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乐观:逃不开的十一个大趋势|巴伦读书会

2022-07-03 19:15:32 《巴伦周刊》中文版 

  世界的实际发展好于大多数人的想象。

  编者按

  在市场低迷时,投资者总是容易陷入阶段性的悲观情绪,不过不管你信不信,这世界其实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得多。投资人拉斯·特维德(Lars Tvede)在他的新作《逃不开的大势》中列举了人类难以逃开的趋势,最重要的是人类的发展总是在螺旋式上升。

  拉斯·特维德是畅销书《逃不开的经济周期》的作者,作为一个专注于高科技投资的投资者,他显然是一个乐观派,但是看一看他列举的十一个趋势,你可能也会觉得他的乐观并非毫无缘由。本文选摘自本书第一章《感觉者》。

  人类拥有35万年的漫长历史。终其一生,也许很多人都没有留意过周遭社会的显著变化。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多年以来会有那么多人低估未来,这其中不乏知识渊博的人。举例来说,著名的罗马工程师、作家、政治家弗龙蒂努斯就在公元98年提出:“人类的发明早已抵达了极限,我看不见任何发展的希望。”创新的机会早在几千年前就枯竭、穷尽了。至少弗龙蒂努斯这样认为。

  我们现在当然知道这种说法是错的。但是,这种未来资源极度匮乏的想法很快就卷土重来了,其中以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最为突出。196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乔治·沃尔德(688028)指出:“种种迹象表明,世界人口将在2000年翻一番。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全世界很多地方会在那时爆发饥荒。其规模之大,前所未有。专家们对此唯一的争议并不在于大饥荒是否会发生,而在于它将在什么时候发生。”

  由此可见,专家们认为这一灾难是在所难免的,他们唯一的分歧在于灾难发生的时间,而不是它是否会发生。奇怪的是,在沃尔德的警告之后,全球的饥荒反而快速减少了。尽管资源怀疑论者正确地预言了全球人口的快速增长,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类的创新,以及由此而来的自给自足的能力会更加快速地提高。

  1、齐曼定律:全球科学活动每15年翻一番。也就是说,它会在100年的时间里增长100倍。

  我们可以把齐曼定律和由此而来的大部分定律看作矢量性的。它们的意义在于,综合这些定律,我们可以对这个世界的演化发展得到一个最基本的认识。

  这些规则的应用会让思考未来变得很方便。阿尔弗雷德·马歇尔是同时代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他想出了一种非常有趣的工作方式。每当读到别人的经济学文章时,马歇尔都会把这些文章转化成简单的数学公式。他通过这样的方法理解作者论证背后的底层算法,这通常能帮助他理解眼前的文章是不是讲得通。

  齐曼定律正是一种这样的定律。在齐曼定律中,年增长率大约相当于4%。通过衍生的创新,齐曼定律促成了这样一种组合:一方面是越来越好,通常也越来越廉价的产品,另一方面是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的长期增长。后者每年的总体增长率约为3%,人均增长率约为2%。

  那么,如今的事物发展速度究竟有多快?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科学活动,还关系到创新。它是很难测量的,但是我们都知道,数字数据存储量每3年就会翻一番;与商业紧密相关的数据的数量每隔25个月就会明显地翻一番。与此同时,大型数字技术的性能每隔一年就会翻一番。我们会在后面的章节里详细讨论这一点。

  换个有趣的角度来看。如果齐曼定律依然成立,那么它意味着,2030年的全球科学活动将是1980年的10倍左右。它还意味着,2080年的全球科学活动将是2030年的10倍左右。那么,一位出生在1980年并去世于2080年的人有机会在有生之年见证科学活动增长100倍。这个定律真不错,很有必要牢记在心。

  如果齐曼定律在未来的两个世纪一直有效,那么它意味着我们的科学活动将在200年的时间里增长1万倍。这是不是很有趣?想想看,到2100年时,人们懂得的东西是2000年时的100倍,2200年时达到足足1万倍。不仅如此,计算机很有可能从人类手里接管越来越多的科学任务。我们正走在一条多么神奇的旅程上啊!

