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邦股份九成发明专利遭束之高阁 独董供职同业公司或难独立履职

2021-09-22 19:49:59 金证研 微信号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罗九/作者 沐灵 映蔚/风控

9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实施满18个月,一年半的时间里,围绕保护投资者理念的工作,成效显著,立体化投资者保护格局渐成。且自7月6日《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印发以来,监管层密集通报处罚案例,持续释放“零容忍”信号,7月23日单日,监管层公布了适用新证券法的宜华生活(600978,股吧)、广东榕泰(600589,股吧)、中潜股份(300526,股吧)三宗财务造假案件,其中涉及信披违法。此番上市,陕西美邦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邦股份”)信披上演“罗生门”。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美邦股份招股书所披同行毛利率与同行披露的数据“打架”,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而回溯历史,2018年,美邦股份增资引入两名新股东,其中一名股东为员工持股平台,另外一名为美邦股份实控人及其亲属、朋友持股的公司,但基于评估价实控人亲友团或“低价”入股,交易公允性或遭“拷问”。此外,历史关联方去关联化背后,或关联关系“剪不断”。

另一方面,美邦股份逾九成发明专利或遭束之高阁,且其母公司发明专利授权率不足5成频被驳回,研发创新能力或该“打上问号”。与此同时,美邦股份独立董事段又生同时兼任2家同业公司独立董事,段又生独立性存疑或难勤勉尽责。

1

所披同行毛利率与同行披露数据“打架”,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

信息披露是投资者了解企业的重要窗口。而蹊跷的是,美邦股份所披其同行毛利率,与同行披露数据存“出入”,其信披现疑云。

需要说明的是,在据美邦股份2020年11月8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0年招股书”)中,美邦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同行平均水平。

据2020年招股书,2017-2019年,美邦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34%、37.05%、39.41%,逐年上升。

在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对比中,2020年招股书选取了青岛海利尔(603639,股吧)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利尔”)、江苏丰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山集团”)、深圳诺普信(002215,股吧)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普信”)、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达股份(603086,股吧)”)、四川国光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光股份(002749,股吧)”)为美邦股份可比上市公司。

据2020年招股书,2017-2019年,海利尔毛利率分别为30.91%、29.87%、28.55%,丰山集团毛利率分别为23.44%、26.91%、28.15%,诺普信毛利率分别为38.05%、37.55%、33.45%,先达股份毛利率分别为31.08%、36.87%、35.68%,国光股份毛利率分别为52.2%、48.81%、45.9%,上述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5.14%、36%、34.35%。其中2020年招股书备注称,可比公司毛利率是指制剂或相似业务毛利率。

不难看出,美邦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可比上市公司的相似业务毛利率水平。

对此,2020年招股书解释称,美邦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可比上市公司的相似业务毛利率不一致主要是由其产品构成差异所致。

然而,美邦股份在毛利率问题被问询后,筛减同行再次对比毛利率自称水平相当。

据《陕西美邦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美邦股份毛利率情况受到关注和问询,被要求从产品结构、客户结构、销售模式等方面进一步分析并补充披露其毛利率与可比公司毛利率差异及合理性。

在2020年招股书及问询之后,据美邦股份披露的最新一版招股书,即据2021年9月1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经对比分析,美邦股份与海利尔、诺普信、国光股份在产品结构、客户结构、销售模式上更为接近。在毛利率对比分析中,丰山集团、先达股份不再被选作可比同行公司。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美邦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则为37.05%、39.41%、36.56%。2018-2020年,海利尔(选取制剂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9.87%、28.55%、29.94%,诺普信毛利率分别为37.55%、33.45%、33.13%,国光股份毛利率分别为48.81%、45.9%、47.28%,三家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8.74%、35.97%、36.78%。

对于上述毛利率比较情况,招股书披露称,美邦股份与上述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水平基本相当。美邦股份因在产品结构、客户结构、销售模式多方面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存在差异,造成其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存在差异,但总体差异不大,且均为因行业特点或公司自身经营策略造成,较为合理,符合经营实质。

