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骏成科技与“早产”供应商合作,关联方资产并购扑朔迷离

2021-03-12 17:58:33 和讯名家 

来源:壹财信

日前,国内又一家专注于液晶专业显示领域的企业江苏骏成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骏成科技")拟冲刺创业板IPO,于1月18日进入到了问询阶段。

根据招股书,骏成科技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主要为国内外知名企业,供应商则包括刚刚在创业板上市的南极光以及新三板挂牌企业纬达光电、立光电子等国内企业。其中,骏成科技采购额与南极光公开数据"打架",令人费解;而新增前五大供应商当中,不乏新成立的企业,甚至有成立时间晚于合作时间的;不仅如此,骏成科技在收购神秘供应商、关联方资产时疑点重重,或应该受到问询关注。

采购数据"打架",供应商未成立就合作

骏成科技位于江苏省毗邻南京的句容市经济开发区内,成立于2009年,曾于2016年5月4日至2018年3月26日在股转系统挂牌。本次创业板IPO,骏成科技拟发行新股不超过1,814.67万股,保荐机构是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审计机构是中天运。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8年,骏成科技向南极光采购背光源的金额分别为2,553.55万元、1,926.53万元。

但南极光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至2018年,南极光对骏成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2,460.91万元、1,963.56万元。其中2017销售额比骏成科技披露的数据少92.64万元,而2018年则比骏成科技披露的数据多37.03万元。

据悉,南极光创业板IPO的保荐机构与骏成科技一样,同为海通证券,而审计机构则是信永中和,造成上述差异的原因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骏成科技报告期内新增的两家前五大供应商也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骏成科技在2020年上半年,新增厦门协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协卓科技")为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689.04万元。

招股书同时披露,公司与协卓科技的合作开始于2019年,主要向其采购背光源。骏成科技与协卓科技还签订了采购背光源的框架合同,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合同正在履行,协议有效期为2019年8月1日至长期。

值得注意的是,协卓科技成立于2019年6月17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林智渊持股40.00%,董林持股30.00%,林莉持股30.00%。

协卓科技在成立不到两个月就与骏成科技开展长期合作关系。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由于公司原背光源主要供应商南极光逐步将生产重心从原来的厦门市转移至深圳市,在转移过程中导致其供货无法满足公司的产品需要,因此,公司逐步拓展了其他背光源供应商。协卓科技系厦门当地企业,其中部分员工曾供职于南极光,于2020年上半年成为公司前五大供应商。

而另一家新增的供应商句容市晶昊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晶昊电子")就没那么简单了。

招股书披露,2019年度,骏成科技新增晶昊电子为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900.75万元。

招股书还披露,公司与晶昊电子的合作开始于2018年,主要向其采购偏光片半透膜加工服务,骏成科技与晶昊电子的采购框架合同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已履行完毕,而协议有效期始于2018年1月3日。

但是,晶昊电子成立于2018年2月7日,成立时间晚于上述合同起始时间,这家供应商还未成立就已与骏成科技开展合作,令人疑惑。

收购供应商、关联方资产存疑

晶昊电子存在猫腻的地方还不止于此。

据悉,晶昊电子注册资本为50万元人民币,主营光学薄膜、偏振光片加工、销售,由朱国江持股90.00%,朱云芳持股10.00%。

招股书披露,朱国江还是公司股东句容骏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骏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骏成合伙持有公司37.55%的股份,为公司员工及外部投资人持股平台,骏成合伙实际控制人为应发祥(公司实控人),朱国江在骏成合伙持股0.15%,间接持有发行人0.06%的股份。

招股书还披露,骏成科技在2020年5月收购了晶昊电子相关资产。据企信网,2020年8月,骏成合伙就新增朱国江为有限合伙人,随后晶昊电子在2020年9月注销。

令人疑惑的是,骏成科技却没有详细披露公司收购晶昊电子的原因、价格、定价依据等细节。

除此之外,骏成科技的关联方,句容先河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句容先河")也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句容先河为报告期内实控人薄玉娟母亲的妹妹的配偶苏海曾控制的企业,于2018年10月注销。

