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姚员外,从来就不是一个卖菜的

2021-09-10 20:45:14 和讯名家 

  他是商人,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变成任何人。

  而有些杯具,是从变成名人开始的。

  2012年1月16日,离除夕还剩6天,周镇宏被带走了。

  被带走之前的1月13日,身居要职的他,以汕头团人大代表的身份在汕头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

  2012年的新年还没来,第一个“落马”的高级官员就出现了。

  这一年年初,住建部相关负责人放狠话,2012年房地产调控基调已非常明确,之后也不会松动。

  当年1-4月,全国开发商拿地的面积总量,同比下降19.3%。

  在土地市场趋于冷清的时候,总部在深圳的一家开发商史无前例地高调刷存在感。

  这家开发商就是宝能集团。

  当时,宝能地产营销总监宋凯透露:

  宝能地产的土地储备,全国的数量肯定超过1000万平方米了,具体的数据就没统计。

  当时它的房产销售额还不能从公开资料中找到,大概是数字不够大。

  不过,当时已经能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找到它老板的名字。

  老板名字叫姚振华,人送外号“姚员外”,排名在300名以外。

  这一年,王石被传出在和《甄嬛传》演员田朴珺谈恋爱。

  当时王石62岁,同为国企掌门人的曾南已经68岁。

  他领导下的南玻A这一年和宜昌政府签了一份协议。

  这份协议说,宜昌高新区管委会要提供1.71亿元,给南玻集团建人才公寓。

  当然,这笔钱只能用在建人才公寓上,但后来据说被挪用了。

  此时的他们谁也没想到,再过3年,就要和姚员外干上了。

  这人又狠又有钱。

  这一年,还有人经历了一段故事。

  故事的讲述人是陈谷嘉,一个在2016年指控宝能“非法取得他家公司股权”的人。

  2012年9月2日凌晨4点钟,宝能方面纠集近两百人,手持棍棒,将熟睡中的我们公司数十名员工驱赶至空旷处并予以控制,然后四台挖掘机一起开动,瞬间将数十栋车间、仓库、办公楼以及员工宿舍夷为平地,无数台生产设备、办公用品、公司资料及珍贵的私人收藏品、数千棵棕榈树化为乌有。

  语言很有煽动性,又在2016年指控,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其他人、其他事。

  陈谷嘉指控的版本,斯基大概翻译了一下:

  陈谷嘉公司的50%股权,被其他人用300万不到的价钱买走了。

  且不说这公司值不值钱,但这公司旗下有15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

  在陈谷嘉指控的时候,这块地已经被开发成“宝能城”。

  宝能城每卖出一套住宅,就大概值3个“300万”。

  陈谷嘉把矛头对准两个人:姚建辉和周镇科。

  姚建辉是姚员外同父异母的弟弟,两人差一岁;

  周镇科和周镇宏是一个村的,周镇科在外面自称是周镇宏弟弟,两人差18岁。

  周镇科和姚员外是校友,两人都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只是周镇科入学时,姚振华已毕业。

  姚员外毕业那一年是1992年。

  那是又一个春天,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毕业后,姚员外在一家国企短暂工作过。据说,这家国企就是后来被他收购的深业物流。

  “打工人”这种身份,显然配不上姚员外的野心。

  1992年以后,农村大量资金、人力、物力一度大量流向工业,致使那几年农业发展相对滞后。

  1995年,国家搞起了“菜篮子工程”。

  3年之后,姚员外的菜篮子里装的不是菜,是第一桶金。

  姚员外说自己是知识分子,不是卖菜的。

  确实不是,姚员外是搞蔬菜全产业链的,那会儿还没这种高大上的概念。

  但不妨碍姚员外靠概念圈地。

  1996-1998年间,姚员外在深圳宝安区龙华镇、福田区、龙岗区接连拿下了7块土地的使用权。

  这些土地的性质,要么是“其他”,要么是“净菜市场”。

  那时候,不知道姚员外知不知道,福利分房即将取消,房地产的春天就要来了。

  反正,斯基不知道。

  总有人能提前嗅到春天的花香。

  一家体制内的单位就嗅到了,但当时的他们可能并不喜欢。

  他们要赶在春天真的到来之前,搭窝,吃光榨尽最后一波福利。

  这个担子,就落在了有准备的姚员外身上。

  在福田区福强路与石厦路交界处,一块性质为“净菜市场”的土地上,姚员外替这家单位盖起了两幢“处长楼”。

  不管当时姚员外用多少本金撬动了多少利润,斯基最佩服的是,那块土地的性质从“净菜市场”改成了“住宅用地”。

  这是一种真正的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拥有了这种力量之后,对每一块土地上的实业,姚员外都有一种深沉的爱。

