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在证券高峰论坛演讲实录

2011年10月29日17:26 来源:和讯股票
 字号:

  和讯股票消息 2011年10月29日,由和讯网主办的“裂变•创新•抢滩——2011证券市场高峰论坛暨证券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在中国深圳福田香格里拉酒店举办。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发表了“全球进入热钱时代,中国如何走出泥潭?”演讲。

    以下是演讲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论坛的主题演讲环节,各位演讲嘉宾将通过他们的此番演讲和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智慧和经验。首先有请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先生为我们带来住址演讲“全球进入热钱时代,中国如何走出泥潭?”

  黎友焕:很荣幸和讯网给我提供这么好的机会,和大家做一个简短的报告。我主要从几个方面来讲,首先是全球进入热钱涌动的时代。

  一、国际热钱流动新情况

  过去几年,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多次的加息,以及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和中东的局面,使得越来越多的热钱流入中国,由于今年日本地震灾害和近期美元的升值,也使得一部分热钱外流,应该说境外热钱跨境流动的影响因素很多,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于世界经济和金融发展状况。

  我们现在回顾整个世界的经济、金融发展动态的话,美国方面还是温和的经济增长,高失业率、房价低迷、信心不足,美国要走出这个危机阴影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欧元区由于欧债危机进一步演化,即使10月26日欧元峰会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但是我看就凭这几个措施根本解决不了欧洲债务危机,而且这几个措施是否落实还存在很大的问题。日本方面由于地震灾害,改变了日本的产业格局,使得日本的经济出现了新的变动,它还会处于长期沉降中,实际上地震灾害给日本本来很脆弱的经济、刚刚有复苏的期望时给以沉重的打击,按照这样的判断,除了以中国为主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其他西方发达国家未来还处于流动性泛滥的状态,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我认为现在整个世界经济有出现衰退的很大可能性,美国政府层面和社会各层面感受的危机压力远远比不上美国以外的地区,包括欧洲和其他地区,其原因就在于美国应对经济、金融危机有很多牌可以打,其中美国的军事力量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比拟的,它可以采取高端军事打击活动,但是这几年美国的体会就是在小规模战争既可以转嫁它的压力,也增加了它的财政压力,所以说不是这个牌不能打,而是这个牌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此外,美国的技术力量和产业变革,我们回顾人类的发展史,每一波金融危机的复苏总会伴随着新一轮技术创新,我们也相信下一轮技术创新肯定发生在美国,不会在中国,也不会在其他国家,美国现在还汇聚着全人类最优秀的人才,最高端的技术,但是由于以生物技术为主的新技术的成熟度还不够,这个牌不是美国最佳的选择,最佳的选择是美元霸主,目前全世界的交易货币、储备货币,大部分以美元为主,美元的霸主地位是其他货币不能替代的,正因为这样,美国这几年来通过美元的波动来转嫁风险。

  美国前两次货币宽松政策,它开动印钞机不用别人批准,自己就可以决定的,但印出来钞票是全世界为它埋单,正因为这样,我们相信未来美国为了应对目前的状况,它的流动性不会在短期内退出,而且在适当的时候会再推动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以此来达到它完全转嫁压力的目的。

  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美国关注到在金融危机期间表现的最好的就是以中国为主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但是现在这一批国家又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发展速度放慢了,通货膨胀高企,再加上这些地区和国家有很好的财富,币值相对上升,利率相对高,这些都是热钱和资金所钟情的必要条件之一,我相信美国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美国什么出手,对准的目标地区在哪里,这是时机的选择。说不定美国会参考QE2的效果,因为QE2的效果不明显,没有达到预期,可能会采取其他措施,但是能达到QE3效果的其他方式也不是不可能。总的来说,整个世界金融市场未来一段时间还处于宽松的流动性,我们国家面临着巨大的境外热钱压力。

  二、境外热钱在我们国家的流动阶段以及各个阶段的特点。

  我们跟踪研究热钱是从07年开始的,当时人民银行、国家外管局想委托我们做一个课题,于是我成立了一个课题组,三十多人,一直在追踪发展状况。我们把境外热钱进入中国的情况分成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02年以前,我们认为境外热钱进入中国的量和速度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第二个阶段,2003-2006年,这个阶段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处于平稳进来的量,没有大的启动,而且我们发现这个阶段的热钱进来,为中国经济的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时为我们资金不足提供了很大的支撑力。

  第三个阶段,2007年-2009年一季度,这个阶段表现的相当明显,从07年开始,热钱大规模涌进,到2008年5月份地震灾害发生之后,流进来的热钱一下子就刹车停止了,后来在8月份热钱对于中国股市的奥运会行情失望之后,彻底流出,一直到2009年一季度。

  第四个阶段,2009年二季度-2011年一季度,这个阶段的特点是从2009年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基本面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出现了反弹的苗头,与此同时,国内外投行唱多中国经济,热钱在未来良好预期的情况下大批量涌进。这个阶段还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包括2010年在我们国内商品市场可操作的情况下,在热钱的搅动下,整个商品市场出现了疯狂的情况,包括姜你军、蒜你狠、豆你玩等等现象,类似这样的炒作案例,我们跟踪了很多,今天由于时间关系不能跟大家分享。

