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新三板摘牌 大连华阳新材冲刺创业板IPO

2021-11-10 04:37:55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王琳每经编辑 文多

新三板公司大连华阳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大连华阳新材),正在冲刺创业板IPO。《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大连华阳新材从新三板摘牌后,于2020年4月通过股份增发引入自然人股东方怀月。之后,在方怀月控制的企业出任高管的张康,获选大连华阳新材董事,而张康在2013年至2015年间曾任职于证监会系统。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记者表示,张康算是被拟上市公司的股东委派,是否属于证监会规定的监管事项,还要看更多应披露信息才能判断。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在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约16%的情况下,大连华阳新材原材料采购金额却较2018年同比下降超30%。尽管大连华阳新材将其归因于公司2018年新签合同数量较少,但是,在原材料定制采购之外,大连华阳新材2019年的原材料常规采购金额也同样大幅减少约三成。

计划登陆创业板

成立于2011年的大连华阳新材,彼时公司还叫华阳有限,主要从事非织造生产线成套装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6年初完成股改之后,在2017年3月成功挂牌新三板,直到2020年1月份,大连华阳新材从新三板摘牌。

终止新三板挂牌,是因为大连华阳新材已计划登陆创业板。

大连华阳新材官网的一则报道显示,2020年5月8日,大连华阳新材与征金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征金控股)及大连航天半岛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半岛创投)举行了战略投资协议签字仪式。

不过,实际情况还是与上述报道存在一些出入。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20年4月,是征金控股的实控人方怀月和半岛创投,分别以4000万元和1000万元的价格认购了大连华阳新材增发的327.65万股和81.9125万股股份,分别占增发后大连华阳新材4.99%和1.25%的股份。

方怀月的名字也常出现在二级市场,包括*ST中房(600890,SH;昨日收盘价2.8元)、本钢板材(000761,股吧)(000761,SZ;昨日收盘价4.04元)等多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都曾闪现其身影。他还参与了青山纸业(600103,股吧)2016年的股份定增计划,以及西王食品(000639,股吧)2018年的定增计划。

尽管方怀月亲自“下场”参与大连华阳新材的股份增发,但代表方怀月方面进入大连华阳新材董事会的却是张康。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张康在2015年5月至今任征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征金资本)副总裁,2020年5月起任大连华阳新材董事。

征金资本同样也是方怀月实际控制的企业,原本是征金控股的直接控股股东,目前则是征金控股的控股子公司。

在入职征金资本之前,张康曾在2013年10月至2015年4月任职中国证监会期货部,任研究员一职。

今年5月28日,证监会专门制定发布《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发行类第2号》,明确了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入股拟公开发行并上市或新三板精选层挂牌企业的核查要求。

那么,基于张康在证监会系统任职的背景、方怀月入股大连华阳新材的事实,张康出任董事是否符合IPO的相关监管要求?

大连华阳新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方怀月具备持有本公司股份的主体资格,不存在法律法规规定的禁止直接或间接持有大连华阳新材股份的情形;张康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法律法规中关于董事的任职要求,不存在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的情形。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向记者表示,证监会推出的任职利益冲突监管规定,主要是为了规范相关主体利用其任职经历谋求不正当的收益。但是,第一,要看任职经历和职责是否具有利益冲突的基础,并非所有任职人员都存在利益冲突;第二,要看任职人员离开监管系统后的经历,张康曾任职研究员,要看所在单位以及工作范围与拟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应回避的利益冲突;另外,张康算是被拟上市公司的股东委派,因此是否属于证监会规定的事项,还要看更多应披露信息。

营收增加采购减少

按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各年度,大连华阳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3亿元、2.12亿元和2.99亿元,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96.49万元、5469.37万元和8045.75万元。

不过,记者注意到,大连华阳新材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均不相同。“主要原因是公司产品系下游客户生产非织造材料的关键设备,属于客户的固定资产投资,单个项目金额较大,且同一客户的采购或者更新改造具有一定的周期。”大连华阳新材对此解释称。

与此同时,大连华阳新材2019年对其第一大客户优彩资源(002998,SZ;昨日收盘价8.51元)的销售金额为2911.38万元。

但据优彩资源招股书信息,大连华阳新材却不在优彩资源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之列,即便优彩资源2019年对其第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仅为2715.80万元。

对此,大连华阳新材方面向记者解释称,优彩资源招股书前五大供应商情况介绍为主要原材料供应商,而大连华阳新材为其生产设备供应商,非主要原材料供应商,因此与本公司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内容不存在不吻合情况。

此外,在大连华阳新材的招股书(申报稿)与2018年年报中,其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也存在较大出入。

招股书(申报稿)中,大连华阳新材2018年时的第三大股供应商为盐城华强化纤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华强),采购金额为787.95万元,其对第五大供应商常州乔德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乔德)的采购金额为602.44万元。而在2018年年报中,盐城华强并未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之列,大连华阳新材对常州乔德的采购金额则为555.02万元。

对此,大连华阳新材则解释道:“这是由于同一供应商不同采购类型金额合并计算的原因。”根据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在大连华阳新材营业收入较2018年同比增约16%的情况下,大连华阳新材的原材料及外包服务采购金额较2018年却反而减少4750万元,降幅达31.60%。对此,大连华阳新材解释称,这主要系公司产品定制化程度较高,公司根据签订的合同制定采购计划,公司2018年新签合同数量较少,导致2019年采购金额有所下降。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原材料定制采购以外,大连华阳新材2019年的原材料常规采购为3716.04万元,较2018年同样大幅减少30.37%。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