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华特达因高增长幻象

2021-08-24 17:06:41 和讯名家 

  华特达因长期依赖单一产品,而其高增长主要依赖压缩费用,难有持续性。

  本刊记者  杜鹏/文

  2021年以来,以恒瑞医药(600276,股吧)(600276.SH)为代表的医药股表现普遍不佳。

  华特达因(000915.SZ)作为一家儿童用药上市公司却走出了独立行情,2021年以来最大涨幅56%,目前总市值超过80亿元。

  华特达因股价大涨与高增长密不可分,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速接近70%,业绩表现极其靓丽。然而,这种高增长主要依赖压缩费用实现,难有持续性,连续削减费用投入,可能会伤害到公司赖以生存的品牌和渠道优势,而过于依赖明星单品以及集采政策给长期前景蒙上阴影。

  在医药主业以外,华特达因还涉足了环保、教育等多项业务,完全背离了医药主业,存在损毁上市公司价值之嫌。

  上市公司应该加快剥离多元化资产的进度,将资源聚焦投入到医药主业,加大分红力度,积极回报投资人。

  产品单一

  2021年上半年,华特达因实现营业收入10.11亿元,同比增长21.45%;净利润2.29亿元,同比增长69.8%。

  华特达因净利润增速远高于收入主要受益于销售费用大幅下降。2021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下降22.5%至1.39亿元,销售费用率下降7.82个百分点至13.78%。

  那么,华特达因销售费用与收入严重背离,是否合理呢?

  华特达因主业是医药产业,经营主体是子公司山东达因海洋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达因药业”),上市公司持股52.14%。

  公司医药产业以儿童保健药品的生产销售为主,主要产品有伊可新(维生素A/D胶丸)等,其中伊可新是医药产业最核心的收入和利润来源。2020年上半年,公司医药产品收入合计7.49亿元,同比增长27%,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74.03%。

  早在1996年,伊可新维生素AD滴剂就已经正式上市销售,“伊可新,妈妈的一颗心”传遍大江南北,伊可新由此成为国产儿童用药知名品牌。

  但是,市场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企业不断进行品牌维护。从华特达因销售费用来看,似乎看不到其积极维护品牌和渠道的动作。

  根据2021年中报,华特达因销售费用中的市场推广服务费从1.1亿元下降至3796万元,广告宣传费从1205万元下降至1118万元,降幅分别为65.55%、7.21%。这些都是与品牌和渠道直接相关的费用支出。

  2020年上半年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包括华特达因在内的上市公司普遍压缩各项支出,华特达因2020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下降23%至1.8亿元,比之前三年同期都要低。

  随着疫情大幅减缓,2021年多数上市公司费用恢复正常。奇怪的是,华特达因费用不仅没有恢复至正常水平,相反在2020年低基数下再度被大幅压缩。难道公司产品供不应求,不再需要维护品牌和渠道了吗?

  事实上,伊可新本质上就是一款仿制药,生产门槛并不高,竞争对手不在少数。据统计,国内维生素AD滴剂生产厂家有国药控股星鲨制药(厦门)有限公司、白云山(600332,股吧)、青岛双鲸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外资厂家有惠氏公司、拜耳集团、罗氏公司。当前国内市场上主流的维生素AD滴剂或维生素D滴剂主要有伊可新、优卡丹、星鲨及进口品牌Ddrops。

  伊可新不是茅台(600519)。华特达因持续削减费用投入,短期之内可以大幅增加利润,但是长期来看可能会伤害到公司赖以生存的品牌和渠道优势。

  伊可新是儿童用药,与出生人口数量直接相关。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从2017年到2020年间,中国出生人口的数量分别为1723万、1523万、1465万、1200万人,呈现不断下降趋势,冲击规模本就不大的维生素AD滴剂市场。

