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天和磁材:财务指标三高显异常

2020-11-07 11:25:31 证券市场周刊 

  9月2日,上交所受理包头天和磁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和磁材”)科创板上市申请。9月28日,上交所对天和磁材进行了首轮问询。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9年,天和磁材营业收入较上年增加6196万元,同比增长7.47%,扣非净利润增长3267万元,同比增长91.24%。

  与同行业公司相比,2019年,天和磁材扣非净利润逆势大涨,净利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但同时,天和磁材还表现出应收项目占比过高,新增大客户合同履约披露不足等现象,公司业绩成长真实性值得关注。

  业绩逆势增长

  天和磁材主要从事高性能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生产业务,公司主营产品为高性能钕铁硼和钐钴永磁材料,产品主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及汽车零部件、风力发电、节能家电等领域。

  2017年和2018年,天和磁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76亿元和8.29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归母净利润”)4079万元和7696万元。

  2019年,天和磁材实现营业收入8.91亿元,同比增长7.47%,归母净利润为7350万元,同比下滑4.5%。

  根据招股书申报稿,2018年,天和磁材集中确认了4381万元政府补贴,带动公司业绩大幅上涨。在扣除各项非经常性损益后,2018年,天和磁材的扣非净利润实为3580万元,同比下滑2.5%。

  在此情况下,2019年,天和磁材的扣非净利润达到6847万元,同比增长91.24%,超出同期营业收入增速83.77个百分点。

  招股书申报稿中,天和磁材列举的可比对象包括中科三环(000970,股吧)(000970.SZ)、宁波韵升(600366,股吧)(600366.SH)、英洛华(000795,股吧)(000795.SZ)和金力永磁(300748,股吧)(300748.SZ)。

  与天和磁材情况不同,2019年,上述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十分突出。

  2019年,中科三环实现营业收入40.35亿元,同比下滑3.12%,归母净利润为2.01亿元,同比下滑19.04%;宁波韵升实现营业收入19.46亿元,同比下滑3.98%,归母净利润为4968万元,同比下滑44.38%;英洛华实现营业收入25.13亿元,同比增长11.51%,归母净利润为1.43亿元,同比增长26.75%;金力永磁实现营业收入16.97亿元,同比增长31.61%,归母净利润为1.57亿元,同比增长6.58%。

  通过对比可知,2019年,英洛华和金力永磁取得了相对较好的经营业绩,但两家公司的业绩表现仍无法与天和磁材的利润增速相提并论。

  财务数据差异明显

  由于利润增速大幅超出同期营收增速,2019年,天和磁材的扣非净利润率由2018年的4.32%跃升至7.68%,毛利率也由2018年的18.98%提升至20.95%。

  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中科三环的毛利率由19.56%下滑至19.03%,宁波韵升由19.59%下滑至17.75%,英洛华由22.34%下滑至20.56%,金力永磁由22.7%下滑至21.58%。

  上述公司中,除金力永磁外,其他3家公司的净利率也与天和磁材存在明显差异。2019年,中科三环的扣非净利润率约为4.14%,宁波韵升约为-0.04%,英洛华约为4.87%;仅有金力永磁扣非净利润率达到8.65%,略高于天和磁材。

  2019年,天和磁材的扣非净利率在超过历史峰值的同时,也超过了行业的平均水平。

  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天和磁材的应收项目占比是相对偏高的。

  2019年年末,天和磁材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77亿元,同比增长7.86%,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1.04%;公司应收票据和应收款项融资合计金额为9420万元,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57%。经计算,2019年,天和磁材应收项目的合计金额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1.61%。

  同期,中科三环的应收项目合计金额约为(应收账款余额+应收票据+应收项目融资)12.62亿元,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1.28%;宁波韵升和英洛华的应收项目合计金额分别约为6.9亿元和9.14亿元,约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5.46%和36.37%。金力永磁表现相对特殊,公司应收项目合计金额达到8.5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0.27%。

