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青宝“区块链”迷局:看不透的交易VS看得见的套现

2020-05-30 09:22:34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郑瑜 张荣旺 北京报道

曾有“网络游戏第一股”之称的中青宝(300052,股吧)(300052.SZ)盈利前景堪忧。自其2010年上市以来,其2010年度至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累计亏损已达3.9亿元。

在此背景下,实际控制人持续减持。2019年9月27日至2020年4月24日期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6次减持,减持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减持股数784万股,减持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累计套现近1.12亿元。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根据中青宝2019年年度报告,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只有189.82万元,同比下滑93.22%。年报中,中青宝还首次在年报中披露了区块链项目收入情况,不过只是一笔400万元的关联交易,而关联买方还是一个连年亏损的单位。

关联方为什么亏损还要购买区块链服务?中青宝声称布局两年多的区块链技术为什么只在年报中提到400万元的关联收入(在2019年问询函回复时表示过有一笔85万元收入,但2019年年报中没有提到除了400万元以外的区块链收入)?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向中青宝发函采访,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同时记者也拨打该关联法人工商登记电话希望了解情况,对方表示:“公司亏损是之前的事,去年决定(与中青宝)合作,其余问题需要向中青宝方面了解。”

关联交易“调节”利润

中青宝号称布局区块链已久,市场对其关注度颇高。

在中青宝微信官方公众号中可以看到,其2017年就开始组建团队研究区块链技术,并在2018年落地区块链项目。

在中青宝披露公告中,最早出现“区块链”的则是在2018年1月15日监管的一纸关注函。

事情起因是,2018年1月10日,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询问中青宝是否涉足区块链,次日(1月11日)中青宝火速回复,公司控股股东研发的矿机(数字货币挖掘机器)热销,1月12日,中青宝股价应声涨停。1月15日,监管下发关注函要求中青宝说明控股股东研发数字货币矿机热销、挖矿与公司业务的关联性。1月17日,中青宝股价又转为跌停。

1月18日回复时,中青宝又称不再开展数字货币挖掘研究工作,转为探索区块链的底层系统。

同时,中青宝还抛出了区块链棋牌类游戏的开发计划——产品预计开发时间3~6个月,预计于东南亚地区发行。

“公司研发的区块链棋牌类游戏在海外发行成功了吗? 运营情况如何?能详细介绍一下吗?”截至发稿,在互动易平台上,中青宝面对2020年5月12日投资者的提问迟迟未作出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8年1月公告的区块链+游戏应用迟迟未在年报中出现,直到2019年年报中,中青宝终于披露了一笔发生在2019年12月的区块链业务关联交易——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宝腾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腾互联”)与关联法人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酒酒业”)签订的区块链+智能酒厂项目软件开发合同,关联法人支付400万元软件服务业务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企业年报,该关联法人2015~2018年连续四年亏损累计上千万元(2019年情况尚未公示)。

斗酒酒业为公司控股股东全资子公司,为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李瑞杰控制的公司,根据《深圳证券交易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斗酒酒业为公司关联法人。

而宝腾互联亦是2017年中青宝溢价从李瑞杰手中收购的资产,彼时,宝腾互联100%股权的评估增值率为326%。不过在业绩承诺期,宝腾互联三年实现扣非净利润与承诺业绩相差700余万元。

此关联交易对中青宝经营性净利润的影响为261.04万元,对比同期扣非净利润189.82万元,对盈利贡献较大。

合作金额谜团:400万还是千万?

那么对中青宝“区块链”业务贡献数百万收入的客户自身情况如何?

从公开信息来看,斗酒酒业盈利情况并不乐观。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连续亏损439万元、97.5万元、236万元、260万元。

根据斗酒酒业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披露的信息,其2018年度资产总额2.05亿元,负债总额1.62亿元,营业总收入221万元,亏损260万元,然而蹊跷的是,记者在宝腾互联微信公众号中检索“斗酒酒业”时,并未见这位客户身影。出现在宝腾互联区块链宣传中的是一家名为“金沙古酒”的酒厂公司。从其介绍来看,该“金沙古酒”指的是名为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显示,金沙古酒是关联法人斗酒酒业全资子公司。

宣传中除了合作对象不一样,合作金额也不一样。

根据宝腾互联方面宣传,“宝腾互联已和金沙古酒成功签订千万级合作协议,项目正在实施阶段。”然而截至发稿,中青宝并未披露这一合作协议。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王德怡律师认为,两个公司(即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与上市公司董事长控制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关联方发生转移资源或义务的事项,不论是否收取价款,均被视为关联交易。法律并没有禁止关联交易,但上市公司有义务向证券监管机构和交易所报告关联交易,并向社会公开,否则就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可能面临相应的行政调查。

这究竟是同一笔交易还是两笔不同的交易?

