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A股1157条辞职公告背后

2021-12-25 18:17:09 21世纪经济报道 微信号 


  作 者丨朱艺艺

  编 辑丨李新江

  图 源丨图   虫

  “原董秘辞职,财务总监辞职,总经理辞职,董事辞职,证代辞职,董事会办公室能否正常履职呢?”

  12月23日,*ST园城(600766.SH)遭遇投资者灵魂拷问,而公司仅用一句轻描淡写的“现董事会办公室正常履职。请您持续关注公司公告”作了回复。

  在近一年时间里,*ST园城遭遇了原董秘刘昌喜、总会计师徐家芳、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郝周明、董事林海、证代逄丽媛等5人纷纷离职,不禁使人对公司的经营情况产生质疑。

  *ST园城只是一个缩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近一年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12月23日),共有4672条关于A股上市公司董监高辞职的公告。2019年-2020年,分别有3748条和4071条董监高“辞职”公告。

  近三个月(2021年9月23日-2021年12月23日),A股董监高留下了1157条辞职公告,临近年末,不乏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辞职的身影。

  近三月1157条公告指向董监高辞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近三个月的1157条公告,辞职主体涉及董事长、副董事长的107条。

  如12月17日,山西汾酒(600809)(600809.SH)董事长李秋喜因到龄退休,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此外,杭氧股份(002430)(002430.SZ)董事长蒋明、中原环保(000544)(000544.SZ)董事长李建平都因到了法定退休年龄而辞职。

  另一类比较常见的董事长辞职原因为“由于工作变动/调整”,如12月3日,华润三九(000999)(000999.SZ)董事长王春城由于工作变动,提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此外,星光农机(603789)(603789.SH)董事长顾一峰、片仔癀(600436)(600436.SH)董事长潘杰也都为这一原因辞职。

  此外,1157条公告中,涉及总经理、副总经理辞职的169条,除了“个人原因”,“工作调整”,也有不少辞职理由为“为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专注其他职务”。

  就在12月23日,华荣股份(603855)(603855.SH)总经理胡志荣、副总经理李妙华均提交了辞职报告,公告称,总经理胡志荣辞职后将继续担任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为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华荣照明有限公司及华荣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管理,副总经理李妙华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

  12月14日,另一家上市公司中超控股(002471)(002471.SZ)总经理霍振平官宣辞职,“为了更专注于所担任相关子公司董事长的工作”,辞职后其仍担任上市公司副董事长、江苏长峰电缆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常州中超石墨烯电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另外,涉及财务总监辞职的有45条,仅12月份以来,就有ST森源(002358.SZ)、寿仙谷(603896)(603896.SH)、茶花股份(603615)(603615.SH)、西部黄金(601069)(601069.SH)等12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辞职。

  除了ST森源,值得一提的是,*ST长动、*ST博信、*ST邦讯、ST花王、ST榕泰、*ST云城等多家“披星带帽”公司的财务总监也纷纷出走。

  在此过程中,不乏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兼任董事会秘书,双双辞去两项职位的情形。

  如9月30日,ST升达(002259.SZ)董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施运奇,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了上述三项职务。

  类似情况的还有长飞光纤(601869)(601869.SH)、中航光电(002179)(002179.SZ)、卧龙地产(600173)(600173.SH)的财务总监兼董秘。

  而一度被视为“高危职业”的董事会秘书职位,近3个月有78条相应公告,甚至高出了财务总监辞职的公告数量。

  需要指出的是,不少董秘辞职后,仍然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如12月20日,浩丰科技(300419)(300419.SZ)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宁玉卓辞职,不过离任后继续在公司任职。

  不仅如此,山大地纬(688579.SH)董事会秘书赵永光辞去董事会秘书之后,也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职务。

  比较特殊的案例是,深陷债务泥淖的华夏幸福(600340)(600340.SH)董事会秘书林成红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董秘一职,但是将继续在公司任职,并继续与公司相关部门一起进行公司债务重组计划的推进工作。

  近3个月的董秘辞职中,背后也涌现出ST荣华、*ST圣莱、*ST围海、*ST丰华、ST云投、ST八菱等多家“披星带帽”公司。

  此外,在1157条公告中,证券事务代表辞职的也有54条。

  尽管上市公司董监高离职的原因五花八门,但是市场却另有一番解读。

  12月24日,有关注二级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随着监管层加大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力度,上市公司高管的压力重了不少,无论是从责任角度、还是股权减持的信息披露角度,都有更高要求,难免会有高管辞职。”

  51家上市公司独董月内出走

  11月12日,康美药业案判决独董承担上亿连带赔偿责任,曾引发一阵A股独董履职争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统计,11月12日-11月19日的短短一周时间,已有欣旺达(300207)(300207.SZ)、ST华鼎(601113.SH)、广田集团(002482)(002482.SZ)、中马传动(603767)(603767.SH)、大恒科技(600288)(600288.SH)、辽宁成大(600739)(600739.SH)、木林森(002745)(002745.SZ)、真视通(002771)(002771.SZ)、富春环保(002479)(002479.SZ)等近20家A股上市公司独董相继辞职。

