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市场 个股 主力 新股 港股 研报 风险板
全球 公司 P2P 行业 券商 美股 新三板
行情中心 主力控盘 大宗交易 龙虎榜单 内部交易 公告 提示
资金流向 机构持仓 融资融券 转 融 通 公司资料 财报 分红
培训 股吧
直播 论坛
炒股大赛 证券开户
股票APP 投顾 产业链

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在和讯春季策略会演讲实录

  • 字号
2012年03月30日15:44 来源:和讯股票 

对付对付
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  

  和讯股票消息 和讯春季股市投资策略会于3月30日下午在朝外大街泛利大厦11层举行。会议从剖析宏观经济走势和解读金融政策出发,探索2012年资本市场的投资策略和A股行情的演绎路径。在会议中,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是贾康先生在会议上的演讲实录:

  贾康:谢谢主持人,大家好!这个题目是我们会议组织者替我设计的,我看也还能讲一讲,但自己作为研究者并无力回答这么宏大整个全球资本市场走势的问题,但从自己观察的角度,还是想谈一些看法,尤其比较直率地谈谈自己的一些认识,来请大家批评指正,我们共同探讨。这个单元的题目,我看会议组织者有一个具体的表述叫龙抬头,我们该悲观吗?龙抬头指的应该是今年是龙年,大家心里都有一些大鼓,2012年和龙年在一起,中国近代都往回看,龙年总要出点什么事儿,大家觉得资本市场是不是不确定性比较大,有悲观情绪。我们看这个不确定性是怎么演变的,它不会永远不确定,会逐渐趋向与确定。

  我们这个会议主题叫春季策略。我觉得我们在考虑春季策略之前要看一下整个战略层面的大势,大势成面以后我们再回到具体特定角度下,比如资本市场是个特定的角度,投资者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是个特定角度。全盘股市在这样的大势下怎么样。

  从指标来看,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宏观经济基本指标报出来的合意度都是相当高的,2010年整个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了10.4%,认为出现了非常明显的通胀预期和未来以CPI为代表的物价上涨的压力,货币政策合乎逻辑回归稳健,不像过去那样适当宽松了,财政政策适当保持宽松的描述,形成了从原来双松的宏观政策搭配,转而走到了一紧一松的搭配。在2011年按照严格定义的一紧一松的搭配来进行的,我们看到那时候CPI在走高之后回到8月企稳,9月明显回落了,它代表通胀预期和通胀压力明显回调。全年经济增长速度超出了年初所提供的8%这样的规划目标。但它比2009年10.4%下降了1.2百分点,达到9.2%,之所以它没有回到8%,回到8%也是我们的计划,但它缓慢回到9.2%的区间上,避免了给各界形成一度曾经被人热议的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印象,如果这种印象盛行于各个方面,特别是在资本市场形成共同预期的话,我们现在的情况可能比大家前面所说到的婴儿哭了睡睡了哭的情况更糟糕。

  9.2%的情况我认为是很好的过渡,年初的时候就说8%的目标会超过,我们为什么不提出更高,意在好字当头,希望各个方面注意力放在加快发展方式,转变增长方式,年初做了研究,这次“两会”上提出的年度增长目标不再是过去概念的“保八”,而是回到7.5%,7.5%也合乎逻辑降温,整个“十二五”期间平均年均增长7.5%,不出大的意外我们今年会出现7.5%,也不排除会8%或者更高的目标,按照这个情况来看,今年CPI目标很有可能控制在4%的增长之内,不会有特别高的增长压力。