  2010年10月份,发改委面对疯狂的物价,采取了抑制物价措施,我们研究热钱是从几个渠道进行的,一是从传统方法,从外汇的增加量和存量来考察热钱的变化,最关键的研究方法是从将近120个地下钱庄每个月的统计中来考察热钱量的变化和流向。2010年11月份,发改委出文件的第十天,我们发现统计数据从商品市场涌出,但是2010年热钱从商品市场出来的时候,流到了三、四线房地产和民间信贷市场,我们在2010年11月份出台了两个报告,即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和民间信贷,而且我们提出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未来会有一波上涨,至少半年内可能会出现40%的涨幅,当时我们还提出三、四线房地产的非理性上涨可能会加剧贫富悬殊和阻碍城市化进程,甚至会引发国务院进一步调控房地产的决心。这个报告在今年年初我们重复报给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随后我们在给省长的民间信贷意见中也提出“热钱进入民间信贷会使民间信贷变质,使得本来不具有炒作性的民间信贷会往疯狂和彻底灭亡的地步发展”。

  在这个阶段中我们还发现特别是今年第一季度热钱进来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顶峰,而且进来的特点不是传统的,其中有两个特点相当突出,即从境外贷款,因为我们这里贷不到款,还有一个特点是关联公司,跨境流动的资金,进来的资金放在一个公司的境外公司,然后直接从母公司拿就行了,在我们过去监控热钱跨境流动的时候,这是两个最突出的特点。

  2011年二季度,我们从地下钱庄拿到数据之后就出现了一系列困惑,从6月份开始,数据显示进来稍微比一季度低了,5、6月份开始比3、4月份低了,但是出去的资金量增大了,我再回头考察这些出去的钱是什么性质的资金时,研究告诉我们这不是前期进来的热钱,而是国内的资金,我们甚至跟踪到一些民间资金,所以我们在今年5、6月份发出了一个预警,即中国民间资金外流可能会伴随一波移民潮。但是,后来我们在人民银行外管局拿到数据进行比较时又没办法解释,因为民间的外流资金不会这么大,所以我们怀疑我们的研究渠道出了问题,监控体系出了问题。反复研究到了9月份,过去我们每个月都有研究报告出来,为什么资金会这么大,而且不是原来进来的热钱回流,这是什么原因?什么资金?出去干嘛?我们一直摸不着头脑。

  后来有一个机会看到了一些数据,说是我们的外汇储备不断增加,但出去的资金特别大,我说“会不会有敏感性资金出去?”当时有领导跟我说“这个事情到此为止吧”,那个时候我终于有点明白。

  以上是五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流动方式。

  总的来说,我们预计国内还有超过一万亿的热钱,未来我们面临着热钱流入的巨大压力,热钱的拐点和变化是跟我们国内经济政策、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国际金融市场、世界经济市场完全交叉在一起,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热钱的流动会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三、我想讲一讲我们国内的热钱,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民间信贷的问题。

  实际上民间信贷在我们国家历来就有,旧社会有,新中国成立以后也有,2008年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中小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信用恶化,抵押物太少,正规商业银行抛弃了中小企业,它有它的放贷偏向,结果导致中小企业在面对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想升级、想转型,拿不到资金,重新启动和借用民间信贷。我们最近也做了很多关于民间信贷的研究报告,供高层参考,并进行了实地调研,对民间信贷进行阶段性分析,比如08-09年这段时间的民间信贷确实是为中国很多中小企业渡过金融危机的难关作出了巨大贡献,那个时候中小企业在银行贷不到钱,就找这些地下钱庄或民间信贷,当时的利率也不高,到了2010年开始,随着各地炒作风的掀起,民间信贷的利率被不断抬高,一直到最后普遍出现月息6%以上,这样我们就看到民间信贷开始在异化、在变质,因为这样的信贷利率,中小企业根本没办法偿还。