  2、卡尔森曲线:DNA破译技术的发展和价格下降的速度至少与摩尔定律保持一致。

  卡尔森的预测是对的。基因技术在实践中表现出的效率远远超过了摩尔定律的速度,人类目前已经完成了50万人的基因图谱,而在1997年,这个结果听起来一定像是天方夜谭。实际上,它在1997年听起来简直是疯言疯语。但是,它变成了现实。我们因此拥有了可供支配的绝佳资源。它会帮助我们进行健康诊断和疾病预防。顺便提一句,这个资源的规模本身也在呈现指数级增长趋势。哦,抱歉,应该是超指数级增长趋势。

  成功破译DNA只是一流技术协同进化的一个例子,这个领域正在涌现大量的、更多的例子。例如“DNA互联网”,它是一个由多家研究机构和企业共同赞助的配对平台。人们可以在这里分享基因档案,帮助医生们找到各种疾病的遗传学谜底。这一现象也呈现出指数级增长趋势。假如我们把它同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结合起来,那么我们也许会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全新世界(600628)。我们会在后面详细讨论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问题。

  3、随着社会的日益数字化,人类会越来越多地为生物细胞编码,它们会像自我复制的机器人(300024)一样为我们服务。

  这表现为一种更广大趋势的一部分,这一趋势会让极其微小的事物为我们提供智能化服务。与此同时,计算机已经发展到自我编程,并与其他计算机相互编程的阶段。这势必产生新的超级智能,并展现出超乎想象的能力。

  前文提到过,100年后,人类的科学活动将是当前的100倍。虽然我活不到100岁,但是有生之年见证的明显进步就已经足够令人称奇了。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在我撰写本书的短短10年之前,我们还没有优步、Snapchat(色拉布)、爱彼迎、Spotify(一个音乐播放平台)、Instagram、比特币、自拍杆和iPad(苹果公司生产的平板电脑)。如果进一步回溯,回到1970年,人类那时还没有互联网、个人计算机、DNA解码、网飞、移动电话、等离子显示器以及无数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其他技术。这让我想到了第4个趋势:

  4、未来的挑战需要用更新的技术来解决。

  谢天谢地!我们显然无法用中世纪的办法解决今天的大多数问题。展望未来,我们必须让自己学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如果现有的技术总量在50年后的技术总量中占10%,那么,它在未来100年后的技术总量中大约只能占1%。这难道不意味着我们将要开发的那90%或99%的新技术会更加聪明、更加智能吗?

  5、创新是一个无穷的、呈指数级增长的过程,一旦开始,就不会有自然约束能让它停下来,物理定律除外。

  也许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不对,很多社会曾经充满了创新性,但是它们后来都不再创新了。”说得没错,实际上,说得对极了。但是,它们都是社会变革的结果,受制于暴政、集权、宗教等等;受到这些约束条件影响的社会确实会失去创新的力量。我想说的是,抛开物理定律的约束,创新是不存在自然藩篱的。

  所以,创新是一种很容易理解的现象。它同时又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因此,在提出上述趋势之后,我们需要紧接着提出另一个趋势:

  6、从根本上讲,可能的和必要的事物也许都会成真。在未来,只要有客观需求的存在,而且不违背物理定律,一切想象就都有可能实现。

  这是一个绝佳的趋势,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因为物理定律是极为慷慨大方的。举个例子,物理学中的绝对速度极限是光速,以这一速度运动的物体大约可以在一秒钟之内绕行地球7圈。再举一例。氘和氚是核聚变的主要原料,它们蕴藏的能量至少能够为人类提供3 000万年的清洁安全能源。量子计算机也是一样,对于某些类型的计算而言,量子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比如今最快的传统计算机快几十亿倍。

  这真令人拍案叫绝。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们要把这条定律归功于著名的科幻作家(同时也是极为出色的预言家)阿瑟·克拉克,他说:“如果一位年高德劭、声誉卓著的科学家说,某事是可能的,那么他很有可能说错了。”巧合的是,技术领域中同样存在这样一种现象,它常常导致我们对技术进步的低估:实际上,我们有时会高估技术进步的短期效应(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一点了),低估它们的长期效应。有些人论述过这一点,例如未来学家罗伊·阿马拉。因此,我们把它称为“阿马拉定律”。

