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为什么“联”而难“动”?

2010年02月23日02:16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马方业
 字号:

  煤电顶牛,煤电联动,估计也属中国特色之词了。而作为一项政策,煤电联动始于2004年年底。次年5月,电价上调了0.0252元,中国首次开始煤电联动。加上此后的联动,应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时部分发电企业的巨大成本压力。

  本来,煤炭和电力两大能源行业,天然的处在一个和谐产业链上:电力是煤炭巨大而稳定的市场,而煤炭则是电力正常运转的基本条件。在中国,两大产业至今却因缺乏共同的利益机制而无法实现和谐与共赢。即使有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指挥,煤炭和电力更多的仍然是顶牛不断,联而难动!这又是为什么呢?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嬗变,痛苦是必然要历经的一个过程。煤电顶牛就是这种矛盾的缩影。 众所周知,煤炭市场在1993年放开后,因为计划电煤的存在,长期并存两套价格体系,一套是电煤价格,一套是其他行业用煤的市场价格。而在电煤方面,又存在着计划内外两种价格。相反,电力价格尽管五花八门,但全部由国家相关政府部门统一核定。煤电可以说处在一个相对畸形的价格体系之中:一端是处在动态之中的“市场煤”,另一端却是轻易不动的“行政电”。于是解决这个矛盾的电煤价格联动机制得以出炉。

  电煤联动,治标不治本,联而难动成为必然。煤炭与电力作为存在紧密关联的两大行业,长期以来由政府出面协调价格和供应量,虽然有了电煤联动,虽然国家发改委也果断放开了电煤价格联动的行政指导,并放手让于市场,但最后的效果仍然难如意。当然,我们也要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煤电价格联动作为一种旨在反映市场变动、弥补市场不足的经济政策,它的出台,不失为是保证电煤稳定供应的一个重要手段,并对缓解电煤供应的紧张关系,实现电煤两大产业的和谐,促进国民经济发展,起到了应有的一定作用。尽管如此,正如权威人士、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理事长武承厚所言,“煤电价格联动在电力行业未完全进入市场的条件下,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同时,他还强调指出,目前国内煤炭价格已经实现市场化,而电力价格仍受到政府管制。当煤炭价格上涨电价不能随之调整时,电企便会出现严重的亏损,电价市场化改革未解决,国内煤电合同“顶牛”仍会继续发生。 也就是说,在行政之手高压与撮合下,煤电价格即使“联”起来,“动”起来,要想形成双方都接受的合理价格实在是难。

  破解煤电顶牛这个难题,根本的出路还在于电价的完全市场化。我们知道,世界上电(600627,股吧)力市场化的形态有两种:一是垄断经营的电力市场,电力由政府管制定价;另一种是在发电和售电领域引入竞争机制,发电电价和销售电价由竞争决定,输配电领域仍由政府管制定价。目前,我国电(600795,股吧)力体制正在由第一种类型向第二种类型转化。就全球经济看,在煤电油运等资源出现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电价上升不可避免;从国内情况看,作为资源性产品的电价上浮也是一种必然的逻辑。同时,由于国家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的实施,国内经济以及煤炭下游行业逐步复苏,对煤炭的需求也是刚性的,煤炭价格保持高位运行也是合理的。在电力体制改革尚未完全到位的当前,非要靠竞争性电力市场来了结煤电恩怨,解决煤电顶牛,显然不现实。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今天,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调结构的时代。电力企业应该抓住这次难得的历史机遇,在提高效率,淘汰落后产能,降低能耗,增强自身消耗一次能源价格上涨的因素等方面作为企业发展的抓手,从而尽快把电企自身的市场竞争力提上来。另外,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也要痛下决心,打破垄断,尽快让电力体制改革全部到位。惟其如此,煤炭和电力两大能源行业才能在市场经济这杆秤下和谐地分出斤两!那时,即使政府部门不“联”,煤电也会共赢互“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