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业 短期利空长期利好

2011年03月21日10:16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吴静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吴静】此次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强震,地震引发海啸,使得日本东北部的港口完全关闭,东京等地包括防护堤在内的港口基础设施严重受损。交运行业分析师一致研究认为,此次自然灾害,使得航运市场短期利空,但中长期看会受益于日本灾后重建。招商证券分析提出,作为航运贸易大国,日本“港口供应链”的断裂成为震后重建和复苏最大的制约因素。

  同受地震影响,日本成田、羽田、新泻、仙台等机场一度关闭,同时引发的海啸淹没仙台机场。目前临时关闭的成田、羽田、新泻机场已于12日上午重新开放,国航、东航、南航均已调整运力,减少赴日航班。国信证券分析,短期看日本地震影响心理大于财务实际表现,对中国航空整体影响有限,长期利好。

  被冲毁的港口供应链

  面临匮乏的自然资源禀赋,日本基于优良港口和海运条件创造经济奇迹,是个传统航运贸易强国,干散货、集装箱和油轮都在全球占有重要地位。

  作为除中国以外第二大铁矿石进口国,日本2010年铁矿石进口量为1.34亿吨,占全球铁矿石海运进口量的14%。煤炭进口量占到全球海运贸易量的22%。日本粮食自给率为40%,是主要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小麦、甜菜和甘蔗更是长期依赖进口。

  第三大原油消费国和原油进口国的地位显示,日本的消费量占全球的5%,由于资源匮乏进口量占全球的9%。另外日本也是全球第四大炼油国,2009年日均加工能力为462万桶,原油贸易量占全球的9.3%。

  前二十大集运公司中有3家来自日本,分别是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和川崎汽船,合计运力大约在113万TEU,占全球运力的7.5%左右。同时日本集装箱吞吐量仅占全球3.5%,影响很有限。

  地震和海啸让日本的需求变得动荡不安。

  因此次地震,至少5家大型钢厂(分布在千叶、京滨、室兰和君津4个城市)暂停了生产,停产时间可能长达6个月。地震也重创了汽车产业,而汽车又是日本国内钢材需求最大的行业,占比为21%。汽车产业恢复之前,钢材需求会受到影响,进而影响铁矿石需求量。申银万国分析,双重因素叠加,会影响铁矿石需求约2200万吨,占全球铁矿石需求的2%。而同时灾后重建,将增加钢材的需求。由于日本钢材出口将受到影响,预计部分的减量将由中国弥补,因此利好与出口钢材相关的多用途船型。

  日本煤炭进口的主要港口都是位于日本东部,受地震影响有不同程度的破坏。比如东京港的防波堤就被大地震带来的海啸破坏明显,航道受海啸回淤影响明显,运输煤炭的Capesize 进港卸货已经明显受到影响,因此日本对动力煤炭需求锐减。而招商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从船运公司反映,货盘并没有因为地震被大范围取消,而是推迟,说明对后市日本煤炭进口持乐观态度,但是持续时间受港口重建进度影响明显。

  此次受地震和海啸席卷的地区,亦是日本重要粮食产地,日本地震让马上到来的南美粮食出口季在日本的询盘明显增加。由于看好粮食进口后市补库存的预期,部分干散货航运公司已经开始调高后市BDI的上涨幅度。

  媒体报道,日本5家炼油厂在地震时自动关闭,这些炼油厂日加工能力总计120万桶,相当于日本总炼油产能的四分之一左右,因此影响全球原油运输约为1.8%。加之炼油产能的减少,日本将增加成品油进口量。

  国金证券分析,预计由于炼油产能的减少,日本将增加成品油的进口量。如果这部分成品油由日本周边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则能够在不影响VLCC(超级油轮)需求的前提下,新增MR(中小型油轮)的运输需求。

