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期股“急转弯”:煤炭、有色指数最大回撤超24% “能源危机”或延后大宗商品顶部到来

2021-10-19 01:47:07 21世纪经济报道 

若考虑到股价往往提前于商品价格半年见顶的规律,以及大宗商品顶部的延后可能,周期股似乎仍然是当前资金少数的选择之一。

锂矿股是今年A股的主线,涨价逻辑、业绩兑现最为顺畅,9月中旬以前年内涨幅全市场排名第一,但是近期仍然不免出现大幅杀跌。

这是周期行业的系统性下跌。大的分类上,钢铁、煤炭、有色、基础化工类个股无一幸免,近一个月,上述板块区间最大跌幅分别达21.7%、26.4%、24.59%、18%。

突然的杀跌,让追踪基本面的投资者措手不及。毕竟,除了钢铁处于相对横盘状态外,其他如煤炭、原油在能源供应偏紧的格局下,仍然处于上涨趋势当中,并致使部分有色金属减产、价格继续上涨,如LME铝、LME锌上周五仍在创新高。

换言之,基本面与股价近期出现了阶段性“背离”。

问题显然出现在了二级市场层面。由于上市公司、基金三季报还未披露完毕,难以追踪三季度末机构持股数据变动,但是周期股如此系统性的回落,必定伴随了大量的资金流出。获利了结可能是动力之一。

“能源危机”贡献周期新变量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9月伊始,二级市场开始讨论板块轮动、高低切换的可能性,最终高位股跌下来了、低位股还未明显起涨。

周期股即是高位运行的典型,至少9月份的价格处于相对高位。

将所有行业进行比较,年初至9月15日,中信煤炭、有色、钢铁、基础化工、石油石化年内累计涨幅分别达88.72%、76.25%、75.3%、59.16%、48.92%,涨幅排名分列第一至五位。

涨幅过于可观,杀跌幅度自然不会小。9月15日至今,上述周期股也就成了A股的杀跌主力,期间跌幅同样位列全市场前五位。

与之相伴的,此前股价走势较弱的食品饮料、农林牧渔行业,在周期股调整期间则取得了正收益。

虽然涨幅有限,但是却至少说明了近一月A股市场确实在尝试进行高低切换。

一些预期层面的担忧因素也不容忽视。

本轮周期股上涨多始于2020年二季度,核心动力是全球超额流动性带来的支撑,目前则面临边际减弱的风险。

上半年,本报援引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观点预判时指出,拐点将以美国收缩流动性为标志,届时刺激商品价格上涨的因素将随之消失。

“结合当前情况来看,上半年的预期无需重估。美国减少流动性是必然,此后欧洲也会跟进,若主流央行采取行动,这意味着全球流动性大规模扩张的行为发生改变。”景川18日指出。

只是,在全球能源供给偏紧的格局下,大宗商品价格运行中增加了新的变量,而且是重要变量。

“上半年作出预判时并未考虑到能源问题,而随着能源供应链出现问题,可能会延后整体大宗商品顶部的到来。”景川表示。

具体影响品种,包括了原油、煤炭等直接能源类商品,及成本体系中能源占比较大的品种,比如用电成本占比超过40%的铝。

10月18日,LME铝盘中便创下3229美元/吨高点,为2008年以来的新高。

综上,一边是周期股前期累计的巨大涨幅,另一边则是资本市场对于流动性拐点对大宗商品支撑减弱的担忧,共同作用下致使主要周期板块出现巨大回调。

虽然目前三季报尚未披露完毕,无法判断机构持股9月末的调仓情况,但是通过可追踪的北向、融资资金等连续数据可以看出,上述调整期间确有一定流出。

仅以行业龙头为例。陕西煤业9月15日北向资金持股数量为4.54亿股,至10月13日降至3.78亿股。

不过,近两个交易日北向资金开始有所回流,同时如中信特钢、紫金矿业恒力石化(600346,股吧)等各自行业代表亦保持了类似的变化趋势,部分公司北向资金持股较9月中旬反而略有上升。

经过近期的大幅杀跌,大宗商品再次加入“能源危机”这一新的主导变量后,接下来A股对于周期股、尤其是能源及关联度密切的周期行业,也可能面临预期的重新修正。

周期股仍是最确定板块

从二季度开始,国内便展开了对大宗商品的密集调控。但是,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却呈现出越调越涨的走势,其核心原因便在于自身供需关系在自发调节市场价格。

抛开对中下游制造业的成本冲击影响不谈,在基础原材料价格普遍处于近十年高位甚至是历史新高的状态下,传统周期业仍然是全年业绩增长最确定的板块。

这从近期集中披露的三季报和预告情况可窥得一二。

以铜、铝、锌等基本金属行业为例,截至10月18日,发布业绩预告上市公司合计24家,按照预告下限计,平均净利润增幅为178%,中位数为143%。

LME铜虽然三季度走势弱于铝、锌,但是得益于铜价处于历史绝对高位,江西铜业前三季度预计净利达42.74亿至47.34亿元,同比增长179%至209%。

南山铝业虽然前三季度利润增幅至多不过90%,但是考虑到10月以来铝价进一步上行,其四季度利润规模亦有望环比提升。

需要指出的是,包括有色、煤炭、石化等周期性行业,其成本端变化通常小于产品端,表现在上市公司业绩上,其产品价格与公司盈利能力亦保持了极强的一致性。

若采用前述直接能源和成本构成中能源占比较高的分类,工业金属还是属于后者。

相比之下,直接能源类商品生产企业得益于近期煤炭、油气价格的上行,四季度业绩仍然有较大提升空间。

基本面盈利趋势不变的背景下,主导周期股未来走势的因素将向二级市场倾斜,即市场能否挖掘出同样具备增长确定性的板块接力。

近期二级市场走势,本身也是上述寻找和切换过程的演绎。

在缺乏更多可选项的情况下,短期资金或重新回流周期股。10月18日,A股涨幅排名靠前的分别为煤炭、风力发电、磷化工和锂矿板块。

无一例外,全部是上述“能源危机”的相关行业,以及9月中旬以前领涨沪深两市的“左磷右锂”。

若考虑到股价往往提前于商品价格半年见顶的规律,以及大宗商品顶部的延后可能,周期股似乎仍然是当前资金少数的选择之一。

(作者:董鹏 编辑:林虹)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