  我们去年新增就业岗位1200万之后,今年的新增就业不出大的意外应该是比较令人满意的年度,当然,其它的一些不确定性就要高一些,比如今年的制造业该怎么演变,年初满起来数据不太好看,但PMI不太好看,PMI采购经理人指数是最近几年我们凝练的指标,比较切合实际的指标,我们还要继续观察。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还要关注欧洲,欧债是国际上最大的不确定性,观察中国实体经济层面和中国货币政策先机抉择,它到底和财政政策在一起会按照什么样的政策搭配演变等等。这种不确定性似乎又有一个相对清晰的确定性。就是上一个年度从10.4%到9.2%,而第四季度增长速度是8.9%,我们可以等一等,到4月10日一季度增长速度公布出来之后看看是多少,如果是8.4%、8.5%我认为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从现在演变态势来说,落到8.5%左右,再落0.5个百分点,到8%或7.5%之间,全年增长速度一定是有保障的,很可能是7.5%—8%或接近8%。这样的情况必然是我们首先观察大势的首先指标,除了GDP龙头指标之外我们还不能说别的,虽然这个指标有很多缺陷。大家这些年意识到不能简单看GDP,但总的来看这个指标今年全景不能不说到。

  还有物价、前面我做了简单的勾画,年度走出大的八九不离十轨迹的话,我们看看悲观度是多少,悲观度是多少,是不是一味悲观,我们可以形成一个答案。去年沿海外向型企业订单明显减少,表现在今年前两个月外贸有一定的压力。外贸的情况有压力未必全部是坏事,它使我们现在宏观层面,原来一直要处理的外汇占款说伴随而来的整个流动性管理问题显得有一个回调,外汇占款减少就没有必要原来一味在货币政策方面更多注意怎么对冲它,因为这个对冲就直接联系到通胀预期的传导。

  现在我们又有可能看到在这样的压力,逼着我们的企业努力升级换代,提高档次,同时我们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再继续保持稳健的表述之下,今年后面一段时间继续出现降低存准率的动作。现在大的动作,我一下不能拿出更多,全靠精细数据的论证,这纯粹是作为研究者的经验之谈,加上一点直觉。货币政策方面不确定性方面往确定性方面演变,只要欧债危机不出大事儿,今年应该会维持稳健的表述,甚至再次出手存准率。这是试着把这个图景规划一下。悲观也不会悲观到那儿。

  财政政策我认为会配合着货币政策继续强调那边稳健而这边积极,就是有扩张性特征,现在重点支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陆续的措施出台之后,它的政策效应在过一段时间以后应该会有一定的底线,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很多的观察者强调的小微企业层面的发展困难,现在已经有了结构性问题,对他们的税收优惠,后面再加上融资支持,做出进一步的努力,当然这个努力也是有难度的,特别是涉及到机制创新的,但毕竟是有明确要求和各个方面的努力,包括相关改革举措。前两天宣布的温州要进行金融改革试验等等综合在一起。财政政策在有一定支持有困难群体,有可能校正有可能往下走的因素,它应该对冲一定的悲观因素,而拖起一个基本的景气水平。

  这两个宏观政策配合在一起,我觉得只要国际方面不出特别大的以外,今年应该不会再表述上有什么重大调整。宏观政策不会考虑所谓转型的问题,沿用这样两个政策的表述而同时应该更突出地把具体的政策优化落实在相机抉择概念之下的政策组合上来,这个组合继续延续着前面所说的预调和微调。这个预调和微调,一出台我认为对应于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阴云密布的欧元区情况,美国和日本虽然有摩擦,但能见度相对高,当时真正看不准的是欧元地区。现在可以粗线条地说欧债危机已经阴转多云,不像年初说得那么严重,今年需求压力在2—4月份,希腊局势明朗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意大利。意大利可不是在欧元区整个经济总量不到3%,它是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它的经济危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贝鲁斯科尼安然下台,找出一个低调的学者型的总理,之后还真没有听到特别紧的风声。意大利通过自己的努力,消化赤字,消化压力,一旦压力过去,今年不应该出大事。意大利不出大事儿,希腊今年也有一个相对清晰的机制,所以今年不会出大事儿。

