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延长化建争议性重组再追踪:关联公司敏感时刻突击入股 重要股东诉股东会违规案下周开审

2020-08-07 03:48:19 和讯名家 

  导读:该次重大诉讼的出现,让延长化建(600248,股吧)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变数更添。若法院支持刘纯权主张撤销上述股东大会决议,这个已被证监会受理的重大资产重组将被终止;而若该诉讼陷入漫长的“拉锯战”中,那么在有关诉讼结果出来之前,该重大资产重组也将因此被搁置。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方知跃@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备受市场争议的延长化建重大资产重组案日前又有新的进展。

  早前6月22日,叩叩财讯曾独家报道,在延长化建有关重组方案表决的股东大会现场,因其大股东方为了让该次换股吸收合并陕西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陕建工”)相关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案议获得通过,在股东会投票过程中不惜采取了涉嫌严重违规甚至造假的手段,虽然最终投票以微弱优势涉险过关,但这一结果却更激发了原本就对重组方案存在质疑的诸多中小股东更大的不满。(详见叩叩财讯独家报道《独家|重大资产重组议案“涉险”过关 二级市场遭投资者用脚投票 延长化建股东会涉嫌程序重大违规》)

  一边厢,在重组议案获得股东会通过后,生怕夜长梦多的延长化建旋即向证监会申报了相关的审核申请,并于7月14日正式获得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单。

  另一边厢,深感此次重组侵犯自身利益的中小股东也拿起了法律武器欲以之捍卫自身的权利。

  这一次将延长化建告上公堂的是一名为刘纯权的自然人股东。

  7月29日,延长化建发布公司涉诉公告称,2020年7月28日收到陕西省咸阳市杨陵区人民法院发来的《传票》((2020)陕0403民初1164号)、《民事起诉状》等诉讼文书,公司股东刘纯权以公司决议纠纷为由对公司提起诉讼,陕西省咸阳市杨陵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本次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等规定”,刘纯权向法院递交的有关诉讼申请中称,在延长化建于6月22日召开的那场涉嫌违规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审议并表决通过了有关重大资产重组共18项议案,刘纯权认为相关决议应依法予以撤销。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刘纯权共持有延长化建6712万股,占其总股本的7.31%,在延长化建股东名单中,刘纯权紧随陕建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延长石油”)之后,位列第三大股东。

  “此次刘纯权的诉讼是以判决延长化建相关股东会决议无效为诉求的。”一位接近于刘纯权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因本次重组涉及到陕西省国有资产的证券化,陕西的国企改革市场化意识与沿海省份差距较大,而刘纯权本人与延长石油也有着10年的良好合作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大力支持本次资产重组,但其同时也希望陕建工方面在合法合规、合情合理的基础上妥善处理各方利益。

  “目前双方都在为上述诉讼准备材料。”上述接近刘纯权的知情人士透露,8月12日,既下周三,相关诉讼便将正式开庭审理。

  也正是在此当口,7月31日,证监会正式对延长化建此次重组事宜下发《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共罗列42大问题要求延长化建补充材料并做出解释。

  显然,上述重大诉讼的出现,让延长化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变数更添。若法院支持刘纯权主张撤销上述股东大会决议,这个已被证监会受理的重大资产重组将被终止;而若该诉讼陷入漫长的“拉锯战”中,那么在有关诉讼结果出来之前,该重大资产重组也将因此被搁置。

  1)三大理由诉股东会决议无效

  在7月29日延长化建发布的涉诉事件公告中,对于刘纯权主张的主要诉讼事实和理由,其仅简略地表示刘纯权一方认为本次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等规定,相关决议应依法予以撤销。

  据叩叩财讯从上述接近刘纯权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此次刘纯权对延长化建的诉状事由则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的理由。

  首先便是47名自然人股东委托延长化建总经理康宇麟出席股东大会投票违规。

  根据《公司章程》及《陕西延长石油化建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个人股东委托代理人出席会议的,代理人应持本人身份证、经公证的授权委托书、委托人股东帐户。

  而刘纯权等人从股东大会现场获得的实际情况则是延长化建总经理康宇麟持47名自然人股东的委托书出席本次股东大会,但上述委托并未按照延长化建《公司章程》及《会议通知》的要求履行授权公证程序、亦未取得自然人股东的有效身份证件、股票账户卡。故刘纯权一方认为该47名自然人股东的授权委托应属于无效。

  其次,刘纯权一方认为股东大会召开存在违规。

  据监会《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八条,延长化建《公司章程》第三十四条、第八十八条、第八十九条,明确了以下规定:股东大会对提案进行表决前,应当推举两名股东代表参加计票和监票。审议事项与股东有关联关系的,相关股东及代理人不得参加计票、监票。股东大会会议现场结束时间不得早于网络或其他方式,会议主持人应当在会议现场宣布每一提案的表决情况和结果,并根据表决结果宣布提案是否通过。

  股东大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60 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股东大会的召集、召开和相关信息披露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本规则和公司章程要求的,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有权责令公司或相关责任人限期改正,并由证券交易所予以公开谴责。

