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系“资产大甩卖”,“舍得”能否舍得?

2022-09-22 16:50:27 向善财经 微信号 

文:向善财经

众所周知,复星系长袖善舞,横跨医药、保险、科技、资源、白酒、零售、旅游文化等多个领域。在频繁的资本运作下,郭广昌积累了大量财富,手持多家上市公司股份。

然而,近年来复星系负债众多,因短期内的资金问题更是遭遇质疑,郭广昌甚至本人出来回应,以稳定舆论。或许是为了现金流更加充裕,就在9月19日,A股上市公司新华保险(601336)(27.500, 0.40, 1.48%)和豫园股份(600655)(7.010, 0.04, 0.57%)发布公告,其股东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和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减持了公司股份。

作为长期关注消费领域的自媒体,复星系业务众多,当前外部的大环境下,复星系是否会忍痛割爱,将舍得酒业(600702)也纳入减持进程中?我们来一一分析。

01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今年以来,郭广昌和复星系已经对多家企业大手笔减持股份,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自今年2月起,复星系先后减持了海南矿业(601969)、青岛啤酒股份、泰和科技、中山公用(000685)部分股权。

9月初,复星系又先后发布3则减持公告。复星系所减持的3家公司,分别是金徽酒(603919)、复星医药(600196)及招金矿业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复星系持有的酒类企业有三家:金徽酒,舍得酒业,青岛啤酒。

此前在5月31日,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公告,附属公司同意以每股62港元出售青岛啤酒约6680万股H股股份。出售事项完成后,复星系将不再持有青岛啤酒H股,可套现41.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35.6亿元)。

9月2日,复星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出售金徽酒13%股份,标的股份拟转让价格为29.38元/股,交易总价款19.37亿元。上述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将不再是金徽酒控股股东。

也就是说,舍得酒业已是复星系拥有实控权的唯一一家酒企。

接下来需要思考的是,舍得酒业在负债众多的复星系眼里,究竟是该“舍”?还是该“得”?

2021年4月的舍得酒业经销商大会上,已经完成对沱牌舍得集团股权收购的郭广昌对外回应称,收购有三大动因:

一是情怀,对沱牌舍得感情深厚;二是老酒战略独一无二,老酒储量行业领先,看好舍得酒业未来发展;三是舍得的名字好,文化属性强,舍得的消费者都是有文化品位的人。

情怀在资本市场向来有故事可讲,可惜的是,资本市场只认规则,情怀已经变得一文不值,情怀更不能帮助郭广昌去偿债。

那么舍得的老酒战略能否成为不被抛弃的筹码?

在去年,自媒体“财经十一人”发布文章,质疑舍得高调宣传的老酒其实是严重滞销的库存基酒,并且数量远达不到公司宣传的12吨;另外,浓香型基酒存放1-3年足矣,时间过长反而影响口感。因此,判断舍得酒业的老酒战略或许是一个“伪命题”。

受此事件影响,舍得酒业的老酒故事,仿佛出现了一个缺口。文章发布次日,舍得酒业股价跌停。

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质疑声,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公司12万余吨老酒储量及品质均真实,但同时承认“虽然公司近年销售收入增幅较快,但实际销售量增幅并不大,因此公司每年都有优质基酒增加”。

但舍得酒业的上述回应,想要打消大家的疑虑,似乎需要更多的真凭实据才行。

去年整个第三季度舍得一直笼罩在“造假”的阴影中,品牌市场口碑不断下滑,除了资本市场,消费端或许也受到了这一事件的影响。

2021年前两个季度,舍得酒业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031.19%、215.33%,但到了三四季度便大幅下滑至59.65%和2.12%。

至于郭广昌给出的第三个理由,舍得的名字好,文化属性强,应该是更加看重舍得的品牌价值。

事实上,沱牌酒曾是舍得酒业的在聚焦舍得品牌之前的主力白酒品牌,在公司发展早期,沱牌酒主攻低端消费市场,后沱牌酒市场销量市场份额逐渐散失,后公司才推出高端系列的舍得品牌。

