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东鹏饮料启动招股:一季度业绩大涨 研发费用不及销售费用4%

2021-05-11 15:18:09 中华网 

中华网财经讯,A股功能饮料第一股上市在即!近日,东鹏饮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鹏饮料”)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安排,公布了股票代码以及最新业绩

东鹏饮料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股票简称为“东鹏饮料”,股票代码为“605499”,本次公开发行股份总数不超过4,001.00万股。初步询价时间为2021年5月11日的9:30-15:00,5月13日确定发行价格,5月14日网上路演,5月17日网上申购配号,5月21日刊登《发行结果公告》。公告显示,公司网上、网下发行申购日为2021年5月17日,2021年5月19日将公布中签结果。

一季度净利润增长122.52%,业绩依赖单一产品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东鹏饮料营收分别为30.37亿元、42.09亿元、49.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6亿元、5.71亿元、8.12亿元;而2021年1-3月,东鹏饮料实现营业收入17.11亿元,同比增长83.37%;实现归母净利润3.4亿元,同比增长122.52%。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预计增长29%至60%。

目前,东鹏饮料旗下产品涵盖能量饮料、非能量饮料以及包装饮用水三大类型,其中能量饮料是东鹏饮料的主导产品,2018年度、2019年度及2020年度分别贡献收入28.85亿元、40.03亿元及46.55亿元,占东鹏饮料总收入的94.99%、95.11%及93.88%。在能量饮料市占率排名第二。

近年来,东鹏饮料陆续推出由柑柠檬茶、陈皮特饮、清凉饮料等植物饮料,以及乳味饮料等其他系列产品,但整体销售规模占比较低,不足5%。

此外,东鹏饮料销售地区布局也较为单一。东鹏饮料起步并发展于广东市场,经营业绩一定程度上依赖于该区域的市场情况。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广东地区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1.10%、60.12%和55.74%。总体上,业务布局呈“南强北弱”特点,北方市场进展相对而言滞后于南方市场。

由于东鹏饮料功能饮料在东鹏饮料收入中的占比较高,证监会也关注到这一点,在《东鹏饮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要求东鹏饮料就产品收入单一的风险,说明与同行业竞争对手是否具有一致性。

对此,东鹏饮料表示,在饮料行业,企业产品单一的现象较为普遍,很多饮料企业会长期专注于某一细分领域,集中力量将某一特定系列产品做大做强,强化自己的品牌优势。包括A股上市饮料企业香飘飘(603711,股吧)、养元饮品(603156,股吧)和承德露露(000848,股吧),这些企业旗下主导产品收入比例均超过90%。

东鹏饮料同时表示,由于产品结构单一,容易受消费喜好转变的牵制。“近年来,公司推出由柑柠檬茶等其他系列产品整体销售规模相对较小,经营业绩对能量饮料的销售依赖程度较高;如果消费者对于能量饮料的消费习惯发生改变,将对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此外,在政策性限制风险上,能量饮料属于保健食品,需要经食品、卫生、药监等多个部门监管,相对其他饮料品类而言本身监管已经趋严,如监管要求变动也将影响公司业绩。

重销售轻研发,研发费用不及销售费用的4%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东鹏饮料销售费用分别为9.69亿元,9.84亿元和10.40亿元,费用率分别为31.92%,23.37%和20.98%。2018年至2020年,东鹏饮料宣传推广费用分别为5.43亿元、4.30亿元及4.0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募资中便有3.7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占募资总金额的21.42%。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鹏饮料用于研发的费用,占比不足1%。2018年至2020年,东鹏饮料研发费用仅有0.22亿元、0.28亿元和0.36亿元,仅占总营收的0.72%、0.67%和0.72%,仅为销售费用的2.27%、2.85%、3.46%。