而对比2017-2019年数据,美邦股份毛利率逐年上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实际上,若按上述两版招股书披露的毛利率数据,对比2017-2019年期间毛利率可发现,2017-2019年,上述三家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0.39%、38.74%、35.97%,美邦股份分别为36.34%、37.05%、39.41%。同行毛利率均值逐年下降,而美邦股份毛利率则逐年上升,变动趋势明显异于同行。

则2017年,美邦股份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4.05个百分点,而到了2019年则高于同行均值3.44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结合两版招股书,美邦股份2017-2020年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变动趋势,仍异于上述三家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走势。

在此情形之下,招股书自称与同行毛利率水平基本相当,令人费解。

问题并未结束。美邦股份所披露同行公司毛利率,与同行公司所披毛利率“打架”。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在同行毛利率对比分析时,备注海利尔毛利率选取的是选取制剂业务毛利率,而诺普信、国光股份无注释说明。而此前2020年招股书则备注称,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是指制剂或相似业务毛利率。

据国光股份披露的2018-2019年年度报告,2017-2019年,国光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2.18%、48.8%、45.82%。具体产品植物生长调节剂和杀菌剂的毛利率及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等数据则未予披露。同期,采用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计算所得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2.2%、48.81%、45.87%。

那么,2020年招股书及招股书披露的国光股份2017-2019年毛利率分别为52.2%、48.81%、45.9%。美邦股份披露的国光股份2017和2018年毛利率,与国光股份综合毛利率一致,可见美邦股份或是选取的国光股份综合毛利率与之进行对比分析。

而值得一提的是,美邦股份披露的国光股份2019年毛利率为45.9%,与国光股份披露的综合毛利率45.87%却存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美邦股份所披诺普信毛利率,或与诺普信所披毛利率对不上。

据诺普信2018-2019年年度报告,2017-2019年,以诺普信营业收入、营业成本以及主营业务收入和主营业务成本计算所得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12%、29.21%、26.14%,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4.93%、29.21%、26.16%。同期,以诺普信杀虫剂和杀菌剂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计算所得的毛利率分别为41.59%、37.58%、33.47%。

而美邦股份披露的诺普信2017-2019年毛利率分别为38.05%、37.55%、33.45%。

不难看出,相较于主营业务毛利率和综合毛利率,诺普信年报披露的杀虫剂和杀菌剂业务毛利率,与美邦股份披露的诺普信毛利率较为接近。美邦股份所披诺普信毛利率,是否指杀虫剂和杀菌剂业务毛利率?若是如此,2017-2019年,美邦股份所披诺普信毛利率,与诺普信所披杀虫剂和杀菌剂业务毛利率均对不上,令人困惑。

对于美邦股份而言,其所披数据真实性现疑云。数据“打架”背后,美邦股份是否在选取同行数据时涉嫌选择性披露,以缩小其与同行的差异?不得而知。

而若以同行公司所披数据对比,2017-2019年,海利尔制剂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0.91%、29.87%、28.55%,诺普信杀菌剂和杀虫剂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59%、37.58%、33.47%,国光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2.2%、48.81%、45.87%,上述3家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1.57%、38.76%、35.96%。相较于美邦股份同期毛利率36.34%、37.05%、39.41%,差值分别为5.23%、1.71%、3.45%。美邦股份与同行毛利率均值的差距或进一步拉大。

可见,若基于美邦股份披露数据,2017-2020年,美邦股份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可比公司海利尔、诺普信、国光股份毛利率平均值走势,而招股书却称,毛利率与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水平基本相当。同时,美邦股份所披露的诺普信和国光股份毛利率,与诺普信和国光股份所披毛利率“打架”,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

2

营收净利增速放缓,曾因违反广告法收“罚单”

2020年,美邦股份营收及净利增速双双放缓。

据2020年招股书及招股书,2017-2020年,美邦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4.22亿元、4.39亿元、5.16亿元、5.69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3.93%、17.59%、10.24%。

2017-2020年,美邦股份净利润分别为6,122.48万元、5,933.04万元、7,625.7万元、7,873.43万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3.09%、28.53%、3.25%。

还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美邦股份曾因违反广告法被处罚。

据招股书,2020年7月,美邦股份因违反广告法第九条第三款关于广告不得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的规定,同时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规定,被渭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卤阳湖开发区分局处以 3.5万元罚款。