  今年下半年是个多阴云状态,但不会是阴云密布的状态。欧元区后面的时间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欧元区是不是通过这次形成有足够支撑力,和它相批评的财政部门,如果财政部门形成今后欧盟走势会不可想象,在美洲大陆出现美利坚合众国之后,欧洲大陆这几百年杀来杀去,最后走去欧罗巴合众国的雏形。这个话我们说的太早,太乐观。至少是50年左右,但现在我们看大势,可以从不确定性揣摩出不确定性或有一定概率的预测来。不像一开始人们所说的,以一年为期,欧债危机所造成的欧元区的生存和灭亡的问题,有人说50%对50%。

  这个预测有一个贡献,就是敲响警钟的事件,同时又给它一个评价,它等于没做预测,50%对50%给不了我们任何有价值的趋向。但我认为今年大头在过关这块。所以我们认为不应该对这个事情过于悲观,只要世界经济形势不出大事儿,中国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不会有大不了的事情。中国解决年度或一两年过程中如何面对下行压力的问题,我们也安全空间,有已经继续下来的生产要素,有操控方面各种手段,这说乐观一点,来对冲悲观层面的基本判断。

  另一个角度我想特别强调一下,在解决中国年度的问题,短期的问题,特别关键的是有没有高水平地把它和中长期化解、制约我们的深层矛盾和矛盾凸显期所带来的社会配套革命结合在一起,想要化解生存矛盾、社会问题的压力,只是讲生存层面、政策组合远远不够,我们政策组合必须配合着一直联系到从现在到中长期的配套改革,全面的制度创新。当然,这也是有很多很多微妙因素,可以看到十八大之前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我们希望不确定慢慢消减,慢慢看到越来越正面的确定性。

  现在国务院层面已经发出明确信号,推进一系列改革,包括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民营经济与之发展的政府职能和具体办事规则的改革,金融方面的以温州为代表,其实各个方面都应该积极推进的金融多样化的改革。财税方面的,从结构性减税到一些必要的,不可回避的重大的,像资源税改革合在一起的这些改革举措都是籍以对年度运行、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有重大影响的事情。如果处理得好,正面效应可以对冲负面的效应,那么我们就应该给这个过程给一个利大于弊的评价或乐观的考虑,能够压住悲观预期的评价。

  我想特别强调一点的是,结构性减税的很多政策一定要和税外负担的减少地各种各样苛捐杂税实际上都不是税,要和它们的减少有关。与两个例子,现在看起来有这么多的减税措施,但企业自己要完成自己的创业,大家也看到了非常得麻烦。要盖几十个章甚至一百多个章,能够八个月、一年跑下来还就谢天谢地,一个企业要自己取得所谓消防这方面审批过关的证书,被逼到要找一个中介公司,要找中介公司把这个事儿摆平,出价6万,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它和税没有关系,但企业实实在在层面感受到他们的负担,这一定要从税费改革和政府改革配套解决这个事情。

  再举一个例子,蔬菜已经完全免税,但费还是比较多,从生产基地把菜收割下来以后,装车云到集散地,经过很多环节到了老百姓购买的零售店上,层层加码,中间环节拿了很多的实惠,而种菜的农民得到的实惠离得非常远。消费者不得不承受很高的菜价。这些方面光靠税的减少不行,一定要配套整顿我们税外收费,以及看起来非常堂堂正正的所谓罚款。运菜在路上每隔一段路要收一次费,有的还要专门截下来罚款。这些都要实实在在改革,让消费者、老百姓获得实实在在的实惠,这些例子还有很多,我不再列举。

  时间到了,我最后一句话,中国短期考虑,策略层面的考虑,资本市场要观察的敏感问题,突出问题要真正把握好似乎还需要回到全局的,战略层面上,通盘的眼界,我们必须一起努力推动有关方面,实实在在地按照更大的决心和勇气的要求推进配套改革,构建和谐社会,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有希望,不光是渡过“龙抬头”的年度茂盛,而且渡过未来一切可预测不可预测的考验,而走向和谐国家和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

和讯春季股市投资策略会>>>嘉宾观点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