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立法会议员、保安局前局长叶刘淑仪:香港国安法推动香港“二次回归”,呼吁年轻人摒弃偏见

2020-07-13 02:30:36 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要对香港的年轻人说,你们一定要放下偏见,要有开放的胸怀,不要贪恋过去,要迎接未来,拥抱我们的国家。香港人的命运和国家是分不开的。”

“很多西方政客在香港国安法的问题上,赤裸裸地使用双重标准,他们试图将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强加于香港身上,不断地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香港立法会议员、保安局前局长叶刘淑仪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在她看来,香港国安法的实施将“一国两制”的实践带入一个新阶段,“在法律和执行机制上,填补了很多国家安全的漏洞,在执行方面,强化了阻吓、惩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推动香港的‘二次回归’。”

回看过去一年严重冲击香港社会的暴力,一组数字最令人痛惜:截至今年3月初,在参与暴乱被拘捕的7700多人中,学生占了四成,当中逾半是大学生;18岁以下涉嫌刑事毁坏的被捕人士去年6至7月占整体5%,至今年1月已逾50%。

叶刘淑仪坦言,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学生缺乏独立的思考能力,“我要对香港的年轻人说,你们一定要放下偏见,要有开放的胸怀,不要贪恋过去,要迎接未来,拥抱我们的国家。香港人的命运和国家是分不开的。”

西方政客“双标”

《21世纪》:西方媒体唱衰香港已是陈词滥调,曾在香港回归时预测“香港已死”,最近亦有一些西方媒体宣称“一国两制”已经结束,对此你如何看?

叶刘淑仪:这都是一种偏见,跟事实不相符。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美国商会在7月2日发布声明,这份声明完全没有任何恐慌,仍然视香港为他们的基地(Home Base),希望香港能继续作为国际商业中心,并没有很悲观的言论,这是非常理性的反应。他们表示需要更多时间了解香港国安法的细节,这是很合理的。部分西方人士批评“一国两制”已死,都是很偏颇的意见。

西方媒体长期忽略“一国两制”概念内涵盖的“一国”原则,“两制”是建基于“一国”,香港是有责任维护国家的安全和主权的,但是西方媒体只是看“两制”,其实他们不断想把西方一套所谓的普世价值强加于香港身上。比如美国的国会通过了《香港自治法》,这不是赤裸裸地干预我们吗?香港的高度自治是国家赋予的,如何定义,以及自治到何种程度,都是国家内部的事务。其实他们是不断地干预香港事务,香港的“一国两制”的路怎么走下去,不应该由他们来指指点点。

《21世纪》:事实上,国家安全法在西方多个国家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为何他们对于香港国安法横加指责,这是否是双重标准?

叶刘淑仪:完全是双重标准,比如最近有些媒体报道美国科技巨头,如谷歌、脸书等,对香港安全委员会最近通过的实施细则有意见,有意撤离香港。但是其实针对这些科网龙头,全世界都要求它们禁止散播仇恨的言论,德国也通过了法律,不可以在社交媒体散播仇恨的言论,违反者至少监禁两年。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也指出言论自由附有特殊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们的一些合理限制和外国的法律基本上是没有区别的。

《21世纪》:对于一些反对派人士“污名化”香港国安法,包括香港大律师公会在香港媒体发表一些批评的言论制造恐慌,你认为这些言论是否站得住脚?

叶刘淑仪:香港大律师公会长期不愿意接受国家在香港行使主权,这是他们一贯的立场。并非所有法律界人士都同意他们的立场,也不代表所有的市民。比如199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释法,释法的权利是基本法写得很清楚的,但是他们就跑出来反对。

不担心移民潮

《21世纪》:你本人曾担任特区政府高层,也曾参与推动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根据香港目前的形势,香港国安法的立法有何迫切性和必要性?

叶刘淑仪:香港有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国家非常尊重香港的“两制”,因此二十三条给了我们自行立法的机会。但是过去23年还不能履行这个责任,而且去年以来发生的暴力事件,有非常强烈的分裂国家的色彩,因此中央政府是迫不得已出手的。其实长期以来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都有一些势力只是强调“两制”,不尊重国家的主权,我觉得这次中央为香港立法是把“一国两制”的实施带入一个新阶段。

《21世纪》:有意见认为香港国安法的通过,意味着香港的“第二次回归”,这其中的深意何在?

叶刘淑仪:在法律和执行机制上,是“第二次回归”,填补了很多国家安全的漏洞,还有在执行方面,强化了阻吓、惩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但是人心的回归还有一个过程,因为英国在撤退之前的20年,他们的“洗脑”工作做得太成功了。

《21世纪》:你刚才提到人心回归,最近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纷纷延长港人签证逗留时限,你认为是否会出现移民潮?

