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年内A股银行上市破零,还有18家银行排队候场

2020-10-27 10:54:58 北京商报网 

10月27日,厦门银行挂牌上交所上市,年内A股首个上市银行新兵“入伍”。伴随着厦门银行圆梦资本市场,A股上市银行增员至37家,眼下尚有18家银行在A股门外排队候场,业内人士指出,对银行来说,资本金缺口仍然较大,进一步通过多渠道补充资本金,提升资本充足率依旧是银行的重要任务。

厦门银行上市交易

10月27日,厦门银行在上交所上市交易,上市首日开盘价报8.05元/股,在9时30分涨停报9.66元/股,涨幅43.96%。随后厦门银行打开涨停板,截至11时5分报8.97元/股。

厦门银行首日走势图

根据厦门银行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上市公告书,厦门银行此次股票发行价格为6.71元/股,发行数量约为2.64亿股,募资总规模约17.71亿元。据悉,厦门银行此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

厦门银行前身先后为厦门城市合作银行、厦门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6年,发行前注册资本23.75亿元,发行后注册资本为26.39亿元。

厦门银行开启A股上市征程始于三年前,2017年11月,厦门银行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报稿,证监会于同年12月初披露了该行招股书。2020年7月16日,厦门银行首发上会获通过,成为今年首家A股发行成功过会的银行。

从经营业绩来看,2020年1-9月,该行营业收入为37.39亿元,净利润为12.81亿元,较2019年同期分别增长19.56%和8.70%。

“中小银行IPO有助于其拓宽融资渠道、补充资本金,同时也有助于理顺中小银行股权结构混乱等历史遗留问题,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提升内部治理效率增强竞争力,另外,还可以提升银行自身的品牌效应。”光大银行(601818,股吧)金融市场分析师周茂华如是说。

18家A股拟上市银行候场

出于补充资本金、助力业务发展等需要,银行对于上市融资一直热情高涨。今年以来,已有包括重庆银行、重庆三峡银行、广州银行、湖州银行在内的A股拟上市银行传出IPO新进展。来自证监会10月23日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还在A股门外排队的银行有18家,且均为中小银行。其中,重庆银行已通过发审会,14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包括厦门农商行、兰州银行、齐鲁银行等;3家银行处于“已反馈”状态,包括湖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广州银行。

今年8月27日,重庆银行A股首发申请获发审委审核通过,IPO完成后,该行将成为国内第三家A+H上市的城商行。

H股上市方面,今年传来两单IPO“捷报”。7月16日,渤海银行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今年首单银行IPO项目,也是第10家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而苦等多年A股上市无果后,威海银行开启“港漂之路”,并于今年10月12日成功挂牌香港联交所,另外,也有东莞农商行、新疆汇和银行等银行正在推进港股上市进程并在年内传来新动向。

“银行积极推动上市的主要动机是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满足与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相关的各项监管指标。”券商投行从业人士何南野指出,对中小银行来说,由于股东实力相对较弱,难以持续为银行发展提供充足的资本,同时由于与中大型银行的差异化发展,其客户相对资质较差,导致其资产质量也面临较高的坏账风险,更需资本金的支持,以提高对风险的应对能力,上市是突围上述困境的不二选择。

不过,尽管银行上市“补血”热情不减,但今年银行IPO审核进程却明显放缓,A股来看,今年仅有2家银行过会,而回顾前两年,2018年有6家银行过会,2019年有8家银行顺利登陆A股。

对此,何南野指出,今年银行IPO节奏放缓,主要与监管政策导向有密切的关系。一是过往两年银行审核速度较快,目前适当控制一下节奏,尤其是今年以来,实体经济陷入困境,银行的经营状况也不甚理想,适当控制银行的上市数量也是防范上市后业绩波动等风险的重要举措;二是当前资本市场的核心主题是支持科技创新企业,支持新经济的发展,对传统产业IPO都进行了适当的节奏把控。

资本缺口待补 银行忙“补血”

尽管今年银行IPO节奏放缓,但在监管部门鼓励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的背景下,银行依旧“补血”动作频频,而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则成为银行“补血”的主要方式。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10月27日,今年以来,银行通过二级资本债券和永续债“补血”的规模已超过1万亿元,达到约1.02万亿元。对比来看,去年同期发行规模为9768.5亿元。

银行密集发债“补血”也是出于资本充足率下行的压力。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7%,较上季末下降0.4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1%,较上季末下降0.33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21%,较上季末下降0.32个百分点。

在周茂华看来,当前银行补充资本金压力大,表外资产回表内,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实体经济,不良资产处置与核销规模明显增加,资本消耗上升,同时,在银行盈利放缓、股市融资的效果不佳等影响下,银行需要进一步扩宽补充资本金渠道。由于补充资本金压力仍大,银行对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需求仍大。何南野同样指出,对银行来说,资本金缺口依旧较大,进一步通过多渠道补充资本金,提升资本充足率依旧是银行的重要任务,因此,预计银行发债趋势会进一步持续,发债体量规模会进一步增大。

当前如何加快补充银行资本、推动银行资本工具创新也成为当务之急。周茂华指出,一般来说,中小银行可以通过利润留存、增资、上市融资、定向增发、优先股、永续债与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金,但目前国内中小银行之间分化严重,部分中小银行存在资产质量、经营水平不高、融资渠道窄、上市融资门槛较高等问题。

他进一步建议,应鼓励有条件的中小银行通过上市、发债、创新资本工具拓宽融资渠道;逐步放宽投资银行债券的投资者限制等,提升市场流动性;在风险可控原则下,监管政策与标准适度向中小银行“倾斜”,针对国内银行业发展不平衡,实施差异化监管;市场化环境下,中小银行融资能力强弱,最终还是取决于银行的经营能力、成长性,因此,中长期要强化监管,引导中小银行加快理顺内部股权结构、补齐治理短板,提升风控与经营水平,主责主业,深耕区域市场,形成多层次、差异化竞争格局。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