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实探暴风眼中的上海泽润:沃森生物“怒怂门”背后希望“被转让”

2020-12-08 09:12:42 财联社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讯,今日(12月7日),在上海浦东靠近中环的一处科技园内,《科创板日报》记者找到了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泽润),后者为沃森生物(300142,股吧)”怒怂门”背后被转让的主体。

于正值午饭时间,整座办公楼显得很安静,而在资本端,围绕上海泽润是否应该被卖、有没有被“贱卖”的争论已掀起了一场风暴。

对此,处于暴风眼中心的上海泽润,其又会怎么看?

上海泽润办公所在地,其建筑外立面上“沃森生物”的标志非常醒目。图片来源:《科创板日报》记者

跌停

在上海泽润,《科创板日报》记者找到了一位研发管理人员。起初,他以“采访需经过沃森生物总部安排”为由拒绝了记者,但在闲谈中,他又忍不住说道:“哎,机构嘛,肯定比我熟。网上不是也有很多人说了嘛。”

随即,欲言又止。

7日一开盘,仍是上海泽润控股股东的沃森生物(300142.SZ)即跌停,很多投资人相信,跌停还会继续。

沃森生物股价

开市前的周末,沃森生物因拟以11.41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6.6426%的股权,被机构们推上“风口浪尖”。后者认为,上海泽润的二价HPV疫苗即将获批上市,此时转让股权不合时宜,11.41亿元的转让款、35亿元的总估值,更被指为“贱卖”。

为此,沃森生物的管理层已与二级市场的券商们进行了两天的“博弈”——从5日下午充满火药味的电话会议到6日创业板监管层发出的、共涉及“7大点15小点”的关注函。

“反正,我们这里是专门做研发,不管他们怎么样,我们不受影响。”前述上海泽润人士称。

希望“被转让”

“博弈”以沃森生物暂时性的妥协告一段落。

7 日上午,沃森生物公告称,暂时取消对上海泽润的股权转让议案。一时之间,“认怂”、“(因利益输送)怕被监管”的言论又喧嚣而至。《科创板日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沃森生物相关人员,他们的电话、微信均已处于“失联状态”。

资深投行分析人士王骥跃对《科创板日报》记者称,“认怂”是对的,“说明管理层之前的决策并不慎重,没考虑到投资者的质疑,在没有想好怎么沟通的时候,就该停下来”。他并表示,即使“停下来”,沃森生物也应回复监管层的“关注函”,以验明正身。

但,会一直停下来吗?

“从泽润的角度来看,肯定是转让出去要比留在沃森要好。”在上海泽润,《科创板日报》记者听到了这样的观点。工作人员进一步称,这是因为沃森生物的管线较多、体量也较大,在资源分配上往往难以同时兼顾到上海泽润。

“我们有二价HPV、以后有九价HPV,还会有其他产品逐渐上来,泽润自己的体量肯定能上来。”他称。

“这次事情以后,以后再想转让可能很难,也许泽润就留在沃森了呢。”有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不会,只是暂缓,等缓和了之后还是会转让的。”前述人员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达了一些个人看法。

同时,也有二级市场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认为,“卖出这个动作是可以理解的。”该投资人称,“转让肯定是利好泽润的,后期进入的产业资本能帮泽润解决很多事情。”

他进一步分析称,从上半年的表现来看,沃森生物尚可圈可点。“13价肺炎疫苗带来丰厚回报、未来还有13价HPV疫苗大品种并提前布局了mRNA疫苗,有业绩、有故事,管理层也在慢慢做激励。”他认为,沃森生物这一次的“滑铁卢”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了对的事”。

否认“贱卖”

11.41亿元的转让款是否有“贱卖”之嫌?

《科创板日报》记者询问多位二级市场投资者,其称,此次,沃森生物对上海泽润整体的估值为35亿元,据此给出了相应的、数额为11.41亿元的股权转让款,而35亿元的估值显然给低了。

“如果35亿元的整体估值是面向一级市场的,也不算太离谱;但现在对标的是二级市场,完全没有把商誉算在里面,要是对价100亿元转让,也不至于闹成这样。”前述二级市场投资人表示。

另有机构投资者表示,“以35亿元的估值转让5%的股权,或者增资都没有问题,但以这个价格让出控股权当然有问题。”

前述上海泽润的研发管理人员却对《科创板日报》记者称,这个价格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一笔“战略性转让”,背后有“战略性资源互换”,而那些资源是“泽润所需要的”。

至于真实的“接盘方”是谁、能提供哪些资源,他回避称,“你自己股权穿透看看”。

若前述交易完成后,自交割日,上海泽润的股权结构,标红框的为新增股东。来源:《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

上海泽润的现股权结构。来源:《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

据沃森生物于5日披露的《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若此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发生后,新增股东方有:淄博韵泽(持股比例29.9005%)、无锡新沃(持股比例9.0345%)、永修观由(持股比例1.3996%)、源昇投资(持股比例0.6415%)。

泰格系浮出水面。来源:天眼查

股权穿透之后,泰格系逐渐浮出水面。据天眼查,淄博韵泽的控股方为西安泰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99.90%),后者的大股东为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81%);此外,杭州泰格还持有永修观由32.06%股权。

据此,杭州泰格通过间接、直接方式共持有上海泽润49.9%的股权,成为最大持股方,而泰格为“为医药产品研发提供临床试验全过程专业服务的合同研究组织”。

沃森生物董事位列背后

此外,有二级市场分析者对《科创板日报》记者称,“泽润本来就一般,如果不是科创板预期,这个公司融资都很难。”

事实上,在5日的电话会议上,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曾称:“(国产)二价HPV疫苗,我们的上市时间也比万泰慢了;(国产)九价HPV现在的竞争格局可能也更加惨烈了。”

言下之意,对沃森生物来说,HPV疫苗可能不是一个“好故事”了。

这应是一句实话。《科创板日报》记者未能找到直接数据,却在询问多家HPV疫苗接种网点后被告知“如果年龄合适的话,最好还是打九价HPV,如果能打四价也不会选择打二价”,因此,各家网店的二价HPV疫苗普遍库存充足、无需排期,而如果想打四价HPV,还要“等”。

另据美国市场资料,自2016年后2价及4价HPV疫苗已从美国市场退市。国内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国内已登记在案的HPV疫苗临床试验共有36项,其中已完成的有12项,24项正在进行。涉及企业有上海博唯生物科技、北京康乐卫士生物技术、国药中生生物技术研究院、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万泰生物、上海泽润等。

对此,前述分析人士称“二价HPV疫苗是用于稳定现金流,泽润的估值预期在于九价HPV。”

因此,上海泽润方面有人员委婉对《科创板日报》记者称,机构对沃森生物股权转让的愤怒在于其戳破了机构曾描绘的美好“期望”。

网络上,也有散户则将矛头指向了机构:“一个本来价值也就100亿的公司,二级市场为什么要炒这么高?现在管理层等于是把泡沫戳破了,投资人不应该反思吗?”、“如果管理层是对的,说明疫苗炒太高了;如果机构是对的,说明管理层左右进出,把公司资产低价卖给利益相关方。”

值得注意的是,沃森生物自身也存有一定猫腻。以此次转股事件来看,若该股权转让及增资方案一旦被执行,上海泽润新增股东中有无锡新沃,后者的股东方有天津嘉泰投资合作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4.75%)、海祥(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持股0.99%)等。

《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天眼查穿透发现,沃森生物董事林中林担任天津嘉泰的高管、董事丁松良则为海祥(天津)投资的高管及股东(持股80%)。

是否存有关联交易?只怕,沃森生物也需要认真“解释”一下了。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