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D执行官:股市下跌会影响经济发展

2008年03月25日01:51  来源: 证券日报    作者:王晓宇

  美丽的瑞士洛桑莱蒙湖畔,有一家面积不大、但很精致的管理学院。这家学院虽然只有55位教授,却在2007年度,被《金融时报》、《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评为全球MBA课程第一名。

  这就是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2008年3月15日,在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的驻校执行官(Executive in Residence)、雀巢中华区前董事长兼行政总裁穆立先生(Josef. M. Mueller)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的专访。

  从雀巢王国到洛桑国际管理学院

  《证券日报》:穆立先生,您曾担任过雀巢中国的CEO,在过去的9年中,带领雀巢拓展中国市场,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目前,您是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的驻校执行官,这种职业角色的改变,对IMD及您个人生活、工作的影响有哪些?

  穆立:我在雀巢工作了35年,几个月前我刚退休,但还是在公司担任一些顾问工作。我是IMD1976年的毕业生, 对IMD怀有深厚的感情。去年我接受IMD校长的邀请,担任IMD的驻校执行官,我希望将我在跨国经营中积累的实战管理经验与IMD的教授和学生们分享。我希望将更宽广的思维和见识带入到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中。

  《证券日报》:您刚才提到的,要将宽广的思维和见识带入到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去,你是如何实现的?

  穆立:我会将我在雀巢工作35年的经验带给我的教授们,也带给我的工作伙伴以及来这里学习的学生。在我多年的跨国经营中我建立了几十家工厂,雇佣了几万名员工,这些是行之有效的经验。我会将这些带入到IMD的跨国经营讨论中,也会告诉他们怎么在中国经营成功。我并不是一名真正的教授,但我会对教授起辅助作用,也会争取一切可能的机会参与到学术研究中去。这次我来中国,也是希望将我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带入到IMD中国市场发展的战略中。

  《证券日报》:IMD如何选拔学员,IMD培养人才的目标是什么?

  穆立:选择正确的人很重要,IMD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挑选。候选人需要具备持续学习的热情和发展潜力,以在IMD的培养下成为有求知欲的,有热情的,有企业家精神的,勇于承担理性风险的,责任感强的领导者。在2008年中,我们的90名MBA来自44个国家,是一个真正国际化的群体。

  《证券日报》:您认为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呢?

  穆立:IMD是使那些本土的企业管理者具有全球化的思想和意识。IMD不是要让人才本土化,而是让人才国际化。例如,让一家中国的企业走出国门,到世界其他国家去发展,寻找机遇。

  IMD不仅教授理论和书本知识,更重要的是,IMD将工作于商业界的顶尖人物请到学院来。学院的55名教授来自28个国家,提供不同的文化氛围,并且都是在各自领域中公认的权威人士,而这些人将自身丰富的实战经验带到校园中来。因此,这是真正的学习。学习不仅仅单指书本上的知识,更多的应该是学习日常经营中的事务,IMD的座右铭就是“真实世界、真实学习”。

  多年前IMD是由雀巢的公司大学和瑞士铝业的公司大学合并而成,我们所提供的高管培训都是最讲究实际的。我们在全球有190多家世界顶级企业付费成为我们的学习会员,而且每年我们有来自全球8000名高管付高额的费用来IMD接受培训。我想这个数字是最能说明我们的成就, 我们每年有1亿美金的收入,有25%投入到研究中,IMD曾经帮助多家亚洲企业成功地开拓中国市场,包括索尼、丰田、松下、夏普,三星。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证券日报》:目前,中欧国际商学院、长江商学院等机构已经在中国大陆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相比于他们,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的优势体现在哪些地方?

  穆立:IMD更强调全球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更立足于中国。IMD就像瑞士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一样,非常的国际化。中欧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从中国来的,但是IMD的学生来自很多不同的国家。

  我们与中欧国际商学院、长江商学院等机构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竞争,而是一种互补。我们可以与他们配合起来,他们从本土化角度出发看全球,我们则是从广泛的全球角度来看问题、做经营。

  《证券日报》: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每年都会出一个全球竞争力的年度报告《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报告中有四个指标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竞争力:经济表现、政府效率、企业效率、基础设施。在越来越全球化的今天,有没有考虑加入或改变别的因素?

  穆立:IMD认为,虽然各国的经济都在发展变化,但有必要保持指标的恒定。因为如果经常变化或者增减指标的话,那么从长期看来,数据就不稳定了,则就失去可比性了。

  IMD有接近20年的资料。我们是从1989年就着手于国家竞争力的研究,我们很少改变研究的指标。我们认为如果改变指标的话,我们就无法对比每一年的资料,这样不可靠。虽然我们的方法很保守,但是比较标准,且长期看来数据具有稳定性,具有很强的可比性和信服度。

  跨国公司不会控制中国的经济

  《证券日报》:根据统计数据,在中国加入WTO之前,跨国公司多采用直接投资的形式,而入世之后,逐渐转变为并购方式,您认为呢?

