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2022-01-16 16:08:29 和讯网 

  南大光电(300346)和讯SGI指数评分出炉,公司获得83分,从整体上看近八个季度得分处于上升趋势,尤其是2021年发展后劲很足。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2020年一季度新冠疫情的突然袭击致使整个经济活动放慢,南大光电也深受疫情影响。但是随着疫情的控制全国范围内的复产复工,生产活动恢复正常,得分也恢复到疫情前期的水平。南大光电2021年从5月开始股票开始经历“过山车”,股民直呼心脏受不了,到底怎么回事?

  特气产品贡献逆袭成功,占总毛利润84%

  南大光电主要从事先进前驱体材料、电子特气、光刻胶及配套材料三类半导体材料产品生产、研发和销售。公司已经从多个层面打破了所在行业内的国外长期垄断,前驱体、电子特气、光刻胶三大关键半导体材料的布局基本形成。

  南大光电是全球主要的MO源生产商,在国内市场处于领导地位。根据QYResearch的报告,2019年南大光电为全球MO源市场占有率第二的厂商,全球市场份额约15%,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30%。

  2018年至2020年,南大光电营业收入分别为2.28亿元、3.21亿元、5.95亿元,同比增长28.76%、40.85%、85.13%。归母净利润为5124万元、5501万元、8761.3万元,同比增长51.43%、7.36%、58.18%。

  从南大光电的收入构成来看,公司2018年之前,收入占比最大的是MO源产品,但这个领域不好做,MO源产品的综合毛利率远低于电子特气产品,尤其是三甲基镓,毛利率常年在10%以下。

  从2019年起,南大光电的电子特气产品凭借着高毛利率,逐渐走到公司的C位,成为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2020年南大光电电子特气产品的收入占比高达72.18%,毛利率为43.59%,而MO原产品的毛利率仅为29.3%。电子特气产品的高销量加高毛利率,成为了公司最主要的利润来源,2020年电子特气产品贡献毛利润达1.9亿元,占总毛利润的84%。

  增收不增利现象扭转,核心利润率增幅269.72%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从重要财务数据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中可以看出从2017年至今南大光电发展一路顺风。

  2019年和2020年在全球贸易争端不断、世界经济增长放缓、疫情影响持续在全球蔓延、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南大光电发展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公司在逆境中积极向上,2020年和2021年发展蒸蒸日上。

  在进一步开拓市场的过程中运营能力、盈利能力、资本结构方面基础稳固,尤其在盈利方面潜力足。

  南大光电2020年核心利润为0.3亿元,核心利润率仅为4.25%。2020年的利润主要是非主业贡献的,投资收益是最主要的利润来源。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从2020年财报中得知,2020年公司营收在同比提升85.13%的前提下,扣非净利润竟然大降94.25%,增收不增利“乌云”萦绕在南大光电头顶。

  南大光电2020年度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预计为8,150万元-8,650万元,主要为出售参股公司北京科华微电子(600360)材料有限公司股权取得的转让收益及相关政府补贴。

  增收不增利这一尴尬的局面在2021年得到了缓解,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核心利润为0.9亿元,超过了去年一整年的核心利润,半年的核心利润率达到了20.18%,同比上升了14.72个百分点,增幅269.72%。

  盈利能力的提高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毛利率的提高,二是管理费用率的大幅降低。

  随着疫情的缓解,消费需求逐渐回升,汽车、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等的需求都急速增加。加上疫情对产能的影响没有恢复,半导体、芯片的产能受限,库存量萎缩,半导体芯片市场出现了全球性的供不应求,半导体、芯片的价格大幅上涨。

