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用经营企业的方式看待投资组合

2021-07-31 00:25:43 证券时报 

图虫创意/供图 陈锦兴/制图

陈嘉禾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一个让人感觉比较糟心的地方,就是价格的波动实在太频繁。君不见,每当市场暴跌的时候,投资者就心急如焚、哭天喊地。而当市场上涨时,投资者又欢呼雀跃、志得意满:一天赚了这么多钱,仿佛自己的工作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作一般。

而在价格的巨大波动中,人们的思想也往往变得偏执起来:离自己的偏执越来越近,离客观理性越来越远。

我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每当市场大跌以后,许多人都会拿彼得·林奇的一句话来打气:“每次股市大跌,我对未来忧虑之时,我就会回忆过去历史上发生的40次股灾,来安抚自己那颗有些恐惧的心。”

这句话说的没错,彼得·林奇也确实是美国传奇的投资者,但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林奇还说过一件事,他不太喜欢估值太贵的股票,比如PE(市盈率)和PB(市净率)相乘大于30倍的股票,他就有点感到担心了。

PE和PB相乘等于30倍,是什么概念呢?一个股票PE为15倍、PB为2倍,或者PE为30倍、PB为1倍,相乘就是30。而在资本市场上,我常常看到拿着PE和PB相乘超过1000的投资者(比如PE为100倍、PB为10倍,相乘就是1,000),却在市场小幅下跌以后,开始念叨林奇关于“不要害怕市场调整”的话,却全然不知道林奇还说过估值最好别太贵的话。

面对如此躁动的资本市场,除非是人肉AI,否则恐怕很难有投资者做到全然不动心。而且,就算你不动心,边上的朋友们说多了,本来没动的心也就容易动起来。

曾母投杼的启示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曾母投杼”的故事。曾子是中国历史上的儒学大家,按说做人那是相当靠谱。结果有一次曾子不在家,有一个和他同名的人杀了人,官府到处追捕,老百姓(603883,股吧)口口相传。有人就跑来跟曾子的母亲说,你快逃跑吧,你儿子杀人了。

曾子的母亲当时正在织布,第一个人来,曾子的母亲泰然自若,我儿子是当世大儒,怎么会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语出《战国策·秦策》)一会儿第二个人来,又说曾子杀人了,曾子的母亲仍然不信,继续织布。

结果,到第三个人带来同样的消息时,曾子的母亲终于信了,大为恐惧。老太太门都不敢走,扔下织布机爬墙头就跑了,“投杼逾墙而走”(那个年代有连坐之法,家里有人犯法常常全家问罪,所以曾子的母亲要跑,这点和今天的社会大为不同)。

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是战国时秦国名将甘茂。当时,秦武王让甘茂去攻打韩国的大城宜阳城(位于今洛阳市宜阳县境内)。甘茂对秦武王讲了这个故事,然后说,宜阳是一座坚城,我远征攻打,后面会有多少人在朝廷里说我坏话?我和你秦武王的关系,又不如曾子和他母亲的关系亲密,将来说我坏话的人必然不止三人,母子尚能生疑,何况君臣?我怕大王你扔下织布机,翻墙头逃走啊。“今臣之贤不及曾子,而王之信臣,又未若曾子之母也,疑臣者不适三人,臣恐王为臣之投杼也。”

秦武王于是与甘茂在息壤盟誓,约定支持甘茂到底。甘茂随后攻打宜阳,历经五月打不下来。果然,秦廷里骂甘茂的人越来越多。秦武王心生疑惑,打算召甘茂回来,身在前线甘茂对秦武王的使者说,“息壤在彼”,秦王你忘了息壤的盟誓吗?秦武王如梦方醒,大举发兵支持前线的甘茂,于是一战而拔宜阳城。

秦武王贵为秦国的国君,在历史上是一个比较有政治抱负的君王。他接受了那个时代最良好的教育,有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才辅佐,却仍然不免在“战局大幅波动”的时候,产生心态的动摇。那么,今天的投资者在面对“市场大幅波动”时,想时时保持心情的宁静,难度也就可想而知。

但是,这里有一个好方法,可以让投资者在市场波动的时候,有一个让自己心情安静下来的港湾。这个方法,就是用经营企业的方式计算投资组合的价值。

投资组合的合并报表

许多投资者的情绪之所以会给市场带着跑,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开交易的市场价格上蹿下跳,于是投资组合的市值也就跟着跳来跳去。等于用别人给资产定下的当前交易价格,来衡量自己投资组合的价值。但是,投资者完全可以换一种思路。

对于一个投资组合来说,不管其包含多少股票、基金、债券、现金,我们都可以把各个仓位的资产,按照“财务数据=市值/估值”的简单公式算出来。等把这些数字算出来以后,我们把各个仓位的数字加总,就能得到一份“投资组合的合并报表”。

有了这份“投资组合的合并报表”,再加上对投资组合中各个生意、行业、资产类别的了解,投资者就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投资组合的价值是怎样的。而更重要的是,这份报表完全不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

举个例子,假设我们有一个市值为100元的投资组合,其中有20%,也就是20元,投资于一个PE为20倍的股票,另外80%投资于一个PE为80倍的股票。那么,这个投资组合的合并利润是多少呢?

第一个20%的部分,20元市值除以20倍PE,得到1元。第二个80%的部分,80元市值除以80倍PE,也得到1元。这样,这个投资组合每年的盈利就是2元。

而如果现在市场大跌,第一个仓位价格没有变化,第二个80%的仓位由于估值太高,市值跌到40元(同时PE也相应的跌到40元),那么虽然整体市值从100元跌到60元,但是整个投资组合的盈利仍然是2元。

不光净利润如此,其他的财务数据,比如净资产、股息等等(这三个数据也是我最常用的指标),都可以通过类似的方法计算出来。

对于投资组合中的其他一些非股票的资产,计算的方法也大同小异。比如,对于股票型基金,我们可以把股票型基金的投资组合先合并出一张财务报表,再把这张财务报表按照自己投资组合中的权重,合并到自己的投资组合合并报表中。而对于现金和债券,我们可以视收益率高低、违约风险大小,估计出他们每年产生的盈利、净资产是否需要减值,等等。

有了这张综合报表,投资者就可以摆脱市场价格的干扰,从一个市场的角度,转换到企业经营的角度,从而专注于自己投资组合的价值增长。这样,投资者甚至可以完全超身于市场波动之外,用投资组合的报表来衡量自己的投资回报。

比如说,有的投资者可能全职做投资,或者生活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投资。这时候,如果投资者每天寄希望于市场价格的涨跌,希望从涨跌中获利,去付自己的信用卡账单,那么生活无疑是充满波动的。但是,如果这位投资者能够把自己的投资组合,合并成一张综合报表,他就会知道自己所持有的企业,今年盈利是多少、派息比例是多少、具体派息又是多少。以此为根据安排财务计划,心态就会稳定许多。

而稳定的心态,又何尝不是长期投资回报的重要来源呢?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