  7、阿马拉定律:人们经常会高估新技术的短期影响,低估它们的长期影响。

  我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每一项伟大的核心创新一开始都是没有用户的,或者只有寥寥无几的用户,直到它的实际应用遍地开花为止。例如,电视转播离不开实况体育赛事、脱口秀和肥皂剧的发展,这些内容的发展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尝试,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时间是因为它们很复杂,同时,建立在新核心技术之上的绝大多数应用并不仅仅与技术有关,它们还关系到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企业类型。

  为什么我如此笃定地认为创新会不断地表现出超指数级增长趋势?上文已经提到过一些原因,例如,重新组合本身就是一个超指数级的过程。除此之外,还有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与上一次冰期结束时的人口相比,如今的人口至少是当时的3万倍。而绝佳创意的产生和传播通常是指数级的。所以,如果一项好创意需要把受众人数扩大到原来的1 000倍,它只需要多用2倍的时间就够了。但是,人数为原来的1 000倍的人群至少会产生数量为原来的1 000倍的想法。所以,人口的增长带来了创新的飞速发展。

  与此同时,在很多社会里,人们早已不再认为尘世的事务是由天神决定的。与此相反,人们认为世事受到自然力量驱使,而自然的力量是可以被分析的。这就是启蒙和科学的力量。除此之外,旅行、互联网和国际贸易等让人们彼此之间的联系变得越来越紧密。因此,与之前相比,人们有更多的机会交换思想、看法和发明。另外,城市化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创新力量的增速比城市或者城镇人口的增速还要快。城市越大,工作、生活的节奏就越快。在大城市的街头,就连行人的脚步都要快一些。城市里的人还会频繁地会面、共事、合作、交流意见。一个人身边围绕的人越多,找到与自身技能互补对象的机会就越多,这是不言而喻的。直白地说,乡村地区是资源中心,而城镇地区是创新中心。其中,后者的人口是不断增长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类不会耗尽资源,为什么我们需要的资源中心越来越少。

  创新力量不断增加的一个额外原因是人类变得越来越富有智慧了,这真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人们最初在20世纪80年代发现了这一规律。如今,它早已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它也为我们带来了下一个趋势:

  8、在人均经济增长水平较正常的国家里,人们的平均智力会以每年约0.3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即每10年增长3个百分点,直到经济水平完全达到发达水平为止。

  这个趋势至少在西方世界和东南亚是成立的。这是一道特别简单的数学题,通过标准智商测试得到平均智力每10年增长3个百分点,每100年增长30个百分点。这是一个极高的水平。这样的增长足以把一国民众从“呆若木鸡”变为“聪明过人”。这也许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因素包括种族混合(远系繁殖)的程度更高,同系繁殖的程度更低,营养更好,婴幼儿罹患严重传染病的概率更低,疟疾等顽疾不再肆虐以及认知刺激更好,等等(见图1-3)。它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人们越富有,就会变得越聪明。人们越聪明,就会变得越富有。尽管如此,从全球层面来看,这个过程似乎陷入了停滞。但是,人类毕竟在这一点上取得过长足的进步,而且,这样的良性循环仍然发生在发展中国家里。

  不仅如此,有机会接受教育的人也越来越多。举个例子,有机会读大学的人数每15年就会翻一番。这主要得益于两个原因。第一,很多发展中国家变得越来越富有,它们有能力为教育做出更多投入。第二,单纯从教育角度来看,女性接受教育的水平正在赶上男性。就高等教育而论,有些国家的女性甚至超过了男性。实际上,在富裕国家(这里指的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家),投身于终身教育的女性明显多于男性。

