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积“限电”让虚拟电厂概念走红,多家公司布局,盈利贡献尚待时日

2022-09-05 18:33:02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丨赵文娟

“大限电”潮让能源矛盾明显激化,这让号称能解决“缺电限电”问题的虚拟电厂概念迅速走红,目前已有多家公司布局其中。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因用电紧张问题而引发了“限电”潮,能源矛盾明显激化,让号称能解决“缺电限电”问题的虚拟电厂概念在今年的资本市场迅速走红。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自4月27日市场反弹以来,截至9月1日,不仅虚拟电厂指数上涨了55%(其间最高涨幅达81%),跑赢同期大盘45个百分点,且在48只虚拟电厂概念股中,北京科锐(002350)、煜邦电力、积成电子(002339)等个股的区间最大涨幅甚至翻倍。

此外,借政策东风,虚拟电厂概念股纬德信息、国能日新也顺利在今年成功上市,后续排队等待上市的虚拟电厂概念股还有北京清大科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大科越”)等。

中游系统平台是虚拟电厂核心

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推进以及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深入,虚拟电厂作为智能化、低碳化转型的未来方向和趋势,今年以来已经越来越受政府和投资人重视。譬如,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的《“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天津、北京、上海等10余省份相继发布的“十四五”能源电力发展规划及碳达峰实施方案等,均对发展虚拟电厂提出了明确要求。此外,山东、广东等省份还加速推动虚拟电厂参与电力现货市场交易。

从产业链构成看,虚拟电厂是由上游基础资源、中游系统平台和下游电力需求方共同构成的,其中的中游虚拟电厂运营商是由负荷聚合商与技术服务商两大类共同构成。负荷聚合商重点聚焦需求侧资源,通过预测需求侧的电力预测曲线,参与虚拟电厂项目,获得分成;技术服务商则重点聚焦虚拟电厂软件平台建设,为电网公司构建信息化服务平台。值得一提的是,资源聚合商主要依靠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整合、优化、调度、决策来自各层面的数据信息,实现虚拟电厂核心功能——协调控制,是虚拟电厂产业链的关键环节。《红周刊》在资料梳理和采访中了解到,目前虚拟电厂产业链的中游环节竞争相当激烈,相关细分领域已经涌现出一批有竞争优势的上市公司,比如国能日新、国电南瑞(600406)、科陆电子(002121)、易事特(300376)、东方电子(000682)、恒实科技(300513)等。

国联证券电新团队向《红周刊》表示,以虚拟电厂为代表的新型电力运营商将会重新塑造能源供求体系,深度契合并服务于新能源的发展,这一过程中,与电力软件、调度控制、信息通信、计量监测等相关的企业将会从中受益。

华西证券分析师刘泽晶也认为,过去在调度方面有积累的企业具有优势,因为在虚拟电厂控制各种分布式能源发电设备、储能系统以及可控负荷的过程中,充分了解每种负荷的调节及控制方式并对其协调控制是关键和难点,同时虚拟电厂需要服从电网的调度指令,同时通过类似于调度的手段去做调节。

譬如,电力IT小巨人东方电子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调度,其业务全面对标国电南瑞。调度领域,东方电子在国网份额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国电南瑞,而在南方电网的份额上,则与国电南瑞则是并驾齐驱。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其在虚拟电厂业务领域的优势是为国内最早进入电力自动化领域的企业,并在“源-网-荷-储”等各个环节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布局,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虚拟电厂核心技术(附表)。

负荷聚合商恒实科技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明确表示,公司扮演着中游聚合商、技术提供商两类角色,应用系统已经覆盖发电、输电、变电、配电、用户所有环节,优势较为突出。今年中报披露,公司已通过整合现代通信技术和电网调度技术,搭建了源荷聚合互动响应平台,推出了“虚拟电厂”业务,并自主研发建设了源荷聚合互动响应平台、能源聚合商运营管控平台、虚拟电厂交易运营平台、碳排放大数据管理运营平台等技术支撑平台,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不俗。