记者就宣传内容致电金沙古酒(注:金沙古酒与斗酒酒业工商登记电话一致),对方确认了合作金额为400万元。而对于记者提到的微信公众号宣传金额,对方却表示“不清楚,需向中青宝方面了解”。但截至发稿,中青宝并未回应。

在深交所对中青宝的问询中,曾要求中青宝说明400万元软件服务业务费用是否公允,对此中青宝表示其系统包含了软件系统及相关的信息展示平台,以及需要配备液晶显示设备、物联网设备、传感器等由斗酒酒业购买硬件设备,此报价参考了宝腾互联同类产品的报价,及其他公司开发类似应用系统的报价。

有区块链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仅从上市公司介绍(问询回复)来看较为简单,无法判断价格是否公允,需要结合演示系统。

有行业人士也向记者表示,从(回复)报价单来看,看不出价格高低。“从报价上看,其描述的较为笼统,无法具体判断”。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中青宝的另一家子公司深圳市利得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利得链”)也公开表示与金沙古酒展开了区块链合作。

根据深圳利得链官网介绍,金沙古酒酒业委托深圳利得链负责开发实施金沙古酒链项目。

然而,在深圳利得链官网上,记者尝试点击产品与服务、解决方案等选项均显示错误404,无法找到网页。拨打深圳利得链官网电话后,接线人员却告诉记者此号码为宝腾互联数据中心联系方式。

记者通过暗访获得的一份深圳利得链平台服务内容看到,其服务内容是质量数据可视化、供应链管理、数字化营销以及定制化服务(设备耗材购买等)。

根据业务人员介绍,质量数据可视化费用5万元/年,供应链管理、数字化营销各15万元/年,而定制化则需加收费用。

“就区块链服务来说,其核心就是信息上链以及链上信息管理。供应链管理只是普通的信息化过程,与区块链服务可以分割开,数字化营销通常也是独立的项目,当然也不排除有的服务商为了增加合作金额,会将供应链管理加进服务内容。”前述区块链公司负责人表示。

关于报价公允性,有从业者坦言:“(当前区块链)信息系统报价弹性空间较大,区块链行业成熟市场尚未形成良性竞争机制,如今区块链公司为了抢市场,很多时候是采用免费甚至补贴的方式来进行报价。再者很多甲方采购区块链服务的时候并不具备鉴别和识别能力。”

根据中青宝年报显示,深圳利得链为中青宝2019年新设增加的公司,对2019年度整体生产经营和业绩影响为-11.84万元。

那么,至此,中青宝两家子公司分别为关联法人及其全资子公司提供区块链服务,为何未披露深圳利得链的合作关系?是否了解服务方的经营状况考察其支付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9年2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尽快履行备案义务。而记者检索三批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清单,未找到宝腾互联和深圳利得链身影,截至发稿,中青宝也并未解释未出现在备案清单中的原因。

记者发现,在2020年中青宝回复深交所问询中提到子公司宝腾互联为斗酒酒业开发系统包含了区块链浏览器。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区块链浏览器可以了解区块链项目,但中青宝在公告中并未提及相关浏览器网址信息。

精准减持引发监管关注

事实上,监管也对中青宝股价炒作风险始终保持关注。

2019年9月24日,中青宝收到监管对其涉足区块链相关概念的关注函,监管表示,2019年9月12日,中青宝股价连续上涨,累计涨幅达48%。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炒作风险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未来6个月内是否存在减持计划。

记者注意到,彼时,相关服务行业上市公司平均静态市盈率只有39.15,但中青宝静态市盈率高达112.21。

9月27日,中青宝表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3.16%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瑞杰和张云霞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宝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德控股”)、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德科技”,计划未来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6%。

2019年10月25日,区块链行业传出利好,国家定调区块链技术落地与产业应用是鼓励方向。

利好消息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0月28日),中青宝股价涨停。10月29日,宝腾互联迅速发布了与金沙古酒成功签订千万级白酒行业应用区块链技术合作协议。10月29日,中青宝股价继续涨停。

10月30日,中青宝发布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李瑞杰和张云霞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于减持公告披露之日十五个交易日后减持不超过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的股份。十五个交易日后,中青宝透露公司区块链业务所取得的合同收入共计85万元,但并未提到“千万级合作协议”一事。

2019年12月11日,宝德科技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票527万股,减持均价为14.12元/股,占总股本比例约为1.99%,共计套现7300余万元。

12月12日,16日,中青宝公告宝腾互联与斗酒酒业签订交易金额为400万元的软件开发合同。深圳利得链与某高校成立区块链研究中心合作协议书。

2019年12月18日,宝德科技宣布减持了132.66万股公司股份,平均减持价格为14.98元/股,李瑞杰减持了27.79万股,成交均价约14.28元/股。12月23日,宝德控股再次宣布减持了55万股股份,平均减持价格为15.96元/股。

2020年5月22日,中青宝公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报告书签署前6个月内,信息披露义务人宝德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宝德科技、李瑞杰夫妇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可交换债券换股减持中青宝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79%。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4月至7月间,被称为“湖南第一庄”的阳雪初曾动用14个证券账户,通过配资加杠杆耗资3.2亿元突击买入中青宝(300052.SZ)股票,5个月获利1.97亿元。在阳雪初买入到卖出中青宝的这段时间,中青宝股价从6.66元/股涨至38.07元/股,股价飙升高达6倍。

2019年7月31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行政处罚决定。阳雪初与中青宝董事长、内幕信息知情人李瑞杰频繁联络、接触,已经超出了一般投资者了解上市公司的举动。阳雪初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于是对其“罚一没一”,罚没金高达3.94亿元。

2020年1月8日,李瑞杰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2020年5月28日,中青宝公告张云霞辞去第五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2020年5月28日,中青宝股票收盘价格回落到9.84元/股。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