不难看出,报告期内,美邦股份曾因违反广告法被处罚,令人唏嘘。

3

基于评估价实控人亲友团或“低价”入股,交易公允性或遭“拷问”

回溯历史,2018年,在美邦股份的第五次增资中,其引入两名新股东,其中一名股东为员工持股平台,另外一名为美邦股份实控人及其亲属、朋友持股的公司。

据招股书,2018年6月25日,美邦股份召开股东会,同意注册资本由9,000万元增加至9,840万元。其中,陕西美富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美富咨询”)货币出资1,809.3万元认缴489万元注册资本,增资价格为3.7元/注册资本;陕西美平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美平咨询”)货币出资1,368.9万元认缴351万元注册资本,增资价格为3.9元/注册资本。本次增资前,美富咨询、美平咨询未持有美邦股份股权,本次增资后,美富咨询、美平咨询对美邦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4.97%、3.57%。

2018年7月23日,美邦股份取得渭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卤阳湖开发区分局核发的《营业执照》。

其中,美富咨询系员工持股平台,参考评估价5.67元/股确认股份支付费用。

据招股书,美富咨询是员工持股平台,增资入股原因为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美富咨询增资定价为每股3.7元。

且美邦股份就美富咨询的股权激励确认了股份支付费用,该定价经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评估基准日为2018年5月31日的美邦股份估值报告(中水致远评咨字[2019]第020070号)验证,根据该估值报告,截至2018年5月31日,美邦股份总股本为9,000万股,用收益法估算的美邦股份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估值为51,000万元,折合每股5.67元。

即美邦股份通过员工持股平台美富咨询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确认股份支付费用,参考的价格或为5.67元/股。

而美平咨询为实控人及其亲友持股的公司,增资价格为3.9元/股。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实控人为张少武、张秋芳和张通,张少武与张秋芳为夫妻关系,张通为张少武与张秋芳之子。美平咨询成立于2018年6月22日,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9月1日,张通、张秋芳、孙超、张少蓉、孙亚玲、张秋会分别对美平咨询持股0.37%、55.75%、14.62%、14.62%、7.32%、7.32%。孙超、张少蓉、孙亚玲分别为张少武之外甥、张少武之姐、张少武之友,张秋会为张秋芳之姐。

即美平咨询为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朋友持股的合伙企业。

对于增资入股原因,招股书显示,实控人亲友因看好农药行业、美邦股份的行业地位及未来发展前景,通过美平咨询间接持有美邦股份股权。而美平咨询此次增资入股价格为3.9元/股。

据招股书,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邦股份净资产为18,042.79万元,每注册资本对应净资产为2元。第五次增资系参照美邦股份2017年末净资产并经各方协商一致确定。考虑到美富咨询为美邦股份的员工持股平台,美平咨询为实际控制人及实际控制人亲属、朋友设立的合伙企业,确定美富咨询增资定价为每股3.7元,美平咨询增资定价为每股3.9元,高于每注册资本对应净资产,且两者的增资定价基本一致,美邦股份已就美富咨询的股权激励确认了股份支付费用。该定价经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评估基准日为2018年5月31日的美邦股份估值报告(中水致远评咨字[2019]第020070号)验证,根据该估值报告,截至2018年5月31日,美邦股份总股本为9,000万股,用收益法估算的美邦股份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估值为51,000万元,折合每股5.67元,参照经审计的2017年末每股净资产并对比该评估结果且考虑到本次增资目的,本次增资定价公允。

也就是说,招股书披露,美富咨询、美平咨询增资定价分别为3.7元/股、3.9元/股,增资定价基本一致。而同期美邦股份就美富咨询的股权激励确认了股份支付费用,美邦股份截至2018年5月31日的评估价格为5.67元/股。即若按照评估价格为基准,美平咨询增资入股美邦股份的价格,或低于同期美邦股份员工持股平台美富咨询的入股价格,期间交易价格公允性或遭“拷问”。

4

历史关联方控制权现疑云,关联关系或“剪不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据招股书,陕西麦想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麦想”)是美邦股份历史关联方,系实控人张少武、张秋芳之女婿郝新新曾持股70%,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2019年3月15日,郝新新所持陕西麦想的股权全部转让并辞去法定代表人职务。

