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破产在即!尹明善孙女临危受命,力帆这一次能否“乘风破浪”?

2020-08-12 12:25:39 和讯名家 

  “一个企业永远都会有困难,不管有多么困难,一定要咬牙克服坚持。”今年5月底,在力帆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年过八旬的尹明善说此话时没有想到,仅两个多月后,这家他一手创办的企业,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时刻。

  8月11日晚间,力帆股份(601777,股吧)(601777,SH)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提出的司法重整申请已经被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裁定受理。

  而就在该公告发布五天前,力帆控股以力帆股份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重整。据了解,力帆控股共持有力帆股份约6.19亿股,占其总股本的47.08%。目前,力帆股份已经被债权人申请进入破产重整程序,面临破产及股票退市的风险。

  “力帆发展到如今境地基本上是可以预见的。事实上,不仅仅是力帆,对传统车企的尾部企业来说,今年可以说是‘大限将至’。”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接连数年业绩下滑和净利润的亏损已经让力帆股份“积重难返”,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力帆股份已深陷危机。

  如今,不少人都在替力帆担忧。而尹明善或许也在用今年夏天那句最热的台词自问:“我还有机会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力帆折戟

  事实上,力帆在生死边缘挣扎日久。财报数据显示,力帆近3年来的业绩表现均不理想,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126亿元持续下滑至2019年的74.5亿元。2020年一季度,力帆股份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归母净利润为-1.91亿元,同比下降103.06%。

  在亏损不断扩大的同时,力帆的销售业绩也未得到改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力帆传统乘用车累计售出978辆,同比下降95.29%;新能源汽车累计售出549辆,同比下降56.32%;摩托车累计销量约为21.35万辆,同比下降29.03%。

  不仅如此,今年以来,债务高举、子公司内斗、大批量召回等负面消息频频将力帆送上热搜。根据力帆股份公告,截至今年6月,力帆涉及诉讼(仲裁)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其他金额较小的诉讼、仲裁案件共计181个,涉及金额合计约1.64亿元。倘若力帆股份败诉,其将面临超过30亿元的债务。

  今年6月15日,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宣布自2020年7月1日起,召回2017年12月1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生产的部分力帆650EV300纯电动车,共计3651辆。加上其2018年6月召回的6431辆车,力帆乘用车在过去两年内累计召回的电动车已超过1万辆。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力帆之所以走到濒临破产的境地,最大的原因就是产品线老旧,缺乏有效的产品投入。“除了产品技术层面的问题,力帆的营销也没有跟上市场节奏,并且管理体制存在很大问题,家族化管理味道太浓重。”曹鹤分析称。

  如今深陷泥沼的力帆,并非没有过高光时刻。摩托车起家的力帆,曾经凭借摩托车创下年产销两百多万辆,业务拓展至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业绩。从1992年创立到2001年,力帆的摩托车发动机累计售出184万台,收入超过38亿元。在力帆的推动下,重庆摩托车产销量连续多年位居全国榜首,2002年产销量占国内市场的2/3,占出口市场的1/2。

  2003年,受“禁摩”政策影响,力帆摩托车摘掉光环,出现亏损。在尹明善的带领下,力帆开始进军汽车行业。2006年,力帆首款轿车力帆520投入市场。2010年,力帆在上交所正式上市,成为A股市场首家民营上市车企。

  但是,上市十年间,力帆的产品线更新缓慢,目前其在售车型共有7款,超过一半车型是2017年前上市。月销低迷,加上亏损严重,2019年大批力帆的经销商已选择退网。

  图片来源:力帆汽车官微

  不断“追风”不断失利

  对力帆而言,“教父”尹明善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位关键人物。从摩托车、汽车、足球到新能源汽车,再到氢燃料汽车,尹明善治下的力帆似乎一直在追逐风口,但除了早年的摩托车之外,却很少能在其他风口获利。

  有分析认为,汽车产业链太长,体量太大,受产业政策影响太深。同时,摩托车工艺的复杂性和汽车不可同日而语,在管理、资金等条件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力帆做得非常吃力。

  力帆最开始做汽车时,想要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第一款车就是这一想法的产物。但该车型销量不理想,后来改变思路,还是从模仿开始。

