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库克、马斯克与税:一个想收,一个想交

2021-11-20 18:54:34 科技新知 微信号 

成为对手或许是一个好选择。

@科技新知 原创

作者丨古廿  编辑丨伊页

对于税,库克很重视,马斯克亦然。

虽然前者是公司行为,后者是个人行为。但是作为世界顶尖企业的一把手,二人均不能把个人和企业完全分离。

作为职业经理人,为了帮助苹果收税(App Store向开发者抽取三成用户付费),2020年5月份库克亲自下场出庭辩护,想要摘掉开发者指控的垄断帽子。这是他接任苹果CEO以来,首次代表公司出庭。

无独有偶,曾经被视为“第二个乔布斯”的马斯克,如今正和身为乔布斯接班人的库克一样,困于税的难题。

为了个人税收问题,2021年马斯克两个月时间内,连发五条推特回应。其中11月份发起的投票,让粉丝决定百亿美金财富的去留更是冲上热搜。

这是自2018年因为热爱在推特发言,治理企业被罚下场,马斯克宣布退出推特后再一次活跃起来。

一个亲自出庭,一个重启推特,卖力为公司或者个人争取最大利益的二人,均不想栽倒在税这个问题上。不过即便如此,二者的巨额财富也在影响持续发酵之下,或将面临缩水的可能。

01

财富缩水

法庭上的唇枪舌剑之后,苹果必须在12月9日前允许开发者引导第三方支付方式。消费者面对更优惠的价格,明显会更青睐第三方,支付方式的可绕出也宣告苹果税的城墙出现裂缝。

对于库克来说,这意味着刚在2020年拿到的股权激励能否完全兑换并不好说。因为执行门槛的细节包括,33万股到2025年可以直接兑现,还有66万股需要库克完成对应的业绩目标。

这个业绩目标具体是多少并未公开,但是苹果税受阻显然会增加达成业绩目标的阻力。

在2020财年业绩中,根据数据机构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显示,苹果公司通过App Store获取的总收入约为723亿美元,其中佣金和抽成,也就是苹果税收入约为217亿美元,占比苹果商店收入的30%,折合人民币1400亿。

高营收之外,还有高利润,根据风投公司Loup Capital的董事总经理吉恩·蒙斯特估计,苹果税对于苹果利润的贡献比例大约在14%左右。

在这之外,受制于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内卷,苹果税对于苹果营收的影响还在进一步加大,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苹果App Store营收比去年同期增加16.1%,创5个月来新高。

利润占比14%,并且还在高速增长中的苹果税受阻,苹果业绩显然会受到影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库克的身价缩水。

作为职业经理人,2019年时库克就曾因为业绩不达标,到手薪酬缩水。

根据2019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2019年库克薪水总额同比下滑26%,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在各种基础薪酬和福利补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库克的奖金从2018年的1200万降至2019年的767万,奖金方面同比下滑36%。

没有拿到更多的奖金,是库克掌管下的苹果2019财年营收、利润双下滑,同比分别下滑2%、10%,没有达到高管奖金最大化的业绩目标。奖金收入之外,更重要的股权激励能否实现,也是库克身价起伏的关键。

2011年接任苹果CEO之初的股权激励,截至到2021年8月份库克已经全部完成并兑现成功,并因此收获净资产15亿美元的身家。伴随着首批股权激励的到期和兑付,2020年苹果公司又给库克戴上了100万股的金钥匙,促使其留任到2025年。

过去十年为了实现第一笔股权激励的目标,在硬件业务上,作为供应链大师库克采取的是低库存政策,将苹果的库存从早期的30天缩短到2天。同时在手机硬件业务之外,主导并开发的手表、耳机等可穿戴智能硬件业务均有效填补了手机业务的增长瓶颈。

十年任期的后半段,苹果从2014年末开始在财报中新增服务收入类型,涵盖当时的内容、应用程序、Apple Pay和其他服务收入等。在这之后,服务收入在库克的带领下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使苹果从一家硬件公司成长为真正的互联网公司。

2020年在硬件+软件的两条腿增速下,苹果市值实现了1万亿到2万亿的突破。如今占比苹果应用商店30%的苹果税面临动摇,动摇苹果帝国的市值同时,也决定着库克必须在苹果税之后找到一条新路使苹果市值重攀高峰

面对政府的监管,马斯克同样焦虑。一方面个人一旦实现股权的套现,将会面临高达占比套现收入57%,价值150亿美金的税收,进而使身价缩水。另一方面,股权套现引发的资本不满,也正在蔓延。

