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中国上市公司ESG实践更要重视“E、G”两板块

2022-01-29 12:04:23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1月29日电 (马静)2021年ESG(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在中国资本市场掀起热潮,ESG公募基金井喷式增长,上市公司ESG相关报告发布数量持续增加。近日,上交所要求科创50成分股在披露年报时,需提供社会责任报告等ESG相关信息。

中国ESG投资发展需警惕什么?上市公司如何做好ESG实践而非“喊口号”?就此,中新经纬“慧谈”栏目专访了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其早年任职于央行及大型国际投行,2019年加入海通国际后,第一个提议是将ESG贯彻到公司各领域。2020年,海通国际发布ESG声明,成为首家公开承诺实现碳中和目标期限的香港金融机构。

警惕估值和业绩匹配、技术、转型三风险

中新经纬:您怎么看当下中国资本市场ESG热潮?立足全球视野,中国ESG投资当前处于哪一阶段?

孙明春:这种热潮是非常值得肯定和令人欣喜的,但我们还需努力推动ESG投资发展。ESG理念提出已16年,从全球看,其发展还处在前期,欧美国家起步较早,已进入起飞阶段。由于中国近几年才接触到这个概念,尚处准备阶段,主要是前沿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在关注,还需要做好对投资者、监管部门、交易所、企业等的教育启蒙工作。

中新经纬:随着“双碳”时代开启,ESG投资存在哪些机会?

孙明春:尽管2019年国内已对ESG投资有所关注,但在2021年才真正形成较强声音。这主要源于2020年9月中国提出“双碳”目标;2021年中央重申“共同富裕”理念,后者主要涉及社会责任(S)部分。在这两个大目标的推动下,预计中国的ESG投资将在今后5-10年或更长时间内进入起飞阶段。具体到行业,跟“双碳”相关的新能源、节能环保技术和材料、绿色建筑、碳市场等方面都有很多机遇。“共同富裕”理念相关的则体现在员工福利在内的社会责任方面。虽然目前政策如何落实尚不明确,但我认为更多可能是对服务业和消费的推动。

中新经纬:ESG投资中有哪些需要警惕的风险呢?

孙明春:首先最大最直接的风险是估值和业绩的匹配问题。2021年电动汽车等新能源产业受投资者追捧,估值上涨不少,但预期业绩和实际表现能否匹配?百亿规模的“双碳”投资具体会落到哪些行业企业?这都需要不断证实,不能只停留在预期。其次是技术风险。实现“双碳”目标主要靠技术进步,尤其是能源、材料方面的创新。但领先企业很可能会在技术迭代中被取代,因此要密切关注所在领域的技术发展。第三是转型风险。在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某些行业企业可能会遭受致命打击或面临较大财务风险,引致失业等社会问题。因此从长期、动态的视角来看,“转型金融”或ESG参与策略才是真正的双赢策略。

中新经纬:如何理解转型金融对中国实现“双碳”目标的意义?

孙明春:转型金融实际上是在推动转型的过程中,兼顾受冲击最大的企业需求,它的意义不见得是直接的,但很深远。虽然“用脚投票”是ESG投资的重要工具之一,可倒逼企业改善ESG实践,但最有条件的投资者应不止于此。由于大部分中小投资者没有能力去做转型金融,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以及投行应该给转型困难的企业提供财务甚至技术上的资源,而非抛弃,以妥善解决“双碳”目标推进中积累的社会问题。

应尝试探索不同ESG评估体系

中新经纬:证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仅约四分之一的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ESG报告等。从香港实践看,如何从投资收益角度鼓励带动企业积极参与ESG信息披露?