  穆立:跨国公司对华投资的方式一直都是多样化的,比如:合营公司、合资公司、独资公司、收购兼并国内企业等,这些都是存在的。跨国公司对华投资的方式一直都是多样化,没有哪种是更主流的方式。

  在中国加入WTO之后,随着中国政策、法律法规的改变,跨国公司出现了许多引人注目的并购案例。此外,在政府对外商投资设立研发中心的支持和鼓励下,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在华设立了研发中心并加大了投资力度。

  《证券日报》:中国在2001年正式加入WTO之后,跨国公司对华的投资也从FDI转为M&A,您能分析一下,这种转变的根本原因吗?

  穆立:跨国公司对华投资方式的改变与跨国公司本身关系不大,而是与中国当时的政策、法律法规以及市场环境等是相关的。

  《证券日报》:中国加入WTO之后,对于跨国公司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穆立:在中国加入WTO之后印象最深的就是,关税的减让和非关税措施的取消,使跨国公司的竞争机会更加平等。中国政府为跨国企业和国内企业提供了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

  《证券日报》:在某些行业,比如:饮料、化妆品等行业,外资垄断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现象,您能谈谈对这种现象的看法吗?

  穆立:就我看来,中国市场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没有哪家外资企业存在垄断现象。

  《证券日报》:但是,在上述行业中,竞争者都是外资企业。

  穆立:这只能说明了在这些行业或者领域中,外资产品在中国消费者的眼中更加优越而已。事实上,跨国公司每天面对的仍然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

  《证券日报》:但是在某些行业,外资的优势非常明显,中国品牌非常弱势,比如胶卷行业。

  穆立:市场经济下,消费者需求是市场调节的依据,是引导市场的方向。中国正在向市场经济发展,那么消费者作为消费主体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

  对消费者而言,当然是谁的产品质量优异,则选择那家公司的产品。如果本土产品非常好,达到很高的标准,那么消费者肯定会选择本土产品。这就是市场竞争。企业只有竞争,并向消费者提供更优异的产品,这才是让消费者信服的最佳方法。

  在某些行业来看,可能外资的产品会更加有优势一些,但是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中国的企业正在努力地追赶国际一流的企业。

  《证券日报》:有人说,跨国企业通过控制中国的某些产业进而控制中国的经济,您怎么看待这一说法?

  穆立:垄断吗?怎么会有垄断?中国是如此巨大的一个市场,跨国公司不可能控制一个产业,怎么可能控制中国的经济。

  大国经济都会因股票剌激而增长

  《证券日报》:中国的制造业已经非常开放了,同时,中国的金融企业也在逐步走出国门。您觉得在中国金融业走出去,国外金融企业走进来的同时,对跨国公司的影响如何?

  穆立:我认为非常好。2007年是中国金融业的一次空前活跃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中国的银行业从相对封闭到相对开放,21家外资银行改制为法人银行,6家获得开展对中国境内公民的人民币业务。

  在跨国公司经营中,不仅有中国的金融企业参与其中,还有国外的金融企业参与其中,这样跨国公司选择的金融媒介就更多了,企业之间竞争更加平等。此外,也给中国的金融业引入了竞争,每家公司都需要更努力。

  《证券日报》:去年年底,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将逐步对外资企业开放资本市场,允许外资企业登陆中国的A股市场。这对跨国公司的意义体现在哪些地方?

  穆立:首先,这取决于中国的资本市场将在多大程度上对外资开放。由此,跨国企业将决定是否登陆A股市场。

  外资公司会根据各自不同的状况来做决定。在A股融资是否可行,融资成本会不会太高,人民币升值与否等等,都将成为外资在A股上市的考虑因素。例如在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下,外资企业对登陆A股市场的反应应该是积极的。

  此外,相关政策是非常重要的,这取决于国家的管理层。

  《证券日报》:目前,中国A股市场低迷,您认为股市的下滑会带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减缓吗?

  穆立:股票市场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就个人看,股市的下跌会影响经济的发展。但是除了股市以外,我们还应该看到,中国居民消费信心未受影响。而从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看,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最终动力。中国的消费结构正在升级。

  此外,中国的股市越来越多地受到国际资本市场变化的影响。我们看到,美国受次级贷的影响前一段时间美股遭遇重跌,全球的股市也都处于低迷期间,不仅仅是中国。幸运的是,中国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而且中国经济也越来越依赖于消费,消费会继续拉动中国的经济增长。

  如果你曾观察过股票的历史,尤其是大国的股票历史,其国的经济都会受股票市场的刺激而增长。但对于一个大国经济体而言,影响一国经济发展的,不只是股票市场,还有房地产市场等等。短期下滑是存在的,中国的经济增长趋势总体是向上的。

  《证券日报》:您预计,在贵学院2008年的国家竞争力报告中,中国的排名会不会有所下降?

  穆立:首先我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我们这份报告的中国合作伙伴——清华大学和国家发改委。在2008国家竞争力结果发布之前,我们都不能确定。从我们的经验看来,中国的经济仍然强健。IMD认为,即使在排名上有2-4名的上下波动,是非常正常的。中国始终是在位列前25名之内,这就说明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良好。只要国家排名在整个排名中排前50%,即使几年内上下波动几名,长期看来,从20年国家竞争力的发展趋势看来,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比较强。这点非常重要。

  如果中国继续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保持良好合作,他的前景将非常光明,但是中国无法自己独立完成发展历程,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积极加入WTO的原因。我们必须紧密合作,这里存在一种双赢模式。因此,我们对中国的未来非常有信心。

(责任编辑:李生延)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