  也就是说,2019年,天和磁材表现出了高比例赊销、高利润率水平和高业绩增长的“三高”现象。

  而从客户角度来看,2019年,天和磁材对新增客户的信用政策有明显的宽松痕迹。

  2019年年末,天和磁材的第一大应收客户为宁波市信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宁波信泰”),应收账款余额为3832万元,占全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13.85%,而2018年年末并未进入天和磁材前五大应收客户,天和磁材对第五大应收客户的应收金额为905万元。也就是说,宁波信泰2019年年末的欠款至少有2927万元是在当年产生的。

  宁波信泰成立于2018年1月,注册资金2000万元,实缴资金260万元。2019年,成立刚满一年的宁波信泰一跃成为天和磁材的第三大客户,贡献了6311万元收入,约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7.08%。粗略计算可知,2019年,天和磁材对宁波信泰的赊销比例约为46.38%。

  2019年年末,天和磁材对第三大应收客户宁波鑫霖磁业有限公司(下称“宁波鑫霖”)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730万元,占6.25%。然而,2018-2019年,宁波鑫霖并没有进入天和磁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2019年天和磁材对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额为4289万元。这意味着,2019年,天和磁材对宁波鑫霖的赊销比例将不低于40%;如果相关应收款是2017年及之前形成,那么这些应收款的期限已经长达两年以上,还能收回吗?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9年,天和磁材对第一大客户Brose公司的销售收入为1.18亿元,占13.22%;但同期,Brose公司没有进入天和磁材的前五大应收客户名单,天和磁材对第五大客户上海海立电器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海立”)的应收款为1320万元。即2019年,天和磁材对Brose公司的赊销比例不足11%。

  无独有偶,2019年,天和磁材对第二大客户上海海立的销售收入为1亿元,年末应收账款为1320万元,占比仅为13.2%。

  对成立刚满一年的新增客户给予极为宽松的赊销政策,而合作多年的大客户却极少赊销,天和磁材的信用政策耐人寻味。

  此外,宁波信泰和宁波鑫霖的大股东曾有过极为紧密的交集。

  根据启信宝数据,宁波信泰的实际控制人为叶存斌,共持有宁波信泰50%股权。此前,叶存斌还曾是宁波市辉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宁波辉威”)的股东,持股6%,宁波辉威的实际控制人为胡爱国,持有67%股权。除宁波辉威外,胡爱国还同时是宁波市江北威金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宁波威金”)实际控制人,持有宁波威金70%股权,而宁波威金恰好是天和磁材第二大应收客户宁波鑫霖的大股东,持有50%股权。

  前两大应收客户最终均指向宁波辉威的2位股东,这种现象很难用巧合来形容,其形成原因有待天和磁材补充。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在招股书申报稿第十一节,天和磁材披露了公司近年来对前五大客户签订的各类销售合同,包括“框架协议+订单”和直接签署的销售合同。

  近3年来,共有9家不同公司进入天和磁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招股书申报稿中,天和磁材分别披露了与Brose、Siemens、Bosch等6家公司签署的各类销售合同,却唯独没有披露与宁波信泰和宁波鑫霖两家公司的销售合同,公司的信息披露亟待补充。

  募投项目待考

  根据招股书申报稿,天和磁材本次拟募集的资金金额为5.4亿元,其中3.2亿元将用于高性能钕铁硼产业化项目、1亿元用于高性能稀土永磁材料生产线智能化改造项目、5000万元用于高性能稀土永磁材料研发中心升级改造项目以及补充流动性资金7000万元。

  按照项目规划,天和磁材拟投入1.99亿元用于各类设备采购,高性能钕铁硼产业化项目建成后,天和磁材将新增2000吨高性能钕铁硼产能。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天和磁材的固定资产账面原值约为3.61亿元,其中房屋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17亿元,机器设备账面原值为2.38亿元。目前,公司共拥有5500吨/年的钕铁硼产能。

  以上述数据计,本次募投项目中,天和磁材拟在设备上投入的资金规模约占固定资产机器设备原值的83.61%,但公司预计新增产能仅是现有产能的36.36%。

  同时,招股书申报稿中,天和磁材并没有对本次募投项目的预期收益情况进行详细测算和披露说明,公司的信披工作有待改善。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