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容忍”下那些现形的硕鼠们

2012年01月02日05:1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字号:

  《红周刊(博客,微博)》特约作者 张宇

  年关难过!最近神马倒霉催的事情都被东北证券(000686,股吧)赶上了。且不说东北证券5只集合理财产品中有4只踩中重庆啤酒(600132,股吧)这颗“炸雷”,单说最近证监会公布的5起内幕交易案中,有2起都多多少少和东北证券有点关系。尽管公司高管主动亮出姿态——停薪3个月,可这恐怕也挽救不了其正面形象。

  先来说说东北证券保荐代表人秦宣,一位35岁的母亲,因为涉嫌内幕交易而锒铛入狱。

  秦宣:金领爱上了“偷白菜”

  秦宣膝下有一个5岁的孩子,去年5月份她从中德证券跳槽到东北证券,案发时任东北证券公司北京分公司深圳市场部副总经理、保荐代表人。秦宣的入狱与一只股票——西南合成(000788,股吧)的重组有关,关于这件事可以追溯到2010年9月份。

  早在2010年8月中旬,西南合成和控股股东北大国际医院集团决定,将北医集团持有的另外一家子公司北医医药100%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西南合成。该重组项目当时由东北证券担任独立财务顾问,东北证券指派保荐代表人秦宣担任该项目的主办人、现场工作负责人。按理说,保荐代表人职责是保证发行人工作合规合法,怎么可能自己还去以身试险呢?一个端着金饭碗的保代,头脑不至于如此之低吧?事实上,她还真是“捧着金饭碗偷棵大白菜”。

  2010年9月中旬,20多个神秘账户进入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视野,这组账户在9月14日~21日大量、持续地买入同一只股票——西南合成,动用资金约近千亿元。而从日K线上看,该股远远强于同期大盘走势。这引起了深交所的高度警觉,因为恰恰是在9月27日,即中秋节后第一个交易日,西南合成发布了一则重组公告。也就是说9月21日正是公告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

  停牌前20多个神秘账户集体异动其中必有玄虚!果不其然,10月26日,西南合成再次公告,拟以14.47元/股的价格定向增发约926万股收购北医医药,当天西南合成一字封住涨停。对于深交所上报的这个异常信息,证监会当年11月中旬启动了立案调查程序,从20多个账户中筛选出6个可疑账户,这些账户曾经长期休眠但9月中旬突然活跃。从户主来看,这6个账户或是学生或是村民,哪有力量调动上亿元资金炒股?经过调查,证监会把目光锁定在江浙老板蒋某身上。

  盘后数据显示,6个账户在9月14日~21日期间,抛出少量筹码打压股价后陆续建仓,买入西南合成597万股,成交金额8951万元。“21日从开盘后开始不停地买入,中间还放出一些筹码打压股价,最后一直买到下午2点59分,实在没时间了才罢手。”稽查人员说。复牌当日,这6个账户迅速卖出514万股,盈利817万元。稽查人员进一步调查到,这些账户操盘手周某第一职业是财经公关,经常给上市公司筹办上市酒会。消息发布前,这些账户如此坚决建仓西南合成,是否周某提前获取了内幕消息呢?

  这个假想很快就被否定了,周某和西南合成以及其控股股东没有任何关系。于是,证监会把排查范围扩展到了担任重组项目的财务顾问身上。经查,正是现场负责人秦宣走漏了风声。那么,秦宣与周某到底是什么关系?

  据媒体报道,周某原来是沪上一家证券营业部工作人员,辞职后从事上市公司路演、酒会等财经公关,后来为民营企业老板操盘。2007年,周某和秦宣邂逅于一次上市公司酒会后,成为不错的朋友。“秦宣到哪里出差,做什么项目,两人都会在聊天中谈到,西南合成的重组消息正是秦宣通过电话告知周某的。”稽查人员透露说,后来周某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江浙老板蒋某某,于是就有了上文所讲的内幕交易了。秦宣在调查中辩称,当时不知道周某的操盘手身份,也没有从中捞取任何好处。

  如果是无意泄露的话,那秦宣利用该重组信息炒作西南合成获利当是故意为之了。调查人员顺藤摸瓜调查了秦宣的银行账户,发现2010年9月6日,秦宣参加完西南合成重组项目协调会,就从北京的一个银行账户转出100万元到她在山西开设的银行账户,次日这笔钱又被转入任某账户,8日这笔钱终于辗转来到了任某的证券账户,开始购买西南合成。

  “秦宣非常懂得规避监管,不仅资金流水转了两道弯,而且任某账户的下单也是她由指挥,并不会留下任何自己操作的痕迹。”稽查人员说。直到停牌前一个交易日,秦宣操纵的任某账户全仓了西南合成,复牌卖出后获利23万元。“秦宣知道自己涉嫌犯罪,因害怕法律制裁屡次询问会否被判刑,甚至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办案人员对媒体说,现在她已经被移交给了检察机关。