实际上,2019年3月,郝新新以0元将陕西麦想70%股权转让给王林与姜洁。

据招股书,2019年3月,陕西麦想召开股东会,同意郝新新将其持有陕西麦想的30%股权转让给王林,将其持有陕西麦想的40%股权转让给姜洁。同日,各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本次股权转让款为0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3月15日,陕西麦想股权发生变更,由“高菲、郝新新分别持股30%、70%”变更为“高瑞云、王林、姜洁分别持股30%、30%、40%”。截至查询日2021年8月16日,陕西麦想股权未再发生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王林姜洁任职于郝新新夫妇关联公司,且招股书称股权转让真实不存在代持行为。

据招股书,王林现任职于陕西蕴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蕴通投资”),姜洁现任职于陕西云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阶酒店”)。而蕴通投资系由郝新新持股2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企业,云阶酒店系由张伟持股9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郝新新担任监事的企业。而张伟为实控人张少武、张秋芳之女,与郝新新为夫妻关系。

但招股书显示,王林、姜洁均不属于美邦股份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及上述人员亲属的关联方、未曾在美邦股份处任职。陕西麦想设立至今尚未实缴,本次股权转让款为0元。本次股权转让已经履行了相关程序,本次转让后,郝新新不再持有陕西麦想股权,不存在他方替美邦股份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相关企业股份的情况。

令人疑惑的是,2018-2020年,陕西麦想与郝新新控制的2家公司共用联系方式。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年报,陕西麦想登记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9-62360370,企业电子邮箱均为ff.cao@163.com,企业通讯地址均为西安市高新区锦业路绿地中央广场-蓝海第4幢1单元21层12107号房。其中2019年报及2020年报登记日分别为2020年4月15日、2021年5月27日。

据招股书及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陕西鼎力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力泰”)由郝新新及其父郝选平、其母卫冉丽分别持股30%、15%、15%,郝新新及其父母合计持股60%。同时,郝新新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其父郝选平任监事。可见鼎力泰系由郝新新控制的企业。

其中,鼎力泰2018-2020年年报登记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9-62360370,企业电子邮箱均为ff.cao@163.com。与陕西麦想联系方式一致。

无独有偶,郝新新控制的另一企业也使用上述联系方式。

据招股书,陕西泽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泽兴”)是郝新新持股60%并担任监事的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年报,陕西泽兴登记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9-62360370,企业电子邮箱均为ff.cao@163.com。

值得一提的是,郝新新之妻张伟控股公司云阶酒店存在一名财务人员名为“曹芬”。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年11月29日,云阶酒店“企业联络人员、财务人员”变更信息显示,云阶酒店财务负责人变更为曹芬。而2020年7月13日,鼎力泰“企业联络人员、财务人员”变更信息显示,鼎力泰联络人员变更为曹芬,财务负责人变更为郝新新。

显然,曹芬为郝新新之妻张伟控股公司云阶酒店的财务人员,上述所用邮箱ff.cao@163.com是否为曹芬所有?不得而知。

还值得一提的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12月26日,陕西天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天蕴”)股权由“高瑞云、张冬持股48%、52%”变更为“高瑞云、王林持股48%、52%”。同日,曹芬新增为陕西天蕴财务人员。

上述表明,陕西麦想曾由实控人女婿郝新新控股,是历史关联方。2019年3月,郝新新以0元将陕西麦想70%股权转让给王林与姜洁,其中王林任职于郝新新持股2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蕴通投资,姜洁任职于郝新新之妻张伟持股9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云阶酒店。招股书称上述股权转让真实不存在代持行为。而2018-2020年,陕西麦想与郝新新控制公司鼎力泰、陕西泽兴共用联系方式,且曹芬2018年11月起任云阶酒店的财务人员。

那么,在王林成为陕西天蕴控股股东的同时,曹芬成为该公司财务人员。而现王林仍任职于郝新新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蕴通投资,郝新新转出陕西麦想股权后,陕西麦想却仍与郝新新控制公司共用联系方式、邮箱,王林、姜洁分别作为郝新新持股的蕴通投资、张伟控制的云阶酒店旗下员工,其是否替郝新新代持陕西麦想的股权?陕西麦想是否仍由郝新新控制?尚未可知。