也就是说,舍得品牌发力高端时间较短,而且背后资本的不断变更,也为舍得品牌的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

品牌价值往往可以体现在品牌溢价上,近几年舍得酒业频频利用提价策略来促进业绩的提升。与此同时,舍得酒业毛利率也由2015年的50.44%增长至2021年的77.81%。

对比同行来看,2021年舍得酒业毛利率水平甚至高出了五粮液(000858)、洋河等酒企毛利率水平。但其品牌价值离白酒一二梯队品牌还有些差距。因此,其白酒的高毛利率不单单是品牌溢价,还给人一种泡沫的感觉。

这也意味着郭广昌很难再通过提价的手段维持舍得的高增长。

舍得:不再是下金蛋的“鹅”?

从财报来看,舍得业绩似乎正走向失速的边缘。

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今年二季度舍得酒业营收为11.41亿元,同比下滑16.27%;净利润为3.049亿元,同比下滑29.67%。

业绩下滑的背后,或许是因为经销商和消费者对舍得不再认可。

从净利润来看,被戳破“老酒故事”得舍得酒业,随着品牌市场口碑的下滑,在去年已经显露颓势。在2021年前两个季度,舍得酒业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031.19%、215.33%,但到了三四季度便大幅下滑至59.65%和2.12%。

在向善财经看来,舍得酒业增速下滑、今年二季度营收净利双跌的背后,原因或许在于,由于提价速度过快,品牌已经无法支撑价格,产品出货压力越来越大。

在5月31日,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连续发布了三道调价“通知”,涉及多款产品涨价。其中500ml品味舍得酒的瓶贮年份酒执行新的零售指导价格。以52%vol品味舍得酒为例,2001年生产装瓶的瓶贮年份达到21年,其零售指导价为4498元/瓶;2021年生产装瓶的瓶贮年份为1年,其零售指导价为598元/瓶。

然而,今年上半年,舍得酒业的销售费用从去年同期的3.5亿元增长至5.3亿元,同比增长51%。但即便如此,舍得酒业上半年的营收增速仅为26%,远低于销售费用增速的51.3%。而存货增速却有了明显上升,从去年同期的6.6%升至今年中报的16.38%。

从2016年起,舍得酒业于历年上半年的存货分别是21.48亿元、22.16亿元、23.29亿元、23.78亿元、25.28亿元、26.95亿元及31.36亿元。

如果这一趋势继续持续下去,所产生的后果或许将极为严重,有可能带来舍得在整个高端白酒市场中的价格崩盘。

泸州老窖的教训仍然历历在目。

2010年9月国窖1573出厂价约为619元,2013年在限制三公消费的大背景下,包括五粮液在内的很多酒企已纷纷停止涨价步伐,而泸州老窖(000568)仍然逆市提价至999元,结果导致价格崩盘,国窖1573的出厂价由之前的999元一路下跌至560元,元气大伤。

价格已难有上涨空间,舍得想要为复星系下出“金蛋”,似乎就只有扩产能了。

在今年上半年,舍得酒业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投资70.54亿元建设增产扩能项目,以增强公司原酒产、储能力,提高产品质量。项目建成后,舍得预计将新增年产原酒约6万吨,新增原酒储能约34.25万吨,年新增制曲产能约5万吨。

值得警惕的是,舍得本身就存在巨大的库存压力,如此大规模扩产,未来是否能够消化产能,仍然是一个问题。

在上一任东家手里,由于天洋控股的地产主业陷入困境,在巨大的资金压力的情况下,天洋控股选择了牺牲舍得酒业,占用其资金。

如今舍得酒业新一任控股者再次遭遇资金危机,弃卒保帅的戏码是否会再次上演,我们不得而知。

可以确定的一个规律是,当企业遇到危机,首先要保的必然是自己的主营业务,舍弃的往往是边缘性资产以及无法带来价值的包袱。

对于郭广昌以及复星系来说,让现金流更加稳健,似乎已经是当前最为明智的选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向善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