作为快消企业,东鹏特饮一直大手笔加码宣传和营销活动。

2013年,东鹏饮料邀请谢霆锋作为品牌代言人,通过央视广告强势曝光。

2016年,东鹏饮料通过视频网站“压屏条”广告,进一步扩大品牌知名度。

从2018年起,东鹏饮料取代红牛成为中超联赛赞助商,还赞助了央视俄罗斯世界杯转播、葡萄牙国家足球队。

2019年,东鹏抖音挑战赛获得超60亿曝光量,同时,植入、冠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热爱的》、《欢乐颂》、《人民的名义》、《高能少年团》、《欢乐喜剧人》等热门影视或综艺节目。

2020年,东鹏特饮冠名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由柑柠檬茶冠名湖南卫视的《54晚会》,同期植入《爱情公寓5》、《安家》、《盗墓笔记-重启》等热门影视。

产能利用率不足70%,仍欲募资扩产

在生产环节,东鹏饮料产能利用率相对偏低。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东鹏饮料按照生产吨数计量的总产量分别为64.84万吨、101.61万吨及123.38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2.03%、66.38%及69.61%。

其中,东鹏饮料广东、广西各生产基地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6.55%、79.22%及75.76%,保持在较高水平。但覆盖华东、华中、华北等地区的安徽生产基地产能利用率仅在50%左右。数据显示近三年分别为40.01%、37.52%及52.51%。

对此,东鹏饮料称,同行业上市公司产能利用率基本处于50%-60%,发行人产能利用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东鹏饮料拓展的非能量饮料品类的产能却在下降,2018年-2020年分别为51.2%、37.89%和25.81%。

在产能仍利用率不高的情况下,东鹏饮料仍欲募资扩大产能。数据显示,东鹏饮料将9.59亿元用于华南、重庆和广西的生产基地建设。如果消费市场不能持续扩大,扩大的产能是否能够有效利用,值得关注。

多位经销商入股,被质疑会产生利益捆绑

资料显示,东鹏饮料创始人为林木勤,其持有公司56.85%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此外天津君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10%的股份;深圳市鲲鹏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鲲鹏投资)持有7.36%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东鹏饮料有三家重要经销商,均参与持股公司的第三大股东鲲鹏投资。招股书显示,包括前年跌出前五大客户的两家在内,近三年东鹏饮料前五大下游经销商共有7家。其中有三家经销商为关联方,第二大经销商东莞金愉食品的实控人林景照及第三大经销商深圳安尔雅公司的实控人郑细强,分别持有鲲鹏投资4.5%及1.8%的股份;2018年的第三大经销商海丰曈缙贸易实控人蔡安特之子蔡顺源,也持有鲲鹏投资4.5%的股份。

实际上,鲲鹏投资是东鹏饮料实控人林木勤之子林煜鹏控制的持股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林煜鹏持有鲲鹏投资54.05%的股份,林木勤则持有9.01%。而其他16位股东则分散持有鲲鹏投资的其余股份。除了鲲鹏投资外,还有东鹏远道、东鹏致远、东鹏致诚等三家持股平台是东鹏饮料的直接股东。

2021年1月22日,证监会向东鹏饮料发布审核结果公告时问询,“公司每年新增和减少经销商数量较多,发行人持股平台鲲鹏投资中的部分合伙人在经销商处担任股东、实控人或关键经办人员。请发行人说明:报告期内销售收入上升原因及合理性;发行人与经销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经销商增速可持续性;是否通过入股方式扩大销售规模、存在利益输送行为;期末存货账本与实际是否存在差异;是否通过向经销商压货虚增收入等。”

从公司前五大经销商在整个收入占比的情况看,上述3家关联经销商的销售占比并未明显增加。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总体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8%、8.75%及8.31%。

经销商入股是否会产生利益捆绑?对此,东鹏饮料在招股书回应,“公司不存在向单个客户的销售比例超过总额的50%或严重依赖于少数客户的情况;由于公司主要采取经销模式,报告期内市场覆盖范围较大、区域划分较细,报告期内合作经销商数量较多,单个客户的销售金额占比较小,符合行业经营特点。”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