条款重新约定如下:

就重新约定的回购权条款而言,爱博诺德不作为回购义务人、回购权条款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回购权条款的触发条件不与市值挂钩、回购权条款的约定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因此各方修改后的回购权条款在满足前述条件的情况下未进行清理。如公司在2022年12月31日前因未能完成首次公开发行而触发回购权条款,将导致回购权人有权要求解江冰、毛立平、白莹对其所持发行人股份进行回购。

另一桩对赌协议致爱博诺德3.95%股权被冻结 实控人一致行动人辞任董事为IPO清障

值得注意的是,爱博诺德的上市对赌回购承诺方之一毛立平因另一桩上市对赌协议纠纷而导致所持爱博诺德股权被冻结。

根据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21日向毛立平送达的“(2019)粤0106民初43197号”民事裁定书,一致行动人毛立平所持发行人股份3.9488%已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2020年2月24日至2023年2月23日。本次冻结毛立平所持发行人股份的申请主体系自然人刘英,双方所涉纠纷为关于弘浩明传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浩明传”)的股权转让纠纷,具体情况如下:

弘浩明传为毛立平控制的企业,刘英系毛立平控制的弘浩明传的投资人。2010年12月,刘英与毛立平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刘英以3000万元的对价受让毛立平持有的弘浩明传5.20835%的股权,同时约定了包含以弘浩明传上市计划终止为触发条件的股权回购条款。

后因弘浩明传上市计划终止,刘英基于其与毛立平签订的相关协议,要求毛立平回购其所持弘浩明传的股份。

双方因股权转让款支付问题发生争议,刘英遂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金额为4998.90万元(包含未支付的股权回购款本金2600万元、暂计至2019年6月12日的违约金2398.90万元),并申请将毛立平所持发行人的股份及其所持中航(宁夏)生物股份(600201,股吧)有限公司的股份进行冻结。

爱博诺德在回复上交所第二轮问询函中表示,毛立平已出具确认函并提供了其配偶白莹名下、其子女毛凯迪名下位于北京市的多套房产权属证书(建筑面积共计1,161.20M2),确认其拥有充分的资产和资金能够覆盖刘英的诉讼请求金额,不会因此导致毛立平和/或白莹所持有的发行人股份被法院强制执行。其子女毛凯迪也出具确认函,确认如毛立平基于生效判决应向刘英支付相关款项,其确认将以名下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名下房产)为毛立平履行生效判决载明的义务,确保毛立平和/或白莹所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会被法院强制执行。

同时,以爱博有限2018年8月股权转让对应的公司估值19.60亿元计算,毛立平所持公司3.95%股份对应的股权价值为7742万元。

2020年3月毛立平辞去爱博诺德的董事职务。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爱博诺德坦承毛立平基于其存在民事纠纷尚未了结的情况,为避免给公司本次发行造成法律障碍而辞去董事职务。

毛立平、白莹夫妇作为爱博诺德实际控制人解江冰的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的爱博诺德股权比例为12.52%。

4年研发投入8000万 销售费用1.2亿元

2016年-2019年,爱博诺德研发投入分别为1641.81万元、1636.43万元、1969.54万元、2866.18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72%、21.87%、15.51%和14.68%。4年研发投入合计8113.96万元。

同期,爱博诺德销售费用分别为2055.55万元、2100.12万元、2910.99万元、5041.37万元。4年销售费用合计1.21亿元。

应收账款、存货周转率均低于同行

各期爱博诺德应收账款、存货增长较快。2017年-2019年,爱博诺德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691.05万元、4722.98万元、6209.16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34%、37.20%、31.81%。

同期,爱博诺德存货分别为1662.20万元、3635.94万元、6077.67万元。

各期爱博诺德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77、3.19、3.79,平均值(扣除佰仁医疗)分别为6.48、6.19、7.00。

各期爱博诺德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31、0.89、0.58,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34、1.99、1.51。

爱博诺德招股书表示,报告期内各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略低于同行业及相近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与三友医疗无明显差异,与人工晶状体生产行业的可比公司昊海生科相比较一致。主要是因为公司业务所处发展阶段与可比公司存在差异,公司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受自身规模相对较小及终端医院回款周期等因素影响,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速率相对较低。公司终端客户均为医疗机构,资质较好,出现坏账的概率较低。公司未来将进一步完善应收账款管理,加强对应收账款回款的有效控制,以提高应收账款的周转速度。

爱博诺德称,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及相近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规模呈上升趋势。主要因为公司业务规模扩大且产品销售情况良好,生产过程中的在产品增加,公司人工晶体的有效期为 5 年,生产周期较长,产品型号较多,随着客户的增加以及客户需求增长,需要储备大量的库存商品。综合考虑生产场地限制、大客户开拓进度、现有客户销量的增长潜力、公司产品的生产周期等因素,公司报告期内维持较高产量,保证货源的及时供应。

第一大供应商系竞争对手旗下公司

近2年爱博诺德的第一大物料供应商均为ContamacLtd.。2017年-2019年,爱博诺德向ContamacLtd.采购接触镜材料片等,各期采购金额分别为97.17万元、580.10万元、376.32万元。

2017年,昊海生科(688366.SH)收购Contamac Ltd.70%的股权,而昊海生科系爱博诺德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与贝尔一锋相爱相杀

爱博诺德与原持股34%的公司苏州贝尔一锋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尔一锋”)上演了一场相爱相杀的故事。

2014年10月29日至2017年8月28日,爱博有限为贝尔一锋股东,持股34%。爱博诺德系由爱博有限于2019年6月19日整体变更设立。在持股期间,爱博有限与贝尔一锋上演各种关联交易。