而此番上市,美邦股份亟待解答的疑问不仅如此。

5

独董段又生在同业公司兼任独董,独立性存疑或难勤勉尽责

值得注意的是,美邦股份向原独董时春喜所在学会采购技术服务,时春喜上任三个月“匆匆”离场。

2019年12月20日,美邦股份召开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时春喜为独立董事。为减少关联交易、避免利益冲突,2020年3月20日,时春喜辞去独立董事职务。在时春喜辞职之后,美邦股份选举韩佳益为独立董事。

据招股书,原独立董事时春喜担任陕西省植物保护学会法定代表人。而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美邦股份向陕西省植物保护学会采购技术服务,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47.07万元、27.6万元、38.87万元,占各期采购总额的比重为0.15%、0.13%、0.11%。

对此,美邦股份称,公司与上述关联方进行交易时,均按照当时市场价格确定交易价格,交易价格公允。

2018-2020年期间,美邦股份均向时春喜关联方采购技术服务,而2019年12月美邦股份却选举时春喜为其独立董事,令人费解。

不宁唯是,美邦股份独立董事段又生,同时兼任两家同业公司独立董事,美邦股份还与其中一家公司“共享”专利。

据招股书,段又生为美邦股份独立董事,任期为2019年12月20日至2021年9月9日。除了担任美邦股份独立董事外,段又生还同时兼任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以下简称“农药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浙江中山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化工”)、农心作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心科技”)独立董事。

据中山化工2021年6月10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中山化工招股书”)及农心科技2021年6月22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农心科技招股书”),段又生自2018年11月10日起任中山化工独立董事,2020年12月21日起任农心科技独立董事。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从事农药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杀菌剂、杀虫剂等。

据中山化工招股书,中山化工主要从事绿色农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农药原药及制剂,涵盖除草剂、杀菌剂和杀虫剂三大品类。

据农心科技招股书,农心科技的主营业务为农药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且农心科技将美邦股份列为其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不止如此,美邦股份与农心科技存“技术”合作,相互无偿授权专利予对方使用。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与农心科技间,存在相互授权使用专利情况。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9月1日,美邦股份将其专利号为ZL200810175287.6、ZL200910020916.2、ZL200910021814.2、ZL201010148112.3、ZL200810017314.7、ZL201110066540.6的专利,授权给农心科技子公司陕西上格之路生物科学有限公司无偿使用,授权许可日分别为2018年11月2日、2018年11月2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

同时,农心科技将其专利号为ZL200910023350.9、ZL200810150124.2、ZL201010190031.X、ZL201210084073.4、ZL200910218965.7、ZL201210360485.6的专利,授权给美邦股份及其子公司无偿使用,授权许可日分别为2014年10月13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2021年3月29日。

而独董段又生在“同业”公司中山化工及农心科技兼任独董,且美邦股份与农心科技还存在技术合作,这是否影响其独立客观判断?不得而知。

另外,美邦股份系农药工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而段又生为该协会助理秘书长。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是农药工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2020年,美邦股份获得农药工业协会颁发的“第十三届农药创新贡献奖(技术创新奖)”。

也就是说,2018-2020年,美邦股份向时春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组织陕西省植物保护学会采购技术服务,而2019年12月美邦股份却选举时春喜为其独立董事,而后,2020年3月20日春喜辞去独立董事职务。

另一方面,美邦股份独立董事段又生同时兼任同业公司中山化工、农心科技独立董事,其中美邦股份还与农心科技存“技术”合作,相互无偿授权专利予对方使用。此外,独董段又生为农药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作为农药工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美邦股份相关人员与段又生或存“熟人关系”,段又生作为其独立董事或难保持“独立”。

6

逾九成发明专利或遭“束之高阁”,母公司发明专利授权率不足五成

报告期内,美邦股份研发费用逐年增加,研发费用合计1.18亿元。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美邦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2,693.21万元、3,951.74万元、5,136.4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14%、7.66%、9.03%。报告期内,美邦股份研发费用合计达11,781.4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美邦股份拥有发明专利299项,却仅有19项用于产品生产。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强,在产品开发过程中积极进行相应专利的申请,构建知识产权壁垒,进而依靠自有技术提升产品竞争力。具有研发实力的农药制剂公司通过自主研发的产品和技术申报专利,构建了进入农药制剂生产行业的技术壁垒。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9月1日,美邦股份母公司及子公司共获得发明专利299项,其中285项系美邦股份自行研发并自主申请取得的专利。

