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聚焦IPO | 业绩起飞因疫情,九成收入靠境外,短期“暴富”的三问家居能红多久?

2021-10-10 14:30:38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见习记者 | 陈雯

2020年,三问家居依靠医护类产品实现营业收入的增长,但三问家居拟扩大产能的主营产品2020年销售收入却是下滑的,新增产能能否顺利消化,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问家居”)于2021年8月5日申报在创业板上市,并于9月7日成功过会。其拟发行股票不超过2500万股。

三问家居是一家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服务型贸易商,定位为“做全球客户与供应商最有价值合作伙伴”,为全球中大型零售商和中高端品牌商提供特色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和特色面料产品,具体包括客厅场景的靠垫、毯子、披巾,卧室场景的床品、浴袍、睡衣,以及家居休闲服、运动休闲服等。

受疫情影响,三问家居开拓新的医护类产品业务收入顺利实现增长。三问家居拟募资扩大原主营产品产能,但在2020年营收主要依赖医护类产品的情况下,新增产能能否顺利消化令人担忧。且三问家居九成收入来自境外市场,面临着极大的政策风险和汇率波动风险。此外,三问家居定位是“一家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服务型贸易商”,但其报告期内设计和研发费用却较低,与公司定位不甚相符。

募投产能存消化疑虑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三问家居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0.81亿元、11.04亿元和17.91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0.68%、2.13%和62.2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0.78亿元和1.1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87.77%、13.16%和44.57%。

如果单从数据来看,三问家居业绩情况良好,营业总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均呈上升趋势。此次IPO募资,三问家居也选择使用54.69%的募资额,约2.92亿元来扩大产能。

业绩持续增长,扩大产能再投资,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但《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查阅三问家居的招股书后发现,三问家居2020年的业绩增长并不是来源于其主营产品,而是在疫情中因祸得福,吃了一波红利。

2018年和2019年,三问家居的主营产品主要包括家纺、服饰和面料等三大类产品。2020年,因疫情原因,口罩和手套等医护类产品稀缺,于是三问家居新增了此类“副业”,当年其新增的医护类产品实现销售收入7.40亿元,占比达41.33%。

新增业务收入大增,那么其原有业务情况如何呢?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三问家居家纺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69%、54.88%和32.36%;服饰类产品收入占比分别为44.21%、35.34%和21.36%;面料类产品收入占比分别为2.29%、9.07%和4.64%。由上述数据不难看出,2020年三问家居原来主营的几种产品收入占比全线下滑。

此次IPO,三问家居拟募资合计5.34亿元,其中2.92亿元用于年产522万条靠垫、459万条毯子、100万条毛衫及配饰建设项目。其中,靠垫和毯子属于家纺类产品,毛衫属于服饰类产品。

三问家居拟扩大家纺和服饰类产品的自有产能,但实际上,报告期内其产能利用率处于下滑状态。2018年-2020年,家纺类产品的自有产量分别为190.59万件,217.41万件和212.76万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6.36%、91.65%和67.46%;服饰类产品的自有产量分别为119.54万件、165.42万件和162.47万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2.35%、85.94%和56.06%。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2020年其家纺和服饰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不高,产能已经存在大量剩余。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020年,三问家居的境外收入分别为10.62亿元、10.22亿元和16.73亿元,占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04%、92.64%和93.40%,占比均超九成。若按区域划分,美国为其最大的市场,报告期内销售额分别为5.97亿元、6.20亿元和11.89亿元,占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35%、56.19%和66.39%。

显然,三问家居的营收主要依赖境外市场,目前境外疫情仍不稳定,市场需求和贸易环境均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而公司拟扩大产能的主营产品2020年销售收入又出现下滑,在产能已有大量剩余的情况下,其募投项目投产后,能否顺利消化,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过于依赖外销

经营稳定性堪忧

三问家居产品以外销为主,因此,公司的业绩会较大程度地受国际贸易形势和国家间相对成本优势的影响。

近年来,以中美贸易摩擦为主导的国际贸易形势较为动荡,全球范围保守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再度抬头。在此背景下,若三问家居主要客户所在国家对中国公司采取针对性关税惩罚、非关税壁垒等措施,其客户可能因此减少采购或转向其他国家供应商。

2018年,美国开始推行“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多次以缩小对外贸易逆差为由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同年7月,美国公布对华第二轮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清单,该清单涉及绝大部分纺织原料、半成品以及少量服装附件产品。随着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陆续公布了部分加征关税商品的排除清单,其中包括家纺类和服饰类产品。

尽管家纺类和服饰类产品已在加征关税商品的排除清单中,但贸易政策带来的风险仍是客观存在的,给三问家居未来的经营带来不确定性。

另外,三问家居的外销产品以美元标价,外销收入也主要以美元结算,汇率波动将对其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盈利情况均产生较大影响。根据2017年-2020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变化趋势(如附图)来看,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美元兑人民币的平均汇率处于上升趋势,2020年下半年,则持续下跌,整体波动性较大。

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下跌,会提高以美元标价的外销产品的价格水平,降低三问家居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同时,三问家居的美元应收账款会产生汇兑损失。2020年,三问家居的主营业务毛利率由22.46%下降到18.63%,因汇率波动产生的汇兑损益便高达3528.38万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31%,可见汇率波动对其业绩影响不小。

随着当下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加,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幅度可能会更大,这将给三问家居带来较大的经营风险。

设计和研发费投入不高

竞争力堪忧

三问家居在招股书中定位是“一家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服务型贸易商”,业务定位是“产品的原创设计和供应链管理”,三问家居将合作工厂和自有工厂统一纳入合格供应商库进行管理,且向合作工厂采购的比例较大,自有工厂生产的比例较小。

但令人惊讶的是,2018年-2020年,三问家居的设计支出分别为1014.47万元、926.51万元和886.57万元,研发费用分别为63.76万元、226.23万元和383.36万元,两者合计仅分别为1078.23万元、1152.74万元和1269.9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1.05%、0.71%。较低的设计和研发费用,与三问家居“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定位似乎并不相符。

在设计支出逐年降低的情况下,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三问家居各期设计的基础图稿数量分别为8675张、11817张和10859张,2020年设计图稿数量不增反减。

在深交所对三问家居下发的《关于创业板上市委审议意见的落实函》中,上市委也曾要求三问家居说明研发费用支出较低对其设计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影响。

三问家居在回复函中给出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对比数据,并表示公司设计研发费用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处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中等水平。根据数据来看,三问家居2020年的设计研发费用占比为1.21%,明显低于棒杰股份(002634,股吧)的3.08%和健盛集团(603558,股吧)的2.91%,在同行业公司中并不具备竞争优势

另外,此次申报上市,三问家居选择创业板。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基于以高新技术企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公司为主的板块特征,深交所设置上市推荐行业负面清单,包括农林牧渔、农副食品加工、食品饮料、纺织服装等传统行业,原则上不支持属于上述行业的企业申报创业板上市。

同时,明确上述行业中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自动化、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深度融合的创新创业企业仍可以在创业板上市。

由此看来,公司研发创新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三问家居目前对于设计和研发这部分的投入较少,必将对其研发能力造成影响,降低在同行业公司中的竞争力,这同样令人担忧。

(本文已刊发于10月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