  将时间线拉长,近三个月有147条关于独立董事请辞的公告,集体辞职的情况仍在蔓延。

  其中,11月12日以来至今(12月23日),已有94条关于独立董事辞职的公告。单看12月份,就有51家A股公司独立董事辞职。

  任期届满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情况:*ST海创(600555.SH)的两位独立董事徐麟祥、傅劲德,至2021年12月23日已连续担任公司独立董事满六年,所以任期届满请辞。

  类似的是捷顺科技(002609)独立董事张建军(002609.SZ),从2015年12月21日起担任公司独立董事已满六年,所以在2021年12月20日提出辞职。

  漳州发展(000753)(000753.SZ)安泰科技(000969)(000969.SZ)、江苏银行(600919.SH)等10家上市公司独董都属于任期届满。

  此外,也有不少独立董事“因个人原因”匆匆提出辞职。

  如12月17日,双良节能(600481)(600481.SH)独立董事王如竹“由于高校职务管理的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

  在恒泰艾普(300157)(300157.SZ)的公告中,独立董事蓝贤忠指出,“因为个人工作变动原因,后续没有足够时间参与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和出席公司各种会议”而宣布辞职。

  事实上,背后也暗含着对独董权利与义务平衡点的考量。

  “很多上市公司独立董事都有自己的职业,如果一年就参加一两次会议,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就不了解公司经营活动中的一些风险点,只是在法律上进行了形式审查,作为独立董事的风险就很大。”12月23日,上海某上市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分析。

  高管集体辞职的莱绅通灵(603900)和万隆光电(300710),均面临“易主”

  聚焦个案来看,12月9日和12月21日,莱绅通灵(603900.SH)先后收到三位独立董事胡晓明、周小虎、黄德春的辞职报告。

  事实上,这已经是公司12月以来的第四份辞职公告。

  在三位独立董事集体出走之前,12月6日,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不过仍担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此外,12月16日,莱绅通灵董事陈传明也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细心的投资者肯定发现,莱绅通灵正在上演新旧实控人的“争夺战”。

  由于原实控人沈东军与其妻子马峭离婚,所持股份分割,持股更多的马峭马峻兄妹成为上市公司新实控人,双方对于公司的董事会席位,据理力争。

  此前的12月6日,公司新控股股东马峻向公司董事会发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函件,要求审议罢免董事陈传明、独立董事周小虎、胡晓明、黄德春,同时推选新董事和独立董事。对于“改选”董事会的要求,沈东军、董事王峥和三名独董均投了反对票。

  然而,没过多久,被卷入其中的董事和独董们,选择了“化被动为主动”,向董事会集体请辞。

  在“内讧”未解之下,莱绅通灵的业绩也受到拖累,2018年-2020年,其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分别下滑32%、27%、32%,2020年净利润1亿元,与2017年巅峰时期的3亿元,已经相去甚远。

  目前,莱绅通灵市值缩水至25亿元,曾经的百亿市值光景不再。

  另一家处于风口浪尖的公司为万隆光电(300710.SZ)。

  12月14日,上市公司同时公告了万隆光电董事会秘书郑静,财务总监、副总经理施小萍,董事朱国堂,副总经理林轶枫等四人的辞职事项。

  四位高管集体辞职的同一天,万隆光电董事会还宣布了两项人事公告,其一是聘任张东涛为新任财务总监;其二是提名雷骞国、茅剑刚、叶泉为新任董事候选人。

  高管集体变动背后,万隆光电也正在经历“易主”的权力交接。

  9月7日公告显示,万隆光电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之一的许梦飞拟将所持上市公司20%股份转让给杭州千泉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海南立安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付小铜,并与上述各方及雷骞国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

  若交易完成,万隆光电实控人将变为雷骞国。

  截至目前,上述股份转让事宜仍等待办理过户登记手续。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接盘者雷骞国,刚刚从一家上市公司辞职。仅仅一天之前,9月6日晚间,“辽宁方大系”上市公司方大特钢(600507)(600507.SH)公告,因个人原因,公司董事、副董事长雷骞国辞职。

  不过,雷骞国新入主的万隆光电,2017年上市后,业绩就经历了断崖式下滑。

  主营广电网络(600831)设备及数据通信系统业务的万隆光电,2015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16万元、4404万元、4138万元,但在上市后第一年,业绩就“变脸”式下滑,2018年扣非净利润仅299万元,2019年-2020年,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分别为-642万元和-676万元。

  对于公司的业绩下降情况,12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万隆光电,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截至12月24日收盘,万隆光电总市值仅39亿元。

  本期编辑 陈思 实习生 林曦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