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网对外投资接连失利,多名股东低价退出存疑

2021-12-24 16:19:24 壹财信 微信号 

  来源:壹财信

  作者:童牧瑶

  酒类板块一直是A股市场比较受关注的赛道,但上市公司中以酒类销售为主业的企业并不算多,主板上市的仅有华致酒行(300755)一家。9月29日,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酒仙网)更新了创业板招股书,并对第二轮问询进行了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酒仙网这一次IPO换了个“马甲”。此前酒仙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酒仙电子商务)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2017年终止挂牌。本次IPO,酒仙电子商务则摇身一变成为了酒仙网的控股股东。

  虽然更换上市主体后,酒仙网在继承酒仙电子商务资产和业务的前提下,与酒仙电子商务此前的巨额亏损进行了割裂,但是酒仙网仍存在一些问题或值得关注。

  对外投资接连失败,皆以1元转让股权

  研究公开资料后,《壹财信》发现酒仙网存在对外投资失败后将企业股权以1元转出的情况。

  据公开资料,2013年2月21日,酒仙网子公司北京中酿国际酒业有限公司(下称:中酿国际)与王海良共同出资设立北京中酒世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酒世家),中酿国际认缴和实缴注册资本为30万元,持有中酒世家30%股份。

  2017年9月5日,中酿国际与王海良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中酿国际将其持有中酒世家30%的股份作价1元转让给王海良,2019年6月中酿国际收到该笔转让款。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本次转让及其定价依据,但中酒世家成立时向中酿国际投入初始投资金额与本次转让股权价格相比,显然中酿国际本次对外投资失败,或出现了亏损。

  无独有偶,酒仙网全资子公司北京酒仙网新零售有限公司(下称:酒仙网新零售)在投资酒快到贰号(北京)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酒快到贰号)时,也出现了该类情况。

  2017年11月6日,因开展线下品牌连锁业务需要,酒仙网新零售设立酒快到贰号,经营日坛线下直营店。酒快到贰号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为50万元,酒仙网新零售持有其100%的股份,至2018年1月酒仙网新零售实缴10万元注册资本。

  后公司计划将日坛门店由直营店改为合作店,截至2019年4月10日,酒快到贰号净资产为负。

  2019年4月10日,酒仙网新零售与自然人成淑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酒仙网新零售以1元的对价将酒快到贰号100%股权转让给成淑琴,本次转让后,酒仙网新零售对酒快到贰号的全部权利义务转移给成淑琴。酒仙网新零售于2019年7月25日收到该笔股权转让款。

  据招股书,成淑琴为酒仙网前员工梁康的母亲,酒快到贰号转给成淑琴后,仍作为经营酒快到日坛店的主体,2020年度酒仙网对其销售金额为74.33万元。

  多名股东低价退出,解释理由或存疑

  还值得注意的是,酒仙网在股本历史演变中,不乏有多名股东低价退出。

  酒仙电子商务成立于2010年5月,2015年至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之后因为转战A股市场,上市主体更换成酒仙网,酒仙电子商务成为其控股股东。因此在2017年12月,酒仙电子商务与包括赵广勇、建明江、郝金柱在内的48名股东签署了《减资暨股权转让协议》,将前述股东对酒仙电子商务的持股同比例置换为北京酒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酒仙有限,系酒仙网前身)的出资。该48名股东合计持有酒仙电子商务61.3260%的股份,置换后持有酒仙有限61.3260%的出资额。

  招股书披露,赵广勇本人除从事医疗设备相关的贸易业务外,也经营酒水生意。2019年12月酒仙有限正在筹划股改,未来上市预期较为明确,因看好酒仙网作为酒水渠道商的价值,赵广勇对酒仙有限进行增持。

  赵广勇在2019年增持之前,持有酒仙有限70,230元出资额,占比为0.0226%。

  2019年12月10日,深圳市富海民享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富海民享)与赵广勇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深圳富海民享将所持公司0.2461%股权(对应 765,427元注册资本)转让给赵广勇,转让价款2,157.98万元。