  更值得担忧的是,华特达因作为一家老牌药企,时至今日仍然主要依赖明星大单品“伊可新”,储备产品线薄弱。2021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2983万元,同比下降4.67%。公司本身研发投入就不大,如今还在继续压缩研发支出,令人担忧。

  儿童用药目前还没有进入集采,但集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高悬。华特达因在2020年中报坦承,药品集采常态化、药品价格不断下降,迫使企业不断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原料制剂一体化成为企业发展的优先选择,达因药业目前尚不具备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条,原料药供应保障能力有待提升,达因药业主要产品存在一定的降价风险。

  多元化毁损价值

  除了医药主业以外,华特达因还涉足其他业务,包括环保设备及工程、电子信息产品、科技园区管理、教育、晶体材料,2021年上半年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32亿元、1036万元、1443万元、1.02亿元、309万元。

  环保设备及工程业务的经营主体是全资子公司山东山大华特(000915,股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特环保”),主要的业务包括二氧化氯发生器、次氯酸钠发生器等环保产品的生产销售。2021年上半年,上市公司环保设备及工程业务的毛利率只有23.4%,远远低于医药产品85.43%的毛利率。

  华特达因教育业务的经营主体是山大华特卧龙学校(下称“卧龙学校”),上市公司持股81.85%。百度查询显示,卧龙学校前身为沂南县第二中学,始建于1979年,是沂南县政府和山东大学联合创办的股份制学校。

  根据年报披露,卧龙学校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12亿元、2979万元,期末净资产2.17亿元,对应的ROE只有13.74%;2020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1亿元、2458万元,期末净资产2.28亿元,对应ROE只有10.8%。

  上市公司的电子信息产品、科技园区管理、晶体材料业务,规模相对较小,财报没有披露这些业务的经营数据。

  子公司达因药业作为医药产业经营主体,2020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1.24亿元、5亿元。华特达因2020年归母和少数股东合计实现净利润5.33亿元,减去达因药业净利润之后为3300万元,大致为多元化业务所产生的净利润。这些多元化业务2020年贡献收入6.97亿元,对应的净利率只有4.73%,盈利能力低下。

  2021年6月30日,华特达因应收账款账面价值2.34亿元,账面余额2.64亿元。其中1年以内账龄金额1.74亿元,其余的8990万元账龄都在1年以上,占比34%。可以看出,公司回款情况并不是太好。

  华特达因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大连热电(60071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滨州绿通热电有限公司、金东纸业(江苏)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市金普热电有限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581万元、1459万元、893万元、704万元、681万元,合计5318万元。从客户名称来看,这些应收账款主要是开展环保业务所形成。

  截至2021年6月30日,华特达因账面上还有115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前三大应收对象分别为沂南县资产运营有限公司、荣成市财政局、滨州市北海信和新材料有限公司,期末余额分别为678万元、515万元、200万元,账龄分别为5年以上、5年以上、1-2年。从应收对象名称来看,这些款项主要是教育和环保业务所致。

  这些多元化业务与医药主业完全相背离,在持续毁损上市公司价值,饱受市场诟病。

  对此,华特达因似乎也认识到了多元化恶果,正在计划剥离环保业务资产。7月30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华特达因拟将所持华特环保51%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第一大股东山东华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华特达因剥离环保资产值得肯定,但不足的是,本次交易之后,上市公司仍然持有华特环保剩余49%股权,环保资产剥离的并不彻底。

  此外,电子信息产品、科技园区管理、教育等其他多元化资产未来是否也会剥离呢?华特达因对此还没有给出明确的安排。

  达因药业是上市公司的现金奶牛业务,每年都可以创造巨额真金白银。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9.1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7.5亿元,没有有息负债。这些真金白银不应该再浪费到多元化业务,而是应该集中投入到医药主业,以及加大分红力度,做到真正回报投资者。

  财报显示,公司2019年和2020年股利支付率分别为34.44%、28.21%,分红存在较大提升空间。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给华特达因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回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