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捉妖记18天14板遭问询函,*ST未来命运何去何从?

2022-08-12 13:35:24 财华社 

近年来*ST概念股层出不穷,比如财华社滚动专题《A股捉妖记》上一篇文章《A股捉妖记|9天8板,*ST必康还能红多久?》分析了*ST必康的风险点与未来摘帽的可能。

本文的*ST未来(600532.SH)比*ST必康还要猛,自2022年7月18日起至2022年8月10日收盘,累计涨幅达到80.44%,累计偏离值达到80.38%,其中14个交易日涨停。

8月10日晚,*ST未来公告称,公司股票价格近期累计涨幅较大,期间多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鉴于公司股价近期波动较大,为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将就股票交易波动情况进行核查。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22年8月11日开市起停牌。

关于此次停牌,是自己主动为之,还是配合上级监管部门,那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上交所近期早就“盯上”了疯长状态中的*ST未来,而且在同发布停牌公告同一天,上交所对其下发问询函,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ST未来不仅被监管部门盯上,其实还被部分喜欢冒险的投资者盯上了,尽管戴上“退市风险”的高帽子那又怎样,这类投资者就好这口,可谓富贵险中求。

我们先来看看当下的*ST未来面临哪些风险。

01 扫雷风险

公司的风险点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点,跨界投资锂产业是动真格还是炒作热点。

此前,*ST未来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预案显示,公司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向王明悦、亓亮、济南骏华收购其所持有的瑞福锂业的70.00%股权、向和田瑞福收购其所持有的新疆东力的70.00%股权,交易作价合计不超过38.5亿元。

*ST未来表示,通过收购拟收购瑞福锂业、新疆东力的70%-100%股权,整合锂矿开采、加工提炼等上下游产业,以布局新能源产业。

具体来看两家标的资产,瑞福锂业为新能源锂电池材料行业,主要从事电池级碳酸锂、工业级碳酸锂、氢氧化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新疆东力为锂矿石的开采企业,核心资产为“新疆阿克塔斯锂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

截至2021年底,瑞福锂业及新疆东力净资产分别为-3.04亿元和-0.12亿元。2021年度及2022年1-5月,瑞福锂业营业收入为10.99亿元、27.01亿元,净利润为0.54亿元、6.74亿元,业绩波动较大。

新疆东力2021年未产生营业收入,2022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0.05亿元,净利润-0.02亿元。

另据预案显示,本次交易设置业绩承诺,标的资产在2022年度、2023年度和2024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亿元、9亿元、10亿元,三年承诺净利润累计不低于27亿元。

监管部门的问询态度,第一个疑问是此次收购是不是在蹭热点?认为38.5亿元的交易价有点虚高。

公司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账上的货币资金仅剩400多万元,又没见其有定增的动作以及借贷的措施,上哪凑齐这38.5亿元呢?

基于此,监管部门对交易价格的真实性产生怀疑,要求其说明定价的依据与合理性。

另外,被收购的标的公司的业绩情况、主要客户及在手订单情况是怎样的,到底值不值这38.5亿呢?这也是监管部门产生疑问的地方。

监管部门的第二个疑问是关于被收购标的公司的业绩承诺,要求其说明其进行业绩补偿以及回购是否具有充分的履约能力和担保措施,如产生争议的解决措施等。

监管部门的第三个疑问是,*ST未来在锂领域是否有足够的技术、人才储备、市场资源等来运作收购过来的锂资源相关的业务。

如果有,那最好了;但如果没有,那即使收入囊中,能将其盘活吗?

第二点,财务丑闻。

这一点与*ST必康极为相似,二者均有财务造假、财务操作不合规的表现。

财务方面的烂摊子,也让审计机构爱莫能助。*ST未来2021年年报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以及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而被证监会立案。

公司披露存在货币资金舞弊情形,资金占用发生额达38.1亿元,违规担保发生额达12亿元。公司控股股东上海晶茨股票质押比例为79.89%,占公司总股本的20.92%。

第三点,两任实控人均遭处罚。

未来股份(*ST未来之前的证券名称)的第一任实控人为颜静刚,第二任是俞倪荣。

2022年2月18日,未来股份披露的《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2016年至2017年,未来股份及其子公司与时任实际控制人颜静刚及其关联方发生多笔关联交易。

其中,2016年度发生金额为6.59亿元,占公司2015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6.75%;2017年度发生金额为1.55亿元,占公司2016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8.13%,均已达到对外披露的标准。

但公司未按照规定披露,实控人遭到上交所通报批评。

未来股份在2022年1月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因公司实控人未及时严格履行承诺,未来股份及实控人俞倪荣、谢雨彤收到上海证监局的监管函。

公告显示,早在2018年1月26日,未来股份实控人俞倪荣、谢雨彤曾公开承诺将在三年内逐步采取多种方式解决寰亚电力与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但二者并未及时严格履行上述公开承诺。

这家寰亚电力是俞倪荣和谢雨彤持股100%的公司,2021年未来股份和寰亚电力均开展煤炭贸易业务,两公司构成同业竞争。

而未来股份在2021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俞倪荣、谢雨彤在担任实际控制人期间及时严格履行了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事实上,实控人并没有严格履行承诺,因此被出具警示函。

综上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的风险点不容忽视,但以后能不能摘帽重生,还得看其业务层面以及业绩层面。

02 重生的可能性

*ST未来被实施退市风险前的证券名称是未来股份,未来股份的前身是华阳科技,2002年10月31日在上交所主板挂牌,公司原主营业务为煤炭、化工品对苯二甲酸。2020年底,未来股份开始布局医疗领域,主营业务变为“医煤双修”。

因公司2021年度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未来股份自2022年7月1日起沦落为*ST未来。

2002年上市以来,未来股份已经四次更名、三换主营业务。原本主营煤炭、化工品精对苯二甲酸两个类别的贸易业务。2020年底,未来股份开始布局医疗领域,主营业务变为“医煤双修”。

如此频繁的更名换主业,暴露出公司在业务方面缺乏恒心,急于求成的经营基调。先是煤炭,后是化工品,再后来是医药,如今又瞄准了锂矿,三心二意、心猿意马的心态难以让其在行业上有所沉淀,长此以往势必拖累业绩。

经营业绩方面,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ST未来预计亏损2405.32万元,尽管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2907.73万元,但依然还是亏损。

回顾过往,近四年,*ST未来的经营业绩也不佳。据东财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11亿元、0.36亿元、0.159亿元、-1.6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23亿元、0.28亿元、-0.139亿元、-2.74亿元。

2020年的时候,为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ST未来(彼时还是未来股份)向医疗领域转型。2020年11月,未来股份全资子公司上海宏禹对外投资并与相关方出资设立未佳医疗,上海宏禹持股比例为78.84%。

2021年9月,公司再次披露,拟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上海元庆投资100%股权、上海树林投资100%股权,两家标的公司各持有目标公司国际医学(000516)中心14.93%股权。

但转型成果并不理想。于是,如今又打起锂电的主意。

虽同时“天涯沦落人”,但*ST未来的情况客观的说要比*ST必康糟糕许多,关于*ST未来能否摘帽重生,更多取决于以下两点——

一是,此次跨界收购锂矿的预案能否通过;

二是,假如通过,公司对锂矿业务的态度是不是笃定了,不再跟风搞东搞西了,毕竟2020年的时候,原本就可以切入锂电板块的,但是却选择了进入医药,如今又想起来,时间点不算晚,关键是要抓住这棵救命稻草,抓稳了。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