  我们现在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实际上在民间信贷背后存在很多种方式,我参加了几个调查组的调研,一般官方调查组不愿意把中小企业贷款公司拍卖行、抵押行变相的民间信贷算到所谓的民间信贷,他们认为这是正常的贷款。但是我们跟踪研究,所谓正常的,不低于银行同期利率4%的协议实际上已经被篡改,被表面化了,它是内外两个不同的协议,高于这部分提前已经被扣了,那么我们在研究中把这些全部都算进去,出来的数据绝对比官方公布的大得多。按照央行公布的报告,2010年民间信贷总额大概是2.4万亿,以每年28%的速度递增,算到今年大概是超过3万亿,最近中金的一个报告中说大概是3.8万亿,有些民间学者甚至说到了10万亿,我们觉得不会到十几万亿那么大,也不会像3万亿这么小,民间信贷也成为政府应对各种事务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认为民间信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实际上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发出警告,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重视,直到今年温州问题曝露之后才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但是温州只是一个爆发点,实际上全国各地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民间信贷问题,而且温州的量根本不能跟我们广东比,只是温州民间信贷的资金来源、投资方式、运作方式跟我们珠三角的民间信贷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在衡量广东的民间信贷时,我说“虽然我们的量比它大,但是我们不会爆发像温州那样的情况”温州的民间信贷跟温州的产业变动有很大关系,温州很多老板前期赚了钱,现在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你让他干什么?他找不着北,我们广东这边很多贷出来的钱真的回流到实体经济,而且利率没有那么高。再有就是我们现在在关注三、四线城市的中小企业房地产中有很多民间信贷资金,这也是广东存在比较大的问题,类似这样的问题,处理的好就好,要是处理的不好,民间信贷的危机也会牵动全社会的神经,甚至演化成为地区性金融危机和全国性金融危机,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们在研究时把境外热钱跟国内热钱进行区别,属于炒作资金的我们都视为境内热钱,结合今天的主题以及在座的行业特点,我再讲一下我自己的观点,也是大家近期面对的重要问题,我们认为中国的房地产不能再涨了,而且在这样的政策调整下,必跌无疑。怎么跌?这是一个技术性问题,我们的观点不会像一些人说的那样很快跌10%、40%、50%,即使房地产要跌,各个方面的力量博弈也会使得未来几个月处于胶着状态,再跌也不会一下子塌下来。从我们的监控体系可以看到很多前期进入房地产的热钱,现在是迫切地要出来,只是没有相应的成交量来支撑它出来,并且从我们的民间信贷监控体系也可以看到前期进入民间信贷的热钱也迫切地要出来,但有一个问题是这两个热钱出来以后往哪里跑?现在的炒作市场都疯掉了,炒艺术品,炒石头,炒黄花梨,炒邮票…,已经炒到这个程度,热钱还敢进去吗?黄金市场、白银市场现在还敢进去吗?所以我们在最近的一波调研中,调研热钱持有者和地下钱庄在关注什么问题,没想到他们谈最多的话题是股市,我不认为现在的股市是底,当然未来也不会有大跌的情况出现,下跌空间已经有限,什么时候上去?这跟我们的经济关系、政策有一定的关系,中国的股市是政策市。最近金融界一些岗位官员的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换届,等等可能都会对股市未来走势产生一定的影响。

  实际上我的研究结论认为热钱关注这一块就是认为目前股市的价格不高,中国什么都涨,就股市不涨,但是现在要进去信心不足,不是时点,这取决于未来是否有配套的政策措施来推动一把,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未来股市就会有一波很好的表现。

  最后一点,现在全球已经进入热钱时代,我们怎么办?

  首先,实际上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现在政府监管部门对热钱的认识和定位不明晰、不明确,我把周小川同志和银监会证监会等官员关于热钱的论述全部挖出来,发现他们的观点全部都是对立的,没有统一,就这么几个金融部门,对热钱的看法都完全不一样,尤其是外汇管理局,一方面不承认有大批量热钱在流动,另一方面又说自己做了很多东西阻止热钱进来,打击热钱,甚至每年都会公布一大批地下钱庄,一大批违法外汇进出的案例。说与做是两码事,热钱的问题要群策共管,热钱的异常流动不仅仅关系到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商务部海关等很多部委都很关心,包括国土资源部,既然监管部门都不承认,还有谁那么好事来管这个事?所以对于热钱的认识一定要定位明确,不能模糊。

  其次,放眼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阻挡热钱的异常流动,在我去过的六十多个国家中,印象中除非是北朝鲜,其他国家都很难阻挡热钱的异常流动。但是我们现在是认识模糊、定位模糊,被动的应对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在面对境外热钱这一块,跟面对民间信贷这一块采取的措施完全不一样,面对境外热钱,堵、疏结合,疏导比堵更重要,周小川先生在应对热钱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池子,说我们搞一个池子,热钱进来的时候就放到池子里,它要出去就让它出去。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热钱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具有快速流动的特点,我们没办法做到,所以怎么堵、怎么疏要提上日程。国内热钱,民间信贷这一块不一样,现在社会各界在讨论温州的问题,政府该不该出手,该不该救,怎么救,甚至说要把民间信贷浮出水面,实际上民间信贷的出现是金融体制改革的滞后,是正规银行系统对社会服务能力不足造成的,我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改革金融体制,我们要是现在把所谓非法的民间信贷马上阳光化、合法化的话,这个世界就乱套了,格局全部乱了,在目前的法规影响下,根据我们的调研,一大批正规金融机构全部在高利贷的拥护下变质了,别说中小企业融资公司、拍卖行、抵押行、担保公司等等,就连商业银行、基层银行业参与进去,假如说我们在制度环境不完善的情况下,贸贸然让这些民间信贷合法化的话,就会有更多的正规金融机构参与到民间信贷当中,这是一个不得了的事情。所以应对境外热钱和国内热钱应该采取不同的策略。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