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尚福林

2010年12月17日01:43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周翀 叶苗
 字号:

  尚福林,陪伴着我们一路走来。

  八年来,无论是国家,还是我们自己,都有着这样的共同记忆,经历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股市的汹涌澎湃,金融危机的跌宕起伏。

  今天,我们有必要走近这样一个人。在当下中国,他领导的部门监管着正在长大的证券市场,这个市场带来的时代洪流,已经深植到我们的家庭和生活中。

  从2002年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至今,尚福林经历了市场的巨大变迁,主导了影响深远的股权分置改革,构建了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战略框架;在平和渐进的执政中,中国证券市场已经“换了人间”,实现了20年历史上最大跨越。凝聚智慧和共识,靠坚韧和稳健推进了市场的进步。

  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我们需要多年以后才能评价他。这里,在中国证券市场20周年之际,我们可以走近他,记录他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

  ⊙记者 周翀 叶苗 编辑杨刚

  初识尚福林 “国九条”来了

  “飞来的尚福林”。在2002年末尚福林履新之时,评价随他而至。其中,无外两层意思:一是讲1993年,时任央行计划资金司司长的他,跟随朱镕基清理三角债,以出色的工作获得朱的如是评价。二是形容他以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行长的身份空降证监会,主政局面十分复杂的证券市场。

  对于当时的市场而言,还有点“救火”的隐意。

  人们在看,尚福林到底能念什么经。

  尚福林刚到证监会,市场就来了一波下跌行情。若按固有思维模式判断,既然“救火”,就要拿出点好看的政策来。不过,接下来是一年的静默。

  市场各界“沉闷”。

  当时不少投资者都以为,看来尚是打算“无为而治”了。对于他发表的“五坚持”、“尚八点”,有人评价说这是“形而上”,“一点都不实际,一点都不煽情,一点都不托市!”

  关于“不托市”的内情,直到2008年,尚福林才在一次会议上道出原委,“在2003年初的时候,证监会党委开会认真研究了当时的工作方针当时市场比较低迷。大家一致认为,不应该追求一时的市场上涨,造一波行情,而是要扎实、认真地做好基础性工作。”

  言为心声。2007年,在一个内部场合,尚福林谈到了上述过程。他说,“市场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怎么看?在我国要不要发展资本市场?怎么去推进资本市场发展改革?党中央、国务院给出了明确的指示。我们之所以在工作压力非常大的情况下推动这个市场的发展,也得益于这种认识,就是认识到在我国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意义,认识到我们肩上有这个责任。工作当中压力再大,困难再大,我们也能够迎难而上,促进市场的发展。”一番语重心长后,他打趣道:“如果没有这种认识,说得不好听一点,市场不如"赌场",证监会是管"赌场"的,我们这个工作还做什么呀?”

  一年的静默背后,其实是深入翔实的调查,抽丝剥茧的研究,从而梳理出抓住主要矛盾的智慧。在市场疲态和焦虑中,能够静默一年,需要相当的勇气和“定力”。

  当时外传的消息是,证监会将编撰出版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白皮书。2003年11月,时任证监会规划委主任的李青原在电话中对上海证券报证实:白皮书确在准备,解决股权分置问题是“必定绕不过去的关口”,而相关改革原则,是“不规定具体的定价方式”。

  转年,白皮书并没出版发行,却升格为“国九条”。由国务院发布,将发展资本市场提升到国家战略任务的高度。

  “一声春雷!”。当一个行业的发展被上升到国家战略时,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呢?

  这是尚福林和他领导的证监会在沉默中爆发的肇始,也是平中见奇、稳健藏锋的鲜明注脚。

  “开弓没有回头箭”

  尚福林说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什么?对此,答案几乎一样:“开弓没有回头箭”。

  回溯到2005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最重要的一次改革股权分置改革迈开了第一步。当年5月16日,在国务院新闻办的记者招待会上,针对一些负面评论和怀疑情绪,一向“照本宣科”的尚福林却斩钉截铁地说了如下一段话:“股权分置改革不仅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搞好。作为中国股市的一场深刻变革,改革将是一个连续过程,改革不会停步。”

  当时,有不少人评论,这句“开弓”不似尚福林的风格;但事实证明,“开弓”其实就是标准的尚福林风格之一。所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那么,尚福林的坚定信心和坚决态度,又是从何而来呢?有专家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

  2004年底的一天晚上,即“国九条”确定解决股权分置问题之后10个月,也即证监会为股改工作预热1年之际,尚福林给这位专家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尚福林谈了三个观点:第一,中国金融改革的重点在资本市场;第二,股改是当前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工作中的头等大事;第三,股改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大机遇。

  从更大的视角看,股改确实已是没有回头路了。温家宝总理在当年两会上,就中行、建行股改一事,说了一句话:“这次改革是背水一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尚福林当时已做过31年金融工作,其中29年在银行系统,他十分清楚银行之于金融体系和国民经济的重要意义,也当然清楚,财政拨付银行资本金,只是银行改革的一小步,而后面的那一大步,在等着资本市场发挥巨大作用。

  这场改革凝聚了全社会的智慧。在中国经济黄金时代的发展历程中,这场“走对路”的改革进展顺利,2006年5月股改大局已定,实施“新老划断”,7月初,中国银行挂牌上市,10月工商银行上市,翌年9月,建设银行上市。

  股改使资本市场摆脱了历史沉疴,形成了统一的利益基础,获得了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直接而有效服务的能力,进而使得市场能够伴随红红火火的中国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这就是股改成为“头等大事”和“重大机遇”的原因。

