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气”危机迫在眉睫 欧洲重回“烧煤时代”

2022-06-22 01:52:05 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天然气来源持续缩减,欧洲的能源危机步入了危险的新阶段,“断气”风险下欧洲选择重回“烧煤时代”。

俄罗斯天然气主要通过北溪一号管道流向德国,6月20日仍仅以约40%的运能运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6月14日曾发表声明称,受西方制裁的影响,德国西门子公司未能按时送回修理的气体压缩机部件,影响到北溪一号管道运行。

面对断气风险,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和荷兰本周则表示,燃煤电厂可以帮助欧洲大陆度过危机。德国经济部强调,如果天然气供应降至关键水准,恢复燃煤电厂可以增加多达10千兆瓦的发电能力,一项与此举有关的法律将于7月8日提交议会上院。

在谈到煤炭的必要性时,德国副总理、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表示:“这很痛苦,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减少天然气消耗是完全必要的。天然气储备必须在冬季前填满,这是最重要的。”需要注意的是,哈贝克是绿党成员,此前该党一直推动德国加快退出煤炭。

路孚特首席电力与碳分析师、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秦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能源危机其实自从去年夏天开始就逐渐恶化,反映了欧洲近年来过于激进减碳,关闭煤电速度过快,依赖进口化石能源的政策失误。短期内,俄乌冲突持续,能源市场供需仍然紧张,这种情形很难改观,欧盟委员会的官方预测也预期高气价将持续到至少2024年,电价大概也是类似趋势。

欧洲遭受双重供应冲击

在天然气供应本就紧张之际,欧洲正遭受来自美国和俄罗斯双重供应冲击。

秦炎对记者表示,在俄罗斯宣布减少北溪1号的供气量之后,西欧天然气库存补库面临较大风险。欧盟和英国要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已经在加大液化天然气采购,可最近又遇上美国自由港液化天然气站因故障停运,几个月内都不一定能恢复,所以使得欧洲(尤其是西欧)补天然气库存的压力更大。截至6月19日,德国天然气库存水平只有57.57%,距离其80%的目标还有不少距离,在俄罗斯和美国供给减少的背景下,更是压力不小。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脱碳”先锋,欧洲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地区,进口额有超过四成源自俄罗斯。同时欧洲也是俄罗斯天然气最大的客户,俄罗斯八成天然气出口目的地是欧洲。这种正常的能源经济往来因俄乌冲突升级而遭遇挫折。

Agora能源转型论坛(Agora Energiewende)中国事务高级顾问、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部原主任涂建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由于俄乌冲突的影响,欧盟计划在今年8月停止进口俄罗斯煤炭,今年年底前基本上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管道石油除外),短期内欧盟也会尽快降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欧盟能源安全、供应形势挑战非常严峻。

而美国自由港事件则更是加剧了欧洲的能源困境。6月8日,自由港的一座大型液化天然气终端发生爆炸和火灾,液化天然气出口受阻,预计至少要三个月时间才能恢复部分运营。自由港位于得州墨西哥湾,是美国7个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之一,每天接收约2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约占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的16%。

在秦炎看来,原本就处于能源危机之中的欧洲可谓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6月中旬,因为美国自由港事故等因素,欧洲天然气市场恐慌,标杆合约TTF在一周内几乎翻倍,近150欧元/MWh,欧洲电力市场的价格预期也将继续处于高位。此外,今年北欧和南欧的干旱导致水电出力不足,法国核电也出现机组故障。

虽然自由港事件对美国本土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美国国内能源价格上行的压力能得到缓解,但本就缺气的欧洲处境更加艰难。

需求方面,欧洲极端高温天气也加剧了能源危机。西班牙和法国部分地区出现了异常的热浪,西班牙此前刚刚经历了100年以来最热的5月,到了6月又再次迎来异常高温。法国气象局称,为了应对即将来临的高温,巴黎的空调被民众抢购一空。随着空调用电需求激增,这些国家不得不购买、使用更多的天然气。

欧洲重回“烧煤时代”

