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瑞安首富旗下华峰铝业上市:实控人曾大举套现 还卷入1200万内幕交易

2020-08-31 22:27:08 和讯名家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8月28日,上海华峰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峰铝业”)公告网下配售和网上发行完成,公司离正式上市再进一步。

根据招股书,华峰铝业主要从事铝板带箔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生产的铝板带箔按用途主要分为铝热传输材料和新能源汽车用电池料两种。报告期内华峰铝业净利润波动幅度较大、债务规模居高不下。为缓解资金压力,近三年来,大股东不惜违规向其借款逾20亿元。

招股书显示,华峰铝业的控股股东为华峰集团,其直接持有该公司73.52%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尤小平,直接持有华峰集团79.63%股份。因此,该公司89.54%的表决权由尤小平控制,家族化色彩明显。

除了华峰铝业,尤小平和尤氏家族目前还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籍此尤小平于2019年跻身瑞安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尤氏家族通过多次减持、并购等手段从旗下上市公司套现十数亿元。此外,根据2019年10月份证监会公布的一则处罚决定书,尤小平还卷入华峰超纤(300180,股吧)内幕交易案,涉及金额超过1200万元。时至今日,尤小平急于推动华峰铝业上市,会是另一次“家族式运作”吗?

净利润波动明显,资金链持续紧张

据招股书披露,2016-2019年,华峰铝业分别实现营收22.29亿元、32.29亿元,34.16亿元和35.90亿元,其中2017年营收猛增10亿元,同比增幅超44%。相较而言,华峰铝业在此期间的归母净利润则波动明显,分别为1.67亿元、2.07亿元、1.68亿元和1.84亿元。

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7.01亿元,归母净利润8653.44万元,其中今年二季度营收和利润总额较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整体来看增收不增利的境况并未有明显改善。

此外,近三年公司在主营业务成本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毛利率已经由2017年的22.00%逐年递减至2019年的17.90%,与此同时,2019年公司主要产品铝热传输复合材料、铝热传输非复合材料的平均单位售价水平(不含税)则较两年前分别下降3.05%、3.63%。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报告期内,华峰铝业的资金链状况也难言出色。公司资产负债率在2016年时为58.90%,至2017年末已达76.73%,近两年虽稍有回落,但均在66%以上。根据公司去年年底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同行业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在50%左右,远低于华峰铝业。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对此,公司解释为自身其他应付款中往来款较多,在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到位后,公司的偿债能力将得到大幅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华峰铝业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存货周转率均只有同行业其他上市公司均值的一半,资金周转慢的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2016-2017年连续两年为负值,2018年回暖至2.94亿元后,2019年又跌至1.48亿元。

另外,华峰铝业在2017年短期借款为4.35亿元,2018年飙升至18.58亿元,随后2019年更是达到24.65亿元。在2016-2018年期间,大股东华峰集团连续违规对华峰铝业拆借资金9.01亿元、10.84亿元和1.5亿元。

在公司招股书中,发行人承认与关联企业进行资金拆借的行为不符合中国人民银行颁布实施的《贷款通则》的规定,但资金拆借合同有效,此行为“不存在损害发行人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有业内人士认为,华峰铝业上市前,华峰集团旗下已有两家上市公司成功登陆A股多年,实控人理应了解企业内控的问题与风险,但这一违规细节明显透露出了企业内控的缺失。

14年缔造三家上市公司,家族企业色彩浓厚

华峰集团的发展壮大,离不开掌舵人尤小平及尤氏家族的苦心经营。

尤小平

1991年5月 ,尤小平投资50万元创建了如今华峰集团的前身——瑞安市塑料十一厂,主要生产聚丙烯塑料编织袋,当年实现产值109万元。三年后,华峰开始进军聚氨酯行业。1995年,瑞安市华峰聚氨酯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当年实现产值4246万元。

1999年,尤小平打破家族产权“一股独占”的封闭结构,创立浙江华峰氨纶(002064,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并迈入化纤行业,2006年,“华峰氨纶”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挂牌上市,成为温州首家境内上市民营企业和全国首家氨纶行业的上市公司。这一年,48岁的尤小平以10.50亿人民币财产排名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283位。

彼时,在华峰氨纶的股东中,除尤氏家族尤小平、尤小华、尤金焕、尤小燕、尤小玲兄弟姐妹5人外,还有尤小玲的丈夫陈林真。

图片来源:华峰氨纶年报截图

上市后,华峰氨纶业绩“暴涨”,2007年其营收达到14.34亿元,同比增长87.70%,归母净利润3.80亿元,同比涨幅达549.44%。至2008年2月底,华峰氨纶股价较上市时一度涨超740%。2009年,公司已成为全国最大氨纶纤维制造企业之一,氨纶纤维年产能达4.2万吨,占国内总量的14%,位列国内第一,世界第三。

2011年2月,华峰集团第二家上市公司华峰超纤成功登陆深交所,股票发行价格为19.73元/股,募集资金共7.89亿元。公司方面称,募投项目实施后,将解决目前制约该公司发展的产能瓶颈,并丰富公司高端产品种类,促进总体盈利水平的稳步提高。

同年4月,华峰超纤披露2010年年报,其中显示上市前,华峰超纤十大股东除尤小平、段伟东外,与华峰氨纶如出一辙。而段伟东,也同样出现在了华峰氨纶的股东名单中。

2010 华峰超纤十大股东(左) 华峰氨纶十大股东(右)