  同日,崇正创新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崇正创新)与赵广勇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崇正创新将所持公司0.0400%股权(对应124,400元注册资本)转让给赵广勇,转让价款200万元。赵广勇本次增持的成本投资合计为2,357.98万元。

  本次增持后赵广勇合计持有出资额为960,057元,出资比例为0.3087%,本次股转完成工商登记的次日酒仙有限进行了股改。

  本次增持一年后,赵广勇因经营企业需要增加资本,因此开始清退各类财务性投资以回笼资金。2021年1月6日,赵广勇分别与唐荣、陈华、黄雁飞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酒仙网的所有股份全部转出,转让款合计为2,130万元,转让后赵广勇不再持有酒仙网股份。

  赵广勇所持所有股份的转让价格比上一次增持时的投入成本少了227.98万元,若加上2019年增持之前所持的占比0.0226%的出资额的成本(招股书及公开信息未披露该出资额的投资成本),赵广勇投资酒仙网的亏损则更多。

  另外,建明江2015年以1,000万元认缴酒仙电子商务20.935万元的新增资本。2017年同比例置换后建明江成为酒仙有限股东。截至2019年6月退出之前,建江明持有酒仙有限476,869元注册资本,占比为0.1533%,2019年6月建明江将其持有的酒仙有限所有股份转让给北京滨立和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价款为996.82万元。

  从建明江入股和退出来看,建明江2019年6月退出时的对价为996.82万元,比2015年5月增资入股时向酒仙电子商务投资1,000万元的成本少了3.18万元。对于本次股东退出的理由,招股书则披露为“股东需要退出”。

  除上述两名股东外,另一股东退出时也存在类似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郝金柱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核心人员郝鸿峰之兄,目前是企业骨干员工。

  2015年5月20日,徐家昌与郝金柱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徐家昌将其所持有的酒仙电子商务股份转让给郝金柱,转让后郝金柱持有酒仙电子商务539,994股股份。2017年12月股权同比置换,郝金柱成为酒仙有限的股东。

  截至2019年3月增持前,郝金柱直接持有酒仙有限1,435,027元出资额。

  后因看好公司发展,郝金柱进行了增持。2019年3月,杨承玲、孟繁忠分别与郝金柱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杨承玲将持有的酒仙有限0.001%的股权(对应3,047元的注册资本)以20.02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郝金柱;孟繁忠将持有的酒仙有限0.0005%的股权(对应公司1,524元注册资本)以4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郝金柱,增持后郝金柱持有1,439,598元出资额,占比0.4629%。

  本次转让中,杨承玲退出的价格为65.70元/注册资本,孟繁忠退出的价格为26.25元/注册资本,平均价格为52.54元/注册资本。其中杨承玲退出时酒仙有限估价为204.32亿元,孟繁忠退出时酒仙有限估价为81.63亿元。

  对于其定价估值基础及转让原因,酒仙网在招股书中的解释为:杨承玲、孟繁忠与郝金柱谈判,虽估值较高,但交易总价低,最终按照其投资成本平价转让;杨承玲、孟繁忠系酒仙电子商务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开受让方式进入的股东,郝金柱看好公司发展。

  但是,看好公司发展的郝金柱在本次增资3个月后,因筹集资金支付前期股权受让款,将其直接持有的酒仙有限全部出资额(对应出资额1,439,598元)以2,314.87万元转让给了天津华厦丰泰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价格16.08元/出资额,该价格还低于增持时的价格。转让后郝金柱不再直接持有酒仙网股份,只是通过员工持股平台上海玖樽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酒仙网0.0073%的股份。

  在企业谋求上市期间,酒仙网在未增资扩股的情况下,赵广勇、郝金柱在看好企业发展的情况下高价增持股份,随即又因资金需求低价退出,同时,长期持股的股东建明江退出时也出现了“不保本”的情况。

  最新公告显示,酒仙网于9月29日更新了资料,而其存在的疑点也不止上述,在信息披露方面更是问题不少,《壹财信》还将继续带来相关研究报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壹财信。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