  2021年上半年电子特气产品的毛利率同比上升6.19%,MO源产品的毛利率同比上升6.75%。

  南大光电在2021年上半年之所以会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研发费用的大幅增加。

  2021年二季度发生管理费用0.39亿元,同比减少0.15亿元,管理费用迅速降低,主要原因的工资薪酬的大幅减少,职工薪酬效率提高,促使公司的盈利能力增强。

  大基金投资,发力光刻胶

  2021年3月,南大光电发布创业板上市募集说明书,拟募资6.13亿元,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成后产出的产品包括ArF光刻胶和三氟化氮,主要应用于集成电路制造、平面显示等行业,其中,光刻胶相关项目拟募资金额为3亿元。

  南大光电突破首只国产ArF光刻胶,ArF光刻胶适用于12寸硅片的,应用于7nm芯片工艺,属于最高端的技术,目前这项技术正在等待国家验收,未来势必会提供给中芯国际使用,减少对日本的依赖,同时也降低成本。

  反观过去,ArF光刻胶则是100%依赖进口。也正是因为此,南大光电2020年市值一下子飙升了89亿。

  2021年5月11日,南大光电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已建成2条ArF光刻胶生产线。ArF光刻胶产品开发和产业化项目,目前已完成25吨光刻胶生产线建设,主要先进光刻设备,如ASML浸没式光刻机等已经完成安装并投入使用。

  2021年7月底大基金二期再出手,而此次投资对象为光刻胶龙头南大光电。受此影响,7月28日早盘,南大光电大幅高开,涨15%,报58.19元,股价创历史新高,市值234.4亿元。

  大基金二期拟以合计1.833亿元的价格认购公司控股子公司宁波南大光电的新增注册资本6733.19万元,认缴出资比例18.33%。此次增资完成后,南大光电在宁波南大光电持股比例由71.67%降至58.53%。

  宁波南大光电成立于2018年1月,目前尚未实现盈利。2020年,宁波南大光电无营业收入,亏损386.82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2万元,亏损343.07万元。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是国家科技重大专项(02专项)之“ArF光刻胶产品开发与产业化”项目的实施主体单位。

  落户乌兰察布,响应国家“新基建”?

  南大光电2021年5月在乌兰察布建立氟硅电子新材料基地,基地一期规划占地面积3000余亩,总投资约50亿元,可实现产值145亿元。此次开工建设的南大微电子材料项目。

  而乌兰察布氟硅电子新材料基地是落实国家实施集成电路“进口替代”的重要战略举措,依托乌兰察布市氟硅原材料产地优势,围绕延链补链强链,全力打造乌兰察布市氟硅电子新材料基地。

  据了解,此次签订的氟硅电子新材料项目计划总投资20亿元,规划占地729亩,建设年产7200吨三氟化氮、年产1000吨六氟化钨、年产3000吨六氟乙烷四氟化碳联产项目、年产500吨六氟丁二烯和10000吨上游基础原料项目以及研发型中试装置等,建成投产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约22亿元,实现利税约7.2亿元,可安置就业约850人。

  为什么要选址内蒙古呢?或是因为乌兰察布市土地廉价,发电站遍布电价有优势。并且内蒙古近几年积极对外招商引资,对新技术公司有很大的吸引力,例如知名云服务商优刻得也是落户乌兰察布。

  股价猛涨1.35倍,估值过高?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从今年股市走向来看,南大光电从今年五月底股票徘徊上涨,受到大基金增持等利好消息,进入7月底短短十几天的时间从35.5元飙升至83.58元的高位,猛涨1.35倍。但是好景不长,随后一路跌跌不休,截止1月14日收盘报价45.34元,市值为191.42亿元。

  南大光电当前的市盈率高达115.79,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估值处于严重高估的状态。

  虽说南大光电突破了ArF光刻胶核心技术,但公司在9月10日称目前只签订了小批量订单,尚未开始规模量产,这意味着当下光刻胶对公司的业绩贡献还很小,以后具体能给公司带来多少利润,取决于公司的产能和市场的需求,仍然存在着不确定性。而其过往业绩较依赖投资收益与资本化研发,需要时间来消化估值,业绩能否兑现仍需观察。

