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斌:全球货币进入地缘大博弈时代

2023-01-04 21:27:26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 微信号 

王晋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

本文字数:3870字

阅读时间:10分钟

全球经济多极化是全球政治多极化的基础。美国地缘政治关系是美元维持霸权的基础支撑。新地缘经济-货币关系是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变革的关键力量。2022年乌克兰危机显化了次贷危机以来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关系的矛盾和冲突,也凸显了美元主导、欧元跟随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地缘政治化性质。作为具有全球公共品属性的国际货币,如果以地缘政治关系作为能否使用的标准,必将带来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变革。由此,全球货币进入了地缘大博弈时代。

货币国际化进程是货币竞争与替代的过程,长期中是国际市场选择的结果。美元作为主导性国际货币,美国极力维持美元霸权是美国对外战略的核心。因此,货币国际化是全球地缘政治与经济金融相互作用的产物。

2022年俄乌地缘政治冲突爆发,美欧对俄罗斯发起多轮制裁,将俄罗斯剔除SWIFT系统,并冻结俄罗斯央行海外约3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一事件是国际货币体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暴露了美元体系的霸凌:即使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2021年经济总量约1.78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十一位,同时是全球军事强国和全球能源、粮食重要出口国,美欧却肆意将俄罗斯排除在美元主导、欧元跟随的国际货币体系之外。

乌克兰危机暴露了国际货币体系地缘政治化的性质。在经济多极化趋势已经形成并深化的局面下,国际货币的竞争将展现出地缘政治博弈和经济相互竞争的新格局,全球货币进入地缘大博弈时代。

一、全球经济多极化是全球政治多极化的基础

马克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次贷危机之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中国经济总量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占比快速上升。依据IMF(WEO)的数据,依市场汇率计算,2007年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6.1%,预计2022年达到了18.0%。其次,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快速上升。2007年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28.6%,预计2022年达到了43.6%,首次超过G7经济总量在全球总量中的占比42.9%。最后,发达经济体和G7经济总量占比从2007年的71.4%和54.6%分别下降至2022年56.4%和42.9%,美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保持稳定,从2007年的24.8%微降至2022年的24.7%(图1)。可见,美国在发达经济体中地经济占比是上升的。2007年美国经济总量占发达经济体和G7经济总量的比例分别为34.7%和45.3%,2001年上升至41.0%和54.2%,2022年预计进一步上升至43.7%和57.5%。从经济总量来看,美元在发达经济体中的货币具有明显的相对优势。

图1、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比例的变化(%)

数据来源:IMF(WEO),October, 2022.

目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总量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占比接近44%,世界经济多极化发展会进一步深化。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地位的上升,对自身合法、合理权益的要求也会上升,难免会出现碰撞,甚至冲突,全球治理进入动荡变革期。经济多极化是决定全球政治多极化的基础,这一趋势不可阻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形成合力,才能形成有效推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格局变化的有生力量,国际货币体系才会发生一定实质性的变化。

二、美国地缘政治关系是美元维持霸权的基础支撑

目前,外国政府持有的美国安全资产中,约3/4是与美国有军事联系的国家持有的。截至2021年12月,与美国有共同防御伙伴关系的北约盟国(还包括澳新美安全条约等)、非北约盟国两类国家的政府持有美国安全资产约占外国政府持有安全资产总量的55%(Weiss, 2022)。

依据美国财政部网站公布的数据(Treasury International Capital (TIC) System),2022年10月全球(美国境外投资者)持有美债金额超过300亿美元的经济体一共有38个,国际投资者总计持有7.18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从2021年12月到2022年10月,全球(美国境外投资者)总计减持了5950亿美元的国债,其中日本减持2258亿美元,占37.9%;中国减持了1591亿美元,占比26.7%;冰岛减持了953亿美元,占比16.0%。日本、中国和冰岛减持的美债数量占这期间全球(美国境外投资者)减持美债数量的80.7%(图2)。截至2022年10月,日本、中国和冰岛在美国国债国际投资者排名中分别占据第一、第二和第八位,分别持有美国国债10782亿美元、9096亿美元和2390亿美元。比利时和开曼群岛是这期间增持美债数量最多的,分别达到556亿美元和338亿美元。