在马斯克刚开始出售股票时,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便发表文章《马斯克在羞辱特斯拉股东的智力》,认为马斯克通过发起公民投票,将早在9月份就已经计划股权套现的资产转移,上演一场民意选举自由的大戏。

最终随着套现成功,特斯拉股价一周跌幅扩大至逾15%,创下20个月之内最大的单周跌幅。不管是真诚地套现交税,还是资产转移的大戏,二者的影响下,马斯克在两天之内身价缩水500亿成为事实。

02

辩护雷同

面对税这个难题,库克和马斯克不约而同进行了自己的合理性辩护。

关于苹果税,开发者的反击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一个是为什么30%?这个定价是不是借助垄断地位实现的不合理定价;另一个是,为什么不能引导第三方支付,是否给到了消费者选择权,苹果自己的收费方式是否面临竞争性?

库克在法庭上的辩护称苹果在研究、隐私和安全方面的投资高达数百亿美金,这是苹果收取30%佣金的原因之一。不过苹果究竟付出了多少成本,定价高低很难界定。

有分析人士指出,唯一可以考究的量化数字是2020年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宣布投入5000万美金支持开发者,显然这不是全部成本,但是相比苹果的获利,30%在外界看来是过高的。

所以定价并不是苹果税的关键,苹果是否面临竞争性,才是核心问题所在。

法院认为,在苹果商店没有其他支付选择,这样的情况下没有表现出充分竞争性。但是库克直言,如果允许开发者绕过规则,从本质上等于放弃苹果的知识成果回报。同时苹果税的合理性是因为抽佣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用户。

“对苹果公司来说,用户就是一切。”庭审时库克强调苹果公司对于用户安全和隐私的承诺,站在大众用户的角度,代表用户成为库克为苹果辩护的核心。

代表大众,站在大众用户角度的辩护逻辑,同样出现在马斯克身上。

有外媒评论称,长期避税的马斯克,通过发推投票决定是否套现交税,企图通过这种方式让大众觉得避税并非他的本意,甚至让大众觉得是否交税取决于民意,而不是美国政府。

推特投票之外,拉拢大众民意,马斯克比库克还要棋高一招。一方面在推特戏谑政府议员:“你还活着呢?”;另一方面马斯克在回复华盛顿邮报记者的推文中表示,“我计划是用这笔钱(500亿美元)让人类登上火星,保存认知之光。”

这样的非严肃态度,也受到很多推特年轻人的喜欢,甚至认为马斯克不交税有其正当理由。

虽然都是相同的逻辑,但是库克的一切为了用户,并没有取得马斯克的效果。

毕竟当苹果用户发现在购买一些软件服务,比如视频会员等产品服务的价格高于非苹果用户时,就会发现苹果税也是智商税的一种。

03

成为对手

对于库克来说,想要挽救苹果市值,拿到2025年卸任的股权激励,成为马斯克的对手,或许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一个明显的利好就是,11月19日彭博社报道苹果计划最早于 2025 年推出电动汽车,主打自动驾驶能力。接着在此消息影响下,苹果股价一度上涨近 3%,创下新纪录,重新回到苹果税影响之前的股价峰值。

苹果汽车项目的消息最早2014年就曾传出,但是一直进展不顺利。目前受到苹果税的困境影响,建立在手机硬件的服务生态收入可能也会进一步降低的困境下,库克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壮大苹果的硬件产品线。

此前,就有投资分析师认为,苹果推电动汽车只是时间问题,不是推不推的问题,苹果2025年推出电动汽车的概率为60%至65%。苹果电动汽车的推出,也将是库克在苹果公司的最后一战。

没有保住2011年乔布斯留下的苹果税遗产,但是在离任前给苹果留下电动汽车市场的未来,这样的库克也就可以在媒体评论里,继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之后,再加一个不愧是乔布斯看重的人。

此前,美国杜克大学普拉特工程学院创业和商业化研究中心,研究总监维维克-瓦德瓦曾发表评论文章称,苹果在产品创新上的止步不前以及令人失望的财报表现,清晰折射出了CEO库克远见能力的不足,而有望挽救苹果颓势的或许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现实版“钢铁侠”马斯克。

苹果加入电动汽车产品线,拯救苹果市值的同时,成为马斯克对手的库克,或许也可以让马斯克的推特消停一些,专注到业务当中。

毕竟现在的特斯拉股东对马斯克不满,也找不到更好的资产替换标的,但是苹果加入电动汽车战场,将不只是特斯拉汽车产品上的劲敌,同样也是华尔街资本家眼里的估值参照物。

不过相比不久的未来会成为对手,当下二人可能更在意怎么不栽倒在同一个地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