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频繁剥离旧有业务的光正眼科,能否成为下一个眼科龙头?

2021-01-07 08:00:00 和讯名家 

在资本市场眼中,眼科是医疗大行业中的钻石级细分赛道,亦是大佬机构们押注的重要逻辑。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黄仲平

2020年12月25日,光正眼科连发两个公告出售旗下资产,对其业务的调整频率越来越高,似乎在强烈地表达转型的决心。

借道“莆田医院”转型的光正眼科在2020年二季度还受到了高毅的青睐,是否预示着它将成为新的眼科龙头?

加快剥离旧业务步伐

2020年12月25日的这两份公告,一份拟出售“光正钢机”100%股权,作价2亿元。光正钢机是光正眼科旗下全资子公司“光正建设”的子公司,这次交易光正眼科声称,有助于加速推进公司转型升级,深入落实公司“聚力眼科医疗业务”发展战略目标。

来源:光正眼科公告

另一份公告拟出售光正眼科全资子公司“鑫天山”下属子公司“哈密安迅达”100%股权,作价1000万元,目前已完成工商登记变更。

《每日财报》翻阅光正眼科公告还发现,2020年还有两起旗下资产转让事件,分别是2020年4月公告作价2400万元转让的“鄯善宝暄”和2020年1月公告作价1.45亿元转让的“光正装备”。

如此算来,2020年光正眼科单单出售上述四笔资产就已经获得3.79亿元的收入。

而在2019年还有一笔出售“光正燃气”获得5.67亿元的交易,由此看来,自2018年收购上海新视界51%股权之后,光正集团(002524,股吧)(改名之前的光正眼科)便铁了心要转型切入眼科领域了。

来源: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官网

这从业绩报表中也能清楚直观地发现。《每日财报》注意到,光正眼科的营业收入由眼科、能源、钢构三部分组成,钢构业务从2018年的3.17亿元营收,占比26.95%;到2019年的1.31亿元,占16.39%;再降到2020年半年报的4248.3万元,占13.63%。能源业务从2018年的3.9亿元,占33.2%,到2019年的2.33亿元,占29.15%,再降到2020年半年报的4399万元,占13.1%。

而眼科业务从2018年的4.5亿元,占38.3%;到2019年4.36亿元,占54.46%;再上升到2020年上半年2.25亿元,占72.27%。

光正眼科近三年营业收入占比情况,来源:光正眼科年报

光正眼科在剥离旧有资产的同时,还不断参股其他眼科业务。北京光正眼科已于2020年6月收购美尔目眼科51%股权,而光正眼科持有北京光正眼科29%股份。

根据公开信息及美尔目官网显示,美尔目眼科1988年成立, 创始人叶青(叶子隆)为国内顶级的白内障专家之一,是国内公认的白内障手术“四把快刀”之一。其致力于打造华北领先的大型连锁医院集团,以北京市为核心,辐射河北等地区,共建立了8家医院。

来源:美尔目眼科官网

结合光正眼科在互动易、年报、季报等内容多次透露出的眼科领域经营思路为“重点在一二线城市进行布局”、“在大中型城市寻求优质的合作伙伴,共同发展眼科医疗事业”,可以大胆地预测,未来光正眼科还会有更深层次的布局。

大佬押注,前景可期?

在资本市场眼中,眼科是医疗大行业中的钻石级细分赛道,亦是大佬机构们押注的重要逻辑。2019年,眼科市场整体规模是1700亿元。其中,眼科医疗占到1240亿元,占整个眼科市场的73%。在2014-2018年,民营眼科医院市场规模从157.7亿元增长至341.6亿元,预计到2024年将达到1132.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 21.3%。

A股市场上,目前只有两家眼科公司,一家是本文的光正眼科,市值70亿元左右,另一家便是70倍大牛股爱尔眼科(300015,股吧),市值3000亿左右,两者市值相差40倍以上。

因此可以说,上市标的极为稀缺。

《每日财报》从光正眼科财报中发现,2020年二季度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当中,持有1300万股,占比2.52%;三季度高毅继续加仓至1750万股,占比3.38%,持股市值超过2.5亿元。

大佬下场押注是否说明光正眼科拥有广阔的前景呢?