2017年及2018年,句容先河为公司提供偏光片半透膜加工及贴附服务,公司向其支付加工费分别为310.22万元、256.76万元。与此同时,句容先河向公司租赁了厂区内的部分厂房作为加工场地,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公司向句容先河收取的厂房租金分别为人民币5.71万元和2.86万元(不含税)。

而对于句容先河作为骏成科技关联方并发生关联交易的情形,骏成科技在新三板挂牌的时候没有对此进行披露,显然存在信息披露重大遗漏的情形。据悉,骏成科技在新三板挂牌时的主办券商中山证券

此外,句容先河除了是实控人姨夫控制的企业,还曾持有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句容骏升显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句容骏升")5%的股权。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句容骏升由香港骏成持股95%,骏成科技持股5%。

招股书披露,骏成科技于2017年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骏成收购骏升显示器有限公司(下称"香港骏升")100%股权,以实现对香港骏升境内子公司句容骏升的间接收购。本次收购实施前,香港骏升持有句容骏升95.00%股权,除此之外无其他实际经营业务。交易价格以评估报告为基础,经双方友好协商后确定为2,000万元。

而句容骏升剩下5%的股权则由句容先河持有。据招股书,2017年12月8日,句容先河与骏成科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同意将其持有句容骏升7.70万美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的5%)以人民币15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骏成科技,本次股权受让构成偶发性关联交易。但这5%股权的定价依据不得而知,招股书未披露。

因此可以说骏成科技购买句容骏升100%的股权累计成交金额为2,150万元。

另外,骏成科技与句容骏升之间的关系也扑朔迷离。

翻阅招股书发现,骏成科技的9名董事、3名监事、4名高级管理人员当中,其中有6名董事、2名监事、4名高管曾在句容骏升任职,且大部分于2009年入职骏成科技。

招股书披露,骏成科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发祥和薄玉娟于1997年9月至2012年12月期间在句容骏升分别任总经理、副总经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2009年7月16日,薄玉娟等14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了句容骏成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骏成有限",发行人前身)。

许发军在1996年8月至2009年9月,历任句容骏升工序程序员、工序主管、生产部经理、总经理助理;2009年10月至2015年10月,任骏成有限副总经理;2015年10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孙昌玲在1997年9月至2009年12月,任句容骏升总经理助理;2010年1月至2015年10月,任骏成有限副总经理;2015年10月至2020年1月,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2020年1月至2020年4月,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2020年4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

吴军在1997年5月至2009年10月,任句容骏升销售经理;2009年11月至2015年10月,任骏成有限销售总监;2015年10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销售总监。

郭汉泉1999年7月至2009年8月,历任句容骏升技术员、样品组主管、开发部经理助理、开发部副经理;2009年9月至2015年10月,历任骏成有限开发部副经理、研发中心负责人;2015年10月至今,历任公司研发中心负责人、开发总监;2015年10月至今,任公司董事。

魏洪宝在1998年8月至2009年9月,历任句容骏升开发部技术员、工程师、销售部经理助理、销售部副经理;2009年10月至2015年10月,历任骏成有限计划采购部副经理、经理;2015年10月至今,历任公司计划采购部经理、计划部经理;2015年10月至今,任公司董事。

张成军在1997年9月至2020年2月,任句容骏升总经办主管;2020年3月至今,任公司总经办经理助理;2018年11月至2020年1月,任公司监事;2020年1月至今,任公司监事会主席。

张伟丽在2003年10月至2020年2月,历任句容骏升计划部计划员、主管、副经理;2020年3月至今,任公司计划部副经理;2020年1月至今,任公司监事。

其中应发祥、许发军、孙昌玲、薄玉娟为曾在句容骏升任职的4名高管。

汤小斌为间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在2000年8月至2009年9月,任句容骏升销售总监;2009年10月至2015年10月,任骏成有限销售总监;2015年10月至今,任公司销售总监。

另外,句容骏升还有1项发明专利、2项实用新型专利的原发明人为骏成科技,于2015年2月从骏成科技受让取得。

综上,句容骏升未被收购前就已经与骏成科技关系匪浅,个中曲折不得而知。面对这些疑点,骏成科技及其保荐机构应该进一步解释说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壹财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