与此同时,重点聚焦虚拟电厂软件平台建设的技术服务商还面临着竞争日渐加剧影响,比如国网系的国电南瑞、远光软件(002063)、国网信通等,均在电力、通信领域经验技术和电网公司丰富的信息通信资源方面,他们具有开展虚拟电厂业务的先天优势,目前已成为示范项目的主力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尚未上市的公司也在积极谋求上市融资,进而希望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譬如,拟在科创板上市的清大科越就是其中一员,其主要提供电力行业的软件产品及服务,业务集中于电力市场交易、电网智能调度、智能发售电和能源互联网等应用领域。

“清大科越申请科创板上市,恰恰说明虚拟电厂这个板块是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向《红周刊》表示。他认为,从技术进步趋势来说,目前华北虚拟电厂整体调峰水平国内领先,部分企业兼顾电源与负荷两大需求,正向市场交易方向优化快速发展。华东华南是以负荷型居多,未来发展潜力大。

对于陈佳所提到的华南地区,《红周刊》发现,早在2021年8月,广州工信局开展虚拟电厂电力用户和负荷聚合商征集,至2022年7月,共公布7个批次虚拟电厂名单,包括31家负荷聚合商、89家电力用户。31家负荷聚合商中,其主营业务分别为售电/综合能源业务/充电桩设施制造建设运营/能源数字化/电力工程/电力设备制造的企业数量分别为4/6/5/2/7/1,整体行业竞争较为激烈。8月26日,深圳市虚拟电厂管理中心正式举行揭牌仪式,成为全国首家虚拟电厂管理中心,标志着深圳虚拟电厂迈入快速发展新阶段。

虚拟电厂核心竞争力虽然体现在技术与资源上,而客户资源也代表着数据,意味着只要能锁定优质客户并开展精准营销,就能形成一定的先发优势,但刘泽晶仍认为,从技术层面来看,大部分虚拟电厂试点实现了初步的用户用能监测,鲜有项目实现虚拟电厂的优化调度及对分布式能源的闭环控制。

市场化机制建设有待进一步升级

从理论上讲,虚拟电厂机制不仅能实现电力主动科学调峰,更能提高清洁使用能源效率。如果能够大面积系统性推广,必将对我国双碳战略落地推广会起到重要推进作用。

不过目前来看,我国的虚拟电厂仍处在发展的早期,整体上仍缺乏顶层设计。此外,国家层面还没有出台专项的虚拟电厂政策,省级层面仅有上海、广东、山西分别出台了专项政策,商业模式尚需进一步明确,盈利能力也有待催化。譬如国网信通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虽然公司已打造虚拟电厂平台,也拥有相关核心技术,但目前公司虚拟电厂业务规模占整体营业收入比例较小,今年上半年业绩仅略增。

《红周刊》梳理同花顺(300033)iFinD所列的48家虚拟电厂概念股业绩情况,发现有多家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并不太乐观,甚至有24家公司净利润出现了同比下滑。这意味着,虚拟电厂市场虽然发展前景很好,但目前行业内仍有不少企业并未享受到行业快速发展和政策扶持的红利。

对于目前虚拟电厂行业火热但盈利者不多的情形,国联证券电新团队向《红周刊》表示,虚拟电厂是较为高级的能源组网形态,不仅依赖于完备坚强的电网物理架构,也依赖于完善合理的电力市场机制,更加需要相关配套政策与行业统一标准的支持。虽然部分地区有试点项目落地,但整体上,各种条件的限制决定了我国虚拟电厂产业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虚拟电厂的盈利性仍受到一定限制。

据悉,发电侧分散式和配电网是虚拟电厂发展的基础,电力现货交易是虚拟电厂获益的重要途径。但目前我国的虚拟电厂试点多为负荷侧虚拟电网,分散式电源的上网仍严重不足,其实这点可以从“十四五”期间配电网的投资大超市场预期上有所体会。“十四五”期间,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配电网建设投资分别高达1.2万亿元、0.32万亿元,分别占其电网建设总投资的60%、48%。而今年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5年,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初步建成,2030年要基本建成。目前,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在南网率先落地,有待成熟。

