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汪峰也“带不动”?《中国好声音》毛利率只剩2.2%,背后公司再次冲刺IPO

2022-05-19 00:13:39 每日经济新闻 微信号 

  《中国好声音》之父灿星文化又要冲击上市了。不同的是,这次冲击是以重组后的星空华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华文”)之身份进行。

  近日,星空华文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601066)国际为联席保荐人。这是继其于2021年11月递表失效之后的再次递交。

  每经记者注意到,星空华文为灿星文化等公司在2021年8月重组成立。凭借《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爆款IP,灿星文化一战成名,但其资本之路却异常艰难,在两度折戟A股后,转战港股

  5月17日,某资深投资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微信采访时坦言:“文化产业目前经营压力较大,而音乐综艺等对流动资金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当在A股无法实现上市融资时,星空华文只能选择港股。”

  但是,随着“好声音”愈发难赚钱,自身业绩由盈转亏的星空华文能冲击港股成功吗?

  图片来源:星空华文IPO申请文件截图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两度折戟A股后转战港股

  虽然手握《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多部爆款综艺IP,但星空华文的上市之路可谓是一波三折。

  资料显示,星空华文从事文娱相关IP行业,主营综艺及音乐制作。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收入计,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综艺节目IP创造商及运营商,收视市场份额为2%。

  星空华文背后的主要经营实体之一是此前众所周知的灿星文化。2021年8月,灿星文化与星空华文传媒电影完成重组,改名为星空华文,并在2021年11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之后失效。

  上述投资人认为,受疫情和政策监管影响,星空华文的业务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这可能是港交所重点关注的。“重组应该是解决部分内在的问题,包括股权和财务等可能会得到一定的解决,但未来成长性的问题并不是重组可以解决的。”

  每经记者注意到,在重组为星空华文之前,凭借《中国好声音》大火的灿星文化已多次冲击IPO。

  2014年,灿星文化曾随母公司星空传媒赴港上市未果;随后,灿星文化将目光转向A股,2018年、2020年灿星文化先后两次申请创业板上市,但均未能成功上市。

  2021年2月冲击创业板失败后,深交所上市委给出的意见为:一是公司股权架构设计复杂,认定实际控制人的理由不充分、披露不完整;二是2016年灿星文化收购梦响强音,形成商誉金额为19.68亿元,2016年计提减值损失3.47亿元,上述会计处理未能准确反映发行人当时的实际情况。

  图片來源:文件截图

  星空华文招股说明书显示,目前关于收购梦响强音产生的商誉,公司已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计提商誉减值约3.87亿元和3.81亿元。

  另一方面,从重组后的星空华文股权结构来看,截至目前,公司的最终控股股东为华人文化(华人文化上海及华人文化天津)、公司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田明、执行董事金磊及执行董事徐向东,合计持股61.68%。

  “好声音”生意难做连续两年累计亏损3.8亿元

  “从星空华文近三年的数据来看,整体上公司业绩下滑明显,现在亏损几个亿上市,说实话必然是‘流血上市’了,估值一定是非常低的。这背后目的可能是给资本一个交代,或者是完成对赌。”5月17日,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每经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道。

  星空华文最新资料显示,2019年~2021年,星空华文的营业收入呈逐年下降,分别为18.07亿元、15.60亿元、11.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2780万元、-3.52亿元;毛利率则分别为39%、37.7%、24.3%。

  对于营收下降,公司方面提到: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产生的收入下降主要由于超大型综艺节目数量下降,而广告预算下降则导致《中国好声音》收入下降。

  这家以综艺起家的公司,其业务模式主要是IP运营及授权,IP类型分为音乐IP、综艺IP、电影及剧集IP、其他IP,构成了公司的营收板块。其中,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为第一大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贡献了约七成营收,但具体营收分别为13.41亿元、10.09亿元、8.80亿元,呈现逐渐下降趋势。

  图片来源:星空华文IPO申请文件截图

  每经记者注意到,在过去三年间,《中国好声音》依旧是星空华文十分依赖的“现金奶牛”,也让那英、汪峰等明星更加走红。作为公司的王牌IP,《中国好声音》自推出至今已经十年,其红利越来越少。在张毅看来,依赖不是问题,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好声音》本身不赚钱了。

  2019年~2021年,公司收入排名第一的项目均为《中国好声音》系列,分别贡献收入为4.9亿元、3.24亿元、2.52亿元。尤其是2021年,《中国好声音》这一IP的毛利率出现了大幅下滑,仅有2.2%。而《中国好声音2021》 中,导师是5位著名歌手:那英、汪峰、李荣浩、李克勤、廖昌永 ,还有四位导师助教:吴莫愁、吉克隽逸、张碧晨、黄霄云。

  与《中国好声音》不断下降的毛利率相比,《这!就是街舞》这一系列的收入和毛利率则呈现逐渐上涨趋势。2019年~2021年,《这!就是街舞》系列分别贡献了1.84亿元、2.11亿元、2.39亿元收入,毛利率分别为20.8%、27.6%、34.9%,逐年上涨,但但距离《中国好声音》的巅峰时刻仍相去甚远。

  已经播完第四季的《这!就是街舞》嘉宾阵容包括韩庚、刘宪华、王一博、张艺兴,考虑到市场上层出不穷的新综艺,该档节目能否持续吸引观众和企业客户仍未可知。

  上述匿名投资人表示:“如果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的波动不大,那么核心IP就是能下金蛋的鸡,否则就存在所谓单一依赖风险。”

  记者|温梦华编辑|文多孙志成 盖源源

  校对|何小桃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ID:500499844(图文无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