叶刘淑仪:这个人才流失的问题,我并不担心,香港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城市,长期都是人来人往。有人离开,也有人移居来香港。过去50多年,香港经历了多次的所谓信心危机,很多人移民后都后悔了。英国也不是给香港人什么优惠,只是让你到英国居住5+1,居留5年后可申请定居身份,其实这个条件是很严苛的。如果英国不需要香港人居留就给公民身份,那就违反了1984年《关于国籍问题中英双方交换的备忘录》。

《21世纪》:香港国安法实施首日,仍有一些激进分子不惜以身试法,然而,黄之锋、陈方安生、罗冠聪等人却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前夕纷纷逃跑或宣布退出,对此你作何评价?

叶刘淑仪:他们的这些反应,证明香港国安法的确有很强的震慑力和阻吓作用,对香港来讲是个好事。香港国安法只是通过不久,怎么落实?在香港法庭如何裁决、检控还需要时间的考验,但是震慑力是非常明显。香港国安委通过了很详尽的实施细则,虽然香港国安法有66条条文,在落实还有很多方面的细节需要补充。“一国两制”就是两个不同的制度如何磨合,比如香港国安法指有些违法人士可以驱逐出境,大部分的罪行都由香港执法部门处理,驱逐出境是一次还是终身?触犯香港国安法的人不能参选,这是三年、五年还是终身,并没有细则。因为内地的法律和香港不同,普通法的条文写得很清楚,裁决时需要参考以往的案例。

美国出的都是“虚招”

《21世纪》:美国近日取消了对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你认为这对于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将带来哪些影响?美国是否有伤及自身的风险?

叶刘淑仪: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提出的都是虚招,至于实招,我看他们还在想。因为美国对香港有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十年在香港赚了大约3000亿美元。所以他们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待遇,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取消香港和美国之间的逃犯移交安排,也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们移交给他们的数量远高于他们移交过来的。加拿大也是一样,而且移交的安排只是牵涉极少的嫌疑人。到目前为止都是虚招,比如美国暂停发放入境签证,现在美国疫情这么严重,有这么多种族的问题,很多香港人都吓怕了不想去。如果美国动用金融的招数,首先将伤害美国在香港的利益。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多方面有优势,股市、新股上市方面的纪录、以及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很多方面都有国家的支持,但自身仍需要努力。香港有独特的作用,基础好,是普通法的管辖区,香港金管局、证监会的专家官员参与国际商业、金融标准的制定,这是我们独特的优势。

《21世纪》:对于香港大多数普通市民而言,香港国安法有哪些意义?对于香港恢复秩序,重新出发有何帮助?

叶刘淑仪:对于香港大多数普通市民,他们根本不需要担心香港国安法。“国安法”引入香港并不会影响港人的人权和自由。恢复秩序,还给香港一个安全的环境非常重要。香港一直是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这是过去香港吸引外商和移民的一大优势,但是过去一年的骚乱,打破了我们的这个招牌,对很多商界人士来说,恢复安宁和法治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去年年底,香港局势最乱的时候,有外商和我说:“北京有责任保护我。”他们很害怕。我当时和他们说,中央一定会确保香港的安全。

年轻人应放下偏见

《21世纪》:香港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四大中心城市之一,但因暴力事件对香港的营商环境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你认为香港国安法对于香港把握大湾区建设的机遇以及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何意义?

叶刘淑仪:香港如果要发展新的产业,特别是科技产业,我们需要世界各地包括内地的人才。近日留意到很多人在谈可以协助香港在大湾区填海,解决土地不足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香港有非常国际化的环境,与国际社会接轨的制度,而内地有的是资源,双方应该互补。如果未来能够建立新的科技产业,吸引全世界的人才来,这会拉动大湾区的发展。

《21世纪》:香港社会问题中折射出来的教育问题,未来应该如何解决?对于香港的青年人,你想和他们说些什么?

叶刘淑仪:回归的时候,香港推动新高中学制,在课程、考评都出了很大的问题。课程“去中国化”,不鼓励学生有真正的明辨思考,造成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得不到训练,非黑即白、两极化。虽然我们的教育资源投放了很多,但却导致仇恨国家、歧视自己的同胞。我觉得要好好地处理教育多方面的问题,但改变起码要5-10年。

香港的教育出问题是很明显的,过去一年,警方抓了七千多人,40%是学生,年龄最小的才十一二岁,抓了超过100个老师。我要对香港的年轻人说,你们一定要放下偏见,要有开放的胸怀,不要贪恋过去,要迎接未来,拥抱我们的国家。香港人的命运和国家是分不开的。他们以为西方国家可以救他们,这完全是误导。

(作者:朱丽娜 编辑:张星)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