陈佳表示,市场化改革一方面受制于国内电力现货市场规模(规模问题涉及整个电力网络总体架构和运营思路);另一方面由国家电力安全战略与能源市场价格维稳需要决定,总体而言,虚拟电厂板块市场价格波动区间相对较小。

与此同时,主控系统技术自主创新问题也需重视。近期中国虚拟电厂技术创新突飞猛进,海外虚拟电厂对华技术壁垒正在被我国逐渐攻破,通道、终端传感器等领域基本上实现了进口替代,惟有主控系统尚需更加努力提升精准度和算力水平,而主控系统算力精准度又决定了本领域市场报价的频次和准度,属于核心技术经济板块。

多家A股公司积极布局

对于虚拟电厂这个产业,目前市场中已有不少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创业公司涉足其中,除了有背靠国家电网、发电集团等有着天然的用电客户资源优势的地方性企业,还有充电桩玩家朗新科技(300682)、储能领域玩家国能日新等各细分领域龙头在积极探索。

作为用电端信息化提取龙头,朗新科技长期专注于“能源数字化”领域,已成功打通充电桩信息化。公司在电力供需两侧具备强聚合能力,生活缴费、聚合充电平台持续上量,同时光伏云平台接入装机容量持续提升。2021年获得售电牌照,为后续参与电力市场交易打下基础。2022中报预告显示,朗新科技“新电途”聚合充电平台充电桩覆盖量约50万,服务新能源车主数约380万,聚合充电量近8.3亿度,公共充电市占率达到10%,平台用户活跃度逐步提高。

国能日新是发电侧功率预测行业龙头,其主要向新能源电站、发电集团、电网公司等电力市场主体提供以新能源发电功率预测产品为核心的新能源信息化产品及相关服务。公告显示,国能日新组建了专门的虚拟电厂团队,研发了虚拟电厂智慧运营管理系统,可以为客户提供虚拟电厂建设、评估、运营等一站式服务。2022年上半年,国能日新优化了虚拟电厂平台设计,并设立了子公司国能日新智慧能源(600869)(江苏)有限公司,加码虚拟电厂业务布局。

北京科锐主要从事12kV及以下配电及控制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并积极探索综合能源服务业务。2022年上半年,北京科锐完成了对智能配电网、虚拟电厂、综合能源、水电站储能系统等应用场景的技术升级。其中,在虚拟电厂应用场景中,北京科锐开发了充电桩调节调控模块、储能电站调节调控模块、空调调节调控模块、响应调度控制模块等。同时,北京科锐完成了综合能源平台的开发,能够实现“源-网-储-荷”的协调综合管理。

2022年1月,万里扬(002434)以1.1亿元的对价收购了浙江万里扬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里扬能源)51%的股份,拓展新型储能业务。公告显示,万里扬能源主要从事储能电站投资和运营、电力市场现货交易、电力安全仿真服务等,利用其自主开发的虚拟电厂控制平台,参与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和电能量市场。

虽然从最新中报来看,北京科锐、万里扬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下滑1197.65%、47.41%,从侧面反映了两家公司的虚拟电厂业务或在目前对公司的业绩贡献仍有限,但从北京科锐8月26日发布的公告来看,该公司称已经中标“南方电网公司2022年配网设备第一批框架招标项目”,预估中标金额合计约为4.22亿元,或对公司2022年度及以后年度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国联证券电新团队向《红周刊》表示,随着分布式光储等不易管控的资源大量渗透以及配套制度、政策、市场机制的完善,虚拟电厂在代管分布式资源和负荷、提供综合能源服务、参与电力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等领域均可形成较好的商业模式,盈利能力也会有所增强,带动产业链发展,并促进能源互联网的华丽转型。

不过,陈佳也提醒,虚拟电厂面对电力调峰危机也并非包治百病,它固然是一套非常先进的主动调峰市场化管理体系,但某些情况下,其弱点也会被放大,譬如,近期欧洲出现的能源危机就极大影响了其工作效率,虚拟电厂也未能救民于水火。“这套体系强调的主动调峰是建立在欧盟体系电力系统能兼顾负荷与电源的深度市场化机制上的,当面对战争因素时,其弱点就被无限放大了。

(本文已刊发于9月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