爱博诺德曾向贝尔一锋采购技术服务。2014年10月1日,爱博苏州和贝尔一锋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爱博苏州委托贝尔一锋研究开发“精密眼科显微手术器械”项目。技术开发服务时间为2014年10月至2016年10月共24个月,爱博苏州应付技术费143.13万元,其中2014-2015年应付款项为86.87万元,2016年应支付的金额为56.26万元,上述款项全部支付完毕。

爱博科技向贝尔一锋采购产品。爱博诺德招股书称,2017年之前,发行人与贝尔一锋为战略合作关系,由爱博科技向贝尔一锋采购产品进行全国销售。

关联租赁。2016年,爱博苏州向贝尔一锋出租房屋,房租水电费共计60.22万元,其中贝尔一锋支付3.79万元。

无息拆借。2015年8月爱博诺德向贝尔一锋拆出100万元,2016年爱博苏州4次从贝尔一锋拆入5万-23万元不等。这些拆借均为无息拆借。

此外,2014年8月,爱博苏州设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爱博有限出资32%,解江冰出资34%,另34%出资来自贝尔一锋控股股东李菊敏。

然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天眼查显示,2017年爱博诺德将贝尔一锋告上法庭。原告爱博诺德与被告贝尔一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0日立案,且因发现被告的下落无法查找,除公告送达外无其他方式可送达,本案不宜适用简易程序。但此后爱博诺德于2017年7月27日向法院提出撤回起诉。

爱博诺德招股书显示,2017年7月7日,爱博有限、爱博苏州、解江冰、贝尔一锋、李菊敏签订和解协议,约定:“爱博苏州与苏州贝尔一锋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之间的其他债权债务免除,不再有任何其他债权债务纠葛···上述款项支付完毕,且相应的股权交割完毕后,本协议五方主体之间的上述债权债务全部结清,各方之间再无瓜葛”。

根据和解协议,爱博苏州剩余对贝尔一锋应收未收房租水电费作为其他应收款在2017年核销坏账。

爱博科技预付贝尔一锋货款在2017年底全额计提坏账准备,2019年上半年予以核销。

2017年8月28日,爱博有限将所持贝尔一锋全部股权转让给贝尔一锋控股股东李菊敏,贝尔一锋为爱博诺德关联方。

2017年8月李菊敏将所持有的爱博苏州34%股权作价680万元全部转让给爱博有限。2017年李菊敏将所持有的爱博苏州34%的股权转让给爱博诺德。2018年5月8日,解江冰也将持有的爱博苏州34%股权(对应340万元出资额)作价461.90万元转让给爱博诺德。爱博诺德称这一转让是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上述股权转让价格461.90万元由解江冰原始出资及以原始出资额为基础按年复利10%计算的利息确定。

频繁关联交易

除上述与贝尔一锋的关联交易外,爱博诺德其他关联交易还包括与其他关联方频繁拆借、代收代付。

爱博诺德2018年2月向股东华清本草拆借资金2000万元,于2018年3月全部偿还。该笔拆借为无息拆借。

2016年11月14日,爱博诺德参股公司汇恩兰德向爱博诺德拆借资金500万元。2017年5月3日,爱博诺德收到汇恩兰德还款200万元。2019年3月25日,爱博诺德以人民币89.44万元债权增资汇恩兰德注册资本59.63万元。2019年9月20日,汇恩兰德归还剩余所有爱博诺德借款本金及利息。

2018年,解江冰代收1504.97万元、代付1504.97万元;白莹代收1508.06万元、代付1508.06万元;毛立平代收2365.54万元,代付2916.71万元。

爱博诺德招股书称,上述解江冰、白莹、毛立平的代收代付款中,代收为代该等关联方收取股权转让款,代付为代该等关联方缴付个人所得税、印花税及应向关联方支付的扣除前述税款后的剩余股权转让款的合计数。

曾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遭处罚

2017年9月28日,爱博苏州收到苏州市公安局苏州高新(600736,股吧)区分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高新公(科)行罚决字【2017】1433号),因子公司爱博苏州存在仓库内存放的两瓶过氧化氢(每瓶500毫升)未按规定向属地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违法行为,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八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对爱博苏州处以罚款2000元。

此外,报告期内,爱博诺德及爱博苏州被税务主管机关合计处罚2次,合计处罚金额为100元。

爱博诺德还存在超产能情况。报告期内,爱博诺德存在在位于“北京市昌平区超前路37号6号楼一层”的生产基地(以下简称“6号楼厂区”)实际生产的人工晶状体超过了其主管环境保护部门批复的人工晶状体产能的情况。公司于2018年1月18日取得了北京市昌平区环境保护局下发的“昌环保审字[2018]0003号”环评批复,并据此在其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昌盛路12号院11号楼”的生产基地(以下简称“11号楼厂区”)新建了“眼科生物材料及植入类医疗器械研发和生产建设项目”。该项目项下人工晶状体批复产能为60万片/年。发行人于2018年3月将部分产品生产迁移至11号楼厂区,对6号楼厂区曾存在的超产能生产问题进行了规范。

爱博苏州存在未批先建整改情况。报告期内,爱博苏州存在过未经环保部门批复即生产塑料制品和人工晶状体辅助植入器的情况。爱博苏州于2018年5月7日取得了苏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保护局下发的“苏新环项[2018]123号”环评批复,人工晶状体辅助植入器批复产能为1,500把/年,塑料制品批复产能为310万pcs/年,并于2019年3月29日完成了环保设施验收。据此,爱博苏州对上述情况进行了规范。

爱博诺德的实际控制人解江冰已出具如下承诺:若公司及其子公司因违反环境保护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及规范性文件规定而受到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处罚,其将对公司及子公司因此产生的相关费用或损失承担足额赔偿责任。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