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三十而已》出品方柠萌影业冲击上市,最大客户腾讯亦敌亦友

2021-10-14 16:43:07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文/胡毓靖 编辑/庄怡)经历影视寒冬、税务整顿、疫情冲击和饭圈整治,柠萌影业仍然发起了对资本市场的冲击。

近日,《三十而已》出品方柠萌影业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与同为六大剧集公司的华策、慈文、耀客等相比,柠萌成立的时间最晚,作品也不多,但却是少有的能相对稳定产出爆款,并保持连续盈利的影视公司。

这种稳定得益于柠萌创始人苏晓对互联网和年轻人的敏锐把握,除《三十而已》这部话题剧外,《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和《二十不惑》都是对年轻人关注对话题“精准施法”。

此外,腾讯作为最大机构股东和最大客户,既给柠萌带来了相对稳定的版权剧售卖收入,也提高了用户观剧行为洞察的便利性,从而变相降低了柠萌的剧集投资风险,增加踩准爆款剧的几率。

只是,腾讯并非永远的朋友,视频平台介入内容制作分流影视公司营收,是远处的隐患,而进入资本市场,柠萌有限的产能下,突破盈利瓶颈难度仍大。如何讲出和慈文与华策不一样的资本故事,柠萌只能祈祷自己能一直押中爆款。

剧集公司中的“异数”

从财务数据来看,柠萌是少有的经历过影视寒冬、税务整顿和疫情冲击,仍保持连续三年盈利的影视公司。

柠萌影业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柠萌影业收入分别为16.06亿、17.94亿、14.26亿和5.65亿,这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51亿、0.8亿、0.63亿和0.83亿,尽管波动较大,但仍保持整体盈利。

柠萌从2018年至今保持盈利,图源:柠萌影业招股书

可供参考的是与柠萌并列为六大剧集公司,且已独立上市的华策影视(300133,股吧)和慈文传媒(002343,股吧)的数据。

其中,华策2019年由于并购公司的商誉减值和网剧收入锐减,全年净亏损15亿,慈文2020年则因疫情影响影视生产周期被打乱,净亏损3.52亿,而在2018年,慈文更因子公司商誉减值和影视业务未达预期,暴雷巨亏超10亿。

事实上,柠萌也是近年来罕见的独立上市的影视公司。六大剧集公司中,华策和慈文早在近10年前上市,新丽被阅文收购,出品了《伪装者》《琅琊榜》等剧集的正午阳光暂未有上市消息,耀客传媒在2017年从新三板摘牌之后再传出IPO的消息,但一年多都未传出新进展。

此外,与其它影视公司相比,柠萌自诞生以来就标榜自身亲近视频平台和付费模式、为年轻人和互联网做内容的新锐属性,公司内部管理也追求扁平化从而实现对市场的快速反应。

柠萌创始人苏晓在SMG上海文广集团工作多年,辞职后与其他三位SMG前同事创立了柠萌。他在谈及这两份工作时表示,国有企业或大型企业在公司层级和人才激励上存在很大的问题,而在影视行业互联网影视平台和制作方话语权愈来越强的情况下,这些问题会造成人才流失和决策敏锐度下降。

柠萌影业创始人苏晓

“我们公司的人才架构也是按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模式来建立的”,“从员工到老板,汇报层级不能超过三个人,这样做事才会有效率。因为这个市场实在是变化太快了,所以一定要快速反应”,苏晓说。

反映在管理决策机制上,同样出身于SMG的另外三位创始人陈菲、徐晓鸥、周元与苏晓为公司一致行动人,四人持股之和超46%,为主要控股股东,决策公司大小事务。

创始人和管理层集中持股的确提升了柠萌的决策和运营效率。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18年至2020年,柠萌播出剧集的精品率达71.4%,远超其他五家剧集公司40.8%的平均精品率。

轻度绑定腾讯,踩准观众喜好

不过,柠萌成为少有能稳定盈利并爆款产出稳定的剧集公司,原因并不只是管理和定位优势那么简单。

从过去几年的片单来看,柠萌在前期走的是与华策类似的古装+现实题材两条腿走路,但是由于限古令的影响,以及《寂寞春庭空欲晚》《扶摇》等剧集的争议,柠萌的现实主义为核心的趋势愈发明显。

近三年,柠萌产出的现实主义题材包括《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以及《二十不惑》《三十而已》等,每一部与高热度社会议题绑定,话题性极强。这种话题性由柠萌擅长的群像叙事得到拓展,上述5部剧集前三部为家庭群像,后两部为女性群像。

仅在《三十而已》一部剧三个女性的婚姻中,柠萌就填入了独立女性、沪漂生存现状、剩女、阶层焦虑、全职妈妈、出轨、手撕小三、婚姻危机、幼儿教育、原生家庭……等刺激观众情感末梢的话题。

