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万新“第一桶金”:彩扩相片挣到60万元

2010年11月08日00:26 来源:京报网

  (注:该文在2006年1月25日刊登于京报网

  武汉中院破解“中国第一庄”

  唐万新:德隆帝国梦破

  中国A股市场最牛的庄家新疆德隆也有面临破产的一天。1月19日,股市最大神话的导演者唐万新终于站在了被告席上。这一幕如果倒退五年,或许很多人都会假设这只是说梦话。唐万新是如何起家的?德隆的帝国梦是如何破灭的?德隆案的庭审将为我们揭开谜底。

  谜一样的疯狂赌徒

  其人一个清醒地制造危机的赌徒,一个梦想把火山化作金矿的狂人

  ■假象:金融“大哥大”

  其实早在2004年4月13日“德隆帝国保卫战”的失利之前,唐万新已经意识到了梦想将碎。尽管他百般努力,他的金融帝国也像失控的飞机一样向下坠落。

  用《大腕》的台词形容,“疯狂”的唐万新操控的金融帝国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失控”的结局起飞的。《财经》杂志在评价唐万新时给出的定语是“枭雄”,配以解释的一句话甚至有些毛骨悚然:一个清醒地制造危机的赌徒,一个梦想把火山化作金矿的狂人。

  在唐万新和德隆创造的三大神话牛股合金投资、湘火炬和新疆屯河土崩瓦解了近两年后,即使唐万新设想的“产业整合”被业界抨击为只是为坐庄编织的故事,甚至当他已经在2006年1月19日走上了武汉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一位在A股市场已经滚打了十余年的职业操盘手在被记者问及唐万新和德隆时,仍然用了一个近乎虔诚的词语:“关于德隆我没能力评论,而唐在我看来则是‘大哥级’人物。他们的那些东西即使现在对我而言,仍然有很多是谜……”

  ■发迹:彩扩相片起家

  早在德隆事发前,就曾有德隆集团董事会的人员向本报记者讲述唐氏四兄弟的发家史。当时,她讲述唐万新赤手打江山时,脸上泛起的红光记者现在仍能记起,那是一种被“洗脑”后才会有的幸福感,正是这种发自内心的敬佩,才越发让人感觉唐万新本人就是个很难解开的谜。

   1964年生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唐万新在唐氏四兄弟里排名最小。尽管唐万新的发家史被传说至“什么赚钱做什么”,但按照德隆人士的说法,唐万新“第一桶金”是靠20前年的“朋友”彩扩社。而那个时候,乌鲁木齐是根本没有彩扩设备的。

   这听起来简直不能让人想象,但足够证明唐万新非同一般的大脑。他的赚钱手法说清楚好像很简单,不过在乌市有个小门面,把接来的彩卷集中托运飞往广州朋友拿到后冲印再寄回乌鲁木齐。这简直就像是在两个市场里进行无风险套利,但每个梦想当百万元户的人里又有几人能想到?唐万新很快就因此挣到了60万元。

   唐万新后来就广开财路,在将军锁厂、研制过卫星接收器、经销广州“翠竹”牌饲料添加剂、承包过帕米尔宾馆、在北京长安街摆放10张桌子销售人造毛、搞航空俱乐部等一系列举动失败后,甚至还参与了电脑打字名片制作、贸易、提供课辅教材服务、兴办魔芋挂面厂、玉石云子加工厂、小化工厂、服装自选店和软件开发项目等。

  这是一个令人咋舌的简历。一切新鲜的机会,唐万新都乐于尝试。虽然最后都失败了,但唐万新还是在20多岁时就显露了非常人的一面。但据德隆的人透露,真正开始构建其德隆帝国的“福地”是西安和武汉。正是在西安的三年时间。唐万新通过“一级半市场”倒卖精密合金、陕西五棉、西安民生(000564,股吧)、西安金花的法人股开始了新疆德隆发达之路,也正式走进了资本市场。而1994年的武汉国债交易中心,唐万新向海南华银信托投资公司、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融资3亿元,这笔钱在德隆迅速起家的过程中曾发挥重要作用。

  谜一样的德隆模式

  其庄很少有人能在被套30%以上,还有信心坚持到股价翻上几倍

  ■缔造神话:

  历经熊市坚挺三年

  唐万新的生活形象是不修边幅的,他不爱穿西服、不爱打领带,甚至还不接受采访、不参加公开活动、不随意拍照。这“几不”原则为唐万新平添了几份神秘的色彩。而唐万新似乎也把这种神秘带到了股市,带到了德隆著名的“三驾马车”。