  如果我们肤浅地去看指数,在股改过程中,市场一度下跌至998点。在这个过程中,证监会在尚福林领导下开展了大量改革配套工作,使得改革“轻舟已过万重山”,998点也成为事后评论中的“最好的满仓时机”,一次峭壁边缘的自我救赎尘埃落定,一轮波澜壮阔的历史行情呼之欲出。

  如果把股改比作一场战役的话,那么尚福林和证监会在这几年中,一共打了五场战役: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夯实市场发展微观基础;券商综治,夯实行业发展微观基础;法制建设,夯实市场发展规则基础;发展机构投资者,夯实市场体系基础。只是其余四场战役,不像股改这样显眼。

  “新兴加转轨”求解

  股改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的一次闪电战,赢得迅速、收得漂亮、看得直观。相比之下,有一场持久战,则打了20年,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要继续打下去。这就是应对“新兴加转轨”的持久战。

  在中国证券市场,有太多的棘手问题等待解决。这背后,需要一份坚韧:坚于信念,韧于困难。

  “虽然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30年了,但之前30年搞的是计划经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培育不出市场机制。”尚福林说过,“我国资本市场和国外成熟市场相比有不同的地方,我们讲这是中国特色。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靠在中国特色这个提法上,就不用去解决好多问题了。”

  他用“新兴加转轨”来解释一些市场现象。例如,对于2007年疯狂上涨的行情,他认为,资本市场发展实际上和整个社会从计划经济逐步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是互相联系的,市场很多缺陷实际上是和这个转变的进程有关。

  这一年,证监会开始大力推动上市公司治理专项活动,尚福林在内部会议上讲:“全世界资本市场建立了200多年的时间,但是在公司治理方面有五、六百年的发展历程,委托代理制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已经有了长期的发展。而我国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体制,这些制度都没有,要重新建立、推进。而这一工作不是一时的,是长期性的。”

  金融危机来了,中国似乎幸运地避开了风暴。此时再次说起“新兴加转轨”,他依然平和:不要说我们只建立了20年的市场,就是建立了200年的市场也要不断加强对市场的认识。

  证监会推动新一轮发行改革的时候,尚福林清楚地界定了制度与机制对于新兴市场的不同意义。他说,“制度是可以调整的,但市场机制的培育时间要求比较长,工作需要比较深入。”

  “深入”、“持久”、“耐心”,这些要求正好说明了尚福林对中国市场的深刻理解。

  熟悉尚福林的人知道,他的这份坚韧来源于他对国情的了解,对这片土地的熟悉。他当过兵,做过银行的职员,从副处长到副行长,一级都没落过。因此,他有着自己的节奏和风格。“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许以后很难看到尚福林的“轰轰烈烈”,但这八年来市场已经“天翻地覆”。

  “股民老张”和福林

  尚福林的办公室,一进门是间小会议室,从会议室一侧的门走进,就是个人办公室。虽说是个人办公室,但个人色彩极淡:一个长沙发,一个短沙发,一张办公桌,一把办公椅。对其是否有用以铭志的挂件和摆件,去过的人似乎无印象。

  平淡、平和,是他个性的一种。前者现于工作,后者在与投资者的接触中能感觉到。根据记录,2005年8月19日,证监会就股改试点工作进行阶段性总结。在全行业的会上,尚福林提起普通投资者邱柯写的一首歌《股民老张》,作为插话发言的开场白。在此,我们不惜赘文:

  9点半上岗

  15点离场

  星期一到星期五天天都挺忙

  庄家要是吃了肉哇跟着喝口汤

  ……

  这里没有地狱

  没有天堂

  这里不是赌场也不是银行

  离不开的股市下不了的岗

  这是我们发展中的证券市场

  我来到这里的动机并不算“高尚”

  我起得到的作用却能兴国安邦

  揣着一分梦想和九分坚强

  六千万里有我一位股民老张!

  记录者写道,“其实,如果但凡还有点人味,这歌你听着不心酸吗?这是个典型的官场,可是,证监会主席没有官架子,没有打官腔……这首广为流传的《股民老张》,事实上道出了资本市场的本质。显然,引用者也动了感情。”

  2007年市场暴涨的时候,尚福林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再次脱稿提到《股民老张》,这次还新增了《死了都不卖》。“说个笑话,老的投资者,有一首歌叫《股民老张》,那里面对市场的认识比较深刻;新投资者也有首歌,叫《死了都不卖》,我就说它确实反映出了不同时期不同投资者的心理状况,他(新投资者)没经过下跌,都认为只要买了股票就能上涨,就能赚钱,一旦股市下跌以后,可能承受能力非常差。”

  对于股民们对他的善意“发挥”,尚福林也在适应,而且适应得很好。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时,市场一直下跌,有好事者编了段子揶揄尚福林,称奥运圣火将由尚福林从6124米高台跳下点燃。后来有人继续发挥,恰好有人在开幕式现场见到尚,打招呼说:“您来了?”尚福林回答:“来了来了,点火来了。”

  这个“段子”在业内传播。善意的人们感叹他敢于自嘲,感叹他心胸宽广,感叹他对舆论的接纳,感叹他态度的超常平和。

  中国证券市场即将翻过20周年,翻开新的一页。尚福林依然会跟我们站在一起。风雨同舟的还有那些中国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后来人。

  我们一同改变了这个市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改变了这个国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