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康辰药业:产品单一 圈钱凶猛

2020-08-12 12:19:20 和讯名家 

  上市不足两年的康辰药业(603590,股吧),迫不及待推出定增计划,圈钱凶猛。

  本刊记者  杜鹏/文

  近日,康辰药业(603590.SH)宣布定增募资10.56亿元,这是一家IPO不足两年的上市公司,账面现金充足,根本没有实施定增的必要性。

  包括实际控制人在内的两名发行对象,以市场八折价格包揽了本次定增所有份额,短短时间已经暴赚接近7亿元。这次定增存在向关联方输送利益之嫌,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康辰药业几乎所有收入和利润均来自于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产品单一,饱受市场诟病。为了寻找新增长点,公司斥巨资收购被别人嫌弃的骨科资产,标的资产经营和产品均面临较大挑战,巨资收购能否实现预期效益值得观察。

  疯狂圈钱

  7月13日晚间,康辰药业公告称,拟定增募资不超10.56亿元,将用于KC1036创新药物研发项目、收购特立帕肽商业运营权项目,拟投入募资资金分别为8.77亿元、1.79亿元。

  康辰药业是一家上市不足两年的医药企业。2018年8月27日,康辰药业IPO发行股票4000万股,发行价格24.34元/股,募集资金9.74亿元。

  如果此次定增能够成行,康辰药业股权融资金额将累计达到20.3亿元,占最新净资产额的比例达到69.66%,融资凶猛。

  康辰药业IPO之后不足两年迫不及待推出定增计划,难道又缺钱了吗?事实上,康辰药业根本就不缺钱。

  2020年上半年末,康辰药业账面上货币资金20.14亿元,没有任何的有息负债,资产负债率只有12.25%。与此同时,公司主业创造现金能力强劲,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7亿元、2.63亿元、2.62亿元、8293万元。

  因此,康辰药业根本就没有定增的必要性,完全可以使用自有资金满足项目需求。那么,为何康辰药业仍然执意要抛出定增计划呢?

  本次定增发行对象为自然人王锡娟及战略投资者CBC投资,两者拟认购股份数分别为1110万股、2181万股,拟认购金额分别为3.56亿元、7亿元。刘建华、王锡娟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CBC投资为康桥资本控制的康桥四期美元基金的全资孙公司。康桥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机构,管理资金规模超20亿美元。

  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价格为32.09元/股,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40.11元/股的80%。这也就意味着,王锡娟及CBC投资以市场八折的价格,包揽了此次定增所有份额。8月5日,康辰药业收于52.74元/股,相比定增价涨幅64.35%,短短时间定增资金暴赚6.73亿元。

  康辰药业本身根本不缺钱,此次定增本质上是上市公司向王锡娟及战略投资者CBC投资提供了20%差价的套利机会。

  2020年2月,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再融资新规。根据新规,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提前确定全部发行对象且为战略投资者等的,发行价格由九折改为八折,锁定期缩短至18个月。新政给予战略投资者优惠政策,使得许多锁价定增的战投资本快速流入,在发行定增的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上涨的背景下,定增发行价与市场价之间产生了巨大套利空间。

  在定增大热的背景下,难免有一些市场参与者借战投之名,行投机套利之实,因此对于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认定至关重要。2020年3月,证监会专门对战略投资者提出了包括“长期持有”“较大比例股份”“委派董事参与治理”“带来核心技术资源”等更多具体要求。

  在相关文件影响下,此前公布了定增方案的数十家公司纷纷宣布调整,监管收紧定增融资的信号明显,监管对战投的要求是要名副其实,而不是通过披上“战略投资者”的外衣来投机套利,这样做显然并不符合再融资新规推出的初衷。

  纯现金收购

  4月22日,康辰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康辰生物向泰凌国际股东BVI公司支付现金9亿元购买其持有的泰凌国际100%股份,从而实现对密盖息资产的收购;收购完成后,泰凌医药(01011.HK)子公司泰凌亚洲对康辰生物进行增资,预计增资金额3.6亿元,增资完成后,该公司将持有康辰生物40%股权。