  短暂的销量爬升之后,力帆传统燃油车业务陷入瓶颈。2015年,尹明善宣布力帆大举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不仅要造车,还要涉足共享汽车、无人驾驶领域。尹明善试图再一次抓住风口,实现“弯道超车的战略目标”。但随后的骗补事件,对力帆转型新能源造成了致命打击。

  2016年10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收到财政部下发的处理决定,公司不符合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条件车辆共计2395辆,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达1.14亿元,对上述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不予补助,并取消力帆乘用车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更严重的是,力帆被收回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还被处以超过亿元的罚款。

  此后,力帆又将目光锁定至分时租赁、汽车金融、氢燃料汽车等领域,但均收效甚微,以失败告终。2019年,力帆宣布对公司业务发展重心进行调整,重新聚焦其赖以起家的摩托车业务。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力帆摩托车业务也不容乐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海妮 摄

  90后孙女临危受命

  除了追赶风口失利,有观点认为,尹明善之后力帆缺乏有力的继任者也是其败局的重要原因之一。公开资料显示,尹明善育有一子一女,均无接班意向。据媒体报道,尹明善之子尹喜地酷爱跑车,曾用3000万元成为全国第一辆布加迪·威龙车主;女儿尹索微常年在海外读书,二人仅为力帆股份董事。

  “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走过弯路,愧把客商辜负;而今走上坦途,工厂客商同富。商家关照,力帆荣耀;力帆妖娆,老尹逍遥。”2017年3月28日,尹明善在新车发布会上即兴赋诗,并宣布退休。

  随后,力帆的操盘手如走马灯似地变换,公司管理层的动荡一直在持续。直到今年4月,力帆举行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尹明善的孙女尹安妮走向台前,出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股东监事。尹明善家族首个“三代”成员进入上市公司管理层,这被视为尹明善和力帆的“自救”。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尹明善的长孙女,尹安妮出生于1995年,2017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经济专业,现任力帆控股副董事长。尹明善本人直言,尹安妮目前仍为在读研究生,专程休学一年以熟悉公司业务。“现在企业比较困难,所以要求她回国在企业历练,帮助企业纾困。”尹明善说。

  不过,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尹安妮要想力挽狂澜,难度不小。

  吉利会不会是拯救者?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6月以来,有关吉利即将接盘力帆的消息时有传出。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吉利汽车(00175,HK)收购力帆股份已成定局,届时力帆股份将仅保留摩托车板块,其余部分包括上市公司壳资源、生产资质、金融牌照等均由吉利汽车接盘。对此,吉利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回应称:“对此事不知情。”

  早在6月下旬,力帆股份曾发布公告回应吉利的收购传闻,称经公司向实际控制人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及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核实后确认,相关媒体传闻不实,目前没有与第三方洽谈收购或注资事宜,也未达成任何意向。

  此前,为了回笼资金进行自救,力帆曾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又将旗下拥有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资质的子公司以6.5亿元出售给了理想汽车等,但都收效甚微。

  “眼下,市场投资已经回归理性,且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生产资质远不如之前抢手,变卖生产线自救的方式也行不通了。”曹鹤认为,倘若吉利真能接盘,看重的应该是力帆的上市公司壳资源,想要在市场低位时以低价购入进行更多的资本运作。

  在崔东树看来,如果不是基于地方政府的有效支持或其他企业自身看重的因素,吉利接盘力帆的概率并不会太大。“一般而言,车企不会去收购这种尾部企业,自己建厂也会有收益,收购一般有比较重的包袱。”崔东树说。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有投资者曾向力帆股份董秘提问,质疑其为何不大力发展摩托车业务,而去从事并不擅长的汽车业务。对此,力帆股份董秘回应称:“公司的摩托车是长期优势,也会继续发扬,做得更好更强。”

  眼下,疫情冲击正在促使汽车行业加速洗牌,在曹鹤看来,今年还会有4~5家尾部车企“倒下去”。深陷困境的力帆,究竟能否再度扬帆?业内将持续关注。

  记者|裴健如 编辑|范文清 李净翰 王嘉琦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