  一个人能让职业操盘手由衷地佩服是件很难的事情。

  当那位操盘手把德隆玩弄数年的合金投资、湘火炬和新疆屯河历经大熊市时还能坚挺三年称为“神话”后,他再评论同时期的大庄股亿安科技和中科创业时,也只用了“够猛”的评语,差别可想而知。

  在他看来,用足够的钱控盘一只股票并非难事,然后靠反复抵押股票融资推高股价也不算极难的事。但能做股票做得像德隆一样勇敢,勇敢地让世人都知道是德隆明庄,做出“品牌效应”则是件极难的事情。

  ■品牌效应:

  资金回头率高达97%

  据记者所知,在1998年,一位业内小有名气的操盘手“花荣”在其举办的“操盘手”培训班里曾专门讲过德隆坐庄模式——接力棒。那时坐在台下的机构户、大户们也听得是面红耳赤。那个时间,正是德隆坐庄新疆屯河的初始时期,江湖中但凡有点消息来源的人几乎都知道,但就是很少有人能在底部一直跟上天。说白了,没人忍受得了德隆式的大跌式“洗盘”,很少有人能在被套30%以上,还有信心坚持到股价翻上几倍。

  正是这种跟庄的艰难和长庄的赚钱效应,才使得德隆品牌更加坚挺。很多人是心甘情愿地把资金交给德隆的,在委托理财业务盛行的那个年代,德隆的名声听起来比很多机构更有信誉。也正因为此,德隆所接下的委托资金也迅速膨胀,很多大机构资金是德隆的常客,鼎盛时期,资金的回头率曾最高至97%。

  ■控盘坐庄:

  股东账户超过四万个

  谁都知道德隆是控盘坐庄,但很少有人知道德隆为三只“招牌股”所准备的股东账户就有24705个,而德隆控制的股东账户更多过四万个。这也是让操盘手们很“仰视”德隆的一个小点。有些券商坐庄有两、三千个账户也就了不得了,相比而言,德隆显然在为三驾马车构筑一项巨大的“工程”。

  谁都知道操控了四万个账户炒股肯定是有罪的,当初吕梁等庄家就是因此获罪的,但对于操纵证券价格罪,唐万新起初一直不愿意承认。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这三只超级牛股一直是以滚雪球的模式完成上涨。最牛的2003年年底,三只股票的流通市值分别增长了37.34倍、26.71倍、26.70倍,总市值高达200多亿元。在此期间,几乎所有熟悉股票的机构都知道德隆拿了三家公司超过90%的流通股,但唐万新还是一直讳言“坐庄”二字。

  ■江湖第一庄:

  人工堆成的雪山

  叫庄家唐万新也罢,叫庄家德隆也罢,反正很快德隆就有了“江湖第一庄”的美名。在三驾马车之后,德隆还炒作过祁连山(600720,股吧)、亚华种业、人福科技(600079,股吧)、青岛双星(000599,股吧)、华北制药(600812,股吧)、三峡水利(600116,股吧)、秦丰农业等股票。在“无庄不欢”的那个年代,因为有了笑傲江湖的地位,德隆很少畏惧让市场知道其买了哪些股票,唐万新配合坐庄而鼓吹的产业整合,更是让很多不合理的事情看上去很合理。

  但人工堆成雪山再大也有融化掉的一天。2004年4月13日,不堪资金重负的德隆系在瞬间倒掉,三驾马车200亿的市值十余个跌停后成过眼云烟,曾经飞在天上的股价现在都在2元徘徊。

  谜一样的非法融资网

  其业要想维护德隆不倒的金字招牌,只有变本加厉地非法融资

  ■疯狂敛财:承诺收益越抬越高

  熟知股市的人都知道,要想完成唐万新“接力棒”式的操作模式,就必须有足够的源源不断的资金在背后支持股价。

  随着委托理财资金的往来进出,股价逐渐被推高,靠德隆自身来解决融入资金的收益根本就不可能,而唐万新的“产业整合”还只是停留在理论高度的空中楼阁,因为上市公司的钱早被德隆占用,而上市公司在股价极度透支后也早不值钱。德隆只有变本加厉地非法融资,承诺收益越抬越高。

  想方设法搞到钱,成了德隆不得不做的头等大事,但饮鸩止渴只能把资金高洞越织越大。

  ■吸钱触角:伸向金融外的各个领域

  为了更快、更方便地搞到钱,唐万新把吸钱的触角伸到了能伸到的每个领域。德隆的实业看上去做得很大,在相继控制了天山股份(000877,股吧)、ST中燕、重庆实业、沱牌曲酒(600702,股吧)之后,德隆已经把产业链布局到了番茄酱、水泥、汽配、娱乐、饮料等行业,在2004年成为中国第一大民营企业集团。像北京曾经最著名的迪厅JJ就曾在三年内给德隆盈利了三千多万,但可惜由于资金需求太大,JJ的盈利不过是“贴补”德隆日益膨胀的“费用”开支而已,其资金缺口有多大可想而知。