面对肉眼可见的气荒,德国等国纷纷打算重回“烧煤时代”。

哈贝克强调,他本人非常清楚煤炭是一种污染更严重的化石燃料,但为了减少用气量,只能做出这个“苦涩”的选择。

今年3月,德国议会通过了一项《燃气存储法》,规定在冬季供暖期开始时,燃气储存设施必须完全装满,才能安全度过冬天。德国联邦政府的目标是在10月1日之前达到满额储气量的80%,在11月1日之前达到90%。

另一方面,高需求下煤炭价格也在上涨。秦炎表示,高涨的天然气价格推高了煤电机组发电量,欧洲煤炭需求上升,而欧盟为了制裁俄罗斯,将在8月份禁买俄罗斯煤炭,这也推高了全球煤炭市场的价格,并进一步传导到欧洲电价。例如,6月19日德国宣布减少天然气消费的新措施,并计划重启近10GW的煤电作为备用机组,欧洲煤价应声上涨,反映了煤炭市场的供需紧张。

涂建军对记者分析称,根据Agora能源转型论坛之前为欧洲(尤其是德国政府)所做的能源安全紧急预案,在比较紧急的情况下,欧洲需要尽快重启燃煤发电。在这一背景之下,现在欧洲的确已经开始重启燃煤发电,为了改善供应紧张局面、确保能源安全,燃煤发电已经成为欧盟不得不采取的选项。

短期来看,欧盟能源转型出现了反复和走回头路的现象。但在涂建军看来,中长期欧盟对清洁能源转型的决心和力度是加大的,未来对风电、太阳能(000591)、氢能、储能、节能等领域的投资都会进一步增强。此外,近期欧美在清洁能源转型领域交流密切,欧盟未来可能会和美国在能源贸易领域进一步深化合作关系。

据德国政府估计,德国目前仍有约35%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尽管低于俄乌冲突爆发前的55%,但依赖度依旧很高。

王成强对记者表示,早在一年前的夏季,彼时俄乌冲突尚未升级,由于可再生能源供应的不稳定性,欧洲已现能源危机苗头。那时候欧洲天然气库存为满负荷水平的约68%,已经低于十年均值水平(85%)。最新数据显示,今年截止到当地时间6月20日,欧洲天然气库存水平约为54%,欧洲天然气库存水平罕见出现反季节下降势头。

知名能源研究机构Wood Mackenzie负责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研究的副总裁Massimo Di Odoardo预测,如果俄罗斯完全停止北溪管道的天然气供应,欧洲天然气库存可能会在明年1月完全耗尽。

监管德国电力、天然气、电信等设施的德国联邦网络局也再次呼吁德国民众使用天然气时“能省则省”。哈贝克也表示,“目前形势严峻,公司和民众都应尽力节省能源。在这种情况下,节省每一度电都有帮助。”

德国联邦网络局局长克劳斯·穆勒(Klaus Müller)预测,接下来能源价格将会持续攀升,因此能源领域以外的通胀也会随之走高。今年冬天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天然气短缺,价格飙升引发的冲击波将席卷全国,届时银行的分期付款需求将飙升,大量陷入困境的企业将资不抵债。

在王成强看来,供给冲击是欧洲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涨的关键问题。俄乌冲突以及欧美对俄制裁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或许只有当俄乌冲突出现转机,方能看到欧洲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涨势头得到根本性遏制,否则脉冲式飙涨仍将频繁发生。

乐观情况下未来或有转机。秦炎对记者表示,德国提出了一系列措施缓解天然气供应紧张局势,如果需求侧(包括电力和工业的用气需求)能够压低,那么还是有可能实现预定的储气量目标,在冬季到来前补足库存。

展望未来,秦炎表示,欧洲天然气和电价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是经济,如果经济衰退、工业减产,会减少对能源的需求,那么可能缓解市场供需紧张,气价和电价能够回落。欧盟委员会早前已经指出,在俄罗斯对欧洲断气的最悲观情景下,欧盟今年可能面临经济衰退。

(作者:吴斌 编辑:张星)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