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悬而未决,市场不喜欢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了

2022-11-10 21:22:49 财经·巴伦周刊中文版 

  中期选举的竞争比大多数民调和政治预测显示的要激烈得多。

  这次中期选举的竞争比大多数民调和政治预测显示的要激烈得多,出乎许多观察人士的预料。

  市场此前预期的共和党“红色浪潮”没有出现,虽然共和党有望通过再增加5-10个席位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但对参议院的争夺仍是胜负难料,而且两党在州长和地方选举中的竞争同样激烈。

  这对美国经济和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首先,市场不喜欢不确定性,仅这一点就可以解释美国股市最近的下跌。目前参议院100个席位中,民主党获得48个席位,共和党获得49个席位,剩下3个席位将决定参议院的最终归属,这3个席位分属“摇摆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按照佐治亚州规定,如果候选人在中期选举中得票率不足50%,将于12月6日举行决选,因此,谁将拿下参议院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持续到下个月。如果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激烈争夺最终需要法院裁决,这也会导致不确定性持续不消。

  其次,两党已经开始放眼2024年的总统大选,将逐步制定各自的国内外政策议程。共和党面临的问题包括:总统候选人的选择、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在多大程度上成了一个包袱、以及一些社会问题——尤其是推翻罗诉韦德案的裁决——是否影响到他们的支持率。另一方面,由于民调显示在经济问题上民主党更不受信任,选民对高通胀和生活水平停滞不前很不满意,因此民主党必须谨慎行事,而且拜登是否决定竞选连任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从这次中期选举的初步结果来看,所有这些问题都还不明朗,进一步增加了不确定性。

  第三,虽然市场在中期选举前获得“分裂的政府”回归预期的提振——这一选举结果意味着美国财政和监管立法不会发生重大变化,从而能够让美国企业规划未来两年的业务和投资时拥有更清晰的视野,但分裂的政府造成的成本可能会给高管们带来压力。这是因为,虽然共和党获得众议院多数席位能确保他们获得众院“议长槌”和对关键委员会的控制,但共和党也将更加受制于党内更激进的成员,也就是说,无论谁成为众议院议长,都需要获得佐治亚州玛乔丽·泰勒·格林和其他极右翼MAGA成员的支持,以维持对众议院的控制。未来在一些议题(比如提高债务上限)上的争斗不仅会发生在国会和拜登政府之间,还会发生在共和党内部。

  令人担忧的是,国会中的激进共和党议员可能会把威胁让政府停摆作为权宜之计。美国有超过30万亿美元的债务,正在接近其法定借款上限,如果不在2023年初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的信用将面临风险。共和党过去曾两次将债务上限作为政治棋子(克林顿和奥巴马执政期间),每次都造成了市场的暴跌,2011年美国还因此失去了AAA主权信用评级。

  第四,虽然一个分裂的政府可以避免未来两年财政政策出现重大变化,但这对市场的利好不会持续太久。分裂的政府确实消除了新的财政刺激措施进一步加剧通胀的可能性,但这也意味着维护美国宏观经济稳定的责任将完全由美联储承担。然而,如果目前经济面临的诸多挑战将美国经济推入程度更深、持续更长时间的衰退,市场可能会后悔失去了有效的反周期财政政策。因为一个分裂的政府意味着,一旦通胀得到控制,美国将不得不完全依靠货币政策刺激来推动经济复苏。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前景,因为如果说近几十年来我们学到了什么,那就是货币政策已经失去了效力。

  第五,在立法方面受到束缚的拜登只有两条途径来推动他的议程:行政令和外交政策。从政近40年的拜登一直连任参议员,他不太可能像特朗普和奥巴马那样通过广泛的行政令绕过国会,拜登还必须警惕来自最高法院多数保守派对他的阻挠。在外交政策方面,除了气候变化,拜登和特朗普之间存在的分歧比许多人认为的要少。拜登倾向于对华强硬立场,没有表现出取消关税的倾向,而且很可能提议增加国防开支。与此同时,对乌克兰的政策也可能成为两党之争的导火索。

  最后,分裂的政府意味着气候倡议或医疗改革等议题不会出现重大立法改革,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污染环境的能源公司和大型制药公司将获得喘息的机会,但涌入这些公司的投资者必须知道自己站在了(投资)历史的错误一边,分裂的政府不会影响《通胀削减法案》的实施,联邦政府在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补贴方面的支出也不会减少。

  最重要的一点是,虽然华尔街欢迎分裂的政府,但投资者的这种情绪已经开始消退,中期选举没能让他们感到迷惑的问题变得更清晰。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分裂的政府将降低政府在必要时稳定经济或市场的灵活性,还会阻碍教育、培训、卫生和气候变化等领域急需的投资,进而妨碍经济健康稳定的发展。在当前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加剧的世界里,分裂的政府意味着经济和市场的动荡。

  资本市场是非常短视的,在中期选举结果尘埃未定的情况下,投资者应该抬起目光放眼长远,但他们是否会这样做还有待观察。

  本文作者拉里·哈瑟维(Larry Hatheway)和亚历克斯·弗里德曼(Alex Friedman)是Jackson Hole Economics的联合创始人,两人曾分别任瑞银(UBS)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投资官。

  文 | 拉里·哈瑟维(Larry Hatheway)、亚历克斯·弗里德曼(Alex Friedman)

  编辑 | 郭力群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2年11月9日报道“The Midterms’ Red Ripple Delivers Uncertainty to the Market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