  姚员外一收购,外界都觉得,他想血洗管理层,控制上市公司。

  斯基觉得,大家想多了,姚员外不过是想振兴土地上的实体经济。

  虽然姚员外每到一家上市公司门口,大家都把他当“野蛮人”,但其实不少公司的掌门人,占国资便宜、挖国资墙脚的事也没少干。

  2014年年初,南玻集团向592名员工派发了红包。

  这次派红包的力度不小。

  每8个人中有1个人受益,人均手里股票的价值超过100万元。

  此时,南玻A的股价也在持续走低。

  姚员外的机会来了。

  据说南玻A是真优秀,在大湾区的土储丰富。

  在姚员外之前,深圳金时代就买了南玻集团所持有的深圳浮法100%股权。

  金时代看中的未必是中国玻璃事业,而是深圳宝安区福永街道的2块土地。

  这个金时代的能量,不比姚员外差。

  当时南玻集团证券事务代表李涛,曾在采访时承认:

  金时代购买深圳浮法就是为了土地,但浮法玻璃所在地块是工业用地,南玻自己无法改变为商业用地。金时代是专门做这一行的,有人脉、有途径,所以就卖给他们。

  姚员外不一样。

  人家看中的是公司,只是恰好人家有地皮,而且价值不菲。

  2019年,姚员外又想振兴中国调味品事业,收购了中炬高新(600872,股吧)。

  真心想做实业的人,总是会走狗屎运。

  中炬高新在深中通道有1720亩土地,这些土地如果以500万元/亩计算,值85亿。

  斯基想起了姚建辉对陈谷嘉说的一段话,但斯基不保真,不排除是陈谷嘉杜撰的:

  过去的历史你跟我讲我也听不明白,也听不懂也不想知道。这事说我捡到一个便宜也好,什么都好,可能是我父亲、爷爷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这辈子有好的报应,我心安理得。

  斯基怎么判断,姚员外对地皮没兴趣的呢?

  因为姚员外即便买了很多地皮,都拖着不开发,或者开着开着就停工了。

  这可不就是他对地皮提不起兴趣的结果嘛。

  2013年,姚员外还没有名声在外的时候,上海奉贤区申隆一村就知道宝能了。

  申隆一村,是一个距离上海浦东陆家嘴(600663,股吧)车程约1个小时的小村庄。

  那一年,宝能说要在这里建一座希尔顿五星级酒店,他们高兴坏了。

  所以,走在村里问起“宝能”,村民们都能给你带路。

  过了两年,咦,正好两年。

  这里有个大家都知道的知识点:

  两年不开发,地是要被收回的。

  所以,2015年夏天,施工队来村里打了地桩。

  打完桩,就再也没有开工过。

  村里一位80岁左右的老人说:

  3年了!宝能在这里要建的酒店连块砖都没有看见,我估计是看不见了。

  宝能的项目开开停停,不只是发生在上海。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姚员外都提不起兴趣,更何况其他地方。

  所以,姚员外要造车时,说:

  我始终胸怀实业报国的理想,宝能也将始终践行“发展实业、回报社会”的企业使命。

  斯基深信不疑。

  很多人说,姚员外造车是为了圈地。

  理由是,车还没造出来呢,姚员外在广州、杭州、昆明、西咸新区就建了四个造车基地,占地总面积11656亩。

  姚员外有姚员外的委屈。

  房子造不出来,是因为手底下的人不听使唤;如果车子造不出来,斯基仍然没有道理地选择相信姚员外,相信依然是手底下的人不听使唤。

  当初要不是因为万宝之争,姚员外一炮而红,谁都不知道姚员外2008年就注册了“宝能汽车”这个商标,很多年前就囤了很多地。

  姚员外就能在舆论之外,默默赚自己的钱,搞自己的实业,囤自己的地。

  哪会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上新闻,强制执行上新闻,欠薪停产上新闻。

  搞得全国人民都知道,姚员外从来不是一个“卖菜”的。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锅盖斯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