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忙牛散”吕强“隐藏”重仓股曝光!与葛卫东、章建平偏好一致,与徐开东联手重仓

2022-09-18 16:18:33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 | 王飞

他是与葛卫东、章建平、徐开东等齐名的“中国十大牛散”,曾挖掘多只牛股实现超额收益。他的最新持仓市值已超过10亿元,最近三个季度通过单票浮盈3000万,是A股市场众多牛散中当之无愧的“顶流”。他就是吕强。

与其他牛散不同的是,吕强操作上偏爱“快进快出”。频繁操作背后是吕强优秀的“单兵作战”能力,“忙碌”的他每个季度末的重仓股都会发生较大变化,却少与其他牛散“协同作战”。

各中巧合的是,吕强与徐开东曾共同重仓同一只股但由于过早出局错失了更大的收益。最新持仓数据显示,如今吕强再次和徐开东同时出现在同一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这次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压中聚氨酯龙头净赚超2000万

最新持仓这些

从过往投资经历来看,被称为“最忙牛散”的吕强的战绩可圈可点。

典型的如对聚氨酯龙头红宝丽(002165)的投资,尽管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显示,吕强的持股市值从去年三季度末进入时的0.95亿元,降至今年二季度末的0.64亿元(期间吕强并未减持,相反增持了58.80万股),浮亏0.31亿元。但实际上,吕强是以定增的方式介入红宝丽的。据红宝丽公告显示,公司当时的发行股票价格是3.82元/股,募集资金总额是5.09亿元,吕强获配约5000万元。也就是说,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在不考虑吕强期间增持的资金(下同),吕强应该是浮盈1400万。

而今年三季度以来,红宝丽股价开始震荡走高,截至9月16日收盘(下同),报5.52元/股。对比发行价来说,涨幅为44.50%,假设吕强在此期间并未减持红宝丽,吕强5000万的投资本金已增至7225万。

查阅吕强最新持仓,截至二季度末,共现身于18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合计持股市值达10.3 亿元。其中,轻工制造企业哈尔斯(002615)、电子领域福日电子(600203)和风华高科(000636)是其重仓市值的前3名,占据其较大仓位,其余个股则较为分散。

表1:吕强今年二季度末持仓公司情况

数据来源:Wind(不排除同名的情况,下同)

作为A股市场投资规模最大的一批个人投资者,多数牛散都比较喜欢在科技股里掘金。如葛卫东今年二季度末持仓的5家上市公司均是科技板块中的细分领域龙头,包括存储芯片概念股兆易创新(603986)、智能语音及语言技术研究公司科大讯飞(002230)和ERP软件用友网络(600588)等;再如赵建平,其同期新进入及增持的科技股包括赛微微电、奕东电子、瑞德智能、概伦电子、东芯股份、国芯科技等。

与葛卫东、赵建平的偏好类似,吕强也是科技股的拥趸者。除了上述提及的福日电子、风华高科,吕强持仓多数公司属于电子、计算机、通信和电力设备等科技板块。

又一个喜欢“折价”的牛散

首选“安全垫高、弹性大”股

根据《红周刊》对牛散系列文章梳理发现,市场中不少牛散对于定增报以较大热情。分析吕强的最新持仓可以发现,他也对以“折价”方式(定增)投资上市公司尤为喜爱。

除了上述提及参与的红宝丽“定增”之外,吕强还参与了主营为数控车床的日发精机(002520)的定增。据日发精机公告显示,公司在去年三季度期间新增发行了股票,发行股票价格是6.50 元/股,募集资金总额是6.99亿元,吕强获配约0.4亿元。

但不同于红宝丽,日发精机股价自去年第四季度创下近几年阶段高点以来便持续走低,截至目前,日发精机报6.20元/股(见图1)。这意味着,吕强在日发精机的投资或处于浮亏的状态。

图1:日发精机日线图

图片来源:Wind

并且据日发精机前十大股东名单显示,吕强在今年一季度期间增持了322.98万股公司股份,在二季度期间又再次减持322.98万股,这波“高吸低抛”也再次拉高了吕强的持仓成本。对比发行股票价格来看,吕强目前浮亏的幅度大概率在4.62%以上。