  股东疯狂坚持,无实控人

  趁着南大光电股票高位、估值较高,大股东也乘机减持套现。

  2021年11月16日,南大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南京大学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大资本”)减持比例已达1%,同时本轮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Wind数据显示,南大资本在2021年11月4日至11月15日期间减持金额约为2.31亿元。数据显示,自2017年11月以来,南大资本累计减持约为7.28亿元,所持南大光电的股权比例从12.5%降至5.48%。几乎同时,另一大股东上海同华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同华”)也选择了减持套现,其持股比例已经从15.15%降至2020年年底的4.37%。

  上市以来,南大光电长期处于无实控人状态。2018年以前,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同华,随着上海同华逐步减持后,南大资本曾短暂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在南大资本也陆续减持后,沈洁自2019年成为南大光电第一大股东并延续至今。

  但也正是从2018年起,南大光电似乎陷入了“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除了上述的上海同华、南大资本外,Wind数据显示,沈洁于今年9月10日至9月1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428万股南大光电的股份。南大光电在随后的公告中表示,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属于其自身行为,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资料显示,沈洁虽未在南大光电任职,但其丈夫冯剑松从2017年任职南大光电董事长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沈洁、南大资产、上海同华均在减持。

  南大光电2021年9月6日公告称,第三股东南大资产自9月30日起进行减持,拟减持股数不超过417.9万股,占总股本不超过1%,投资者短期内要注意减持风险。

  Wind数据统计,2021前三季度,第一大股东沈洁减持428万股;原董秘张建富减持406万股;副董事长张兴国减持206.4万股;股东同华创投与孙祥祯教授分别减持277.8万股、18万股;银河创新型证券投资基金减持360万股。

  南大光电多名股东仍减持套现。而这也引来业内讨论,业绩高增长下,为何高管与机构投资者均在减持?南大光电未来是否仍有发展潜力?

  研发投入剧增,侵蚀扣非利润

  随着营收增加,研发费用也在增加。2017年至2019年,南大光电累计研发投入只有约1亿元;而到了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增加至2.32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研发投入达到0.77亿元,较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多。

  2020 年研发投入总额为 2.3亿元,其中包含股权激励成本 1925.69 万元(885.91 万元费用化, 1039.78 万元计入资本化)。若剔除股权激励成本的影响,2020 年全年研发投入为 2.12亿元,较 2019 年的研发投入总额增长 218.69%,主要是“ArF 光刻胶产品的开发和产业化”项目增加投入所致。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2020年,南大光电归母净利润虽达到8761.3万元,但其中大部分由投资收益所贡献,同期扣非净利润只有211.74万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94.25%;这一年,公司资本化研发在总研发占比达到73%。

  2019年同样如此,南大光电归母净利润同比略增7.36%至5501万元,而扣非净利润为3681.7万元,同比下滑0.47%;资本化研发支出占研发比例为42%。

  超高的研发支出也“侵蚀”了南大光电的扣非净利润。2020年南大光电的扣非净利润仅为211.7万元。而从资本化研发支出的角度看,研发投入对净利润的“侵蚀”现象更为突出——南大光电2020年资本化研发支出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55.23%。

  为了缓解研发支出对净利润数据的影响,南大光电首先考虑的是引进“外援”。2019年,公司采用现金收购及增资方式取得山东飞源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源气体”)57.97%股权。这笔交易在当时显得并不“明智”,因为彼时的飞源气体仍处于亏损状态,且背有2.86亿元负债。

  这笔交易却显得尤为“划算”。根据南大光电2021年半年报数据,主要从事三氟化氮、六氟化硫及其副产品的生产及销售的飞源气体实现净利润4206.47万元。南大光电当期归母净利润为8552.02万元,可以说,飞源气体贡献颇多。

  然而,“误打误撞”迎来的收获并不能缓解光刻胶业务“临门一脚”悬而未决的尴尬。

  

和讯SGI公司|南大光电SGI指数最新评分83分,股价猛涨1.35倍,深陷“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