  ■迅速膨胀:非法吸收存额460亿

  在唐万新此次受审前,他曾经控制的德恒证券、中富证券、伊斯兰信托、金新信托、南京国投几大机构非法吸存资金案已在去年相继开庭(恒信证券一案尚未确定开庭时间)。据司法机关统计显示,仅上述几家金融机构非法吸存额就有460亿元。

  唐万新的梦想是,借助资本市场的杠杆之力,通过产业整合把实业做大。为此,唐氏团队在短短的几年中就控股和参股了多家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城市商业银行、金融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完成了庞大金融帝国的布局,为其后来几年疯狂非法融资提供了渠道。

  ■危机爆发:护盘失败出逃缅甸

  资本曾经帮助唐万新和他的德隆帝国迅速膨胀扩张,但由资本构建的没有“地基”的金融帝国最终还是拖垮了德隆。

  从2000年底和2001年,中科创业、亿安科技的先后崩盘让德隆的客户相继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而银广夏的财务造假曝光也让曾经很坚信唐万新“产业整合”故事的人开始清醒。一直风平浪静的“中国第一庄”感受了从未有过的紧张,挤兑压力的暗流在德隆内部此起彼伏。

  从2000年开始,德隆每月的护盘及其他成本已达到上亿元,而漫长的熊市也让德隆压力倍增,在用收购金融资产堵窟窿的方式死扛了三年之后,“中国第一庄”终于扛不住了。在2004年4月13日开始惊心动魄的跳水。到5月25日,“老三股”的市值蒸发了160亿元。

  危机爆发后,唐氏兄弟四处出击,先后与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美国机电基金、JP摩根、高盛中国等企业商谈拯救计划,均告失败。2004年5月28日,唐万新、唐万川失踪。后者逃往加拿大,至今未归,唐万新则是逃往缅甸。

  2004年7月18日,唐万新回到北京,随后在北京中苑宾馆被监视居住。那段时间里唐万新还在寻求中央企业接手德隆资产,但中央级的大财团了解越来越多的真相后更加没人敢碰德隆这块烫手的山芋。最终,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全面托管德隆的实业、金融资产。唐万新的德隆帝国梦18年后彻底被自己击碎。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高翔

  相关链接

  唐万新及德隆被诉三项罪名

  备受关注的德隆大案在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记者拿到了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件的起诉书。起诉书长达12页,附证人名单300多人次。被告包括上海友联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友联)、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德隆国际)、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德隆)三家企业,以及唐万新、杨利、李强、王恩奎、董公元、洪强、张龙等7人,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挪用资金罪等三项罪名。

  起诉书称:1997年,新疆德隆通过新疆屯河等企业控股金新信托后,即组织金新信托采取承诺保底和固定收益率的方式对不特定社会公众开展委托理财业务。2000年底,金新信托的委托理财业务开始出现兑付危机。为应付兑付危机,德隆国际在唐万新及唐万川、张业光等人(另案处理)的决策下,决定收购新的金融机构,加大委托理财业务量,并决定在德隆国际金融管理部的基础上成立上海友联。

  为扩大委托理财业务,上海友联、德隆国际先后重组、收购并控股了德恒证券、恒信证券、中富证券、大江国投、伊斯兰信托等金融机构。

  从2001年6月5日至2004年8月31日,上海友联组织金新信托、德恒证券、恒信证券、中富证券、大江国投、伊斯兰信托等公司,采取承诺保底和以22%至1.98%不等的固定收益率与不特定社会公众签订委托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35890份,变相吸收公众存款450.02亿余元人民币,其中未兑付资金余额172.18亿余元。

  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的事实则包括:从1997年3月以来,新疆德隆、德隆国际先后以金新信托、德恒证券、中企东方为操作平台,在唐万川、张业光等的决策下,批派王恩奎提供统计数据,并指挥董公元、洪强、张龙等人具体操盘,利用自有资金和部分委托理财资金,使用24705个股东账号,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采取连续买卖、自买自卖等手法,长期大量买卖新疆屯河、合金投资、湘火炬A股票(下称老三股),造成三只股票价格异常波动。

  截至2004年4月14日,新疆德隆、德隆国际累计买入老三股678.36亿元,累计卖出621.83亿元,余股市值113.14亿元,余股成本162.30亿元,按照移动平均法计算,德隆共非法获利98.61亿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来源:京报网】 (责任编辑:徐军程)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