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2020-12-10 17:18:41 中华网 

  中华网财经12月10日讯 12月4日,据新华视点消息,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受贿、行政枉法裁判、诈骗案,对被告人张家慧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五十万元;以行政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一审判决书显示,自2006年以来,张家慧利用担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副院长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张阜等37人财物共计4375万元人民币。其中行贿者共37人,其中有18人为律师,行贿金额不等,低则10万元,高则达650万元。

  名单中中华网财经关注到,仅苏州金螳螂(002081,股吧)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螳螂公司”)曹黎明就向其行贿500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金螳螂公司为国内装饰行业龙头上市公司,成立于1993年,总部设在江苏苏州,集团拥有海内外控股子公司100余家,公司员工20000多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公司发展成为以装饰产业为主体的集团,公司保持蝉联“中国建筑装饰行业百强”第 1 名,累计荣获108项“鲁班奖”,403项“中国建筑工程装饰奖”,获“中国绿色建筑装饰品牌最具影响力机构”、“全国优秀施工企业”、“江苏省优秀装饰企业”等众多荣誉。

  行贿人员升职 因“个人原因”配合调查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图:年报中披露的曹黎明职业信息

  2017年5月,曹黎明请托张家慧和刘远生(张家慧丈夫)为其公司装饰合同纠纷案提供帮助送给刘远生300万元。刘收钱后告知张家慧,张利用职务便利,向负责该案二审的三亚中院院长李庆、副院长陈恒打电话,要求支持金螳螂公司诉求。但曹黎明并未如愿,二审驳回金螳螂公司上诉,维持原判,金螳螂公司支付违约金605万元(实际发生金额为218.36万)。

  2018年初,该案在海南省高院申请再审,曹黎明再次请托张家慧和刘远生帮忙。张家慧向该案申诉复查业务庭负责人邹汉江打招呼,要求支持该案进入再审程序。张家慧还在审委会上发表了有利于金螳螂公司的意见。三亚中院后受指令再审,审理结果为终止原判决执行。事成后,2018年下半年,刘远生又收受曹黎明200万元。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年报中,曹黎明的职位为董事、常务副总经理;2018年年报中,曹黎明升职为公司董事、总经理。这一职位直至2020年半年报中没有变动。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2019年10月10日晚间,金螳螂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公司董事、总经理曹黎明10月8日因个人原因配合相关部门协助调查。

  中华网财经就此事咨询了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他表示,一旦行贿官员被追究刑事责任,就不再能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金螳螂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相关职责由董事长王汉林,董事、常务副总经理施国平代为履行。目前,公司管理层稳定,在各业务板块负责人的带领下,公司各项业务正常开展,均按预期目标稳步推进。

  行500万贿赂,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中华网财经从裁判文书网获悉,该案件应该指的是金螳螂与三亚泰德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简称“泰德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

  (2017)琼02民终635号二审判决书显示,2013年7月11日,泰德公司与金螳螂公司签订一份《泰德•白石郡项目主体8#楼装修施工合同》(简称”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泰德公司将位于三亚市海坡开发区泰德•白石郡产权式酒店8#楼部分装修装饰工程承包给金螳螂公司。合同包干总价款981.07万元。

  2014年5月28日,泰德公司以金螳螂公司未在双方约定前完工,施工不符合标准为由向金螳螂公司发律师函,要求金螳螂公司在收函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合同义务,完成所有施工项目并达到竣工验收标准。2014年8月12日,泰德公司再次向金螳螂公司发律师函,要求金螳螂公司务必于2014年8月20日前履行合同义务,完工达到竣工验收标准。2014年8月28日,泰德公司向金螳螂公司邮寄《解除合同通知函》,通知金螳螂公司因其拒不履行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泰德公司多次催促后仍拒不履行,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即日起解除双方签订的装修合同。金螳螂公司于2014年9月1日收到该解除通知。案件审理过程中,金螳螂公司、泰德公司向本院书面确认金螳螂公司已施工的涉案装修工程的总造价为1087.73万元。

  泰德公司认为金螳螂公司逾期完工,其已解除与金螳螂公司之间的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并要求金螳螂公司向其支付违约金1999.99万元。金螳螂公司抗辩其已经按期完工,泰德公司解除合同没有依据,金螳螂公司提起反诉要求泰德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及工程款的利息、违约金,并退还履约保证金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金螳螂公司向泰德公司支付违约金605万元;泰德公司向金螳螂公司支付尚欠工程款288.53万元并退还履约保证金98.11万元。金额抵消后,金螳螂公司向泰德公司支付违约金218.36万元。

  2018年初,该案在海南省高院申请再审。(2018)琼民申129号民事裁定书显示,金螳螂公司认为,二审判决认定金螳螂公司逾期完工错误、二审判决混淆“完工”与“竣工”的概念、二审认定金螳螂公司违约应当承担逾期完工违约金错误、二审判决认定涉案《施工合同》已于2014年9月1日解除错误。涉案工程在2013年12月31日前完工的事实清楚,金螳螂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

  最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利润连续增长 背后纠纷不断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图:中华网财经制图

  据统计,金螳螂自2006年上市以来,除2014年外,净利润稳步增长。从上市之初到2019年,公司净利润增长了35倍以上;十多年间,平均净利润增速达到30%。其2019年净利润的增长更是创下2014年以来最高增速。根据其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08.35亿元,同比增长22.9%;净利润23.49亿元,同比增长10.64%;扣非净利润23.6亿元,同比增长14.42%。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为建筑装饰业,收入占营业收入的96.07%;装饰产品类占营收的79.38%;省外业务占营收的74.12%。2017-2019年三年期间,建筑装饰业务收入分别为200.83亿元、243.94亿元、299.21亿元,与上年相比分别增长5.8%、21.47%、22.66%。从2018年开始,金螳螂建筑装饰业务开始不断发力,2019年亦保持较好的增长态势。

金螳螂总经理牵涉“历史最富法官”案:行贿500万只为少掏218万罚款

  与利润一同上涨的还有案件纠纷的数量。根据天眼查显示,从2019年开始,金螳螂公司年度涉案数量大幅度增长。2020年仅在7月份,金螳螂公司新增开庭23起。据裁判文书统计分析显示,以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为案由的案件最多。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