  2020年6月22日延长化建股东大会召开的事实是:上午九点召开股东大会,十二点前现场会议就宣布结束,早于规定的网络投票结束时间(下午三点);也没有现场宣布提案是否通过;股东大会的计票人和监票人均为陕建控股提名的监事,并无现场股东代表参加。

  故根据上述股东大会的召开程序,刘纯权认为该次延长化建股东会存在着无可争辩的事实违规行为,股东大会决议应无效,并应公开谴责。

  最后则是关联关系的规避与争议。

  在6月22日召开的股东会上,延长化建目前持股24.61%的第二大股东延长石油及其代表也参与了当日的表决,按照关联关系的规避原则,刘纯权认为这一行径的合理合规性存疑。

  公开资料显示,延长石油原为延长化建控股股东,此前共持有延长化建53.61%的股份。2019年9月23日,陕西省国资委出具文件,将延长石油所持中占延长化建29%的2.66亿股无偿划转予陕建工,后者由此晋身为控股股东。延长石油与陕建工的实际控制人皆陕西省国资委。

  刘纯权一方认为,延长石油2019年12月前还是延长化建的控股股东,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应该将延长石油和陕建工界定为关联方,这样对中小股东才是公允的。而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是在陕西省国资委主导下进行的,延长石油和陕建工双方在对重组相关议案进行表决上存在相互影响、利益倾斜、利益共同体以及可能损害中小股东的情形,因此延长石油应当回避表决。

  早前在6月23日叩叩财讯也曾独家报道了延长化建的这场充满争议的股东大会内幕,数位曾现场参加该次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也向叩叩财讯证实了上述三大争议性违规事项的存在。

  实际上,在证监会对延长化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下发的反馈意见函中,也同样关注到了上述股东大会的违规争议事件。证监会明确要求延长化建解释:本次交易延长石油集团是否应作为关联方回避表决,相关审议程序是否合规;是否有股东提出异议、诉讼及对本次交易的影响。

  2)关联公司的突击入股

  延长化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有目前的争议性结果,应该说是自其在今年早些时候,重组草案一经公布之时,便已经注定。

  在更早几个月前的2020年1月2日晚间,延长化建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控股股东陕建工购买其持有的陕建股份99%股份、向陕西建工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陕建实业”)购买其持有的陕建股份1%股份,并吸收合并陕建股份,同时募集配套资金。

  这原本被外界视为陕西国资改革提速的标志性事件,却因在相关资产的评估方式、估值是公允、定增价格乃至关联方认定上,被多位股东认为该议案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重大风险。

  “我们中小股东始终认为,支持国有企业改革重组是应该的,但是交易方案也应该切实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6月中旬,在延长化建上述股东大会的投票表决前夕,多位延长化建的股东向叩叩财讯表示,股东们对于那种增发股份数量虚高、资产评估方式存疑、无业绩承诺等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重组方案是坚决反对的。

  实际上,该次延长化建收购陕建股份的有关方案在6月初的董事会上进行表决时,便已经存在严重的分歧——除陕建控股提名的4名董事回避表决外,两名董事对多项议案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只有3名独立董事投了赞成票而勉强通过。

  面对着部分董事成员与股东皆对该方案不断提出质疑的情形,为了使得该方案能顺利通过股东大会,延长化建及其大股东一方可谓煞费苦心。

  早在其6月22日股东大会投票结果公布之际,便有接近于延长化建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除了采取刘纯权在上述诉讼中提到的三大涉嫌违规的手段外,延长化建还不惜在股东会召开前夕的关键敏感时刻,动用与大股东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在二级市场上突击买入延长化建有关股票,以之作为股东大会投票的筹码。

  于7月30日晚间延长化建公布的2020年中报披露的有关信息,也侧面证明了上述有关人士所言非空穴来风。

  2020年第二季度,一家名为长安汇通有限责任公司的机构突然出现在延长化建的第四大股东席位上,其在二季度以新进之姿买入3621万股,占延长化建总股本的3.94%,持股比例仅次于刘纯权。

  工商资料显示,长安汇通则与延长化建大股东陕建工和延长石油等皆为陕西省国资委旗下企业。而在6月22日的股东大会上,刚刚成为延长化建第四大股东的长安汇通也毫不避嫌地投出了“赞成”票。

  随着以刘纯权为代表的重要股东将延长化建诉之公堂,延长化建此次重组之路遭受影响或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所谓屋漏偏遭连雨夜,对于延长化建而言,如何短期内扭转业绩颓废的局面,也是其在推行重组的同时所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正在延长化建的此次重大资产重组陷入层层争议且趋势不明之时,其业绩也在此刻陡现变脸。

  据7月30日晚间,延长化建正式披露其2020年中报,在今年上半年,其营收和利润皆出现双降,尤其是利润下滑幅度,更堪称“断崖”式,据其今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延长化建2020年上半年完成营业收入31.77亿元,同比下降12.20%,而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5135.39万元,同比下降超过67%。

  (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叩叩财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