  我想提的最后一点是,社交媒体让那些拥有好创意和才华的人更容易被发现,不白白浪费灵感和才华。以上原因共同带来了一个结果:创新的数量随着人口数量激增以极大的加倍速度迅猛增长。这一点同样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人口总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人均可用资源的数量不降反增。也许这个结论看上去完全违背常理,但是它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造成悲观主义泛滥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媒体总是专注于报道灾难新闻。实际上,灾难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例外,全球绝大多数人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有些“感觉者”认为,当糟糕的事件还在不断发生时,大谈特谈总体进步会显得冷酷无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一讨论。无论如何,下面这个趋势都是站得住脚的。

  9、总体而言,世界的状况好于过去,世界的实际发展好于大多数人(包括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和专家)认为的样子。

  如今仍有许多人不断提出这样的想法:世间万物即将走向毁灭。还有更多的人被这些说法吸引。这太自相矛盾了。“地球即将毁灭,人类即将面对万劫不复的恐怖未来。”他们如是说。

  越深入地了解这一现象,我们就越容易在各种不同的末日预言中找到相似之处,并因此深深感到震惊。然而,这并不是他们的问题。毕竟,在令人恐惧的下一次冰期与全球媒体不加选择地报道的酸雨、森林衰退、李斯特菌、疯牛病、比利时二英、伊朗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千年虫(Y2K)、禽流感和猪流感、全球饥荒、DDT杀虫剂、核能、集群灭绝、疫苗接种导致的自闭症、基因修饰、太平洋(601099)上的塑料垃圾岛、致癌的手机之间,还存在着一段不可否认的距离。确实,这是两个不同的主题,但是它们引发歇斯底里的过程是非常相似的。每当一次恐慌冷却消散时,总会有下一次恐慌被制造出来,而这才是吸引人们注意力的事情。

  10、对于工业生产而言,市场规模每翻一番,平均生产率就会增长5% ~ 10%。

  以飞机和汽车行业为例,同1970年相比,这两个行业如今的生产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更不用说与1903年相比了。然而,这一趋势依然有效,也就是说,即便市场有时会呈现指数级增长趋势,机械技术本身的效率也只会以线性形式发展呈现。

  数字技术主要涉及与计算机技术(如微芯片等)和基因操作有关的几乎一切事物。可以这样想象,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实质上是模拟技术(肌肉、骨骼、脂肪、水等)包裹下的数字技术[DNA、RNA(核糖核酸)、酶等]。总体来说,这一组合是通过自然进化发展的,它的发展速度极其缓慢:一部分原因在于,种种改善的发生是随机的;另一部分原因在于,本可以较快发展的数字层面不得不放慢脚步,等待模拟层面的缓慢发展(如繁殖、出生和死亡等)。因此,这一组合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的。

  但是,假如我们可以跳过模拟层面的缓慢发展,直接干预和改写数字层面(不是随机改写,而是目的明确地改写),就能把阻碍降到最低。这样一来,生物学意义的生命就会立刻变得与计算机技术非常相似,它会变成活力十足的、可编程的平台。与此同时,传统工业领域的数字化也在日益发展,因此,摩尔定律的变体也在慢慢进入这些领域。

  顺便提一句,摩尔定律有很多种变体,它们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型。第一种与效率相关,第二种与价格有关,第三种主要与用户友好性有关。举个例子,计算机技术或者基因操作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发展,它们同时也在迅速地变得更廉价、更简单易用,价格效应的发生和延续常常快于性能效应。比如,沃尔玛、亚马逊、宜家家居、微软和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很大程度上是如何把自身服务变得更廉价,同时保证盈利。

  在这三种变体的进程中,数字化同样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网景浏览器的发明者马克·安德森如今是一名优秀的风险投资家。他曾经这样总结:“软件正在吞噬全世界。”受到安德森这句话的启发,我总结出了下面这个趋势:

  11、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完成演进过程,它们把工作重心从(1)手工劳作转向(2)机械生产,最终再进化到(3)数字化。这意味着生产效率从(1)静态变为(2)线性增长,再发展到(3)指数级增长。

  《逃不开的大势》

  原名:SUPERTRENDS

  作者: 拉斯·特维德

  译者:陈劲 / 姜智勇

  出版社:中信出版(300788)社

  文|拉斯·特维德

  编辑|彭韧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