随着时间的推移,尤氏家族的新生代逐渐接过了家族的事业。2017年华峰内部刊物冬季号刊文显示,象征着华峰集团“新生代”传承交接仪式的干部任职大会召开,尤小平的三个儿子尤飞宇、尤飞煌、尤飞锋分别出任华峰集团董事长、副总裁和华峰新材董事长的位置。

尤飞宇

2018年,相隔7年后,华峰集团第三家上市公司华峰铝业在年底正式递交IPO申请。一年后,尤小平家族登顶胡润百富榜瑞安首富。今年2月底公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尤小平家族以180亿元与滴滴程维、贝壳左晖等人并列第1097位。

据招股书,华峰铝业的董事、副总经理尤若洁是尤小华的女儿,公司董事长陈国桢则是尤小华的妻弟,尤氏家族仍然牢牢占据着华峰集团的话语权。而就华峰集团的过往来看,其家族企业的浓厚色彩可见一斑。

尤氏家族套现数十亿元,因牵涉内幕交易受罚

华峰集团高度家族化的经营模式,也给实控人提供了私自牟利契机。

2009年,华峰氨纶股价正处于触底反弹之时,公司内部上演了尤氏家族带头减持套现的戏码。8月24日,华峰氨纶1.81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限售股解禁当日就有5名高管累计减持185.55万股,以当日收盘价16.23元计算,合计套现达3011.48万元。

深交所统计数据显示,自2009年8月24日至12月3日,董事长尤小平及其家属尤小华、尤金焕、尤小燕、尤小玲、陈林真共减持1857.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3%,尤氏家族套现约3亿元。

其中,尤小平在解禁第二天便出手,随后接连减持9次,共减持1228.7万股,占个人持股数的24.98%,套现1.8亿元。而这还是在受到“上市公司高管在职期间每年减持股数不超过其持股总数的25%”等条款的限制下执行的结果。

尤氏家族的另一人陈林真则因短期内违规买卖华峰氨纶股票遭到深交所通报批评。据悉,陈林真曾违反《证券法》“上市公司高管及持股5%以上股东不得将其股票在买入后6个月内卖出,或卖出后6个月内买入”的规定,在2009年11月以18.94元的均价卖出公司股票55万股,套现1041.65万元后的当天,又以相同的均价买入公司股票5万股,成交金额94.7万元。

2010年,公司董秘办人士对《投资者报》表示,减持是个人行为,不排除还会发生。

2013年,华峰氨纶利好不断。7月30日在绍兴召开的氨纶行业会议决定,对30D、40D规格的氨纶售价上调2000元/吨,这意味着氨纶价格将顺利突破40000元/吨的关口。与此同时,8月2日,华峰氨纶又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辽宁华峰化工有限公司7月31日收到辽宁市宏伟区财政局给予的23万吨苯深加工项目扶持基金5300万元,用于该项目工程建设。

受到利好消息影响,华峰氨纶股价从6月末的7元左右攀升至8月12日的10.26元。而根据8月13日晚华峰氨纶发布的公告,自当年6月18日以来,尤小华、尤金焕、尤小燕、陈林真等尤氏家族成员曾相继进行减持。其中尤小华减持力度最大,自8月以来,先后4次抛售股份合计2191.27万股,套现逾2亿元。

图片来源:华峰氨纶年报截图

2019年,华峰氨纶以120亿元并购同属华峰集团旗下的华峰新材。值得一提的是,并购前华峰新材账面净资产37.31亿元,并购估值增值率为221.70%,而华峰氨纶无论是从总资产还是营收、净利润来看都远低于华峰新材。在华峰新材2018年扣非净利润已达13.67亿元的情况下,华峰集团却做出了2019-2021年三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9.75亿元、12.45亿元和14.10亿元的承诺。

券商人士认为,此时高溢价收购,存在利益输送可能。

另外,华峰氨纶在并购的同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配套募资20亿元,其中有12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而华峰集团及尤小平、尤金焕、尤小华在出资设立及增资华峰新材及其旗下子公司的过程中,累计出资则基本与此次现金对价相当。

多次大额套现外,尤氏家族还卷入了一起内幕交易案。

2019年10月证监会公布的一份处罚决定书显示,2016年初至2016年3月28日间,华峰集团与其子公司华峰超纤与深圳市威富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威富通”)展开收购方面的接洽。尤小平是该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推动者,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图片来源:中国证监会

2016年4月5日,华峰超纤股票停牌。在华峰超纤发布停牌前,自然人夏云芳控制其证券账户分别于当年3月31日、4月5日以959.82万元买入公司股票合计59.58万股,并于2016年11月21日卖出华峰超纤股票1.59万股,共盈利560.37万元;项朝嵘则利用账户于当年4月1日以1112.21万元买入华峰超纤股票69.95万股,并于2019年5月21日至23日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共盈利 681.10万元,二人盈利共计1241.47万元。

据证监会调查,夏云芳于2002年加入华峰集团,系华峰集团金融管理部经理助理。华峰超纤股票停牌前一周,身为经理助理的夏云芳曾与华峰集团董事长尤小平通话8次之多。且夏云芳涉案证券账户自开设后到涉案交易前仅交易过其他一只股票,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

项朝嵘则是华峰集团旗下浙江华锋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其利用亲属账户,通过尤小玲对他的借款进行交易,在借入大额资金到账后第二天即突击买入华峰超纤,并于华峰超纤停牌后次日将剩余资金全部转出。在项朝嵘利用账户买入华峰超纤股票前的3月24日、3月29日期间,也与尤小平有多次通话联系。

此次华峰铝业上市,是否会出现家族式控盘?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