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迪克:128万元应收账款差额去哪了 销售收入互换错误无人理

2021-06-10 16:06:17 和讯名家 

  基于期末应收账款期后回款得到的2020年超过一年应收账款和招股书披露结果不一致,金迪克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是否真实?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互换的低级错误直到最近更新的注册稿中才予以更正,难道问询回复仅流于形式?

  本刊研究员 刘俊梅/文

  6月1日,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迪克”)科创板IPO申请获得证监会的核准。

  金迪克是一家专注于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对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5种重要传染性疾病进行预防的10种人用疫苗产品。其中,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是金迪克唯一的已上市产品,上市时间为2019年11月。其余九个产品均为在研产品,且只有冻干人用狂犬病一面(Vero细胞)和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儿童)的研发进度进入临床实验实施阶段,其他七个产品的研发进度均还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金迪克此次IPO拟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6亿元用于新建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车间建设项目,4亿元用于创新疫苗研发项目,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项目。

  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问题2的回复中,金迪克曾表示,由于发行人首个产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于2019年11月才上市销售。2018年至2020年5月期间,发行人整体以研发、日常运营等投入为主,财务核算相对简单,因此,未专门设置由董事会任命的财务总监一职,公司财务日常工作均由财务经理负责。

  可是研读招股说明书发现,即便在这种财务核算相对简单的情况下,金迪克仍然出现应收账款期后回款与应收账款账龄结构不相匹配的问题;此外,在关于流感疫苗的季节性特征的问询回复中还出现了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互换的低级错误。

  应收账款期后回款不知真假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6268.32万元和37364.58万元,其中一年内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268.32万元和37351.79万元,在应收账款中的占比为100%和99.97%。

  关于应收账款,金迪克表示,2020年期末,公司超过1年的应收账款仅为12.79万元,占2019年度销售收入比例为0.19%,公司主要客户为各区县疾控中心,信用资质较好,基本能在信用账期内及时回款,发生坏账的风险较小。

  由于金迪克2019年才开始实现营业收入,2020年末,金迪克超过1年的应收账款仅为12.79万元,且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268.32万元。由此可得出,2019年期末应收账款应在2020年收到6255.53万元的回款。

  但意外的是,招股说明书关于应收账款期后回款的披露结果并非如此。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情况如下表所示:

  上表显示,2019年期末应收账款在2020年的回款额为6140.25万元,并非6255.53万元,两者相差了128.07万元。

  这128.07万元应收账款是收回了还是没收回了呢?如果收回了,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回款额中显然没有这部分内容;如果没收回,招股说明书披露2020年超过一年的期末应收账款中也没有这部分内容,那么这128.07万元应收账款去哪儿了呢?

  销售收入信披竟现低级错误

  招股说明书显示,金迪克四价流感疫苗于2019年5月取得生产批件,6月通过GMP认证后开始组织生产,并于当年11月上市销售。

  金迪克主营业务收入均源于四价流感疫苗销售。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6709.47万元和58909.87万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9.92%和100%。

  同时,招股说明书“主营业务收入的季节性分析”中提供了2020年各个季度的销售收入分布情况(如下表所示,下称“表1”):

  由上表可知,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为8740.83万元,2020年下半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为50169.04万元。

  但奇怪的是,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问题5的回复中给出的结果却是另外一组主营业务收入数据

  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问题5的回复显示,金迪克流感疫苗销售收入主要体现在下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占比较低。同时回复对金迪克和华兰疫苗的收入季节性波动进行了对比,对比情况如下表所示(下称“表2”):

  对比表1和表2发现,金迪克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居然出现了位置交换。既然两者都换位置了,为了保证2020年全年收入不变,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只好进行相应调整,由50169.04万元调升为52200.4万元。

  而且,金迪克将这一内容补充到4月2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及4月23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中,直到6月1日再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中,这一低级错误才予以更正。

  注册制下,信息披露质量将直接影响到市场对发行人风险状况的判断,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是监管层、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的工作重点。审核委和上市委从专业角度反复对发行人信披内容提出疑问,是确保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和完整的主要途径,但如果这种问询回复沦为形式上的“我问你答”,而对回复是否解决问题置之不理,这样的问询回复还有意义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