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闯关IPO 青瓷游戏仅靠《最强蜗牛》?

2021-11-29 00:25:54 北京商报网 

在2020年爆火的《最强蜗牛》如今来到香港,即将推开港交所的大门。11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了解到,推出了《最强蜗牛》的青瓷游戏已于11月25日通过上市聆讯。从招股书中能发现,青瓷游戏自2020年起,营收与净利润均实现快速上涨,但在手游速生速死的时代,《最强蜗牛》所带来的收入占比达九成的情况,也难免让该公司陷入过于依靠单一产品的争议。

手握爆款致业绩大涨

游戏市场近段时间被一家名为青瓷游戏的公司夺去了目光,不只是因为该公司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距离上市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还因为该公司成立至今推出的游戏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青瓷游戏于2012年正式成立,目前运营6款手游产品,如《提灯与地下城》《不思议迷宫》等,同时还拥有10款游戏储备,然而,令该公司名声大噪的代表产品无疑是2020年6月上线的《最强蜗牛》,不仅在上线首日便登顶iOS免费榜榜首,据七麦数据显示,该游戏上线10天iOS流水便已超1.04亿元,累计下载量则达到约百万次。

爆款产品的出现也令青瓷游戏的业绩迎来飞跃式的增长。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青瓷游戏的收入还停留在千万元级别,分别为0.98亿元、0.89亿元,但到了2020年,便直接跃入“10亿元阵容”,达到12.27亿元。与此同时,青瓷游戏经调整净利润也从2018年和2019年的0.39亿元、0.22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66亿元。

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青瓷游戏的营收与经调整净利润继续保持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并分别达到了7.63亿元和3.14亿元,而此时再回头看2020年上半年,当时青瓷游戏还处于经调整净亏损为1.44亿元的处境。

不俗的业绩表现,也让青瓷游戏从成立之初就吸引了诸多资本的目光。除了玩家以外,不少大佬也成为了青瓷游戏的背后股东,包括吉比特(603444,股吧)、腾讯、阿里和哔哩哔哩均出现在股东名单上。

早在2013年8月,该公司就曾获得来自坚果投资的500万元天使融资;同年12月,素有“游戏茅”之称的上市公司吉比特以1000万元认购了青瓷游戏20%的股权;2019年,吉比特继续加注,投资8000万元又认购了其8.91%的股份,投后累计持股达28.91%。

2021年4月,吉比特宣布同时向腾讯、阿里以及哔哩哔哩各转让旗下青瓷游戏3.37%股份,合计转让10.11%,总价为3.03亿元;同年5月,腾讯、阿里、哔哩哔哩以及博裕资本又均以1.01亿元认购了青瓷游戏增发的新股

根据招股书显示,IPO前,吉比特持股21.37%,为青瓷游戏的第一大机构股东,后加入的腾讯、阿里和B站分别持股4.99%,天使投资方坚果资本持股3.15%,博裕资本持股1.87%。

单一产品营收占比过高

营收、净利润的双重增长,加之资本撑腰,成为青瓷游戏赴港上市的底气,但透过招股书可以发现,当前青瓷游戏的发展也存在诸多隐忧。

据招股书显示,在各游戏产品中,《最强蜗牛》是青瓷游戏的贡献大户,2020年上线以来,半年的时间便为该公司带来11.7亿元的收入,这在当年整体营收中占比达到了九成。而在2021年上半年,《最强蜗牛》的吸金力依旧不容小觑,并实现5.16亿元的收入。

但过高的营收占比难免使得青瓷游戏陷入单一产品过度依赖的质疑。众所周知,每一款游戏都拥有其生命周期,倘若《最强蜗牛》不能持续保持其“吸金”能力,必然会影响到青瓷游戏后续的业绩发展。

对此,青瓷游戏也在招股书中坦然道:“我们于2020年及2021年首6个月的收入较过往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其中一款游戏。倘该游戏未能持续取得成功并延长生命周期,或出现与其类似的其他同类游戏,则会对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爆款游戏为公司带来流水与玩家确实能在当下时期大幅提升业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会潜藏着风险。”游戏行业分析师赵勇表示,如果后期能持续按部就班地推出更多优质产品,相关公司的业绩便能保持稳定发展,但若是后期无法有优质产品跟上脚步,而原先的爆款产品无法再继续贡献同样规模的收入,那么此前有多么提振业绩,后期便将承受同样程度的冲击。

另一方面,青瓷游戏在做出《最强蜗牛》这部爆款后,似乎开始变得重视营销而非研发。2019年,青瓷游戏营销投入仅有1130万元,而2020年就变成了5.24亿元,2021年一季度为1.78亿元;相应的,研发投入虽然从2019年的2560万元增加到了1.46亿元,但2021年一季度却仅为820万元,占比与营销投入之间的差距明显。

谁来接棒最强蜗牛

不可否认的是,当下游戏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正与日俱增,尤其是在人口红利正不断消失的情况下,玩家规模的增速已不复以往,如若想在市场中真正站稳脚跟,在业内人士看来,就必须用优质产品从众多游戏中抢夺玩家的目光。

青瓷游戏当下也在游戏产品上有着自己的储备,据招股书显示,包括《时光旅行社》《使魔计划》《阿瑞斯病毒2》在内的移动游戏,均在游戏储备名单中,并主要以休闲、RPG、SLG品类为主。针对后期旗下相关游戏产品的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青瓷游戏方面,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而从青瓷游戏其他产品的营收情况来看,已上线的《不思议迷宫》《阿瑞斯病毒》《无尽大冒险》《愚公移山3》等产品,均已逐渐显现出收入下滑的趋势。

在赵勇看来,每一款游戏都有着自己的生命周期,只不过看运营方的操作方式能否尽可能地延长时间而已,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更多创新产品的出现,游戏产品上线多年后将难以再有曾经的优势,因此对于游戏公司而言,持续强化产品的研发,有规划地推出旗下产品,提升产品质量,则是保证今后能长久发展稳定的关键。

另一方面,青瓷游戏也正尝试布局海外市场,以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招股书显示,青瓷游戏计划于2021年第四季度在港澳台推出《提灯与地下城》的当地版本,于2022年第二季度在日本推出《最强蜗牛》,并于2021年第四季度在港澳台推出《时光旅行社》。

不过,机遇与挑战向来并存。在《2021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深度洞察报告》中,移动游戏出海企业被分为三个梯队,相较于腾讯、网易等第一梯队玩家,青瓷游戏目前仍处在第三梯队,面临巨大竞争压力。

此外,全球游戏市场的获客成本也在增加。根据Apps Flyer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市场获得一位核心玩家的下载,成本就高达5美元,这意味着,想要在海外站稳脚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