  BVI公司系泰凌国际的唯一股东,泰凌医药为泰凌国际的间接控股股东。

  标的公司经营产品单一,产品包括密盖息注射剂、密盖息鼻喷剂,本次收购完成前标的公司授权泰凌医药下属公司泰凌香港等从事密盖息的采购、销售、推广等业务。

  密盖息的通用名是“降钙素”,属于遗迹性激素。1991年,美国FDA批准了诺华开发的鲑降钙素注射液(商品名“MIACALCIN”)用于治疗骨质疏松。1994年,诺华的原研药密盖息鲑降钙素注射剂产品登陆中国市场。2016年5月,泰凌国际1.45亿美元买下诺华于中国及其他地区的密盖息注射剂及密盖息喷剂资产及其许可证。四年之后,这块资产又被卖给康辰药业。

  为什么诺华要将经营20余年的密盖息资产转卖他人呢?泰凌医药在经营几年之后为何又卖给了康辰药业呢?

  从经营状况来看,密盖息业务2018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7858万元,2019年分别为1.54亿元、5372万元,无论是收入还是净利润均出现显著下滑。收购公告称,泰凌国际向诺华收购密盖息资产时,形成无形资产价值12.48亿元,2019年年末计提了巨额减值准备。

  目前能够生产降钙素的厂家越来越多,竞争日趋激烈。药监局的信息显示,国内药企先后获批生产降钙素的厂家有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青岛国大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绿叶制药有限公司、桂林南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双鹭药业(002038,股吧)股份有限公司、银谷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大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星昊药业有限公司、锦州奥鸿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深圳翰宇药业(30019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随着医药集采的加速推进,仿制药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显而易见,康辰药业高价购买的密盖息资产,是诺华和泰凌国际不想要的资产。业绩承诺方承诺,密盖息相关业务2021-2023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亿元、1亿元和1.2亿元,承诺能否达标值得关注。

  产品单一

  2020年上半年,康辰药业实现营业收入3.48亿元,同比减少35.98%;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减少31.02%;扣非净利润8876万元,同比减少34.97%。

  康辰药业主要聚焦肿瘤和血液等领域,主营产品“苏灵”是一种高纯度、单组分血凝酶临床止血药物,被医院临床科室用于减少手术中的出血,以及控制术后、创伤及疾病引起的出血。

  对于业绩下降,康辰药业2020年中报解释称,因疫情影响,住院病人和手术病人大幅减少,“苏灵”作为外科手术止血药物,销售量受到一定影响,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有所下降。

  2020年上半年,康辰药业压缩了费用支出,销售费用同比下降36.91%至2.02亿元,其中宣传推广费从3.08亿元下降至1.89亿元。此外,公司研发费用从5109万元下降至3332万元。如果没有这些费用压缩,康辰药业的业绩将更加惨不忍睹。

  从长远来看,外部疫情冲击不足为虑,最让人担忧的是康辰药业过度依赖单一产品。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0.66亿元,其中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贡献收入10.53亿元,公司收入几乎全部来自“苏灵”。

  康辰药业2020年中报声称,公司产品“苏灵”作为目前国内血凝酶制剂市场唯一的国家一类新药,与竞争性产品相比,在有效性、安全性、质量可控、药物经济学方面优势显著,同时“苏灵”的氨基酸全序列核心专利的保护期至2029年,核心的技术壁垒巩固了公司产品“苏灵”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然而,从2018年开始,“苏灵”就已经呈现疲态。2018年,上市公司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22亿元、2.64亿元,2019年分别为10.66亿元、2.66亿元,相比2018年几乎没有增长。再者,从管理层并购寻求新增长点来看,“苏灵”增长似乎也遇到了瓶颈。

  康辰药业的主要竞争对手为诺康药业的“巴曲亭”、兆科药业的“速乐涓”和奥鸿药业的“邦亭”,上述三个品种均为瑞士素高药厂“立止血”的仿制药物,其上市时间较长,在“苏灵”上市之前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市场竞争格局。

  虽然“苏灵”占据较多的市场份额,但另外三家也毫不示弱。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给康辰药业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回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