  本该幸福的一个家庭,就这样生生地被贪欲撕毁了。而且就毁在到处乱“宣”上,你又不是新闻记者,不必得到内幕消息四处乱宣传,其实,说到底还是内心对法律敬畏不足啊。

  季敏波:景谷林业(600265,股吧)引“鼠”出洞

  要说季敏波,是西南证券(600369,股吧)副总裁,跟东北证券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但是细翻季总简历,此君正是从东北证券跳到西南证券的,而且据说2007年,时任东北证券副总的他被免职辞退,起因也正是违规炒股。谁料想,季敏波利用分管西南证券自营的便利,近两年来通过“老鼠仓”获利2000万元。此举也一举填补了券商“老鼠仓”的空白,此前净是一些基金经理、上市公司老总、地方官员出事。

  今年47岁的季敏波博士后毕业,当过副教授的他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很有气质。谁也不会把这样一个形象与“老鼠仓”联系起来。可打开景谷林业日K线图,2011年4月12日,一根长长的下影线击穿了所有均线,这正是季总的“杰作”。当天就有媒体质疑——这究竟是“乌龙指”,还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

  当天集合竞价景谷林业开盘11.43元,但还不到一分钟,就被4498手的大单砸到几乎跌停。此后又像变戏法一样,眨眼间被小单快速拉起,当天收盘涨1.04%,粗略计算接盘账户当天收益高达约12%。监管部门也注意到这个异动。核查发现当日托管在上海、浙江等地的“孙某某”等9个账户,以接近跌停价申报买入景谷林业71.7万股,而卖出方是西南证券自营账户。

  谁是异动幕后主使?在接到证监会稽查局的函之后,浙江证监局稽查处2011年5月底兵分三路,分赴浙江龙泉、上海、重庆展开调查。调查工作进展出奇顺利,上海调查组和浙江调查组在调取营业部账户情况和景谷林业成交记录时发现,浙江的5个账户4月12日操作地均在上海,更蹊跷的是,5个账户中有一个户主叫季敏华,是浙江丽水龙泉人,而且此人也是这5个账户实际控制人。重庆组从侧面了解到,西南证券负责自营部门的副总裁也姓季,全名季敏波,而且也是浙江丽水人!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巧合?

  重庆组还发现,西南证券自营业务总部虽然在重庆,但交易指令都是由上海自营部发到重庆,再由重庆的交易员按照指令下单。于是,调查组决定对常年在沪办公的季敏波和西南证券上海自营部重点突破。在问话中,季敏波和季敏华相互承认是亲兄弟,而且季敏波也口头承认,当天以跌停价卖出景谷林业也是他下达的指令。

  不过,在寻找关键证据时检查组却迟迟未有进展。西南证券自营部有数个投资经理,交易员只能凭印象确认4月12日景谷林业的卖出指令是季敏波下达的,而此时关键证据——交易确认表——却“飞”了,季敏波、西南证券上海自营部都否认交易确认表在自己手里。直到6月1日凌晨,上海自营部员工在反复政策攻心下才交出了这份确认表,表上赫然签着季敏波的大名。

  通过梳理调查情况,稽查局人员断定这种瞬间利益输送行为不可能是一次性的,他们从季敏波在西南证券任职开始调查起,将公司自营账户与这9个账户的交易数据进行对比分析,结果发现季敏波还真不是一条“小鱼”:2009年2月28日至2011年6月30日期间,季敏波利用职务便利掌握的公司股票自营信息,通过其亲友控制的多个个人账户同期于西南证券自营账户买卖相同股票40余只,初步统计,单向成交金额约5000万元,获利约2000万元。

  “季敏波是一条很贪婪的鱼。”证监会稽查局调查人员表示,“经过比对,我们认为这个量足以达到刑事立案追诉标准了。证监会立即启动了立案稽查的程序,并很快地移送给了公安机关。”现在季敏波一案公安机关正在侦办,可怜博士后满腹经纶却没有用在对的地方,跟秦宣一样,也是贪念一闪,就毁掉了一个人!

  回头看看,董正青、黄光裕李启红,到今年中信证券(600030,股吧)谢风华夫妇、郑拓、李旭利、许春茂,再到东北证券秦宣、西南证券季敏波,又有哪个不是毁在一个“贪”字上?前有古人,只要贪婪人性不改,稍有一点监管漏洞,都必然会后有来者。看来,郭主席的“三把火”还得继续烧啊。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红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丁圣元

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

曹卫东

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石劲涌

大同证券研究所所长

石天方

信达证券策略分析师

王万银

联讯证券上海营业部策略分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热点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