  集装箱市场惊险逃过一劫。申银万国研究表明,日本出口箱量占比较小,影响有限。从日本至北美的集装箱占该航线箱量的比例约为5%,虽然汽车零件占日本出口箱量的比例高达30%,即使假设汽车零件出口完全停止,对该航线的箱量影响仅为1.5%,对全球集装箱运输量的影响不到1%。考虑可能受到日本元器件供给受损影响的中国电子产品出口量占比为11%,如果中国三分之一的电子产品出口受到影响,则影响远东至北美航线运量的2%,影响全球集装箱运量约1%。由此看来影响甚微。

  但种种需求恐难在短期满足,“港口供应链”的断裂此时成为最让人担心的物流环节。招商证券调研分析,日本大地震对日本港口的损坏程度非常严重,港口“供应链”的断裂将成为“短期利空”的制约因素。而由于日本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极其重要,供应链危机将在数月内给日本厂商乃至全球厂商带来损失。

  据介绍,此次东北部港口的防波堤已经严重受损或者被摧毁;部分港口的岸基已经被严重破坏;海啸带来港口的回淤现象已经严重影响航道安全。

  恢复航道成为海上贸易的第一步,比如鹿岛港,重建过程要3个月以上,相对来说距离比较远的东京港口,重建也至少在一个月以上,主要是修理防波堤,清理海啸带来的回淤等。何时港口清理工作进展完毕,现在来看都是未知数。

  记者注意到,日本灾后重建的工作,中国航运公司涉入较少。比如中国远洋表示,日本散货进口市场一直是国货国运,很难打入。集运方面,虽然近期前往日本的民生和救灾物资可能增多,但中国远洋日本航线很小,集运龙头中海集运几乎不做日本航线,对公司影响有限。虽然中远航运的多用途船优势明显,但日本市场刚开始拓展,占收入比重预计不到1%。

  油运方面,长航油运和中海发展没有参与日本原油运输业务。成品油运输方面,有少量的日本石脑油进口和高等级成品油出口业务可能受影响,如果日本成品油出口受阻能引致中国出口替代,对中国船东反而有利。

  航空影响有限

  受地震和核电站事故等多重因素影响,赴日旅游需求一路狂跌,各家航空公司已经通过调整运力来积极应对,以弥补日本航线损失。

  同时在日华人陆续撤离回国,从日本等待回国的旅客数量骤增,使得机票价格水涨船高,日本至上海的经济舱单程机票已上涨至9000元以上,日本至北京的经济舱机票更是高达14300元左右,但仍一票难求。

  中国各航空公司尚未发生直接损失,调整航班成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的应急之举。

  因为日本机场保障能力有限,国航已经取消3月19日前部分在日本东京机场过夜航班。而东航表示,由于日本福岛县核设施情况极不稳定,决定暂停福岛方向航班运行。由于东京尚存在余震可能,地面交通仍处于拥堵状态,决定最近几天暂不安排成田机场过夜航班。目前,东航每天赴日航班总量为50架次左右。

  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管理局(下称“华东管理局”)要求各航空公司对往来日本航班的上座率进行监控,一旦达到85%左右,便需考虑加密航班频次,或更换更大机型。在此情况下,各航空公司纷纷调派大客机飞赴日本。

  但突发因素使得航空公司短期内损失难免。据不完全统计,国航、东航、南航每周往返日本班次分别为106次、169次和68次,而日本航线收入占国航、东航、南航的比重分别为3.3%、5.0%、4.0%。此次东航受地震影响最大。

  国信证券研究分析师认为,短期看在航空公司不调减运力情境下,地震对上述三大航空公司2011年利润影响分别为11.0亿元、11.9亿元和8.6亿元。而如果航空公司调减航班来应对客座率和票价下滑,地震对它们2011年利润影响分别为4.4亿元、3.4亿元和4.7亿元。

  兴业证券表示,从中期来看,航空公司会通过运力调配积极应对,部分运力会被调回国内,以弥补日本航线损失,对航空公司整体影响不大。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和中日经济联系的日益紧密,日本航线需求长期看好。2011年受地震影响和核辐射担忧而减少的需求将在以后逐渐回归。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