眼科医院市场格局方面,爱尔眼科一家独大,其后是华厦眼科、普瑞眼科,新世界(600628,股吧)、何氏眼科等。光正眼科手握新视界和美尔目,勉强能排到行业第3。另外,华厦、普瑞也快登陆资本市场了。

根据2019年数据,爱尔眼科在全国拥有超过400家专业医疗机构;华夏眼科拥有超过50家专业医疗机构;普瑞眼科拥有18家专业医疗机构;而光正眼科收购的新视界眼科拥有13家专业医疗机构,控股的美尔目眼科拥有8家,以及光正投资旗下一家深圳光正眼科,合计超过20家专业医疗机构。不仅如此,国内还有德视佳、希玛眼科等外资眼科医院,它们来自于不同的国家,正在试图占领高端市场。

来源:上海新视界眼科官网

从网点分布来看,爱尔眼科布局全国,一线城市数10家,二线近100家,广泛布局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医院门店数量超过400家;华夏眼科布局各省会城市,以及二三线经济较发达城市;而新视界眼科主要门店在上海,此外还布局在各省会城市,比如成都、南昌、郑州等地,美尔目眼科则主要深耕北京。

综合分析看来,光正眼科对标龙头爱尔眼科肯定是没有可比性的,在医院数量上就已经差距一个数量级;而对标未上市的行业老二华夏眼科,医院数量尚且可以通过加快并购速度逐步靠近,但在行业深耕程度和布局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毕竟华夏眼科成立于1997年,而光正眼科2018年才切入眼科赛道。

况且光正眼科还有一个硬伤,就是上海新视界原来的标签是“莆田医院”,虽然莆田系资本已经逐步退出光正眼科,但未来光正眼科能否彻底摆脱“莆田医院”的标签,可能还需要时间观察。

“莆田系”资本套现离场

2020年8月8日,光正集团(改名前)发布公告称,林春光已辞去光正集团(改名前)副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光正集团从林春光手中收购而来的新视界眼科也免去林春光总经理职务,至此新视界眼科也完完全全从创始人手中交接完成。

林春光,出生于1970年,担任上海市福建商会副会长、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是“莆田系”商人的代表人物。旗下拥有多家医院,以上海天伦医院为首,都是饱受诟病的典型莆田系医院。

2018年2月,光正集团(改名前)控股股东光正投资就与林春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光正投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光正集团5%股份转让给林春光,以获得上海新视界医院51%股权。而后来收购49%的股权,代价已提高至7.41亿元,合计花费13.41亿元。

根据光正眼科2020年三季度报,林春光所持股份已下降到3.65%,套现1.35%离场。而有趣的是,在2018年林春光卖掉上海新视界后,便花费2.59亿元通过其两个儿子林弘历、林弘远购买了莎普爱思(603168,股吧)9.66%的股份;2020年2月再次购买莎普爱思7.24%股份,莎普爱思的实控人就此发生变化。

在2016年“魏则西事件”爆发之后,掌握了中国近8成的民营医院的“莆田系”老板们低调到几乎隐身的状态,当时他们最大的诉求就是“洗白”。林春光是较早把目光瞄向资本市场的,走证券化道路不仅可以完善公司治理,另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套现。而新视界眼科和光正集团(改名前)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教科书案例。

光正眼科在2020年二季度公布高毅加仓的时候,股价一度飙涨50%。根据光正眼科近期一系列动作,包括加速剥离旧有资产,入股新的眼科品牌,可以看出其加速转型的决心,但是前进道路依然困难重重,通过变卖资产转型扩张的道路总会遇到瓶颈,未来光正眼科究竟将如何发展,《每日财报》将继续关注报道。

参考资料:

*光正眼科公告

*华夏眼科官网

*《眼科赛道新秀光正集团梅开二度,深度挖掘光正集团投资的美尔目医院》,雪球网,2020年6月27日

*《张磊押注爱尔,冯柳加仓光正!眼科生意真的这么好吗?》,腾讯网,2020年11月5日

*《“莆田系”大佬林春光的进与退》,环球闽商,2020年8月12日

*《光正集团扭亏方式难持续 跨界眼科挑战重重》,中国经济网,2020年2月08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