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兆星:“十四五”期间如何提高金融的核心竞争力?

2020-12-05 16:35:21 和讯网 

  12月5日,由瞭望智库和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2020第五届新金融论坛”召开。国务院参事、中国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在论坛上发表主题为《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加快提升金融核心竞争力》的演讲。他指出,在“十四五”时期,我们应该紧紧围绕加快提升我国核心竞争力这一重要战略目标,在以下九大方面来下功夫。

  一,进一步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打造金融人才优势

  体制、机制、人才,是一国金融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因为体制、机制决定着金融资源的配置与使用效率,决定着金融业创新发展的动力和活力,也决定着对金融人才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决定着能否更加充分地激发金融人才的积极性、创造性,金融人才,特别是国际高端金融人才将是一国金融业的最核心竞争力,国际金融的激烈竞争最核心的也是金融人才,特别是国际高端金融人才的竞争。所以我们要进一步深化体制机制的改革,增强对高端金融人才的吸引力,来进一步激发金融人才的创造性。

  二,要进一步完善金融体系结构,加快提高资金配置的能力

  资源的有效性与短缺性,或者说资源供求的不平衡性将是客观长期的矛盾,因此如何最有效配置和使用资源,最大程度动员聚集社会储蓄和社会资金,并将其转化为和配置为社会最有效的投资,这就成为金融改革、创新、发展的重要任务,在金融已成为现代金融的核心,成为资源配置最主要手段的今天,金融的资源配置功能与效率就成为金融体系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这里面包括要建立更加高效的金融机构体系和金融市场体系,同时也进一步增加金融产品的有效供给,总之要进一步通过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来加快提高资金的配置能力。

  三,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加快提升金融创新的能力

  金融创新是增加金融有效供给、增强金融市场活力、推动金融业发展的不竭动力,保持金融创新动力(310328)与活力是提升金融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但国际金融危机的历史经验教训也告诉我们,金融创新必须有完善的金融监管和风险管控相并重,如果离开有效的金融监管和风险管控,金融创新就可能成为脱缰的野马,变成金融投机的狂欢,其结果必然是金融泡沫的膨胀和金融风险的爆发,最后引发系统性的金融危机。因此,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能力都是金融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和构成。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要进一步来改进金融监管,借鉴国际监管改革的成果,进一步提升我国的金融监管能力,包括对风险的识别、度量、判断、预警、控制、处置能力,在这样一个能力下来大力进一步促进金融创新。

  四,进一步深化金融机构内部改革,加快提升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能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也告诉我们,金融机构的风险管控与可持续健康发展、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与安全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建立在金融机构的有效治理上,金融机构的法人治理缺失和扭曲,必然导致经营上的投机和扭曲,导致严重的违法违规,导致严重的金融腐败犯罪,甚至导致单个金融机构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积累。因此我们必须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机构的内部改革,特别是加强金融机构内部公司治理的改革来进一步提升公司的治理能力,这个不仅对当地机构的健康发展、对支持实体经济,乃至对整个金融安全都十分重要。

  五,进一步完善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加快提升逆周期和抗危机的能力

  经济兴金融兴,经济衰则金融衰,金融具有顺经济周期的特征,但是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作为资源配置和经济调控的主要手段,金融对经济也能够发挥重要的调节、抗周期和抗危机能力。防止经济过热和经济衰退的功能,从而促进经济平稳可持续发展,这也是一国对其宏观金融调控能力的一个表现,也是一国核心竞争力的具体体现。所以我们要不断完善逆周期的金融宏观审慎的政策体系和工具体系,对宏观金融风险能够早识别、早预警、早调控。

  六,进一步加强科学统筹规划与管理,加快提升金融科技与金融基础设施的支撑能力

  我们已经进入网络化、信息化、数字化时代,提升金融功能和核心竞争力必须适应现代信息科技发展,用现代信息科技武装自己,形成先进、高效、可靠的金融信息科技优势。大力开发和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先进科技,提升金融服务于创新的能力。金融基础设施是支持金融创新和维护金融安全的重要的保障和支撑,所以我们要加大对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这里面也包括科技的建设,在这个方面我们也有短板、也有弱项,需要在“十四五”时期加大对金融科技、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加快实现我国在金融交易、清算、监测、风控方面的智能化和自主化,在做到先进、快速、高效的同时,要做到自主、安全、可控。

  七,进一步推进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加快提升国际资本聚集与配置能力

  在经济、金融已经高度全球化,资本、信息、人才高度国际化的今天,国际金融中心对于资源聚集配置,对于人才的凝聚都发挥着重要的枢纽作用。从历史来看,凡是经济、金融大国和强国,凡是对国际金融市场和全球稳定发挥重要影响力的国家,无不具有功能强大的区域性乃至全球性的金融中心,通过这些金融中心可以聚集巨额的国际资本和大批的国际高端人才,而且对资本的筹集和配置、辐射都具有重大的枢纽调节作用。

  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在完善“一国两制”和坚持法治的基础上,巩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优势,充分发挥其功能。同时也要在“十四五”时期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步伐,使上海真正成为资本聚集中心、资本配置中心、金融科技中心、金融创新中心、资产管理中心和风险管控中心,乃至金融高端人才中心。

  八,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加快提升人民币行使国际货币的能力

  在金本位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以国家信用为基础的纸币流通时代,哪个国家的货币能够成为国际计价、结算、清算储备货币,发挥国际货币的功能,这个国家的集中体系货币政策就会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正因为美元成为国际主要清算和储备货币,所以美国的经济金融政策才对全球具有如此重大的影响,所以在“十四五”时期我们要积极稳妥推进我国的汇率体制、资本账户管理改革,在保持人民币稳定的基础上提高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自由流动水平,增强人民币在进出口贸易中的计价、结算、清算功能,进而增加其在国际投融资、外汇资产组合和国际储备中的地位。

  九,进一步推动国际金融改革,提升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能力

  在经济、金融已经高度全球化,全国的金融市场已经高度关联和相互影响的今天,对全球金融稳定、全球金融规则制定发挥重要影响,这将是检验一国金融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方面。所以我们更应积极地、主动地参与国际金融改革,积极主动参与全球的金融治理,推动国际金融合作。我们要在G2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金融稳定理事会、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国际金融协会等多个国际金融组织与机制当中积极发出中国声音,主动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