网友统计《三十而已》上热搜次数超150次,图源:知乎

但是,柠萌对现实主义议题的拿捏精准,更多出于“投用户所好”的讨巧之法。

苏晓曾在采访中透露,电视剧《好先生》选角时,团队注意到B站“张艺兴和孙红雷CP”的视频热度不错,正是考虑到这一话题度,《好先生》才选了这两位演员主演该剧。

另外,通过与视频网站合作,获取观众喜好的定量数据也是柠萌打造爆款的途径之一。

爱优腾是影视剧集的主要购买方,也是柠萌的金主。柠萌招股书显示,腾讯是最大的机构股东,持股19.78%,来自腾讯的收入占柠萌总收入的三成,是其最大客户。

然而,持股和收入只是柠萌与腾讯绑定的浅层次,更深入的层面则来自腾讯平台数据带来的用户洞察价值。苏晓曾表示,互联网公司有最完善的用户数据分析,可以运用到消费者洞察中,降低单片投资的风险。

藉由这种定量分析,柠萌提高了产出话题度较高爆款的频率,但是,柠萌这种过多社会话题组装至一部电视剧中,以提升社会热度的形式也常被诟病。

有媒体人调侃,《三十而已》首创了电视剧行业的内循环模式,精准轰炸观众情感末梢,然后催生出更多情感爆文,启发续集创作思路,形成以“鸡汤文内循环为主体、现实外形为辅助”的电视剧发展新格局。

观察者网也注意到,《三十而已》和《小舍得》在播出初期因为较为贴近现实的风格引来好评,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繁杂的议题“组装”进一部电视剧内,观众的疲惫感和差评度也随之上升。

其中,《三十而已》播出时豆瓣开分时评分高达8.2分,但随着剧情发展,分数一掉再掉,最终落在6.7分,超过一半以上的人给出了三星及以下的评分。而《小舍得》则开分7.4,低于系列前作《小别离》和《小欢喜》,目前的评分也降到了6.6分。

盈利有瓶颈,腾讯亦敌亦友

但即便爆款频出如柠萌,进入二级市场的前景也并非会是一帆风顺。

一方面,影视行业本身的桎梏仍然限制着柠萌公司价值的爬升。由于行业金主爱优腾仍处于亏损状态,爆款的流量变现能力被尤为重视,但传导至行业上游,影视公司追求爆款的风险则会致使业绩高度不稳定。

苏晓自己也曾表示,由于影视公司资金也有限,前期重金投入一个项目,回报周期长达三、四年,不可控因素太多。

此外,影视公司产能有限,柠萌的盈利就存在瓶颈。从作品产出率来看,柠萌每年播出的剧集在4部左右,“产能封顶了,再增加品质就保证不了”,苏晓说。

柠萌招股书显示,柠萌的收入来源为版权剧、内容营销和其他。其中版权剧为最主要板块,占总收入比例分别为90.9%、91.0%、84.7%。这也意味着,柠萌在当前产能基础上,总体收入不会有大幅提升,盈利瓶颈明显。

另一方面,即便进入资本市场,柠萌是否能获得资本看好,仍然不明朗。

就慈文和华策来看,上市过10年后,当前股价均在5、6元的低位徘徊。其中华策相较2015年25元的股价,已经跌去八成,而慈文的现状更为惨淡,2015年底股价还在50元以上,市值逼近200亿,而今仅剩23亿出头。

慈文上市10年的股价与市值波动

跳脱出剧集制作行业的视野,另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是,“金主”爱优腾介入内容制作的趋势已越来越明显。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和“恋恋剧场”已有行业口碑,腾讯视频平台内,腾讯影业、阅文集团和新丽传媒自去年结成“三驾马车”后,推出了《庆余年》《赘婿》等IP改编作品,而平台内今年热播的《你是我的荣耀》《扫黑风暴》等也诞生自腾讯生态内的企鹅影视。

可以预见的是,伴随着腾讯生态内“三驾马车”的进一步协同,腾讯视频对外部内容的需求可能会有减弱的趋势。包括爱奇艺在内,这部分平台自制剧也将对柠萌的营收进行分流。苏晓本人也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行业下游视频平台挤压内容公司的生存空间,这一趋势也很难逆转。

这方面的一个示例是,在国外Netflix崛起后对传统影视公司造成强烈冲击,迪士尼和华纳传媒等常年对其口诛笔伐,但意识到难敌其竞争力度后,还是加入流媒体大战,通过Disney+和HBO与之抗衡。而柠萌是否有勇气和能力自建平台与爱优腾抗衡,仍然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上市或许是柠萌试图突破盈利瓶颈的尝试。有影视行业高管向证券日报分析,“影视公司只有持续产出优质内容,才能屹立发展潮头”,“目前大部分中小影视公司受限于资金规模,每年投入剧集的数量和模式有限,只能采取小作坊模式。因此,很多企业迫切希望上市。”

在招股书中,柠萌表示未来的战略是持续产出精品剧集、提升IP运营管理、拓展国际业务和实施有选择性的并购和投资。但这短期内仍难以破除剧集制作行业依赖爆款,以及被视频平台分流营收的现状和趋势。

但好在柠萌的剧集精品率仍领先同行,有了内容的核心竞争力,柠萌在资本市场的故事仍可以期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