图2、美国国债国际投资者减持数量(2022年10月-2021年12月,十亿美元)

日本大规模减持美债与日本继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紧密相关。为了阻止日元贬值,日本需要干预外汇市场的美元。这与美联储加息以来全球外汇储备下降直接相关。依据IMF的数据,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与去年底相比,截至今年3季度,全球外汇储备下降了近1.28万亿美元,其中美元外汇储备下降了约6440亿美元。外汇储备充当了美联储加息资本回流减震器的作用。图2尚看不出全球集体减持美债的明确信号,仍然有17个经济体在这一过程中增持了美债。

中国拥有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目前持有近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美元体系需要中国。中国是美元储备体系、美元资金全球大循环的重要参与者,也因此是美元体系运行的重要参与者。中国也需要美元货币体系。中国对外贸易、投资都与美元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也是和美元一路相伴的过程。从地缘政治上,近些年来美国主观把中国视为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为了减缓中国发展的步伐,采取了一系列有违WTO原则的措施对中国实施打压。同时,美国对伊朗、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等经济体实施大规模制裁和封锁。这种依靠美元霸权的行为会加速破环美元国际货币的全球地缘政治关系。

三、新地缘经济-货币关系是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变革的关键力量

2008年11月15日二十国集团(G20)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第一次峰会,峰会就各国合作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维护世界经济稳定达成重要共识。2009年9月举行的匹兹堡峰会将G20确定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标志着全球经济治理改革取得重要进展。但从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后,G20集团开始出现分化,尤其是2022年2月俄乌冲突升级以来,G20成员之间的分化明显加深。2022年11月15-16日G20领导人第十七次峰会在印尼召开,峰会主题为“共同复苏、强劲复苏”,在全球大通胀的背景下,全球宏观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没有展现出合作迹象。G20成立本来为国际社会共同应对经济危机,推动全球治理机制改革提供了新动力(310328)和新契机,促使全球治理开始从“西方治理”向“西方和非西方共同治理”转变,以反映全球经济多极化的客观现实和趋势,但从目前来看,面临巨大的挑战。

拜登上台以后,美国在对外关系上向G7回归,向盟友回归,这也促使了全球经济向特定的区域化发展。美墨加协议、以美国为首的印太经济框架、“芯片”联盟、日本主导的CPTPP等等,发达经济体在加速经济区域化或者跨区域化发展,强化自身产业链的安全和竞争力,试图维持既有的利益格局,阻碍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通过已有的区域合作机制或者创建新区域合作,推动经济区域化的发展。“一带一路”、“金砖+”及其扩容趋势、《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在国际经贸合作上产生了重大影响力。

2020年疫情暴发后,全球新地缘经济-货币关系发展迅猛。欧元2023年新吸收了克罗地亚作为欧元区新成员国,欧元成为全球20个国家的统一货币。全球贸易,尤其是大宗商品中的油气非美元结算出现了重要的新变化。俄罗斯推出卢布天然气挂钩机制、中东部分重要产油国与中国采用人民币石油结算、印度推出国际贸易卢比结算机制,等等,都将逐步降低美元在全球贸易结算中所占份额,新地缘经济-货币关系会逐步创造出货币多极化的发展机遇。

依据IMF(COFER)的数据,截至2022年3季度,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比约为2.8%,2022年8月IMF最新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中人民币在其中的权重由此前10.92%上调至12.28%。这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也彰显出人民币资产对国际资金的吸引力,中国已经具备了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

2022年乌克兰危机显化了次贷危机以来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关系的矛盾和冲突,也凸显了美元主导、欧元跟随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地缘政治化性质。作为具有全球公共品属性的国际货币,如果以地缘政治关系作为能否使用的标准,必将带来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变革。由此,全球货币进入了地缘大博弈时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刘海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