孙明春:港交所强制要求上市企业对ESG信息进行披露,否则需解释说明,IPO申请人也要制定ESG机制,并在招股书中披露。为防止扭曲ESG投资市场,本身无须太多外力,但为了推进披露进程,可以采用强制披露方式,这并不会影响资源的分配。在强制披露基础上,鼓励企业披露更多、更详细、更高质量的信息,这则需要投资者以及评级机构给与更多的压力,比如披露内容更详实会获得更优惠的金融支持。

中新经纬:关于评级,我们注意到即使是同一家公司,国内外ESG评级机构会给出不同甚至大相径庭的结果。这如何理解?国内外在ESG投资理念上有哪些区别?

孙明春:尽管全球普遍认同ESG理念,但目前评级确实存在很大差别。这主要因为ESG其实是不太相关的三个板块,其下包括很多分项,且并非财务指标,量化和统一标准很困难。ESG投资方法也有六七种,比如“只投最好的”“采取不同比重投”等。

国内的ESG投资理念正处在学习摸索阶段,更多是机械性追求指标,很难说国内外有什么区别。但从发展来看,欧盟等地的ESG投资更多是股权投资基金等资产拥有者因开始更关注社会责任而主动推进,专注中长期发展。国内则更多是把钱给资产管理者,由基金公司等受托机构去做,而他们可能更关注短期的投资和商业机会。

中新经纬:在您看来,如何更好结合中国实际发展ESG评估框架?

孙明春:应让各类评级机构去充分尝试、探索不同的ESG评估体系,允许试错,然后由投资者在使用这些评估体系的实践中去伪存真、择优选择,在充分竞争中形成权威的ESG评估框架。也不排除未来存在多个并行的ESG评估框架,以供在理念和偏好方面存在一定差异的各类ESG投资者各取所需。我反对由官方或某些市场权威机构人为地统一ESG评估框架,或对某类单一的ESG评估框架做强制性要求或推广,这会扼杀创新和试错,不利于ESG投资在中国的发展。

企业管理层需要自我革命

中新经纬:企业如何避免把ESG等同于CSR(企业社会责任)来做?

孙明春:做好ESG实践对自身可持续发展大有裨益,企业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实践也并非完全要依从评级指标去做,ESG起初是风险概念,企业应该找到潜在风险并加以解决改善。首先从E看,气候变化等环境风险或使资产缩水,如煤炭企业如果不抓紧转型,那可能每年购买碳配额的支出就会亏掉盈利;其次从S看,除一般的慈善公益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团队的稳定性和多样性等,这些会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创造力、风险平衡;G角度则是跟社会责任投资不一样,或是更有吸引力和可持续性的地方。上市公司完善的治理结构能够防止出现重大决策失误,同时保护好中小股东的利益。如果公司管理层意识到ESG对中长期发展的意义,可能就不是做样子,而是真正通过ESG框架实现健康发展。

中新经纬:那E、S、G三部分之间的关系如何均衡呢?

孙明春:各个企业要根据行业和自身的特殊情况来确认并解决最大风险点,继而根据发展阶段、市场环境对三大项下每一个分项进行成本和收益的平衡,先解决最紧急的,再选择最适合的。第三步则是制定规划,做好统筹逐步解决。

中新经纬:对于中国上市企业,您认为哪个板块相对容易突破?哪个最为棘手?

孙明春:从技术上看,最难的可能在E。比如做好碳减排需要投入很多资金在技术改造上,成本较高;但从心理来看,最难的可能是G。从理论上看,企业做好管理首先要求高级管理层限制自己的权利,在管理架构上做好制衡。但目前中国一般上市公司大股东拥有绝对话语权,虽然这在创业初期很有效率,但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治理结构的缺陷可能给企业造成风险,管理层需要自我革命。相对来看,S这部分,尤其是员工福利是相对容易突破的,且这也契合“共同富裕”理念。实际上,ESG的兴起代表了一种社会潮流,它由全球市场自发推动,以解决环境问题外部性、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等问题。目前中国内地市场对E和S的关注已和国际发展契合,我想G这部分也会慢慢兴起。(中新经纬APP)

孙明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