此外,吕强以定增方式参与投资的上市公司还有福日电子、会畅通讯(300578)等,结合这些公司当时的发行股票价格与目前的收盘价来看,吕强的持仓成本普遍要高一些。与此同时,吕强最新的持仓在三季度以来也多有浮亏的情形。

但相对而言,这点浮亏对吕强超10亿元的身家来说并不高。因为梳理显示,吕强的持仓普遍具备“安全垫高、弹性大”(小市值、低价股)的特点。如目前持有的18只股票,总市值和股价最高的均是风华高科,但风华高科目前的市值不足200亿元,股价远未达到20元/股。其余17只股票目前的市值更是均在100亿元以下,股价也均在20元/股以下。

“快进快出”错过安煤大涨

坚守的徐开东赚得钵满盆满

吕强持仓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喜欢“快进快出”。如在今年二季度末的持仓中,吕强新进入了13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占比在七成以上。在今年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也是如此,吕强新进入的公司占总持仓公司数量的比重分别为55.56%和60.00%,均在一半以上。

这样的高频换手,与葛卫东、章建平、徐开东等知名牛散形成明显反差。也是因此,吕强最终与多只牛股擦肩而过。

典型的如2020年三季度末,吕强和徐开东同时出现在安源煤业(600397)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当时两人分别为安源煤业的第8大流通股东和第6大流通股东。但到了当年的第四季度末,吕强随即退出了安源煤业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徐开东则选择一股不卖至今,并在去年第一季度和今年第二季度期间大手笔增持。

从市场表现来看,安源煤业在2020年三季度期间累计收涨25.11%,但在当年三季度初至今,安源煤业累计收涨53.42%。粗略以股价涨跌幅测算,徐开东比吕强多赚将近一倍(见图2)。

图2: 安源煤业日线图

图片来源:Wind

与此同时,《红周刊》梳理发现,吕强与徐开东新一轮的较量已再次开启。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吕强和徐开东再次同时出现在了双林股份(300100)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吕强的持股市值是0.20亿元,暂列双林股份的第6大流通股东;徐开东的持股市值是0.39亿元,暂列第4大流通股东。

不同的是,吕强是在今年二季度期间新进入双林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徐开东的建仓时间则是在2020年二季度期间,而在2020年第二季度初至今年二季度末,双林股份的股价已实现翻倍。在此期间,徐开东更是增持多减持少(见图3),这表明,徐开东的收益已跑在了吕强的前面。

图3: 徐开东持有双林股份明细

图片来源:Wind

与牛散李红“同进同出”

拓邦股份等或为吕强隐形重仓

徐开东只是偶尔会和吕强联手抢筹,李红则是一位常伴吕强左右的牛散。其不仅与吕强同时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且配合度极高。如智光电气(002169)今年二季度末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显示,吕强持有公司802.71万股,持股市值为0.68亿元,新进为第3大流通股东;李红持有公司491.73万股,持股市值为0.42亿元,新进为第5大流通股东。

不仅如此,在今年二季度期间吕强新建仓山东威达(002026)和减持日发精机的同时,李红也同样在两家公司的大股东名单中出现,并且与吕强的增减持步调基本保持一致。不同的是,对于日发精机,两者都是在今年一季度完成了建仓,而对山东威达,李红的建仓时间则相对更早,同样是在今年一季度。

李红的持仓风格也与吕强相似。如今年二季度末李红共出现在11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其中包括拓邦股份(002139)和智光电气等多家科技公司,且多为小市值的低价股。此外,李红在同期新进入了6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占比同样在一半以上,与吕强“快进快出”的特点如出一辙。

种种迹象表明,李红与吕强或有一定的关联关系,其最新持仓或也有可能是吕强的隐形持仓(见表2)。

表2:李红今年二季度末持仓公司情况

数据来源:Wind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责任编辑:冀文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