据招股书,美邦股份发明专利的使用可分为3种情况,分别为用于产品生产、进行战略储备、实现竞争防御,其中用于产品生产的发明专利19项,用于战略储备的发明专利113 项,用于防御性的专利60 项。

这意味着,美邦股份宣称拥有发明专利299项,而应用于生产的专利却仅19项,即美邦股份应用于生产的专利仅占总数的6.35%,其中93.65%的发明专利或被束之高阁。

问题并未结束。美邦股份母公司发明专利申请授权率或不足5成,逾期失效及驳回失效现象频现。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8月21日,美邦股份以母公司“陕西美邦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共提交了265项发明专利申请,而其中109项发明专利获得授权,尚有156项发明专利未获授权。

而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美邦股份提交的上述发明专利未获授权原因包括“逾期视撤失效”“驳回失效”等。

其中,一种含氟唑环菌胺与甲氧基丙烯酸酯类的杀菌组合物、一种含氟唑环菌胺的农药组合物、一种含氟唑环菌胺的杀菌组合物、一种含氟唑环菌胺与新烟碱类的杀虫防病组合物、一种含氯化胆碱与吡唑醚菌酯的农药组合物、一种含s-诱抗素和吡唑醚菌酯的农药组合物、一种含S-诱抗素的植物生长调节组合物、一种含S-诱抗素的高效植物生长调节组合物、一种含S-诱抗素的植物生长调节组合物、一种含氯化胆碱和赤霉酸的组合物、一种含甲哌鎓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组合物、一种含烯效唑的植物生长调节组合物、一种含王铜的复配杀菌组合物、一种含苯并烯氟菌唑的杀菌组合物等逾十项发明专利,处于逾期视撤失效状态。

而一种杀虫防病的农药组合物、一种含氟唑环菌胺与三唑类的杀菌组合物、一种含氟唑环菌胺的抗菌增产组合物、一种含四甲基戊二酸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组合物、一种含四甲基戊二酸的农药组合物、一种含四甲基戊二酸的植物生长调节组合物、一种含苯并烯氟菌唑与三唑类的组合物、一种含苯并烯氟菌唑与三唑类的杀菌组合物、一种含有苯并烯氟菌唑的高效杀菌组合物等发明专利,则处于驳回失效状态。其中上述前4项专利审查意见显示,美邦股份提交的专利申请的权利要求都不具备新颖性或创造性。

与此同时,美邦股份一家子公司提交224项发明专利申请,其中135项专利未获授权。

据招股书,陕西汤普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汤普森”)为美邦股份全资子公司。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8月21日,“陕西汤普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共提交了224项发明专利申请,而其中仅89项发明专利获得授权,尚有135项发明专利未获授权。

据招股书,陕西美邦农资贸易有限公司为美邦股份全资子公司。

此外,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8月21日,“陕西美邦农资贸易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共提交了44项发明专利申请,而其中仅27项发明专利获得授权,尚有17项发明专利未获授权。

即是说,美邦股份拥有299项发明专利中,用于产品生产的发明专利仅有19项,大量发明专利被束之高阁,专利经济效益转化能力或遭拷问。反观其身后,母公司发明专利授权率不足5成,频现逾期失效及驳回失效“异象”。无独有偶,子公司汤普森发明专利授权率亦不足5成,美邦股份创新能力或存不足。

发明专利“异象”丛生,独董独立性存疑或难勤勉尽责等问题接踵而至,美邦股份能否在资本市场乘风破浪,有待考验。

免责声明:本研究分析系基于我们认为可靠的或已公开的信息撰写,我们不保证文中数据、资料、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在任何情况下,本研究分析中的数据、资料、观点、或所表述的意见,仅供信息交流、分享、参考,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研究分析中的任何数据、资料、观点、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阅读者自行承担风险。本研究分析,主要以电子版形式分发,也会辅以印刷品形式分发,版权均归金证研所有。未经我们同意,不得对本研究分析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不得用于营利或用于未经允许的其它用途。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证研。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