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嘻哈文化第一股”普普文化再闯纳斯达克 流量与盈利能力不匹配尴尬待解

2021-04-06 07:32:36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乔锐

“作为嘻哈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说唱已经没有灵魂了。‘嘻哈文化资本化’让少数说唱歌手穿金戴银,却扼杀了绝大多数人的嘻哈梦想。” 从家乡赶赴北京所参加某说唱综艺海选的阿然,在跟《投资者网》交流时表达出对资本介入嘻哈文化的不满:“没有人关心音乐的品质和内容,能得到机会的都是有炒作噱头或者自带资源的选手,嘻哈文化倡导的爱与平等的核心理念早就被资本的铜臭味掩盖了,我认为,资本和嘻哈文化根本不可能相辅相成。”

而此时,正致力于用嘻哈文化“换美元”的黄卓勤一定难以认同这样的观点:其掌鞭的普普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普普文化”,CPOP)于近日申请赴美登陆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简称“纳斯达克”)。作为“中国嘻哈文化第一股”的普普文化,对资本与嘻哈的结合乐此不疲。

从韦、廖的“小打小闹”到黄卓勤入主后的“五四三”

2021年3月,23岁的阿然顶着家乡春雪后的寒风,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动车,此行是为了参加某说唱综艺节目的海选。由于节目组采取“先到先唱”的安排方式,阿然带着距离梦想一步之遥的激动,凌晨五点便奔赴海选现场。

但是阿然到了现场才发现,在他与舞台之间,还有过百名早已在门口排队的其他说唱歌手们,“原以为自己是来的最早的,没想到好多人都在前一天晚饭后就开始排队了。”

来此之前,阿然已经在某个音乐平台上获得了一张黄金唱片(即播放量大于500万),并在四年间27次进入官方榜单。尽管如此,缺少曝光度与收入来源的他,依然需要和无数甚至还没有一首作品的说唱歌手们一争高下

而对于普普文化来说,为了“一朝上市天下知”,又等了何止一夜。

2007年3月厦门,韦莉亚与廖惠莲二人合计出资3万元,以嘻哈文化为公司品牌内核的普普文化正式成立。

仅仅两年后,韦、廖便不满足于普普文化“小打小闹”的的状态:二人对公司合计增资90万元,似乎大展拳脚之势。

但是到了2011年,二位“元老”却同时将各自股份转让出手,普普文化大股东自此易主为现任董事长黄卓勤。黄卓勤入主后,公司在随后五年间四次股权转让、三次增资并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但黄卓勤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始终未受动摇,普普文化也再不是四年前那个凭3万元起家的小公司。

等了足足九年,普普文化终于看到跻身资本市场的路径。2016年9月22日,普普文化(839170.OC)挂牌新三板,成为“嘻哈文化第一股”。

业务转型活动流量可观但盈利能力有待提高

已经追到资本市场列车的普普文化,又怎能放弃买票上车的机会?

2019年3月27日,普普文化宣布“根据公司未来战略发展规划的实际需要”,公司股票正式终止在新三板挂牌;2021年3月2日,普普文化正式递表纳斯达克,申请上市。

根据普普文化招股书,截至2019年及2020年6月30日(简称“2020年财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903.18万及1568.8万美元,净收入则分别为383.18万及262.58万美元。

于2020年财年,在公司营收中“活动主办”占比达到49%,成为其营收支柱;而“活动策划和实施”业务及“市场营销”业务则分别占总营收35%及16%。

不难看出,以嘻哈文化为主题的相关活动成为普普文化的运营重心。

普普文化统计数据显示,其在2020年财年举办的线下演唱会及相关嘻哈文化活动的到场观众超过12.79万人次;其举办的线上嘻哈节目,于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期间点击量达到2.64亿人次。普普文化接近五成的收入便来源于线上、线下活动中的赞助商广告费及门票费用,而于2020年财年占据营收35%的活动策划项,则由16位客户举办的49场活动贡献。

虽然普普文化所举办的活动流量可观,但其盈利能力却有待提高:于2020年财年,公司毛利率及净利率分别为约28.87%及16.74%。

实际上,近年公司从替客户策划活动,转型为举办属于自己的原创活动,或许同公司利润率较低有关。普普文化称,活动主办的主要成本来自员工、租赁、舞台搭建、选手奖金、制作费用等。

就公司战略及经营等相关问题,《投资者网》向普普文化发函问询,并未得到公司回复。

核心业务转移恐难以带来业绩大改观

针对业务重心转型,普普文化曾表示,难以预测其对公司经营、业绩等带来的影响;公司已经经历、未来也可能继续承受活动举办业务发展带来的风险、挑战及不确定性。

尽管如此,普普文化转型的决心也并未动摇。

公司招股书称,拟融资的2689.45万至3103.45万美元中,43%的募资将直接用于相关线上及线下节目;同时,公司拟将21%的募集资金用于街舞培训等。

值得留意的是,普普文化于2020财年主办的50场活动中,仅街舞比赛就多达29场,比如:一起跃动街舞舞台剧、CBC街舞冠军赛、街舞萌主展演、SHD超级街舞梦想营等。而这些活动的主要收入来源为“赞助费”,单价从1.46万美元至146.3万美元不等。

普普文化依靠的街舞活动未来发展空间究竟如何?

“作为此类公司营收的主要部分,赞助费的核心在于活动自身的流量及影响力,尤其是对于小众文化来说,在潜在流量本身相对较少的情况下,影响力极为重要。”某券商传媒分析师向《投资者网》表示,“另外需要留意,街舞这种类型的节目在做到声名远扬之前,招商竞争力不是特别强。”

“街舞节目的影响力核心在选手。”从事街舞十余年、已是所在省内最大街舞教学工作室创始人之一阿康向《投资者网》表示,“但我们很少派人去参加街舞节目了,尤其是对已经有自己的工作室及收入来源的街舞选手来说,参加节目意义不大。”

阿康补充道:“对街舞选手来说,参加节目当然是为知名度,知名度转化成收入的方式便是开办工作室进行街舞教学。虽然一些节目的关注度非常高,但选手很难把流量带回家。十几年来,全国各个城市的街舞市场非常固定,基本各个城市坚持出口碑的就那几家,而且每个城市一定有当地的‘老炮’品牌。所以对大多数选手来说,上完节目回家还是面对当地市场,基本不会有人异地跑来学街舞的。”

由此看来,在历经转型、转移核心业务重心后,普普文化的前路依然充满不确定性,此次公司冲击纳斯达克能否成功,挂牌后能否进一步提升品牌效应及影响力,从而提振业绩、得到投资市场的认可,也仍是未知之数,《投资者网》将对此继续予以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